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 藍楓法律

汀蘭:各位觀眾們、戰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藍楓法律》第53期,今天的節目跟大家講一講加拿大的醫療法案及醫療事故的糾紛和相應的賠償。首先跟觀眾們介紹一下新中國聯邦和法治基金在烏克蘭的救援情況:截止5月5號,前線救援站累計接待約16,861人。希望戰爭能夠早日結束,讓我們為前線的戰友和難民們送上衷心的祈禱,願他們都平安健康!

文尚:加拿大的醫療體系,是一個由公共資助的醫療系統,其中包括「醫療上必要的」醫院和醫生的服務、各省、地區的藥物計劃以及為65歲以上和一些需要社會援助的居民提供處方藥。它的服務是由公共和私人供應商共同提供的,其資金主要來自於制定國家標準的加拿大聯邦政府和各省、地區的政府。整個醫療體系是根據《加拿大健康法》建立的。這是一部由聯邦政府制定的關於健康的法律,它定義了管理加拿大健康保險制度的國家原則,即公共管理、全面性、普遍性、可移植性和可及性。這個分散的、普遍的、公共資助的衛生系統,由加拿大的13個省和地區提供各自獨立的資金和管理,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保險計劃,同時都可以按人均從聯邦政府獲得現金援助。也就是說,各省和地區的健康保險計劃所覆蓋的範疇、具體細節都不一樣,是一個典型的地方自治模式。

接下來我們講一下《加拿大健康法》中關於各級政府的角色定位。聯邦政府和省政府對於衛生法的管轄權,有相應的責任;但同時聯邦議會又和每個省一樣,都擁有管轄權。這就導致了司法管轄權的界線不是很清楚,由此產生了很多官司。從聯邦層面來看,加拿大議會對醫療保健的管轄權體現在資金、刑法以及為國家的和平與良好秩序制定法律的權利;而省級議會醫療保健的權利,則是制定與財產、公民權利、醫院和所有地方性事項有關的法律,對醫院的運行,醫療保險的規則進行了細化。比如《公立醫院法》、《公司法》、《醫療保險未來承諾法》和《地方衛生系統整合法》,這些法律都是由省級政府的議會制定的。而類似 Canada Health Act《加拿大健康法》這些大的框架,則是由聯邦議會制定的。

Jackie:我想補充一下,加拿大作為一個聯邦政府,主要是負責大方向、結構性的立法,以及提供相關的資金和渠道支持。至於整個醫療系統具體如何運作,則是由各省根據聯邦政府的框架結合地方的實際情況,進行相應的細分立法,這是我的理解。

文尚:加拿大的《衛生法案》叫「CHA」,主要涉及的是資金方面的轉移支付Transfer Payment。在加拿大,聯邦政府的保險資金是很受各級省政府歡迎的,因為它滿足了以下五個條件:第一是公共當局必須在非盈利的基礎上運營;第二是涵蓋了所有的醫療保險的服務;第三是普遍性,它平等的適用於所有的公民,不會因為種族、貧富這些原因而拒絕;第四是不需要最低的居住期限,即便你是從其他省搬過來或者你搬去其他省,只要你有一個Base,照樣可以享受醫療保險的服務;第五是提供了不妨礙獲得醫療保健的統一條款和條件。

Jackie:我想補充一下,比如說你在安省有一個醫療健康卡,那麼你在安省所有醫院的住院醫療都是不收錢的。但如果你出了安省,住院各方面還是要收錢的,這個時候你可以讓你的保險公司去Cover。也就是說,你在一個省,必須要有這個省的Health Care的Cover,出了這個省,你就沒有了。當你進入另一個省作為新的公民,你需要等一段時間,拿到了健康卡以後你才能獲得免費的醫療。這期間如果你不想掏錢,就必須用Insurance保險去Cover。

汀蘭:加拿大的每個地區Territory都是很獨立的,都有自己的稅收和支出,他們會從財政收入中拿出一部分用於公共醫療。每一個公民和居民,只要你有醫療卡,就可以享受醫療方面的各種保障。如果你是低收入者,甚至還可能給你一些特殊的福利。你在公司上班,公司還會有相應的保險計劃,讓你能夠享受更多、更全面的醫療保障。而且各省對醫療方面也都有很詳細的規定,什麼是免費的,什麼是不免費的。如果你還有單位或者私人的Insurance Cover關於醫療等等,這個我們可以理解。再有一個剛才很好的例子,在我們的省,原來沒有兒童醫院,如果我的小孩需要去兒童醫院就診的話,我們就要去阿爾伯塔省,在埃德蒙頓他們有一個Children Hospital,如果是我的孩子的,我跟我們省衛生部申請,醫生也會幫我們做好Paperwork,我要去Follow Up。我的小孩要去阿爾伯塔省去住院,我不能出錢,我也出不起,因為醫療費太貴了,不是我們想像的,一天就好幾千塊錢。省衛生部就會有一個專門的部門做這種Approved,他們一看沒問題,就跟阿爾伯塔省的衛生部門銜接好了,你去看這個人的Health  Card 12345789,去你們省住院,這個期間這兩個省有個自動的交接,帳自動轉過來。我省幫我把這個賬單付了,不用我去管,後台就會處理,所以大家不用擔心,很簡單。如果我要是搬家,從安省搬到BC省,頭三個月我去看醫生、住院,是安省要接到BC省的賬單,安省就會把我這三個月的Cover,三個月以後,BC省就應該Cover我基本的花費,後面我們會給大家講講什麼叫「基本的」。以及為什麼我上班要從單位拿額外的醫療保險。

 Jackie:我剛才只是籠統的說,你說得非常必要,我相信不是每個聽我們節目的人都明白這個。

汀蘭:再把話筒轉給文尚,也許文尚覺得有點枯燥,但我們的節目就是跟大家講講西方的法律框架為什麼要做成這個樣子?就像我們要建個房子,要搭幾根梁?地基是什麼樣子?我們會看加拿大、美國、或者歐州,我們都看看這個框架對不對,是不是真的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我們付這麼多的稅,加拿大的稅收在世界上都是排前幾名的,萬稅之國,比美國的稅還要高。政府拿到這些錢,有沒有考慮到居民、公民,是不是真的能夠享受到這些基本醫療的保障,這是一個最關鍵的問題。中共國不可能,什麼有沒有,你交了醫保又能怎麼樣,你最後什麼都得不到。我們再看加拿大,我從基本的框架,從法律的層面給大家一個認知,瞭解一下。當我們在建設新中國聯邦的時候,大家要知道我們也應該有這些,能夠確保絕大多數,尤其是弱者,像沒有收入的人,兒童、殘疾人這樣的弱者,能不能在你的法律框架下首先得到保障。這是我們出發點,希望我們的戰友們,觀眾們能夠理解這些枯燥的知識,理解我們為什麼需要。

文尚:接下來講去中心化的體系。加拿大的體系,你的省政府可以去搞你自己的Health Care等,可以不找我聯邦要錢,你可以不遵守很多東西,但是你沒有滿足要求也不會給你錢。不給你錢,就不會有很多人來你的省當你的居民。很多人就會用腳投票,比如安省自己搞個體系,魁省自己搞個體系,如果醫療體系不好,很多人就會直接移民到BC省。它是一個比較民主的去中心化的體系,不是說你必須按我們中央政府要求的做,你不做我就派軍隊鎮壓抓人。他不是像CCP的那種做法。這個我覺得比較重要的;第二個是,聯邦政府是按所得稅法案來促進醫療,保險等,他允許從個人或公司收入中抵扣的,這是聯邦政府有更大的權力去間接地影響加拿大的醫療保險;第三,聯邦政府還有一些權力就是通過刑法來監管相關的健康法案,相關的東西,比如食品和藥物法案,這是怎麼來控制食品和藥物安全的東西。包括加拿大聯邦議會會有緊急法案,相對於最近的Emergency Act 包括流行病或吸煙或者關於很多敏感的話題,大麻等,跟大眾健康相關的。他都有一個聯邦層面的立法。省政府層面就更細節一些,剛才我們講的核心就是規範Controlled Substance相當於酒精和大麻,包括以後還要合法化的蘑菇,這些你都可以看出來,在Nova Scotia他管賣所有酒精和賣大麻,都是那個Crown Corporation每個省的國企來負責。Nova Scotia 是Liquor Corporation 。在安省又是另外一個機構,每個省都不一樣,包括在薩省還是BC省他都是不一樣的。還有一個是負責監管各種類型醫療的Health Care和醫療的專業人士。包括你的准入、認證,還有各種道德紀律的措施,比如你是醫生你公開反對打疫苗,你的牌照就有可能被吊銷。包括還有監管醫院的權力,包括《公立醫院法》,《公司法》。兩位還有什麼分享的嗎?

