整理:清水冷香、自新
編輯:Kelly

Rachel: 謝謝七哥分享的太多了,有很多很精彩的片段,在您說的時候我腦子裏已經想了很多,但是等您說完之後,話筒拿回來的時候我突然短路啦,接著這個GEDU的話題,其實今天是GEDU試營業階段的最後一刻, 這個GEDU是Q妹、唐平這兩位傑出的爆料革命女性所創立的,從去年11月份開始幫助牆內戰友,幫助一些因為拒絕接種疫苗不能上班的老師,不能上學的學生,做了這個GEDU的第一版、啟動版的線上授課。從去年11月4號到現在,今天是最後一天,是我們試運營段落的結束,然後再踏上GEDU 的新征程。受到2月26號文貴先生在GEDU直播的啟發 ,前二天我們跟戰友家長開會,戰友在會議中分享了很多想法,有戰友表示,現在如果說 GEDU要停止一段時間,而現在又是疫苗災難剛剛開始,學生還是不能回學校上課,那就要面臨一個很嚴峻的教育斷層時間,父母對待子女教育這方面他們可以做些什麼? 您怎麼來回應他們的一些擔心,還有未來GEDU的一些資訊,您有什麼可以跟這些家長還有我們基地的老師說一說?謝謝文貴先生。

文貴先生: 謝謝Rachel ,文傑老師、QMay、唐萍妹妹,她們創立了這個GEDU。我看到唐平怎麼對待她兒子,唐平離婚了,Q妹跟她先生瑞恩非常和諧,帶著她的兒子,我超級喜歡Q妹的兒子,超級喜歡。文傑老師絕對是一個體制內成功出來的、非常強勢、很自信、很勤勞的女性。然後我們幾個老師加入進來,每個女性、每個老師, 大家知道Happy 老師還有其他幾個老師都非常棒,還有我不能說名字的老師,因為他還沒有公開,都很棒的,Rachel後來加入進來做GEDU教育。

從試運行到現在,我覺得做得非常非常的成功,特別特別的辛苦,我們有個很好的開始,特別是文傑老師真的讓人感覺是不一般的,爆料革命走到今天,不可能什麼事情都是完美的,一做就成功或者一做就感天動地的,怎麼可能,是吧?都是在失敗、痛苦和琢磨當中才能總結出來成功的。我覺得GEDU開始開的特別好,但是距離我想要的那還差距很遠很遠,文傑老師和瑞秋,你們看我直播,就像我今天理解這個孝敬一樣,剛才“風雨之中”提到的教無求,孝無欲,這基本上就恢復到一個天然的本律。你教孩子,教育孩子,你是沒有什麼求的,我不是讓你孝敬我作為條件,我孝敬父母我也沒有任何欲望,我也不需要展示給任何人看,是我的本能,那我們GEDU教育就要遵循這個原則。

我們的教育是所有的學生來參加是教無求,對學生沒有任何求。 你到我這來接受教育,你未來成什麼樣也不用有任何欲望的壓力,但有一條東西你是要搞明白的就是GEDU教育一定要打破現在世界的教育。我要說 ELON MUSK這個人,我這最近老談 ELON MUSK,ELON MUSK的教育思維和方式,你看他跟他母親的關係,ELON MUSK的父親好像他不是什麼驕傲,但ELON MUSK的母親絕對是他的驕傲, 這個女人不簡單。 然後你看臺灣有個叫陳水扁我老說,陳水扁是最苦哈哈的人,我到臺灣聽臺灣人說就是最恨陳水扁的國民黨也說阿扁不簡單。 阿扁穿著跨欄背心,拿本書是一天天從早到晚的在炎熱的臺灣那種濕熱天念來念去, 這哥們就是像咱說的平頭哥一磕到底。阿扁的娘,陳水扁的娘,那個南部女人永遠不服,平頭陳水扁上面有個平頭娘, 不是開玩笑的。你再看看安倍的父母,安倍的爺爺。你看看小泉的母親,小泉的母親就跟小泉那麼有個性,小泉母親的照片,你們可以查出來看看,小泉的母親是最傳統日本精瘦的女人。 他們所有人裏面都有個背景的教育,ELON MUSK上課學的什麼?安倍上什麼課?小泉上什麼課?陳水扁上什麼課?你查查去,他們的學校教育和常人有很多不同,而且都遇到過很好的老師。 

我們的GEDU真不想有傳統教育,但是我們一定整點不叫邪門歪道,整點完全跟人家不一樣的,我認為這對新中聯邦人未來太重要了。最近你們授課都很辛苦,都做完了,我們慢慢再來。這個事兒我從兩個創始人QMay教育她兒子、唐平教育她兒子,看到文傑老師強烈的個性、Happy老師教孩子的那個身體語言、還有Rachel的理解,還有其他老師的理解,我的感覺是什麼?就中國教育進入了一個人類最大的死胡同,完全是填鴨式的,而且把教育標準化就是人類的災難,教育怎麼能標準化呢,一定是個性化的教育。

資料來源: 58日文貴大直播

發布: 文武全才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