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連結:https://gettr.com/streaming/p194fkh192b

郭文貴先生:乖乖,怎麼這麼亮啊,乖乖嘞,這也忒亮了吧。哎喲媽,都是紅的,戰友們,這上面全是紅的呀,哎呦我的媽呀。看來聲音可以啊,尊敬的戰友們好,尊敬的戰友們好。5月10號,今天的日子記著呢,5月10號,5月10號。這也太亮了,我得換一下去。

(跟工作人員說)可以嗎?我出去看看啊,還是說現在就行了呢?不錯是吧?把那個電話給我拿過來,外面那個,就在那個檯子上。

木蘭說帶個帽子。不帶帽子,戴啥帽子,不戴帽子了。尊敬的兄弟姐妹們,大家好,5月10號,七哥生日,亂聊亂聊,亂聊亂聊啊。

首先,哎呦我的媽呀!這聲音太多, 這傢伙。今天呐,是因為今天是七哥的5月10號的生日,很多戰友特別特別的關心,七哥非常非常地感動。很多人製作了視頻,發了語音,拍了照片,我真的沒辦法一一都推出去。我要都推出去的話,蓋特上就成了我的生日了,生日蓋特了,這樣的話不好。因為蓋特人家是99.995%是外國人,只有零點零幾是中國人,那就不好啦。

還有一個,這又是被人家共產黨、偽類說咱個人崇拜,是吧。“這小子搞個人崇拜”,咱不搞個人崇拜,是吧,咱們心裡都有。所以說呢,國內的很多戰友,還有亞洲的其他國家戰友,歐洲的戰友,都說“七哥,無論如何,今天露露面,露露面”。特別是在隔離區的戰友們,說“七哥,哪怕出個面,露露臉”。那中吧,那咱就露露臉吧。我這是連滾加爬,連滾加爬就下來啦。

(念戰友名字)老皮匠,普京他大爺,五一(音),東京櫻花團,我們的老皮匠戰友,上善若水,大海,勝利衝鋒,小靜不靜(音),透透(音),勝利衝鋒,無語(音),實相只有一個,Linda(音),阿則西(音)黎明的曙光,愛與光……我看念不完了。

哎呀,昨天啊,昨天是我這個鼻子敏感,昨天最嚴重的一天,最嚴重的一天。然後電話呢就很多資訊也是最多的一天之一。

這個手機,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知道,手機沒電,三次沒電。我考大家一個問題,一天三次沒電,從早上到晚上,等同於你用了多少個小時手機?因為手機會發出警告的是吧。用了幾個小時?大家猜猜,誰能猜出來,兄弟姐妹們。它有個延遲,蓋特延遲比較多。

(念戰友名字)古修(音),甯南,都來了。舒平風,麗麗(音),愛我人生,火耀(音),天意…..(打了個噴嚏)抱歉,這咖啡一喝,就“梆嘰”又來了。行了,我現在這樣,小福利,小福利負責在直播群整理問題。

戰友問:郭叔今天生日準備怎麼過呀?

郭文貴先生:兄弟姐妹們,這一欄目現在開始,回答大家的問題,回答大家的問題。

郭文貴先生:回答大家的問題啊,現在是小福利

喜安娜問:郭叔今天生日準備怎麼過呀?

郭文貴先生:開會。

戰友問:郭叔收到什麼喜歡的花呀?

郭文貴先生: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多到真不誇張地說,真比花店都多。

戰友問:七嫂準備的什麼美食啊給郭叔,會吃蛋糕嗎?

郭文貴先生:蛋糕已經吃了兩次了,太多蛋糕兒,一會還有。

戰友問:紅場閱兵背後的故事能講講嗎?

郭文貴先生:一會講。

安平的話題:目前習被暗滅的可能性有多大?

郭文貴先生:沒有,幾乎沒有。

戰友問:對滅共的進程有啥影響?

郭文貴先生:沒啥影響。

想問七哥:(20)03年的SARS是共產黨故意放的嗎?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很有可能啊,很有可能,不確定。

戰友問:郭先生如何在十三、四、五歲出國的?

郭文貴先生:那時候出國就是政府,政府——時候是參加工作——政府啊。必須是政府的啊。那時候就是賣藥,賣藥材,賣藥材,賣藥材出國。

大根兄弟:七哥為什麼在原來的工地上還用木頭門包的鋼窗?

郭文貴先生:這就是當時鋼門、鋼窗、木門、木窗,那是高級的,即使簡單的用了幾個月,還是用了非常隔音、隔塵的,很高級的,實木的啊。

戰友問:成本只會更高,好像沒看到任何收益呀?

郭文貴先生:那作為一個企業形象來講,收益不是最重要的,形象,企業文化是第一位的,沒有企業文化,沒有長壽的企業啊。

Nicole:黃浚才被選為第四代領導人接替李顯龍,這背後是什麼故事?