Jackie:加拿大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社會主義。你看所有聯邦政府或者省政府,國家擁有這一切。

文尚:因為畢竟他的主人還是他的選民嘛。這至少表現上是這樣嘛。不說沼澤地和黑暗勢力的話。我們再講一下從這兩張表就是加拿大跟其他高收入OECD,也就是經合組織20個國家,發達國家的一個比較。他的維度一共有6個。第一頁有3個維度,第一個是安全,第二個是及時性,第三個是有效性。安全性就是你能夠你在治病的時候不會受到其他的傷害,雖然有充分的證據表明加拿大人因為不安全的護理可能會遭受到醫療事故,他這裡提到一個數據,接受髖關節和膝關節換膝蓋術後患肺栓塞的可能性是其他參照國的2倍。接受腹部手術的加拿大人換敗血症的可能性比其他國家高37%。但這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這所有的數據來源於NIH的一篇關於醫療的Health Quality的一個論文;第二個及時性,跟很多高收入國家比,加拿大人等待非緊急護理的時間更長,這是一個英聯邦的基金組織發現25%的加拿大人報告你要等一個Specialist,這個待會Jackie姐跟大家講一下,加拿大的健康體系Primary Health Care ,Secondary 和Tertiary 的區別。這裡等專家要等8周,而瑞士和美國只需要3%的人只需要等8周。其他高收入國家只有10%—20%。說明雖然他是個公立的醫療體系,感覺很高大上的,但他的效率還是有點問題,這個裡面還有另外一個數據,53%的加拿大的患者是當天或第二天預約的,在其他的國家這個比例是72%。其實這個數據就能看的出來;第三個有效性就說明加拿大人在健康情況下都有良好的結果,他舉個例子就是患癌症的加拿大在5年的預期的話比其他國家人是更好的。

汀蘭:文尚剛才跟我們講的三頁關於加拿大健康法的層次,聯邦的、省級的,包括三者之間的關係也給大家一個梳理。進一步也幫我們講解了加拿大醫療的優勢,大家可能會問,加拿大的醫療體系有哪些好處?國家建立法律法規他是希望達到一個什麼目的?我們花了這麼多錢,我們需要安全性,及時有效,文尚幫我們做的這個對比,NIH他是關於健康方面專門的一個Website,我們的觀眾和戰友,你想知道加拿大醫療的信息,醫院的狀況,花費等都可以去這個網站上去搜索你所需要的資料。這個網站是聯邦的,資料基本都是公開的,都是從各個省衛生部門調出來的。我們就可以看到國家想把醫療達到一個安全性、及時性、有效性時,你真的達到了麼?我們在加拿大呆很多年的華人會嘲笑,你看也沒有達到安全性、及時性、有效性,比如我想做一個檢查要排好長時間的隊,就是這個樣子。文尚幫我們做的匯總,讓我們看到你有一個良好的願望和目標,你在實現這個目標的過程中,現代的醫療體系的我們看到很多的滯後性,這個是很正常的。沒有任何一個體系能說我達到這個目標,我就已經實現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社會在進步、在發展,人的疾病的狀況也在不斷地變更。我們會看到各種各樣的脫節。比如我要等很長時間才能看到專科,我要等很長時間才能做到手術。這讓我們看到我們希望達到這個目標,可惜我們在這樣的狀況之中,但這也給了我們機會。當我們看到有這些差距,加拿大的居民,公民就可以跟當地的議員去寫信,投述。告訴他們你並沒有像當初你競選時承諾的那樣督促醫療方面的改革,你就可以把這些意見寫到信里給代表,當地的省政府。給你機會讓政府聽到你的聲音,讓政府做出積極的改正。這是文尚跟我們講加拿大醫療優勢的出發點。

文尚:加拿大醫療優勢還有一點就是高效,就是衡量醫療健康服務的標準。就像你開車開了多少公里,是一個量化的標準。高效公平,以患者為中心。總的來說加拿大人均醫療保健支出和其它高收入國家是類似的。但比較起來加拿大的效率會更低,因為為處方藥支付的費用比其他高收入國家更高;第二公平性,即便有一個普遍性的公立的健康服務,但研究表明貧窮的加拿大人比富裕的更不可能獲得行政醫學可預防性的保健。更貧窮的人健康結果比富有人的更差。而且在加拿大安省和BC省,在人口眾多的地區他的醫療資源是比較好的。比較偏遠的省比如,NS省或Northern Territory那些地方人更少,他的醫療護理質量就非常的差,比如說,很多人都沒有家庭醫生。有四分之一的加拿大人是因為沒有處方藥保險,沒有費用而導致沒有按時服用藥物。大約每15個加拿大人就只有一種情況的保險。9%的加拿大老年人因為成本難以獲得相應的護理,這個比例對於其他國家還算是比較高的,比美國和澳洲都要好一些。最後一個就是以患者為中心,這點加拿大做的是比較好的。

Jackie:因為你是Quality Care,有質量的Care,在加拿大這個有質量的Care理論上不管你是窮人還是富人、流浪漢,中產階級、中上層階級,得到的醫療的質量都是一樣的。所不同的就是你在醫院住院的時候可以要求一個人的病房也可以要求兩個人的病房,或者三個人的病房,取決於當時病人的住客率,但是你在治療過程中你所有的用藥,無論你是CEO,還是普通的老百姓、流浪漢,用藥和治療的方案都是一樣的。我就想分享在我們醫院吧,我每天給別人做檢查的時候,有一天我看是我們醫院的CEO院長在那排隊,就和外面的普通人一樣,坐在椅子上,和病人一樣在排隊等著做檢查。那個時候我真的明白了,這個國家是平等的。在醫院你可以住一個人的病房 、兩個人的病房、三個人的病房,如果你有Additional Insurance,那就是保險,像我住醫院的話,我就可以選擇一個人的病房,和其他的CEO都是一樣的。因為我的保險是Cover我住一個人的病房的。這是一個平等的國家。

文尚:我們講一下美國和加拿大健康醫療系統的區別,第一個就是健康醫療保險的覆蓋範圍和資金提供方式,那麼大家也都知道在美國是一個比較個人主義、資本主義的這種更右的一個國家,那麼他是要求每個個人為自己的醫療保險提供資金,唯一的例外就是他有資格去參與一些政府特定收入、特定年齡等殘疾等級的一些個人保險計劃,包括醫療保險、還有醫療補助保險、包括那個奧巴馬的醫療計劃、還有就是一些退伍軍人的健康管理局的一些計劃,而且美國的健康保險通常就是跟就業掛鈎的,雇主會為員工提供一兩種福利,裡面提供一個醫療保險,提供的保險類型因雇主而異,而且無法保證保險一直都會有,就說你如果丟了工作,你可能這個醫療保險就沒了,因為是雇主給你買的。而且,比如說你在亞馬遜、在蘋果、等等這種好的公司,他給你提供的醫療保險和你在普通的公司完全是不一樣的。還有一個就是加拿大的醫療保險,這個主要就是針對他是一個功利的,而且他不允許其他的私營性的這種機構來參與,你可以作為玩家來參與,但是整個遊戲的規則那肯定是由政府來制定,這個就是一個比較典型的一個區別;第二個就是私營企業和競爭在醫療保健當中的作用,在美國就是一個物競天擇,大家也知道美國就是私營企業、是醫療保險和醫療服務的主要提供者,包括保險公司也都是私營的,保險公司會正向競爭客戶,向雇主出售保單作為員工的福利套餐,或者是直接向個人消費者出售醫療保險單,那麼他整個體系就是一個完全的資本主義的體系。所以經常看到美國有相關的各種訴訟,這些打起來就很多,一打一賠就是賠很多。加拿大雖然大多數的醫療保健服務是由私人提供,特別是像Farming Doctor他是作為一個自雇的人來提供,但是他整個體系是由通過聯邦政府的轉移支付來付給你每個人,就像我剛剛說滴滴的概念,這個體系是加拿大聯邦政府、省政府來建立這個體系,但是你每個人,有可能你是一個自雇的,然後你就參與進來;那第三點就是健康保險的一個涵蓋的護理範圍,美國的保險就是你所有的東西都是你自己去買,然後就像超市的菜單一樣,你要點什麼菜?你要選什麼東西?你自己選然後結賬付錢。那麼就是美國有一個叫患者保護和評價醫療法叫ACA ,是奧巴馬提出的,他可以通過私營雇主或者私人保險去買一個最基本的醫療保險。加拿大就不一樣,他是為所有加拿大的公民或者居民提供覆蓋全民醫保範圍之類的這些服務,但是除了牙科服務以外,但有些省還會提供一些額外的服務,比如說像家庭護理、長期護理、視力、還有牙科、精神健康這方面的;最後一個就是初級保健,就是你的全科醫生或者是你的家庭醫生這個級別的,就是美國的家庭醫生,初級的家庭醫生,這個初級保健醫生只佔美國所有醫生的1/3,他們沒有正式的門禁功能來向專家或其他醫療保健服務提供商提供轉診服務。加拿大是有一半是家庭醫生,就說你第一次你看病在加拿大有問題,那你肯定是去看家庭醫生,根據需要你出了問題他再把你推薦到一個專家的地方去,如果你需要做手術,那也有需要由專家來確定,這個流程會很長,也比較死板,美國就更靈活,主要就是這幾個區別。

