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所有的医生都有责任救人,保护他们的健康。许多医生在他们的医疗生涯开始时会宣读“希波克拉底誓言”,“希波克拉底誓言”被认为是行医者的职业道德。在新冠(COVID-19)大流行的奥秘克隆(Omicron)变种时代,在严格封锁的共产主义中国的许多城市中,次生灾害不断发生。一些医院对没有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报告的病人拒绝救治,导致无法接受治疗的病人多人死亡。是什么导致了这些令人心碎的案例?中国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情是对世界其他地区的警告吗?本文做了详细的分析。编译自《大纪元》英文网站“the Epoch Times”2022年5月7日文章“What the Destruction of the Hippocratic Oath Means for Society

令人震惊的心理实验

这项研究最早是在二战结束后开始的,当时人们对战争中惨无人道的屠杀记忆犹新。

在这种背景下,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教授(Stanley Milgram)想知道,在战时,人们是否有可能仅仅为了服从上级的命令而实施谋杀。当“当局”向他们发出违背他们基本道德原则的命令时,人们会做出什么选择?

因此,1960年,米尔格拉姆教授开始了“服从权威实验”(又名米尔格拉姆实验)。

实验对象的年龄从 20 岁到 50 岁不等,男女不限。他们的职业包括工人、销售人员、白领和专业人士。实验者招募了各种教育背景的人。

一个受试者被指定为“老师”,他被告知他或她正在参与一项关于体罚对学习行为影响的研究。同时,一个“学习者”,实际上是实验者的同盟者,也会参与到实验中。老师会把学习者误认为是实验的对象,而他或她才是研究的真正对象。

老师会坐在一个引人注目的电击发生器前,该发生器本应产生 15 至 450 伏的电击。实验开始后,老师会读一些单词来测试学习者的记忆力。如果学习者犯了错误,老师将不得不对他或她进行电击作为惩罚。每犯一个错误,电击的电压就会增加。

在实验中,学习者会明确地告诉老师自己患有心脏病。

在实验过程中,老师和学生被安排在不同的房间。无法看到对方,只能通过墙上的麦克风进行交流。每次电击时,老师都会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学习者的尖叫声,但这实际上是预先录制的声音,让老师相信电击是真实的。随着电压的升高,学习者会做出各种反应,从沉默,到喃喃自语、大喊大叫、乞求,最后一片寂静,仿佛学习者失去了知觉。

老师的房间里,有一位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家,负责给老师下达指令,代表着权威。

如果老师要求权威人士终止实验,因为学习者会因高压而处于危险之中,前四次会告诉他们“请继续”。但是,当老师第五次要求停止时,当局就会终止实验。

在实验开始之前,米尔格拉姆教授和他的同事们试图预测有多少人会一直坚持到实验结束,即对学习者施加 450 伏的电击。

“老师”被告知,110以上的电压是不安全的; 135 伏的电击已经被认为是非常强的,超过 450 伏就很危险,更不用说学习者应该有心脏病。相信人们会有道德底线,实验者认为只有少数人会坚持到最后。

然而,不幸的是,米尔格拉姆教授和他的同事们错了。

实验结果令人震惊和沮丧。 65%的受试者在实验过程中放弃了他们的道德原则,选择完全服从权威到底,从而对学习者施加450伏的电击,尽管“老师”之前被指示不服从权威不会让他们付出任何代价或让他们受到惩罚。

然而,令人欣慰的是,有 35% 的受试者选择了坚持自己的良心,不服从权威而停止了实验。

米尔格拉姆教授和他的同事在美国、德国、意大利和南非的不同文化中多次重复同样的实验。尽管实验对象具有不同的特征和种族,但结果却出人意料地一致:大约 65% 的对象选择服从权威。

这一实验结果在当时的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我们都认为人有基本的道德,包括体谅他人,尊重他人。但是,当权威人物发号施令时,人们会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同时违背自己的良心吗?

医生背叛道德良知,放弃希波克拉底誓言的一个例子在历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在二十世纪中叶的魏玛共和国期间,超过一半的德国医生成为了纳粹党的早期成员,超过了所有其他职业的党内招生人数。根据发表在《国际法律与精神病学》(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aw and Psychiatry)杂志上的一篇论文报道,德国医学会从一开始就在纳粹医疗计划中发挥了最重要的作用,首先是边缘化犹太医生,然后是强制“实验”、“安乐死”和绝育。

就像中国封城一样,当病人出现紧急情况时,医生是否忘记了“希波克拉底誓言”和他们的职业道德?事实上,他们不太可能真的忘记了誓言,是来自权威的压力导致他们做出错误的判断吗?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董玉红:医学博士,传染病学博士,是一家瑞士生物技术公司的首席科学官和联合创始人,曾任瑞士诺华制药抗病毒药物开发高级医学科学专家。

信息来源:What the Destruction of the Hippocratic Oath Means for Society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