郭文貴先生:共產黨背後最關鍵的,最關鍵的啊。美國,中國都同意的情況下,這個沒有什麼,他家沒人了嘛,他只能這麼選了嘛。黃浚才只能越來越左,不會越來越國際化。

戰友問:他會給新加坡未來帶來什麼?

郭文貴先生:下一個香港,只能比香港壞,不會比香港好。

戰友問:七哥為什麼13歲就能那麼牛?

郭文貴先生:生活所逼。沒辦法。

戰友問:13歲之前都經歷了啥?

郭文貴先生:哎呀,那經歷的事太多了,進過玉米地啊——13歲那年啊。

戰友問:能跟戰友們分享分享嗎?

郭文貴先生:分享好多年了,現在不知道你具體要分享啥?

戰友問:七哥曾經提到過經過特訓,想瞭解一下這段的經歷?

郭文貴先生:就像現在,那個時候特訓,就是今天的孩子參加夏令營一樣,就這麼簡單。無非學的一些現在西方學校都教的,一些特殊生計。比如說你在山裡面轉的時候怎麼辨別南北呀,是吧?你怎麼辨別有沒有蛇呀,遇到蛇你咋辦呐?遇到熊瞎子你咋辦呐?再一個怎麼發現這個有沒有給你挖坑啊,掉進坑裡邊。

這些在西方已經是,所有的共產黨的所謂“特”字都是裝神弄鬼,它都距離這個時代千里萬里,都扯球蛋的事啊。但是那個時候就很牛X了,因為農民嘛,農民的孩子只會吃東西,哪會這個是吧。

甯南:怎麼理解今天也是我們所有人生日啊?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這就是我今天為啥要披紅戴彩的,今天給大家直播呢。就那麼多戰友給我發資訊,恭喜我生日,首先大家都浪費了時間,更重要的是很多人還錄了視頻,是吧?在錄視頻的過程當中,大家的時間也是時間。

大家你會給王岐山過生日去嗎?你不會。你給普京過生日去嗎?你也不會。你是首先給你喜歡的人或你相信的人、你祝福的人過生日或你的家人。那大家已經把我當成了祝福的人,或家人來對待了。為什麼?因為我給大家的,帶來的是志同道合,我們有一個共同的志向滅共,滅掉中國共產黨。我們有一個共同的路,叫喜馬拉雅之路。既有滅共同志,又有一個喜馬拉雅同路,那我們不就是一家人了嘛,是吧?

在這種情況下,七哥的生日就是大家的生日,大家的生日就是七哥的生日,所有說就這麼理解的。甯南,你說中不中?甯南,帥哥。

Rita優雅的野獸:七哥最難忘的生日是哪一次?

郭文貴先生:每個人都這麼說,我覺得那個生日都挺難忘的啊。最難忘的還真是,很多年,每年都有人問啊,最難忘的生日?原來我沒生日概念,是你七嫂讓我有了生日概念,是你七嫂,有了你七嫂才給我過生日。我爹我娘的都不怎麼記得我生日,我哥哥、嫂子哪有過生日,農民那有過生日的,窮得叮噹響。是不是?過生日那不就花錢嘛。是有了你七嫂,你七嫂人家屬於鎮上有身份的人,我這西曹營村裡面的人,窮的叮噹響是吧?從那過上了,你嫂子給我過生日。然後我爹我娘重申,瞭解我生日之後給我過生日。很多難忘的生日啊,真的很多,很多。

大家繼續發。

甯南:中國邊檢官員剪護照,對美國綠卡也敢剪,怎麼看這件事啊?

郭文貴先生:這事啊,我覺得甯南,這早就說過的,剪護照一點都不誇張,他剪護照讓你幹什麼?你只要拿護照出去,還有拿綠卡出去,你海外有親戚,有親屬。接下來就是要剪你什麼?剪掉你的思路,思想的“思”,不要惦記外邊了,再剪斷你的舌頭,別說話了,再剪斷你的手,叫你變成全中國億億萬萬個“鎖鏈女”,這才剛開始,剛開始。

Rick:王岐山在韓國和文在寅會面時,故意用‘他’表達來回避‘習太陽’,以七哥對‘鬼子六’的瞭解,他這是演的哪一出,謝謝。

郭文貴先生:呵呵,根本沒演,王岐山這個“老狐狸”,他已經成了妖了,成了魔了,沒有任何意義。大家是敏感了,敏感了。

Rachel,我們的Rachel美女:每次七哥過生日的時候,一定會做的事情是什麼?七哥爆料革命以來有沒有感覺到生日有沒有不同的變化?怎麼理解生日的第二次含義,重生?