Jackie:在加拿大這個醫療流程,通常你有了小毛病,不管是大毛病、小毛病,第一個人見的就是家庭醫生,家庭醫生根據他的判斷,然後決定是不是你去送給專科醫生,通常一般的疾病家庭醫生在他的診所都可以處理掉,然後他可以推薦你到專科醫生去看一些複雜的病例,甚至需要一些更多的檢查,如果普通的病例他可以送到一些檢查機構,可以是在醫院,比如說你做X 光也好、你是做這個超聲波也好、或者是做一個核磁共振也好,他有私營的但是他也有醫院的。那麼第一步他可以檢查,如果家庭醫生看到你這些報告以後,他認為他可以處理的,一般的病他都可以在家庭醫生這個診所就可以處理到,當他看到一些病理報告檢查出來以後,他覺得這個病他是處理不了的,然後他就可以把你推薦到一些專科醫生。那麼這些專科醫生通常他們也有他們自己的診所,他們的診所他可以選在任何一個地方,那麼他可以一個診所、兩個診所、三個診所,他可以和別人同時 Share一個辦公室,那麼他有不同的點去收集不同的病人,他是專科醫生,通常這樣的專科醫生他們都在各大醫院裡他都有供職。那麼在加拿大這個醫院,他不是像美國那麼多的私立醫院這麼普遍,在我的認知範圍之內的,我認為加拿大還沒有很好的私立醫院,那麼所謂的私立醫院也就是給你開開雙眼皮、給你做一點小手術、就是美容或者是一些簡單的東西,像開心臟、開肺器官的這樣的私立醫院我還沒有見過。那麼他可以把你推薦像這樣的專科醫生,通常他們幾乎我認為是百分之百都是在國家的公立醫院裡面去任職,無論是眼科、心臟科、外科,他們都是在醫院任職的專科醫生。那麼他在這個社區的專科醫生診所幫你看過以後,他們可以介紹你再到醫院,甚至到醫院裡頭有的醫生他不開自己的診所,他就是在醫院坐診,叫全職在醫生醫院裡坐診的也有,那麼就是說他沒有專科醫生,也取決於每個人他對這個自己的經歷啊、金錢啊各個方面的不同的需求,那麼在醫院這個範圍內他就可以給你治療開胸、動腹、開心臟等等。那麼在加拿大通常都是公費醫療,因為加拿大構成的保險,無論是剛才我講過的你CEO也好、你普通的老百姓也好、甚至你是街上的流浪漢也好,你治療的時候大家就是排排坐、吃果果,大家搬著板凳排隊。那麼在加拿大有很多的有錢人,他就不願意這樣去排隊,沒有去插檔的,如果是插檔這樣的事情在這邊認為是很不道德的,那麼他經濟條件好的人很多,一旦有了病,無論是大病小病他直接飛美國,他直接到美國的一些私營的醫院,私營的醫院他可以接受,他對這個私營他無論如何,他自己也許是買了保險、也許他口袋里就是有錢,他就到美國去看,那很快他就可以省去了這個漫長的等待這個和每一個人公平等待的這個節奏。那麼在加拿大呢?也並不是說你沒有錢你就不能看病了,你沒有錢照樣可以看病,這是我所知道的很多人是中國人、外國人都有,如果你是探親到了這裡來的,突然你有個心肌梗塞,你甚至需要開心臟手術,這個開心臟手術一般都是Half Million以上的,都是五十萬以上的這樣的手術。你到醫院去你就跟他說我沒有錢,大概他就會問你一句話,你能交多少錢?就是我的一個朋友,他說我最多只能出1,000多塊,2,000塊我就看看我的工資是什麼樣,他就不像在中國,一手拿錢一手進病房,這個是不存在的,加拿大是一個非常人道的國家,包括美國也是一樣的,先看病、先救人,錢咱們再重新討論。那麼這一次就是我有個朋友也是中國人,他到加拿大來,他幫他的女兒去帶小孩,他到了這邊來三個月以後,因為他出國以後打了兩針疫苗,三個月以後他就全方位的爆發性的癌症,等到腹腔突然出水,他就住進了醫院,不僅開了刀、取了腹腔腹水,而且進行了化療,目前他已經轉危為安。加拿大的醫療是非常先進的,那麼他就進行一系列的康復治療,在加拿大他就交了1,000多塊錢不到2,000塊,那麼下面的這些買的醫療器械比如說像引流的導管、注射器,他說大概又花了2,000多塊錢,其他的錢全免。加拿大、美國他是一個人道主義的國家,如果你真的沒有錢,看病是第一位,他雖然也是私營或者是公營,但是你真的沒有錢,到時候你就只管走人,沒錢他也會幫你治療。

我有另外一個病人,他到了美國去旅遊,他也是經濟條件比較好的,到了美國以後突發心臟病,他在美國去做了一個搭橋術,搭橋術花了58萬美金,當時他在醫院裡頭別人沒有問他你有沒有錢,那麼就是說,他說他就是在那就給他開了這個刀,然後他回到加拿大以後,當時人家就問他說就是在美國你這個賬單簽在哪?但是他在加拿大有錢,他就跟我說那我就必須要還這個錢,因為我有錢,而且我很幸運我有保險,因為我買了保險,他說我所有的錢加起來總共是58萬美金欠在那,他說我的保險公司全部為我付了,前前後後我就付了不到5,000塊加幣,所以這個就是說如果你真的是沒有錢,你的錢全免,但是你有錢你就必須要承擔這個義務。所以在北美和中國最大的不一樣特別是加拿大和美國,他的人道主義放在第一位,不像中國這邊你快死了,你不送錢,對不起都不會給你用藥,我就親眼看過,那是在30年前,我看到中國一個小Baby,大概就6個月就看到他死去,因為什麼?他爸爸媽媽是農村人沒有錢,就看著那個漂亮的小女孩死去,本來就可以救的,就是因為沒有送錢,所以他治不了。所以那個時候我就下定了決心,我要離開這個國家,他不是一個人道的國家,太慘了!

