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东京樱花团/战友520

5月6日美股收盘后,法拉第未来(FF)公布了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财报,净亏损为3.04亿美元,同比暴增921%,运营费用也暴增960%。

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运营费用为1.86亿美元,而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第三季运营费用为1755万美元,同比大涨约960%。

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净亏损为3.04亿美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为3300万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余额为6.66亿美元。截止2022年3月31日的现金余额为2.76亿美元,其中包括9700万美元票据和应计利息的计划还款。

在财报中,FF还提到了目前业务的进展情况,除了再次承诺按期交付FF 91,FF表示正在为FF 91做销售渠道的准备。

贾跃亭创始团队“分崩离析”

2021年7月,FF通过SPAC的方式在纳斯达克上市,并完成10亿美元的融资。然而好景不长,上市不到3个月,FF便遭遇了机构做空。

针对“FF在量产方面没有实际进展”,并断定“FF公司卖不出哪怕一辆汽车”的这一指控,FF称公司需要额外的时间完成调查,故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进行财报披露。基于此,自上市以来,FF尚未公布过一份完整的财务报告,并连续推迟了去年三季报和年报的公布。

2021年11月,因延迟公布第三季度财报,FF收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出的退市警示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给FF设定的最后提交财报日期为2022年5月6日,若仍不提交,FF将有退市风险。

在此期间,FF董事会特意成立了一个由独立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2022年2月,FF提交了特别调查结果,否认做空指控,但承认此前宣称的1.4万份订单中,只有数百份预订已支付订金,误导了投资者。在5月7日披露的2021年三季度财报中,FF宣布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汽车预订量为401辆,但该预订已支付订金可全额退还、无约束力。

为此,以贾跃亭为主的创始团队遭受处罚,公司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被停职,CEO毕福康、创始人贾跃亭下调25%的年度基本工资。

延迟披露财报和遭受处罚,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在二级市场,自上市以来,FF总市值在不到10个月时间里蒸发超8成至7.69亿美元,其股价也从发行价的13.78美元一路跌至目前的2.37美元;4月13日,王佳伟从FF离职,而王佳伟的另一个身份是贾跃亭的外甥。与此同时,贾跃亭不再担任公司的执行官,将继续担任公司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官一职,并将继续向执行主席汇报工作。

“王佳伟出走的背后原因,或同目前FF董事会与贾跃亭为主的管理团队之间矛盾升级有关。”有行业人士对此评价道,“贾跃亭在资本市场的信誉实际上已经成了法拉第未来的负资产。”

文字版原文:中日财经爆| FF公布去年第三季财报亏损扩大近10倍 贾跃亭骗局还能撑多久?

编辑:东京樱花团/小老虎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