郭文貴先生:哎呀這個是,爆料革命以來呢,Rachel,每年過生日和那麼多戰友在一起了,它已經不是生日了,是大家共同的一個話題,它屬於爆料革命的一部分。我每年生日必做的事情肯定是沐浴更衣給老娘祈福啊。

老娘在的時候,肯定跟老娘一起陪老娘,老娘不在了就為她祈福,這是必然做的事情。閉門思過,思念老母親的給于生命之恩。那現在老娘不在了,想的更多的事情,如何在為天堂的老娘讓她高興,例如我不喝酒,例如我不喝酒。

可能我一生中最輝煌的成就之一吧,我覺得可能是,最震撼的啊,未來能在歷史上談我郭文貴的時候,其中一個——為了老母親把酒戒了。可能戰友們沒有感受,我覺得這件事情,認識我的人,還有我的家人,特別是太天堂的母親,她會覺得這件事情是大事啊。沒有一個人相信我會把酒戒了。

我再重申一遍,我喝酒後的郭文貴,就是一個魔鬼,就是一個魔鬼。所以我深深的相信,我堅決的相信,教育很重要,生活環境很重要。為什麼社會和政府很重要?因為我那時候,喝酒的時候,喝完酒以後那副德行,是我人生最不敢面對的就是喝酒了,就最不敢面對的就是喝酒了。

我覺得這個酒簡直是我人生,我母親最最不喜歡,我家人最最擔心的,父母擔心的。還有我那個在清豐看守所出來唯一的就是用酗酒、醉酒和瘋狂就是解掉了我內心的惱怒。還好吧,沒有造成……萬萬次差點造成了毀滅之災吧。

最後是沒想到我老娘,用一條命換來了我不喝酒。很遺憾,這個事情戰友們沒有意識到,很少人談起。這幾乎是我爆料革命以來最大的成就。到現在瞭解我的人,國內的朋友、同學,對我這件事情都懷疑的,都覺得真的沒喝過嗎?說文貴真的把酒戒了,這可了不得了。

那麼這也是啊,中南坑的某個老雜毛,他家裡人啊這個和我的一個朋友說:“這個郭文貴呀,又想滅共又想啥的,有點亂扯的啊,他騷擾騷擾也就算可以了,他是個有本事的人,想滅掉共產黨是不可能的”,就咱說的“螳臂擋車”“螳臂擋車”,螳臂,哈哈,是吧?咱是沒文化的人是吧?

但是他說:“這個傢伙的膽量、勇氣是很不得的,我還是很服氣的,特別是建築學,生活。這個小傢伙還是與眾不同的,但是作到想滅共,那是作死呢,自不量力啊”。

但是,到後來他知道我真的把酒戒酒了,還有我母親、我家裡的事情以後,他有一次跟我這個朋友說,他說:“憑郭文貴能把這個酒戒了,很能堅持這幾年,特別還能講出那些英文,中國沒有第二個。從這件事情,這傢伙幹出什麼事都是有可能的。”哈哈哈。

我戒酒的事情可以說戰友們對我的不瞭解,幾乎到了這件事情是一個重大標誌。沒有任何人理解七哥為母親的忌酒,這幾乎是可能是我一生中最輝煌的成就之一吧。因為你們沒有想像過我喝酒啥樣子。這有些話我在這還真不能說。但我有時間我一定要說。

我這一輩子我幹的好事,壞事不讓你們都知道,我這一輩子就白活了。我不管我過去是吃過鮑魚,還是吃過屎,我都得讓大家知道。我一生中我認為,我會未來,我會在我們聯盟裡面,我會到時候寫下來,誰拍我電影就告誰;誰寫傳記就告誰啊;但是我必須讓戰友們都知道我是個什麼樣的,最真實的,最普通的,七情六欲,那樣都是非常真實的,其中包括就是我的當年喝酒的什麼德行啊。

所以說這個話題今天說到戰友多不瞭解我,你就知道過去這幾年,我戒酒以來,沒有人重視這個問題啊。

另外一個我覺得,就是健身吧。這個健身,我看這個是誰呀?這是Rachel問題。健身,健身這個話題是很重要的。

(敏感,離開整理)

這敏感真難受,這有個重要重要重要的,我得聽一下啊,我得聽一下,抱歉啊。

(起身去聽電話留言)

哈哈,在鏡頭前的很多戰友都是很關心啊,很多人都在看,很多人。國內VPN——今天現在是最火的之一啊,最火的之一。那麼就是健身這個,實際上戰友們呢、很多人,健身我覺得是滅共,我郭文貴滅共當中很重要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雖然都很健身,但是大家知道我是因為滅共才開始的健身的革命啊。這個健身的事情是挺大的啊,對,母親,我覺得,這個我母親看到我健身她是很開心的啊。因為她不願意看到一個她的孩子都很健康,她不願意看到一個賴呼呼的、肥頭大耳的,是吧?然後大腹便便的,她不喜歡。

好,盧克斯代問:上海啥時候解封,收青苗的事如何解釋?“臺灣之子”最近動靜如何了?