汀蘭:我們知道加拿大有一個《衛生法》,就是說那要涵蓋這個全國的這個基本的,這是一個基本大家一定要明白,但是有一個基本的並不是說就像Jackie大姐說的,並不是說你什麼都要包括的,不是這個樣子的。那他只是說你去看大夫,就是看你這個普通的家庭醫生也好、你去專科也好等等,或者是你在醫院,你在醫院的期間中的話這個住院的費用包括你的這個用藥等等,手術什麼的,這個是涵蓋在這個公共的醫療系統裡頭的,但是同時他這都是一個基本的。那麼比如說你在醫院裡頭需要用一些特別貴的藥,那這些都要特別的去提出來申請,因為你想要這個公費醫療給你Cover的話,你一定要提出來一個申請,這個衛生部門去給你復核同意不同意。但是,如果你要是有保險很簡單,那就說這是額外的一個,就是在這個基本的這個公共醫療基礎上,我們每一個人如果你是有工作,你最好都有一個額外的醫療保護保險。在西方老談到你有沒有醫療保險,你有沒有醫療保險很重要的,因為我們都知道公共的醫療他涵蓋的這個方面的話畢竟是有限的,如果你上班的話,你單位就要給你去投這個保險。有一年我的孩子在美國,他參加一個活動的時候手有一個骨折,那麼他去到這個醫院去看,前前後後花了幾千塊錢,然後通過我們的保險公司,就把這些賬單付給了這個美國的醫院,我們也沒有花什麼錢。如果你要是探親來的,那你最好也買一個保險,大家一定是在這個西方社會要有這個概念。就包括我們在談到這個美國和加拿大的時候,醫療保險為什麼就非常的重要,那包括美國也一樣,剛才文尚也跟我們講了貧民醫保,也就是奧巴馬推出來的,他在2010年他簽署的這個法案,正式實施的時候2014年。在1965年的時候有一個Medicare和Medicaid,這也是一個平民的醫保,涵蓋的是65歲以上及一些還有特殊的這個Disability的那些人。如果我是不到65歲,但是我是一個年輕的或者孩子,但是我有這個Disability,但我有這種狀況的話,那麼我也涵蓋在這種平民醫保中。那麼到了2010年奧巴馬上台的時候,他要承諾一定要更多範圍識到這個美國社會更多的這個貧窮的人,也都是這個醫保,他是考慮大多數低收入的人群。那麼奧巴馬就說要想把這個Medicare和Medicaid能夠推廣到更多的人,所以我們有的那個2010年奧巴馬就是讓更多的人可以參加到醫保裡頭,就是說你去買保險,你要接受你的一個保費,給你提供一定的基本的一個醫療,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在1965年以後又一次重大的,美國醫療的一個分水嶺,就是給了很高的評價。當然,我們也知道就是說你這種一刀切的Package,肯定也不會滿足美國的多元的、社會的各種層面的需求,所以我們再看這個醫療體系其實是有很大很大的一個問題存在的。那麼這個話題我們今天我們就不推廣到那麼多,只是跟大家講一講醫療關係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那麼這個付出是極其極其大的一個成本,醫療成本是巨大的,那麼也就可以看出來通過保險是能夠解決這個支出方面的一個問題,但是同時也會產生了一個巨大的利益鏈條,那就是保險公司、還有醫生、藥廠等等,那麼我們也從中可以看到這個身影就是為什麼在疫苗這件事情,為什麼要主推疫苗?為什麼這些藥廠可以壟斷很多?為什麼政府也在推波助瀾?我們可以看到利益之所在就是在這。

我們在講這些法律法規同時,我們可以看到法律法規的設立目標是要維護每一個人基本權益得到一個基本的保障,那麼如何避免利益集團來染指這些的時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我們每一個人首先要理解法律是什麼?然後我們再理解這個缺陷在哪裡?有哪些弊端並沒有被規避出來?那麼我們要為之奮鬥,我們要發我們的聲音,希望法律法規能夠日漸的完善,能夠避免現在像這種疫苗這種狀況,推出的這種非常災難性的事情再一次以後的發生,我們每個人都要警醒,我們每個人也應該為之做出我們一個力所能及的這個力量,就是傳播真相。

Jackie:在加拿大65歲以上的老人,老人金可以拿到了。通常這點我說實話我沒有真正的去研究,但是我知道如果你到了65歲以上,你又沒有什麼收入,收入又非常低,你可以去到政府申請,申請什麼呢?第一是住房,就是說老人的這個社會保障住房、還有個社會保障醫療,通常你是看牙醫也好、你去做一些這個理療也好、或者是做一些什麼、拿一些什麼藥也是免費的,你可以到這個社保去申請,通常如果你是貧困線以下的,你在65歲以下的,你沒有到65歲,你沒有資格去申請這一方面的福利。你可以到政府的網站去查一查,關於你的家庭,政府有沒有什麼好的政策?對於我們這些低收入的家庭,又有孩子的,又找不到工作,沒有醫療保險的人,但我們有Deserve人道主義的Treatment和人道主義的治療。雖然醫院給我們治療,但是出院以後我們還是需要這些藥品,還有一些護理,這些用品我們到什麼地方去申請?

貧困水平是指:

第一、你沒有保險;

第二、你的收入水平很低。

家裡還有各方麵條件不好的,而且你的年紀又是在65歲以下沒有工作的,政府也有這一方面的資助金,你可以去申請。這個我沒有去研究,因為生活上的事情太多了,我也沒有去看這一段。所以大家去看一看。加拿大是一個非常人道主義的國家,看看有什麼福利你可以去申請,幫助你度過這一段艱難的時光。

文尚:現在我們就轉到全球醫療事故相關的話題。任何的醫療體系,因為醫療是人的生、老、病、死都涵蓋在裡面的,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行業。不管是美國或者是加拿大,他們的這種體系都沒有十全十美的,大家首先要理解這一點;第二就是全球醫療事故關健事實,這個數據是來自於WHO,它說明在醫療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問題,他都算Adverse Event。這個是世界死亡和殘疾的十大原因之一。

在高收入國家包括加拿大這種國家,在接受醫院治療或者是看診的時候會受到傷害,。這些傷害有可能是誤診,有可能是做手術,反正有很多, 有50%是可以預防的。就是因為這種不安全的護理,在低中收入國家每年發生1.3億起的這種不良事件,導致260萬人死亡。還有40%的人曾經在他就診的時候,在家庭醫生這個環節誤診,因此受到傷害。比如說看錯病或者吃錯藥等等,很多東西都是跟診斷、處方、藥物有關係的。

那麼在OECD國家當中,醫院總支出和總活動的15%佔不良事件的結果。待會兒我們會講到一個案例,就是因為做手術時留了一個紗布進去,結果又要去做更多的手術,來把這個東西取出來。這樣就佔用了更多的醫療資源,意味著其他應該得到治療的人沒有得到治療,這是一個連鎖反應。

這是加拿大醫療事故的一個數據,大家可以看到:2013年到2017年的這種醫療事故的52%直接就被放棄了,36.7%應該是直接就私了,就是一個Settle。然後6.5%是上了Trial,叫 In Favor Of 都可以,應該就是說偏向醫生這一方的判決。只有1.6%的這個Case案例是偏向於病人的,可見這個比例是很低的。

這個是CBC的一個報導,他的數據來源是CMPA。那麼什麼是CMPA?它是加拿大醫生的一個聯合組織,他叫Canadian Medical Professional Protection。是專門保護醫生的一個類似於法律組織的東西。每一個醫生他每年都可以參與到這個體系里,就像出租車公司交保費的那種感覺,如果出了車禍之後,有人去專門幫他打官司,就是這種體系。有一本書就寫過,患者在加拿大贏得針對醫生的醫療事故的訴訟可能性非常小。這裡面有一個數據說,每年的醫療事故導致38,000人到43,000人的死亡。這按照加拿大總人口比例,大概是千分之一的死亡率。這裡面有相當的一些數據,從理論上來說每年的醫療事故的發生,大概應該有10萬起訴訟。但是從2005年到2010年,這個數據有點老了,只有4524起訴訟。就是說在5年期間有3000起索賠被駁回或者放棄,就是說因為法院駁回了那個索賠,或者是受害者或受害者的家人辭職,或者在沒錢或者在什麼樣的時候,這個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從CMPA的這個年度報告就看得到,這個協會為醫生提供責任保險和法律支持。這個可以追溯到1901年,就是100多年前,這個利益集團就已經形成了。在過去的40年的一個大數據分析看,隨著醫生承受增加,患者起訴力有所下降。這個很奇怪,近幾十年來患者起訴的這個獲勝率是逐年在下降的,20年代70年代末,有1/3的判決是做出了有利於患者的裁決,但是在過去的5年這個數字已經下降了1/5。大部分的加拿大醫生會向那個CMPA支付年費,該協會的主任就說,出於各種不同的原因,在法庭上起訴加拿大醫生的患者越來越少。為什麼呢?他說了一句話特別有意思,他說:只有當我們非常有信心為醫生辯護的時候,我們才會接這個案子,這就解釋我為什麼成功率那麼高。而且CMPA是有大量的資源來支持醫生進行法律鬥爭的。2017年的最新年度報告 CMPA有資產45億加元,這個不是美元哦,是加幣的資產,而且各個省市會為CMPA付錢的,很多的錢就是來自於各個省區、地區的納稅人的。右邊這張圖,大家可以看見,從安省各個市每年的Provincial Pay,就等於是每個省給CAPM的一個補貼,安省2017年2018年是達到3億多加幣。

最後我們講一下加拿大的醫療事故和美國索賠有什麼不同?其實每一個都不一樣。因為很多人看各種影視劇,美國特別喜歡演那種法律相關的影視劇,美國陪審團對這種人身傷害索賠的裁決基本上一賠就是幾百萬、幾千萬,或者集體訴訟就是幾個億都有可能。但是在加拿大法院的裁決是遠低於類似美國法院裁決的,既使在美國可能成功的案例,在加拿大根本就不行。包括像這種比較左派的加拿大的省、自治區對人身傷害賠償的額度都是非常小的。這個有點像聖經裡面講的那個故事,大衛vs哥利亞的那種,就是每一個患者為了給自己討得公道,就像一個小的「大衛王」,以色列人的大衛王,去挑戰那個巨人哥利亞。總的來說,就是每年有十萬起潛在的索賠,但是有99%的醫療事故都從沒提出,不知道兩位有什麼看法?

