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迪先生,許多父母後來都後悔。讓他們的孩子和青少年接種疫苗。我們看到,就像你說的。這麼多孩子受傷甚至死亡。但同時,我們也知道父母不能為正在發生的事情尋求任何正義。因為疫苗制造商完全受聯邦政府保護,免於承擔任何責任。

你認為這項法律應該被推翻甚至完全廢除嗎?當然應該推翻。如果你想知道為什麼會有如此猛烈的驅動力給孩子接種疫苗,你必須了解法律是如何運作的。

根據《冠狀病毒援助、救濟和經濟安全法》和《公眾準備和應急準備法》。緊急使用授權疫苗,免受承擔責任。只要是緊急使用授權疫苗。你不能起訴他們。無論他們變得多麼魯莽。無論你受傷多麼嚴重。無論他們多麼疏忽你不能起訴他們。一旦它成為批準的疫苗,那個盾牌,那個免於免疫的自由消失了。我們將能夠起訴他們。除非是推薦給兒童的疫苗。

因為根據《兒童疫苗法》。推薦給兒童的任何疫苗都會自動獲得免責豁免權。即使該疫苗是給成人使用的。所以輝瑞知道它負擔不起向任何美國人提供經批準的疫苗的責任。

因為像我這樣的律師,將起訴他們並在一夜之間讓他們破產。我們會讓他們為整個大流行買單。但如果他們能讓疫苗用於兒童獲得批準。他們將免於承擔責任。他們不必處理。他們行為的後果。

視頻聽寫/翻譯:三分 | 校對:煙波浩渺 | 視頻剪輯/制作:三分 | 編輯:FiLa文新心 | 發布:Theodo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