郭文貴先生:哈哈,盧克斯一口(氣)問三問題啊。這收費咋收啊,收一次還是三次啊?上海啥時候解封,我聽說是上海解封本來是幾次,上海都是要強行解封的,最後都是“習太陽”堅決不同意啊。

然後我覺得上海人啊,這次為自己的懦弱、膽小、付出了代價。因為“習太陽”、共產黨就覺得你沒這個尿性,就關你咋滴?是吧?那就活該了。如果上海人集體起來,他擋不住的,擋不住的。

(文貴先生揮手)保鏢

“臺灣之子”最近的動靜如何?“臺灣之子”的動靜沒有什麼,沒啥動靜。

正義小Sarah24小時啥意思?不懂。

文藝:除了滅共,最幸福的事情是什麼?

郭文貴先生:最幸福的看電影,前天下午,我這是最近很少看的電影,叫《Look up》,大家去看看,有點幽默性的電影,喜劇電影啊。

(喝水)七嫂子的水啊,蜂蜜水啊

《Look up》,就有點諷刺性的。但是這個電影背後老闆都是中國人啊,都是拍中國老闆的,好萊塢的片啊。雷昂納多主演,然後就是外邊有個彗星要砸到地球了,地球要毀滅了,最後,習近平、俄羅斯被踢出了拯救地球計畫之外。

諷刺的是蘋果的老闆——庫克,然後美國的總統,以這個希拉蕊為版型做出來的,醜化她。然後就是拍共產黨的馬屁,最後“習太陽”差點把世界救了。看的幸福得不得了。

看電影、聽音樂,還有一個跟喜歡的人坐在那,哪怕不聊天,就在那看著,胡扯,哪怕拿一張紙疊飛機玩,都是最幸福的。跟喜歡的人,哪怕坐在一起不聊天都行。然後再一個聽你七嫂子教訓教訓啊,挑挑毛病啊,憶憶苦思思甜,跟你七嫂子聊聊天,這個是比較幸福的啊。

郭文貴先生:還有什麼?這怎麼蹦出去了?

戰友問:七哥說過看秦嶺的六個方面,東、南、西、北、中應該是五面,第六面應當是內部了,能給講講嗎?

郭文貴先生:這是文空問的啊,文空問的啊。這個簡單的話題啊。六面就是今天我們所說的,就是有人類、有星球以前,它到底是這個地球存在的從液體變成固體,今天所說的各種物質:質子啊、粒子啊、桑蒂呀,所有的東西,在人類存在以後在地球上,最後為什麼地球上形成這個面貌?

形成這樣的地球,大家知道喜馬拉雅山只要雪融一化,人類完蛋了。北極要變成南極,南極要變成北極,那地球也完了。那為什麼昆侖山脈,喜馬拉雅這七個山峰,還有整個的地中海,大西洋,太平洋之間所有的路地平衡,它是循序中,漸變中。

也就是今天人們解釋的人類大爆炸,然後到了銀河系、恒星、地球、月亮,最後為什麼落到了,它這個整個的特別是在中國的昆侖山脈,大家知道,那裡是玉為主。外星球撞出來的就是金屬:黃金。那塊兒玉為主,玉是什麼來的?

還有印度所有的宗教,都是以喜馬拉雅山峰為主題的,是吧?也就是地球的定海神針。隨著喜馬拉雅山周圍,大概又分出來幾百個神,幾百個神,幾十個重要宗教——過去歷史,現在落下來的主要是印度教和佛教。

那我們現在要講的事情,到底這裡它和宗教和神話,和人類科學講的宇宙大爆炸是什麼關係?我認為那個地方,它能真正找到地球的起源、人類的起源,這就是我理解的啊。這就是我認為那裡最神秘的地方,沒有去過,是無法瞭解的。

Qmay啊,Qmay來了,Qmay我看發的啥啊?

戰友問:好像也沒啥問題,天天看直播重播,每天看見它就特別開心。

郭文貴先生:這誰說的?Qmay?BT啊。我就喜歡Qmay她兒子,她也不能給我呀。哈哈,七哥今天最好的禮物就是你把你兒子給我,太喜歡她那兒子了。

這美國朋友:“Hi master,thank you very much,today is my birthday。Yes,I’m now in the broadcast,thank you very much,sir”,來自白宮的問候,來自國會的問候,什麼情況?

(拿手機自拍)拍一下,哎!我現在發現我真胖了,這豬頭似的一拍照片。

行了,我看這個問題,直播群裡沒了,又來了,東遊記啊,謝謝Qmay,謝謝Qmay,開玩笑,真別把兒子送給我,給我兒子咋養啊?

東遊記:爆料革命勝利後,七哥會和戰友們過一次生日嗎?