Jackie:好的。就你這個話題我解釋什麼叫 CMPA?就是C Stands for Canada ,M Medical,P stand Protection ,A Association。它主要是說,在這個組織當中,我們大家都知道,加拿大的醫生他們的收入還是比較高的。比美國來說還稍微差一點,加拿大醫生他的年薪比較高,但是他們很大一部分錢交到哪裡?他們這個Association。他們就是Cover他們叫Liability,就是說如果他發生什麼醫療事故的話,這個組織機構就會給他提供賠償。

在北美,剛才文尚也說到確實有誤診。那麼還有很多呢,就護理方面造成的這個誤差,或者是不夠造成病人死亡。但是這一切一切的,有很多都是Grey Area,你是說不清楚的,你說你有理,我說我有理,最後病人是死掉。除非你非常明確知道他是做錯的,比如說這個紗布留在肚子裡面,因為我們進手術室的時候,一個Package裡面有多少紗布,打開用過的紗布需要一塊一塊要把它數回來的,都有Documentation的,這個肯定是他們的失職,少一塊紗布是百分之百的醫療事故。造成他的Infection,這個時候打官司保證可以贏。還有剪刀掉在肚子裡面的,針頭掉在肚子裡面的,最簡單的開盲腸,把患者的輸卵管給拿掉了,這些百分之百可以贏的。

其它很多的Grey Area,都是說不清楚的。所以你要想打官司,除非你有百分之百的證據,說不清楚的,如果能私了,他也知道錯,也就私了算了。如果你打一個官司,在加拿大沒有8年以上左右,是打不贏官司的,就像剛才文尚說的,等病人死了我要那錢乾嘛?這整個是一個非常非常難過的一個過程。對人精神上、生理上、經濟上都是一個極大的一個Torture吧!可以說折磨。所以你看到這個,除非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這是他乾的,確實是這樣的,你就可以去告,否則的話還是息事寧人比較好,這是比較明智的一個方法吧。

文尚:訴訟其實有兩種賠償,一種是經濟損失和非經濟損失,經濟損失就是賠償, 因為被告的疏忽造成的財務費用和損失,這種東西可以量化。比如因為住院,多住了幾個月的院,折成每小時應該掙的錢,他可能就按照這個來賠。但是有很難鑒定的,比如說什麼精神傷害,什麼社會傷害,或者是看什麼心理醫生,那個也是一個非常高的訴資。這一部分就很難量化,這個就要法官和陪審團來判定了。

這裡面核心還一直說醫療事故在加拿大是如何用的?就是你能證明存在疏忽,並且疏忽會導致你受傷或者生病。法院可能會命令醫生、醫院或醫療提供方就這個支付賠償,包含了收入損失、醫療費用、其他方面的費用、痛苦和失去生活的樂趣,這些都會考慮。但是怎麼能證明這些損失,第一有疏忽,第二這個疏忽是直接導致而不是間接導致,這個是很核心的。

第三是可能性,不是說百分之百。因為加拿大把這個醫療事故起訴Playdown,就是把這個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就是另外一種玩法。全部所有東西都是政府主導,就是政府公立主導,他就會形成一個利益集團。美國是Free for All,美國的醫療為什麼那麼貴?就是因為醫生他也怕你起訴他,他就買了很高的那個Premier Insurance. 因為他為了防止你起訴,他也很多很多掙的錢給那個保險公司了,就是一個另外一個體系的玩法。

Jackie:對,就是說你證據在手你都不需要證明的,你都不需要別人,在醫生協會跟你開會去討論,這個是顯而易見的。你如果證明他們玩乎職守Negligence,你打官司這個事肯定能贏。而且這個贏,贏的還是不小的。經濟和精神上,造成你的這個身體傷害,這樣的賠償你可以得到很多很多。

做為他們醫生來講,因為事故是人為的,但是不是他們Moral里造成,他們照樣可以行醫。他們將來的醫生保險就會更高一點。個人他就會保險更高一點,像我們在醫院裡頭,有一個派Order,這個Relationship,就是一個金字塔型的一個關係,從醫生護士還有一些技術員也好,醫生、實習醫生,他就是一個金字塔型的這個結構。為什麼?醫生他承擔著很大的風險,如果就是下面我們一個技術人員造成一個失誤,或者寫的一個Preliminary Report寫的不對,造成醫生的誤判,造成醫生的誤操作,跟你這個技術員,可能你是會被Fire,但是你不承擔法律責任,因為所有的報告結果都是由醫生他簽名做的,他給你用錯藥也好,診斷失誤也好,影像讀錯也好,那麼他是最終打官司的人,所以他的保險就很高.那麼這時候我寫錯了,這個報告診斷不是癌症,我寫出癌症,他給你開刀,如果一旦審查出來的話,或者是這個人的用藥用的不對的話,審查出來這個醫生他是吃不了兜著走,他一個人兜著走。誰在這上面簽字,誰就負責任。所以在醫生這個團隊當中Leader說了算,醫生和他的Liability ,所有都算在他身上。所以有的時候醫生就比較霸道,對周圍的護士或者是技術人員,他說了算比較狠,確實也不能責怪他們,因為他這個筆簽下去,他是負責任的人。將來咱們在新中國聯邦當中,我們這個團隊當中,誰是我們的Leader?誰說了算?我們大家民主的討論,最後這個人能拍板。作為一個Teamleader,雖然是民主,但是你坐在這個位置上,你的這個位置和你的責任和義務是同等的,是划等號的。

最後我提一個建議,就是說在加拿大對於我們每個人,不僅僅是上醫院,不僅僅是到醫院去看病,我們介紹了一個基本的這個流程。那麼更重要牽涉到我們每一個人,特別是加拿大公民也好,綠卡也好,或者是拿到工作簽證也好,我們每個人都有這個醫療保險,甚至我們還有我們叫做Healthcare、Extended Healthcare這個福利。什麼叫Extended?除了住醫院治療大疾病或者什麼,我們還有一些保險,比如說像牙醫換牙、補牙、洗牙,甚至還有眼鏡,Massage,Acupuncture等等一系列這樣的保險。在大醫院比較規範化,很多事情都有很嚴謹的Documentation但是這個下面,你們所牽涉的就跟Individual個別的一些行醫的Professional。這些職業操守,比如說按摩師,還有整骨師,還有什麼各種各樣的吧,他們都在診所。那麼我們每個人有保險的時候,當我們用保險的時候我請大家回憶一下,是不是你們每個人都是合理合法的去用你們這些醫療福利? 當然醫療福利當中我們經常聽別人說有欺詐的、有犯錯誤各種各樣的,這個欺詐、犯錯誤也不僅僅是我們每一個受保人就像我自己一樣,違規犯法的或者犯規的人也有Health Provider。比如說你的按摩師也好,你的理療師也好,你的針灸師也好,他們也會犯錯誤,所以大家都是一個Fifty Fifty 都是相互的犯錯誤。那麼作為我們個人來講,我們有這樣的保險以後,我們怎麼樣去最大限度地去享受我們這些保險和福利同時又不犯法犯規,尊重給我們提供這些醫療的護理的這些人,也幫助他們為我們提供更好的服務呢?

