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东京樱花团/加一颗稻草

近期中国不少地方出现把即将成熟的小麦当作青贮饲料出售的情况。据知情人士介绍,成熟后的小麦每亩能卖800元人民币左右,如今当作青贮饲料出售每亩可得1500元人民币的收入。由此引发了网络上关于“毁青苗”舆论热潮。俗话说“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意思是说这带毛的牲口得吃饲料,有生老病死,稍微照顾不到四条腿一蹬就啥都没有了。再加上过去的人的寿命都不长更别说牲口了,这些牲口要是赶上个流行病是一片一片的倒,埋都埋不过来。看到这里读者不仅好奇,你题目说毁青苗的事儿怎么唠叨起牲口来了?

图片来源:澎拜新闻

这事儿还得从曹操那时候说起。看官们别急啊!不是我越说越远,什么事儿不得从根儿上说嘛。“话说建安三年,曹操征张绣。时,麦子成熟,曹操下令:‘大小将校,凡过麦田,但有践踏者,并皆斩首。’曹操乘马正行,忽田中惊起一鸠,战马受惊,窜入麦田,践踏麦子。曹操呼行军主薄,拟议自己践麦之罪。主薄曰:‘丞相何以议罪?’操曰:‘吾自制法,吾自犯之,何以负众?’挚剑自刎,众急救住。后曹操割发代首,传示三军,三军粟然。”讲这个故事让大家知道了,中国古时就把毁青苗当作一种重罪处理。

那么这和养牲口有什么关系呢?原因是如今饲养牲畜的青贮饲料的来源主要是玉米。由于近期玉米价格高涨,农民种植青贮玉米的积极性不高。养殖户的饲料来源出现供应不足的情况。于是就出现了高价收购营养价值不高的青贮小麦的事件。据了解,目前每亩青贮玉米的生物量一般是3吨多,青贮玉米的营养要比青贮小麦的营养高许多,而养殖企业收购一亩青贮玉米的价格一般在1200元到1300元。现在的小麦才刚开始灌浆,没有多少营养,只是一种草,而且一亩小麦的生物量也就一吨多,1500元买一吨草,成本太高了。这也是养殖户的权益之计,毕竟这带毛的牲口不能饿着啊!

那么读者请看中共的反应。农业农村部办公厅下发的《抓紧核查各类毁麦问题的通知》显示:“立夏已过,主产区小麦进入灌浆期,即将迎来收获时节。近期,个别地方出现青贮小麦等毁麦问题,既对夺取丰收带来不利影响,又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为坚决杜绝类似事件发生,确保小麦安全成熟颗粒归仓,请各地会同有关部门,抓紧就各类毁麦问题进行全面摸查排查。”这是一定要有人对这件事情负责的语气。难道农民没有对自己财产处置的权利?还是买方采取了欺骗或强制的手段收购?这是粮食不是毒品!

据大纪元报道,中共房产开发商2010年开始频发大量毁坏青苗事件。据大纪元的信息统计,仅2010年5月末截至就累计有3000余亩青苗被毁。就在最近凤凰网5月6日又报道出河北省赵县和元氏县陆续出现开发商大面积毁坏青苗的事件,致使农民被迫走上艰难的上访之路。中共并没有对这类事件做出任何处理。这完全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流氓做法。

由于受俄乌战争以及中共病毒的影响,全球粮食危机已成定局。可是中国的农民并不能了解到这些信息,中共利用网络防火墙封闭了网络。如果中国农民能够看到这些信息,会对自己种的农作物是否要当作青贮或粮食卖,做出自己的判断。这应该由市场决定。

再则,中共国内的通胀一直持续,生活必须品及化肥、农药的价格都在大幅上涨。唯独粮食、蔬菜等农产品价格稳定,说明中共对粮食作物价格的打压是系统性的全方位的打压,维持稳定统治才是中共的需要。这致使普通农民种地几乎没有盈利空间。中共如今面对即将到来的粮食危机,采取临时抱佛脚的政策措施为时已晚。而到时候真正受苦的还是老百姓。中共不除罪恶不止。

校对:东京樱花团/知了知了
发布:东京樱花团/tdownc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