郭文貴先生:一定會的。就過一次啊?那太少了,我們每年都可以在一起啊。

QMAY給你1、3、5啊, 1、3、5挺好啊,給我1就可以啊,1就可以了。太喜歡那孩子了。

郭文貴先生:Qmay現在搞GEDU教育,跟她先生瑞恩,我說實在話,我對她對孩子的教育,我相當不滿意啊,我也不放心啊。我從她身上我覺得中國人就需要GEDU教育。

她和瑞恩的GEDU教育,一個最大問題她自己就沒教育好。據我所說,Qmay當著孩子面經常訓斥瑞恩,經常大聲嚷嚷。你看著QMAY,那裝的——直播中,那都是裝的輕聲細語的。聽說跟瑞恩吵起來的時候,嗓門大的很,四川辣妹子啊,嗷嗷喊,你去想想那孩子啥心裡呀?

我從小到大我最恐懼的,我最恐懼的,就是我父母的吵架。我前天跟你嫂子,我們在那塊吃完飯,聊天一家人,我說我這一生,沒有多少人知道我是怎麼真正過來了的。

郭文貴先生從小,現在在鏡頭背後,最起碼跟我一起長大的人,瞭解我的人,有很多人今天在看直播。我應他們(要求):我(看)直播。我很多跟我一起長大的兄弟,都是剛才醫院出來。

今天早上一醒來,第一個是我的最喜歡的小兄弟,跟他妻子,都是我發小,從醫院裡發出的資訊,我心情一下子特別好。就我看到他精氣神那樣,我心裡特別開心。因為那是我生命中不可替代的財富。

我們小的時候一起成長,那是不可改變的。人生有很多東西只有一個,就像爹媽只有一個,老公老婆可能有兩個,但是這種從小青梅竹馬只有一個,我很高興,最好的禮物;

第二個就是英國大衛給我發資訊。我打開咱們戰友常用的手機,第一個就是大衛,大衛給七哥過生日呢。最近大衛心情不痛快,被聯盟天天查幣、查錢的,查得快查懵了。也有小人從中故意使壞,挑撥聯盟和大衛的關係。相信七哥不會上當的,聯盟也不會上當的。我第一個回信就是大衛;

第三個就是體制內的那位老大姐,嚇我一大跳,用另外一個手機給我發個資訊。說“你看我在哪兒?想想那個我認識你時候就在這背後的這個北門,跟你見過面。就算我祝你生日吧,你大姐還活著挺好”。哇,嚇我一大跳。但是我沒法回,因為她是用的她的警衛的手機,我就別回了。如果她老人家能看到的話,我在這感謝了。

那麼就是大家要記住的,就是七哥最開心的,我當時其中過生日跟家人在一起。但是我和家人在一起時候,我經常提到我父母,這就為什麼我希望每個人有個健康的家庭。

就我父母那時候窮,天天吵架,從早到晚地吵架。我娘成天要跳井,成天要上吊,我每天活在極度恐懼之中。一找不著我娘了,家裡煙筒一不冒煙了,我就上我牆邊的井去找去,你嚇人你知道嗎?就這個孩子成長,千萬父母在孩子面前不要以為你是父母,就光著那個屁股亂晃悠,是吧。想吵架就吵架,想罵架就罵架,不好。

你都不知道那個QMAY的兒子有多可愛,我聽說QMAY當著孩子面竟然大聲嗷嚎,唉,氣死我了!我希望QMAY永遠就像我知道的QMAY那樣。雖然她在盤古那麼多年,我完全沒有任何印象。但是在這裡,那時候瘦瘦的,一個纖弱的女孩。我到了美國,她臉也大了,人也高了。但那時候就特小的小孩,是吧。因為我覺得在直播中,生活見了這個溫柔的女孩。但是沒想到脾氣那麼爆,是吧。你最好裝下去,你別露出你的本面目。QMAY快讓我折磨死了。啥時候把你折磨得變好就行了,現在也挺好。

郭文貴先生:我們大根兄弟說:七哥有空聊聊“向死而生”。沒有“向死而生”,哪有“向死而生”,沒有“向死而生”。我覺得“知”,知道的“知”,“知死”就已經生了。無論從哲學理論、科學理論,從人類今天的DNA還有人類的壽命和各種生理特徵,人絕對是有靈魂的,百分之百的這是,我深信不疑的。人最可怕就是自殺,自殺或者說是說交通車禍,這不正常死亡是對人最不好的。

那但是自殺是絕對是最最壞的,為什麼?大家可以看一看,人類的心跳和人類的脈搏,和人死後的所有的這所謂的這個碳水化合物形成的肉體,你就會發現,你去想想咱們一個人的精子含了幾十萬億,幾十萬億,幾十萬億的資訊。你有一次射精子能射出幾百萬個,上千萬個。

2017年七哥去保存精子的時候,還能達到千萬個。千萬個精子,五百萬到一千萬個精子,而且健康得不得了。我在放大鏡下看那個小蝌蚪,欻欻欻跑。你想想那傢伙一次我就能造出一個半個地球出來。你看了得了嗎這個?是吧,那是什麼資訊呀?多微小的資訊。而且那把我的祖宗的所有的資訊都能帶下來。一個女性的卵子一次能十個五個卵子,一個卵子就一個孩子,卵子記載了一個家族的資訊。