大概有幾條我列出來的,第一條,如果你被指控並犯有保險福利欺詐罪,我就講一個最簡單的最常見的,我們經常每個人每一年都有三百、四百、五百、六百、七百取決於你的雇主給你買這個保險的Package,比如說今年我有500塊錢的Massage,我就有這麼多錢,我做完了500塊錢就沒有了。但是有很多人這個Massage並不是本人去做而是其他人去做或者是我聽別人說過他們互相就是用了這個錢沒有做這個事情,就是說他有各種各樣的方法我就不去多說了。那麼說他們得到這個錢但是沒有進行這一項完整的服務,如果一旦你被保險公司查到了,你的Consequence是什麼?或者比如說你是平腳板需要買治療的鞋子,但是你沒有去買這個治療的鞋子,你去買了一雙漂亮的高跟鞋,如果一旦被查出來了諸如此類的事情,你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在西方他相信你做的每一件事情,但是一旦你被質詢了甚至被判為有罪了,或者是你犯有這個欺騙保險這件事情以後你該怎麼辦?或者是你會受到哪些懲罰?西方法律是非常嚴謹的,希望我們無論是聽到節目的人或者是你知道的人,或者是沒聽到的人我希望看到我們這事,你要知道我們把這些資料搜出來總結了出來,我希望你能知道。

下面我會一個一個地把這個Question講出來,我會受到刑事指控嗎?這是一個問題,如果你犯了法的話在某些情況下是的,一旦你的雇主或保險福利提供者確定你實施了福利欺詐,他們很可能會選擇將此事提交給警方,如果警方介入你可能會被指控欺詐罪,一般來說這個小的欺詐罪在5,000加元左右這種罰款。

下面問如果我因保險福利欺詐罪而受到調查我會失去工作嗎?很有可能,如果您被發現存在福利欺詐行為並且是受監督管制機構的專業人士,比如說你是一個按摩師,如果發現你這個人有欺詐行為,你給病人開票了,你沒有去做這件事情,一旦被發現了,你很可能就會被吊銷執照,你在這個職業上的職業操守就是有不端的行為就是違規的行為。Dishonest這個行為他很可能就會吊銷你的執照,你學習了這麼多年辛苦了這麼多年,你的飯碗被吊了這是很不值得的。就是這個犯規是Both Side,如果你的病人你知道他根本就沒來做這個治療,但是你給病人開票了,你直接就是向保險公司 claim這個錢進到你的賬號上,你這個人是犯法,一旦被查出來你的執照將會被吊銷,而且還會設置法律追溯甚至坐牢,甚至要根據每年診所營業額對你進行罰款,這個罰款可以上百萬,根據診所總體的收入來決定。

第三如果我是受監管的專業人士我會失去我的執照嗎?剛才我已經說了這一點。

第四點移民身份會受到影響嗎?您如果不是加拿大公民並且被發現有保險欺詐行為,你的移民身份可能會受到影響。如果保險公司將此事報告給執法部門並提出指控,這很可能會對移民申請產生負面影響。

第五點如果我被抓到實施福利欺詐,我會入獄嗎?在某些情況下是的,犯有欺詐罪的個人會被確定適當的刑法,刑罰時法院將會考慮到不同的因素,欺詐的價值、犯罪的事實和情況以及被告的犯罪記錄都是有相關的因素。比如說你是一個企業,你年收入是百萬以上,你的欺詐上了很大的一個數字的話你可能會要入獄,像有的人在法律稅務上面不清楚的話也會被入獄的,這大家都知道。個人的話可能會影響到你的Employment但不一定會入獄,可以小額罰款大概幾千加幣。而對於個人來講,我的未來雇主會發現嗎?如果你因保險欺詐而被解雇,未來的雇主很可能會發現。我們都知道當你去申請一個新的工作的時候,其中有一條就是你的Criminal Record犯罪記錄,一般來講如果您被刑事指控一定有這個犯罪記錄,那麼任何進行背景調查的未來雇主都很可能會看到這些指控。像我被醫院雇,他們第一點就要你到警察局去開一份無犯罪記錄,還有你的前雇主給你寫的推薦信,這是肯定有的。所以在加拿大你要想找一份比較體面比較好的工作,特別是在政府的工作,這兩點是缺一不可一定要有的。

好的,警察總是會被通知嗎?不會,這取決於你這個犯罪的情況和範圍,並不是你犯了一點罪警察都會被通知的。雖然保險公司和您的雇主都有能力向警察報告保險福利欺詐行為,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會這樣做。如果您被指控為保險欺詐,請務必聯繫法律顧問以幫助您瞭解整個過程,並避免將此事報告給警方,因為報告警方也就是做了一個Criminal Record。所以如果你真的無知犯了這個罪,你一定要請律師把你這部分從警察局的這個記錄當中把它消掉。所以在加拿大無論做什麼事情請大家不要存僥倖的心理。儘管現在的世界很亂,加拿大儘管輝瑞還有莫德納還有Johnson&Johnson他們這些疫苗這樣打,甚至都沒有Consent Form,在醫療治療過程當中第一件事情就會Sign這個Consent Form就是同意治療,現在都沒有。為什麼文貴先生說輝瑞也好莫德納也好這些公司將來都會被起訴,這是肯定的,因為他們都沒有給所有打疫苗的人去簽同意書,更不要說有那麼多人死掉,還有受害。他們肯定會被起訴的。

最後一句話我們都是合法的公民,個人的私心雜念貪圖那一點點蠅頭小利的話也是人之常情,但是通過看我們的節目希望你不要犯這樣的錯誤。如果你犯了也不要害怕,就是下次不要犯,法律不是來懲罰人的,法律是來教育人的,讓大家不要去犯法。如果你真心誠意去承認你犯的錯並且很誠實地去悔改,別人不原諒你你再找個律師幫你去開脫,盡量不要彙報到警方作為一個Criminal Record,這樣對你的個人職業生涯還有將來各個方面還是會有幫助的。

汀蘭:我們基本都是從國內來的,很多時候不是很清楚,有的時候有一點想貪小便宜這種心理我們可以理解。但是通過Jackie姐跟我們介紹,我們一定要記住在西方社會對一些事情的看法是比較認真的,你不應該拿這種虛假的單據去要求保險的償付,這個後果是很嚴重的。所以我們應該入鄉習俗,我們也要遵守當地的法律法規和規章制度,我們這麼做是對我們自己的一個最好的保護。

現在我想讓文尚跟我們再分享幾個醫療事故索賠的案例,讓大家看一看一旦這種事情發生的話,雖然我們知道獲勝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為這個灰色地帶諸多的原因,但是我們也知道,如果我們受了這個傷害,我們有這種證據的話,我們也是可以去上法庭使我們受到的傷害得到一個賠償。讓文尚幫我們分享一下。

文尚:我就快速把這三個案例給過一下。第一個案例就是哈法地區有一個銀行高管2012年發生的一個事情,判決是2020年下來的,大家看過程非常長,8年時間下來。大概意思是說2012年的1月26號做了一個髖關節的手術,後來就覺得疼,然後他就去聯繫他的醫生,醫生可能也沒空,就轉給一個值班醫生,那個醫生跟他說你沒問題你回家好好休息做運動。結果到了2月9號的時候就已經覺得疼的受不了,就去醫院檢查,發現他已經雙腿動脈出現了血栓。2月10號做了手術發現他那個左腿狀況已經惡化了,必須要做膝蓋以下的截肢手術,那麼2月28號就做了截肢手術。這是一個案例,這個案子是成功了,但是這是8年過後賠了76.5萬加幣。

Jackie:我有一個補充,其實這個事情是雙方的,我不希望去打這個官司,我也不希望將來造成沒有腿。如果將來任何事情發生在我們戰友身上,或者我們周圍的人身上或家人身上,碰到這樣的事第一件事情上Emergency,到了Emergency馬上做一個超聲,血管有血栓立馬就可以做出來,立馬就可以吃一些吸血的藥,他就可以化解或者是吊一些藥,是可以救他的腿的。無論如何拖這麼長時他能打贏算他很幸運,我希望這不要發生。所以一旦將來你有什麼不適,比如說喘不上氣來或者是眼睛看不見東西,你立刻打911叫個救護車去Emergency到醫院及時治療。

文尚:第二個案例是加拿大最高法院同意審理十年前的一個結腸手術當中的一個受傷,初審就是他有一個醫療賠償判的是130萬加幣。2010年在 BC省給他做了一個腹腔鏡切除了結腸,但是後來發現他的輸尿管有8-10釐米的堵塞導致尿液淤積,結果導致腎功能損傷,腎被切除。然後他就起訴他的醫生在切除結腸時把他的輸尿管可能弄出了什麼問題導致疤痕創傷,輸尿管本來就很窄可能就堵住了。這到底是不是這個醫生的責任,請Jackie姐來解釋一下吧。

Jackie:通常在結腸鏡做完以後用Catheter導尿是很重要的,如果你尿不出來,如果說你這個尿道系統有堵塞,小便不通的話第一件事情就應該到醫院去。你小便出不來的話第一件事情就會給你鹽水導尿,這是肯定的。很多受害人一開始就Fail在第一個Place上。

文尚:關鍵是這個受害人他是一個註冊的護士,他自己也在做透析的工作,我覺得他應該很瞭解這些東西。

Jackie:對,問題都在這個地方,我跟你講還有一點,不要認為是醫療的人他就知道所有的東西,很多醫生他自己生了病他自己不看病的,他去找別人給他看病。醫生是不能給自己開處方的,這是規定,而且醫生是不能給家裡的親人直系親屬開處方的,這個可能大家都不知道。如果你不是醫生直接Care的病人,醫生是不能給你開處方的。你可以到Walking Clinic讓醫生給你開處方。我有什麼事情我第一時間找我的家庭醫生去開藥,我絕對不可能問我的同事去開藥。他可以給我建議,你吃這個藥比較好,比如說你現在關節痛、肩膀痛,這個止痛的膏藥你可以擦,但是這個膏藥裡面沒有Anti-inflammatory Property這個比較好,他可以建議你,但是開處方你一定要找你的家庭醫生,或者是你沒有家庭醫生你可以到Walking Clinic,不能讓你的同事隨便給你開藥。

那麼講到這個結腸鏡,結腸和小便這些地方靠得都很近,通常做腸癌手術切除的時候它周圍的東西都會碰到,一旦碰到了東西產生血栓產生炎症都是很可能的。一旦這個尿道被堵塞尿不出來第一件事情你就要去導尿,導尿過程當中你就會通過化驗知道你的白血球比較高,有炎症你就可以消炎。他打贏這個官司算他 Lucky。

文尚:第三個案例是CBC 報導出來的一個Ongoing Case。2016 這位叫吉姆懷斯曼的老大爺在安省的Berry那個地方接受一個膀胱癌手術,肚子裡面留下了一個海綿。這個人切除膀胱作為癌症治療的一部分,但是就在一切按計劃進行幾天之後突然覺得胃很疼,值班醫生拍X光就發現他體內有一個海綿體,然後他馬上又去做手術。本來說好一周就做完結果搞了27天,而且同時感覺胃、睪丸、腿腳也腫脹。

Jackie:我先生剛做過,這個Process我非常清楚,這個東西很難說。我的理解就是如果他們把海綿或者是紗布留在他的肚子裡面是由於手術Negligence就是說玩忽職守或者是事故留在裡面,他這個官司百分之百可以贏。

文尚:但是CBC調查說他要起訴的話成功率非常低。

Jackie:但是在這個膀胱癌手術當中他有很多東西會留在腹腔當中,為什麼呢?因為他腹腔當中可以說就像這樣插管一樣他會留大概5根管子左右在裡面,我先生當時開刀的時候,其實他就應該在醫院住一個星期,但是我先生最後End Up,你知道住了多長時間?住了32天,做比他還時間長,然後第8天出醫院以後,然後在家蹲了3天,肚子開始發大,然後那個流血不止,我當天夜裡把它開到Emergency,我立馬就開到Emergency,當時醫院有Readimision,他在這個裡面整個的肚子腹脹,然後這個腿浮腫跟他說的是一模一樣,又開了第二刀,他又開了第二刀,同時身上又打了兩個孔,其實像他這樣的情況,在這種手術當中是很正常的,因為你的淋巴系統被拿掉了,你的這個很多你的結腸也被拿掉,因為他要造一個人造膀胱,他在這個裡面,他這個造成這樣的堵和腫脹那是完全正常的,完全正常的,第二次手術過以後重新給他嫁接重新搞,一切都恢復正常,現在恢復的非常好。所以他這個,如果不是因為紗布留在裡面,就是紗布留在裡面他是肯定能贏,但是這種手術裡面肯定會留東西進去,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重新進行做型手術,他那個裡面很多淋巴的這個淋巴的管都被切掉,因為他被特別容易就是再重新產生癌症,當你這個內部的淋巴系統切了那麼多的話,他進行腫脹腹脹那是肯定的,淋巴就是一個回流液體的系統,就是血漿液體的系統,他這個回流的系統被切掉以後,那是肯定要腫脹的,重新進行搞的,我先生就走過他這個過程,現在一切都非常好,我們也沒有想去起訴醫生,因為這個事情是很正常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和我先生的情況是一樣,如果他是一樣的話,他起訴肯定成功不了,如果是單獨就是紗布海綿留在肚子裡面造成的這個堵塞那他肯定能贏。

文尚:但是這個很難說,就是你不知道到底是因為癌症的術後的一個併發症的一部分,他本來就有病歷還是說因為他有一個紗布留到裡面,他可以有另外一個東西去埋怨去Blame。

在加拿大的話,我再給大家提示一個,真正的幫你幫病人打官司的這種醫療事故的律師,不會審理價值低於25萬加幣的案件,就說你這個必須要很大,因為他也是個生意,他要賺錢,比如說你是賠償100萬加幣他可能他從裡面抽40%的提成,他是這種模式,就是那個律師他也要有一個盈虧平衡點才能做這個事情。價值太低了他算下來他的那個因為他這種因為是病人沒有錢,他不不可能是按那個Hourly Pay,就是每小時付費的那種模式,他是一個Project,這個項目做完了之後,我們倆能分多少多少錢,他都是這種,所以說很多就這樣,直接律師都不受理,那就直接銷聲匿跡了。

Jackie:他這個海綿留在肚子裡面可能是一種Technical就是Drainage,因為他這個肚子裡面的液體很多,因為當時切過這個膀胱周圍所有的附近,這個包括前列腺這些東西,他的這個東西都要切掉的,因為他這兩個是連在一起的,很容易進行傳播的,那麼他周圍所有的淋巴系統都要切掉,那麼自然淋巴系統他回液體的系統,吸收液體沒有了的話,他放海綿進去是為了吸收淋巴液而不是Negotinate,就是玩乎職守丟在肚子里的話,而是作為一種Technical去吸收淋巴液的,這個官司他就贏不了。

文尚:嗯,反正我做完這個研究之後,我自己的總結就是盡量不要生病,不管是在哪個國家,因為醫療它有相當大的不確定性,因為人的身體是很複雜的。我們就是應該是從不治已病治未病的一個階段,要以預防為主,因為我這是我的觀點,不知道兩位有什麼可以分享。

Jackie:當然。在哪裡都不要生病,有什麼都可以,但都不能有病。

文尚:因為我覺得他們幾個人就有一個問題,他們遇到這種問題就是太相信這個系統了,所以說他喪失了自己對一個事情的最基本的判斷。我就有這種感覺,不知道兩個有沒有這種感覺。

Jackie:通過今天你說的這幾個例子,特別是前面的兩個例子,我的感覺就是有病的話,疼痛不能忍受或者你發現確實是不對勁的話,不要硬撐,直接到Emergency,這個地方他有一個分流,你就可以看著他叫一個Triage,如果你真正的是急診的話真正你有生命危險,你可以說在5分鐘之內就會得到治療,如果你是發燒感冒啊什麼東西你可能等5個小時你都得不到治療。所以你要分清楚你自己怎麼樣,但是不管怎麼樣你要到醫院去一趟,只不過是耽誤你時間,你在加拿大任何地方,你有你的醫療卡,也不會收你什麼錢,只要你有醫療卡一分錢都不收,而且像你有保險的話,你在家裡,如果實在是沒有人送你到醫院,你有保險,你看你的保險,你包括交那個Ambulance的錢都是他Cover,都是由保險公司給你出的,百分之百是報銷的,如果你家裡有老人或者什麼你實在是不能送他,現在你送也來不及的話,立馬你就打那個911就是叫Ambulance來,告知911我要看醫生,那麼晚家裡面有什麼事,911送走以後,他會過一個星期給你寄一張賬單,你可以到Insurance去報銷,你去看你的Insurance Package。你就是不送也沒關係,這個時候如果是他們有這個救護車來,他們那個車上的設備是非常先進,可以說在車上就可以給你救命,特別是你得了心梗啊什麼,這個時候你叫救護車要比你自己開車更安全,生孩子也好或者是緊急病況也好,叫救護車比自己開車更方便,一定發現自己不對了,最快的方法得到治療就是去Emergency,這是我的建議。