然後我們人類又有納米技術,十億級的納米,一個粒子級的十億個大小,在頭髮上能刻出字出來。那我們你覺得,我們的細胞看我們,我們不就是宇宙嗎。宇宙中有恒星,已經是沒了,未來的銀行系也沒有,地球也會沒有,對吧。

它就是一個幻滅的,更代更新的過程,可去向不同的品質。就品質就是今天咱人類理解的品質,大宇宙是有品質的。宇宙之外呢?就像我們人之外的空氣,是吧。他可能是沒有品質的,多個維間。

所以說知道死,你就已經生了。沒有死亡,關鍵人是在不知道死和生的意義,顛倒生死,你以為你活著你是生,你以為你死了就是死。顛倒生死,死了就是生,生的時候就等待著死,就這麼簡單,就多簡單的事。沒有沒有沒有這個,沒有這個知生死的。

郭文貴先生:小福利,rice:“七哥傳奇般的人生經歷,思想的歷程和滅共一路的驚心動魄和驚天動地,以及新世界秩序的建立。如果做一個完整準確的記錄,比如傳記形式,七哥是否同意?這對於爆料革命新中國聯盟和未來人類會有會是極有價值的文獻,謝謝。

郭文貴先生:那不會,絕對不會。我未來我會也等滅完共的時候,我會新中國聯邦的第一大綱就永遠去郭化,去掉郭文貴是最重要的。永遠不要,我算個屁,屁都不算。

如果說能有什麼作為,是我的父母、我的家人、兄弟姐妹、還有過去的同事,還有上天的萬福萬神給了我的機會。不值記錄,我算老幾呀,太不需要了。

三票先生:七哥牆內有戰友問,如果中共斷網牆內戰友怎麼及時聽到你的聲音。

郭文貴先生:我可以保證,一定會的,一定會的,但現在不能說。

正義小Sarah:請問郭叔家族的含義是什麼?外國的家族又是什麼樣子?

郭文貴先生:外國的家屬同姓就是五代之親吧,就是五代人吧,五代人。基本上中國人也是這樣,就是你爸爸你媽媽,你爸爸媽媽的,你爸爸這個下邊的五代,上邊就是你這個媽媽的五代,或者你爸爸上面的五代,都可以成為家族。過去不包含母姓,我覺得現在都包含母姓,母姓啊。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家族,你像我們家裡面就是,我因為我父親上面已經沒人了,我母親上面也沒人了。

那就是我父母和他的兄弟姐妹,我然後我的兄弟姐妹,我這些嫂子家人,我的家人,那就這些,侄子、孫子、外甥,就這些家人。謝謝正義小Sarah,辛苦了!正義小Sarah在前線幹得非常好,“爆二代”,非常非常好,很辛苦!

版藏喃喃,魔女七哥已經是全才了,七哥已經是全才了,如果上天再可以給一個長處給你,七哥希望的是什麼?

郭文貴先生:哎!這話題,真沒想過。說實在話,我真沒什麼想要的,完全沒有,沒有。比如說英文我沒學好,比如說上天給我英文的話,我也不會想要,我想學,我不想給。給我的東西我就覺得不好,真沒啥。你說我關鍵的問題,我沒有啥羡慕的,你說你魔女的大腿安我身上也不好看啊,是吧。你問題你的腿在你身上好看,在我身上安上我就成了螳螂了嘛,不是嗎。

我覺得我現在就是完美的,包括現在頭髮白了很多戰友心疼。我頭髮要不白我不喜歡。我跟你們說我很小的時候,是不是啊,想盡一切辦法把頭髮染白。我第一次染頭髮人生就是染白髮。就是就像那個想像中的武俠小說那些什麼黃藥師啊、什麼東方不敗,是吧。就那時候長髮呀,是吧。白髮呀,那就是我喜歡那種感覺。結果現在白了,白了我不願留長,就不願意打理。佛家說頭髮是煩惱嘛,我就是這麼簡單。

我說實在話,我對我的形象,我是什麼感覺,我認為就舒服就行。我認為一個靠形象活著的人是挺可憐的。就像明星,是吧,你像那個香港的明星,一輩子不吃麵食,一輩子就為了保護這個形象。說實話她死的時候一定後悔,是吧。人生在世就是碳水化合物,上天給你安排好的,旁邊的環境吃啥喝啥,你拒絕了那麼多東西,當然不好。

那麼不屬於你的東西,像中國人穿山甲你也吃,是吧,蛇你也吃,胎盤你也吃,這就是撈過界了,那就必須懲罰你。所以中國人他的天災人禍,他有時候他不接受教訓啊。我家你七嫂子吃素的,真吃素啊。現在我你看我不吃牛肉,我吃牛肉真吐。就前天你知道大鍋燉魚,哇噻這個魚這麼大,四十幾斤的魚,肥吧。你們那天看完錄完像,很多人發資訊說那個花卷兒怎麼做呀?會不會爛呐?大餅子怎麼貼呀?那是一個鍋,鐵鍋,你要先燉魚,燉魚的時候然後先放上豆腐,放上白菜,大概燉了大概應該在30分鐘以後,已經你七嫂把旁邊的面和好了,60%的白麵、40%的玉米麵。