汀蘭:首先在加拿大他這個基本的醫療體系,如果你是低收入家庭,那麼首先你在所在的省,他就已經能夠包括這種,比如說你要叫一個救護車的這種費用,都已經能夠包括在裡頭,但是我們一般的人,年輕力壯那我們不在這裡範圍做。那我們估算醫療保險也可以幫我們涵蓋全部或者是部分的這個救護車的這種費用。所以我們能夠從這些案例,不管這個判決結果是怎麼樣,我們能夠看到,首先要有一個公平的一個公正的法律體系做決定,那麼我們才有這種機會去利用這些法律法規,那麼找到這個律師替我們,抗爭我們的這個損失,去起訴對方,對不對,那有的時候我們也可以找這種協會,讓這些紀律監督委員會等等這些Committee,他們也會去接受這個患者的投訴,去調查這些醫生們,即便是我們在打官司這個層面上我們可能得不到什麼,對吧,因為耗力耗錢,但是我們也可以通過他這種協會,像醫生有醫生的協會,護士有護士的協會,藥劑師有藥劑師的協會。那麼我們可以看到,當我們講這個醫療體系醫療法律法規的時候,它是多方面的,我們可以從不同的這個角度或者說不同的渠道。除了這個法庭起訴他,我們也可以去各個協會去對當事人,比如說這個護士,醫生,對他有沒有實施他的專業技能,我們都可以去提出一個Concern,你就可以投訴。

我們要多方位的去看,那麼也同時給我們漲一些經驗,或者說我們能夠得到一些小的一個建議知道怎麼處理,當我們一旦碰到跟醫療相關的任何的有這個小衝突的時候,我們知道我們應該怎麼去做,這是我們這一期的出發點。

文尚:我就簡單說一下吧,我們這整個新中國聯邦和這個體系都是站在一個比較前瞻性的,就是人類發展的一個過程,我覺得醫療核心就是說他有一個區塊,可以通過區塊鏈這種技術來把很多就是醫療上的數據做一個共享,因為這個區塊鏈共享醫療信息也是在加拿大,不管是全球他是一個很前沿的東西,因為其實大家也發現,就是很多時候傳遞的信息有問題,就導致這種醫療事故發生是非常多的。

Jackie:我到加拿大24年,看到加拿大的各個方面慢慢的在變化,但願我們加拿大現在的變化不要讓我們走向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歪道,我們過去的很多好的東西,我們現在看見慢慢的在丟失,那麼現在加拿大這個醫療系統吃大鍋飯這種情況,是不是將來也會改變,我們將來我們這一代或者我們下一代是不是真正能享受到加拿大過去這麼多年我所看到的這麼好的醫療治療醫療衛生系統,我真的是打一個問號,如果大家都這麼Take Vantage都是不守規則,甚至不尊重我們這麼好的醫療體制,那麼我們將來會怎麼樣?特別是在這個Pandemic時間,我們大家都看到那麼多的滯後、推後的這個治療,甚至醫院的Shut Down,甚至這麼多人因為治療推遲導致的死亡,要比這個Covid死亡的人要多的多的多,真正加拿大得Covid而且死亡的人,如果有100個人得Covid,這個人得新冠病毒的人,只有3個人死亡,這麼低的死亡率,就是100個人得Covid很嚴重只有3個人死亡,這麼低的這個比例和加拿大生病所推後由於Lockdown造成的死亡要多的多,Lockdown死亡的人。我先生這個病的治療就推遲了5個月才進行手術。所以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得能等到1個月、2個月、3個月、4個月、5個月、6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所以我們拭目以待,也是我更加擔心的一件事情,所以我們爆料革命這件事情,我們一定要去做要去宣傳,我們真的不能讓這個共產國際搞到加拿大,現在加拿大在In Danger。

汀蘭:非常感謝文尚,也非常感謝Jackie大姐帶我們一塊從比較高的角度回顧了一些加拿大的醫療體系法律法規,包括他這一些好的地方和存在的一些弊端,那麼這也是我們值得借鑒的,這是在我們梳理這個過程,在我們重新審視這個醫療體系的時候,那也給我們一個大概的一個感覺,那麼我們希望這個體系究竟是怎麼樣的,怎麼能夠做到讓我們這個弱勢群體。因為我們相信這個法律首先是保持保護這個弱勢群體,包括我們以後要建立的新中國聯邦的醫療體系的時候,怎麼能夠確保弱勢群體,就像是說美國也好加拿大也好,首先考慮的就是65歲以上的,或者說你身體本身就是殘疾的,那麼就說你這個出發點在哪裡,那麼我們同樣也是我們新中國聯邦的醫療體系也應該有一個自動點。因為這完全就是局限於我們是有限的社會資源,包括司機也好,包括這個專業人士也好,都是有限的資源,那麼怎麼能在有限的資源裡頭更合理的分配到真正需要得到特殊或者說是首位的,關注到這些弱勢群體老年人小孩子,包括有一些特殊疾病的人。在這個基礎上,那麼我們每一位能夠給這個社會做出貢獻的,就是身體健壯或者說我們上班的等等,那麼也能夠預期到我們會承擔更多的負擔,但是也是為了保護或者說鞏固完善我們這個醫療體系,我們所應該付出的一部分。希望這個體系建立的過程中,大家能夠更多的去參與提出意見,發揮我們一人一票來建立一個完善的、日趨完善的一個合理的新中國聯邦的醫療體系。

我們今天的節目組的一句話,是郭先生在5月6號大直播,當時的主持人提問,我們知道先生在這個過程中,是不斷的挑選他所要尋找的好人,那麼當時郭先生對這個問題有一個回復就是說,郭先生所認為的這個好人是什麼,好人就四個標準,第一個誠實,我最恨戰友當中不誠實,第二個勇敢,很多人就是左右就不敢說實話,第三個這個人一定要是善良,這個不善的人實在是太可怕,第四個無私,你不一定偉大,但你可以做到無私,無私不是說把你都給別人,就你不能讓所有的東西都以你為中心,這個「我」字太大了,這四條能做到就是我要找的好人。那麼先請Jackie分享一下吧。

Jackie:這幾句話說的好,非常簡單樸實的語言表達了一個最高尚的一顆心靈,無論就是你用什麼語言來說,用的最簡單的語言表達了最最真實的一個信息,就是我希望我們的5%的人都是這樣的人,我也期待著和我們的這個四個Quality的戰友就是有這樣的品質品德品格的戰友和你們一同走向未來。

文尚:這個也是我自己要要求自己努力做到的東西,也希望就是更多的好人能夠加入我們藍楓法律,謝謝!

汀蘭:我們覺得每個人都是有缺點的,我覺得就是很平常,因為我們本身就是Human Being,記得我們經常說一句話,我們本身就有弱點,有很多這個缺點。無論我們從背景或者教育程度等等有什麼不一樣,我們才重新匯聚起來,就是因為我們有共同信仰,我們會來到這個爆料革命里,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鍛鍊我們自己,使我們更加的堅定的朝著先生所講的這個好人這個標準前進,我們自己在不斷的修煉我們自己,我們不會因為我們過去或者是現在的缺點,我們就會對我們喪失信心,我們會說我們現在更明白我們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們願意成為一個誠實的、勇敢的、善良的、無私的,我們一起努力,也在我們的爆料革命中一起的成長。

記錄:天行2020、華夏公民、  jophen(高鋒)、都是戲、先生你好、來到七哥玉米

校對:一燈小哥、文𤦍(Manpui)、九天一葉、索南、棒媽、  jophen(高鋒)、  beifang  

審核:文桂妹           

批准:汀蘭

直播視頻:https://gettr.com/post/p18rc5sd40d

編輯/發文:藍楓法律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