那麼這邊兒是花卷面,這邊是大餅子,就在那個豆腐和鍋有個空間就把大餅子貼到那個鍋上去,它粘上鍋很熱它就不會下去,不會煮爛,因為那個面很筋道,花卷兒就是放在那上邊,魚頭上邊,也煮上大概25分鐘,越煮越筋道也不會爛,一拿出來它是整個的,特別好。

但那天湯有點兒多,貼大餅子都貼到湯裡邊,但很好吃,很鹹。你像那天那個魚啊,我吃的時候差點兒吃吐了,太香了!

你七哥就很納悶兒,這一生吃五花肉能吃二斤三斤都沒香過,但現在不行,太香了。現在說明七哥是貴族了,真的貴族了,吃牛肉吐,吃菜香,吃不了、吃不了。

所以說人不要吃“過”的東西,也不要擁有不屬於你的東西,那真的很過,我是覺得人有時候太貪婪。

好,這是剛才魔女妹妹的,沒啥想要的,這個真沒有。魔女說的。

Eric:(郭文貴先生:我的性感帥哥),給個鼻炎的開關,鼻炎給了你開關,你不知道出啥毛病呢,不好。

Lucas七哥,過敏非常厲害,我也一樣有時候痛不欲生了

郭文貴先生:那有那麼嚴重嗎?那有啥痛不欲生的,我照樣工作,有啥痛不欲生的?

昨天又有個戰友連續幾次打電話,我越在這兒著急越打電話,前天是從淋浴間沖出來的,那個戰友對不起呀我給你拉黑了,我沒法不拉黑。

因為投訴方舟農場,然後你“呱呱”給我發那麼多資訊,你給我打電話,這樣的戰友我真的沒辦法,我覺得你不會尊重人,就把你拉黑了。昨天另外一個打電話是查幣的事,讓我幫助查幣。

所以說越難受,我說我這鼻涕一把淚一把的,還開著視頻會。我把視頻關了我給人家說:“我因為鼻敏感不要影響到你們”,然後鼻涕“哈哈” 的,所以就用音訊開。

Lucas,說明你很脆弱,很脆弱Lucas,還被綁架過呢,就那麼脆弱嗎?哪一個敏感就什麼生不如死啊。

Rita:七哥幾個兄弟很多大家庭,為什麼七哥只要兩個孩子?

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就說我要一個孩子,為啥?我跟你說郭美提起來都很生氣呀,因為我第二個我都不想要,是你七嫂子無意中懷上的,我們都幾個月了還愚蠢到極點還想打胎去呢,讓我娘給罵了一頓,結果郭美生下來了。

因為我們家人很多,我們家沒吃沒喝的,我覺得養孩子必須要負責任,如果你沒有絕對的把握養好她,你就不應該生他。

我那個時候你說我江湖人物,我怎麼能想到,我們家那麼多孩子,我覺得我哥哥家都有了我幹嘛要那麼多孩子呢?

看到伊隆·馬斯克說日本沒有生育會毀掉國家,很多人憂傷。我覺得你過慮了,很多人不知道人類到今天多少種物都絕種了?中國人在張獻忠的時代就把四川人、整個中原人給殺了80%,那那些人咋來的?

我們到民國時候4億人口、大清朝的時候兩億多不到3億人口是不是?宋、明幾次人類給殺到都快殺了一半兒還多,那人類後來漢朝怎麼出來的?那就是說很少的爹出來了很少的子孫,嚴格講都是一家人,對吧?

人類整個的繁衍家庭,你是最小的單位,都是以我為中心,我家、我的孩子,我覺得人類都是一樣的。而且我不認為說,特別是兒女這塊兒,我覺得中國人把希望寄託於兒女,還有把財富給兒女,還有我認識當官兒的抓起來,因為兒女貪污錢財給兒女;還有一個就所有的希望都給兒女。

還有一個對兒女永遠是父母居高臨下認為兒女不如自己,還有一個就是兒女不孝敬就是錯的,孝敬才是對的。我那天我說這個母親節,我認為這都是胡扯的,這都是變態的。他孝不孝敬是他的事,不是你在乎的事。

而且孩子,你擁有100個孩子也不是說最多的,你也改變不了這個世界,你也不可能你家都獨自生存,一個地震、一個天荒、一個災禍你就完了。

而且一生中只要父母謀權為子或為子嗣,謀財為子嗣的,一生白活。凡是寄希望於兒女絕對服從於自己、絕對所謂忠孝於自己的,你不是父母,你是債主,一定是這結局的。

Lucas的生不如死,好傢伙,生不如死?太誇張了吧?沒這麼嚴重啊。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凡是把父母把孩子當成這當成那的…….

我可以告訴大家,如果說孩子孝敬我了,你覺得孩子孝敬了你成功了,那是你的悲劇,因為你根本沒有自我生存的能力,是吧?

如果孩子不孝敬,孩子他不孝敬你,你當然不能高興,那是你的失敗,同時你不要在乎。

很多孩子是讓人失敗的,這個天底下最不公平的關係就是父母對孩子。孩子能對待父母,就是我常說的事情,誰說我孝敬我從來我不敢接受,就是孩子能拿出來父母對孩子的千億分之一對待父母那就算公平的,沒有的,沒有的。

這是個世界上最不公平的遊戲關係,這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公平的關係。那麼你怎麼樣才能公平呢?一句話就是,開始的時候你要把規則設定好了,生孩子是你的需要,你對孩子沒有任何要求,把孩子18歲以前做最好的教育、保護他、責任這是對的。

包括有的戰友給我那天說完以後有資訊給我發資訊,說不同意我的觀點、挑戰我的觀點,說孩子走向社會完全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那麼儘早的走向社會沒有自己的能力,然後會傷害到他如何如何的。

是的、是的,我同意,我接受一切挑戰,但你改變不了我的看法,改變不了我半點兒看法。如果一個人活下來要等到18年你才能保護你自己的話,那你就不是一個成功的人。

如果你18歲或16歲以前要躲在父母懷裡邊你才能安全的話,對不起,我不覺得你有什麼了不起的。

從人類、從歷史到今天都不是這樣的,從動物世界來有人類開始起,沒有說過去的結成社群之前,在狩獵石器時代說這個孩子18歲你才能殺他、你才能動他?不可能的。

人類一共才就平均才七、八十年,18年就在那種環境上,那怎麼可能呢?我不接受。

這是七哥兄弟很多大家庭,為什麼只要兩個孩子(這個問題)。

文藝代問:郭先生,新平臺是視頻平臺嗎?會採用 YouTube嗎?YouTube一樣給製作者推出激勵計畫嗎?

郭先生我也想戒酒,你有什麼好的戒酒方法分享嗎?

郭文貴先生:戒酒沒有任何方法,就是心一下就定了。我對我母親的承諾我要兌現,我知道她老人家她想,如果她最後問我做什麼她開心?她一定說:“你把酒戒了。”

那我就讓在天堂的她開心,我不能讓她活下來等一直在這個世界上,但是我相信我母親會看到我的,那就把酒戒了,我就戒了。沒有任何辦法,靠辦法戒酒你就不叫戒酒,你在騙自己。

未來的所有的視頻平臺就會跟 YouTube很像,但有很多方面是不一樣的,會有打賞,會有激勵,會有的。

臺灣大牛:七哥兩次重大挫折,胡錦濤被政變、川普連任失敗,到底問題出在哪兒了?

郭文貴先生:自然,我覺得這完全是自然,天地萬物之間就是因為出錯,不是任何事情被你所控制這個世界才存在,這叫什麼?這叫信仰一樣——不確定性。

宗教是不變的,耶穌就是耶穌、天主就是天主,規矩都是一樣的無性繁殖;有性繁殖它本身它就是不確定性,我們的人生在世上就是因為有人,你不知道男的和不同男人、不同的女人生出來的孩子他是什麼樣的孩子?

不確定性,它叫有性繁殖,所以說它就人類了、它就叫信仰;宗教,它就是石頭、植物、樹,植物就是植物、樹就是樹、大海就是大海它沒有任何變化,這叫什麼?這叫宗教。

所以說無性繁殖叫宗教、有性繁殖叫信仰。那麼人類在生活當中所有打交道的就是不確定,就是不確定才有了人類能活下去,要不人類都死了,什麼都在你預料之中就死了。

所以說川普的連任失敗我覺得對我們某種程度是好事。(注:擤鼻子)抱歉!為什麼啊?真的很抱歉。

為什麼?我覺得從現在來看,川普如果說他連任的話,對我們滅共會有很大的幫助,甚至承認新中國聯邦的可能性都很大,但是我覺得這個俄烏戰爭不會發生,對臺灣不是好事,他不會保護臺灣的。

一定是在幫助我們滅共,也不一定幫我們滅得了共,但是臺灣一定會吃大虧。那就把俄烏戰爭在前,改變了世界的政治格局、板塊格局,變成了中共先打臺灣,把共產黨可能會滅了,或者滅得半死不活,但是俄羅斯會成為第二極。

俄羅斯成為第二極,共產黨就可能有再生的機會,俄羅斯會繼續打中國這個牌,那個時候香港、臺灣和大陸人民處在水深火熱、不死不活的戰爭之中。但是世界版局不是這個樣子的今天,最好的版局就是俄烏戰爭,然後習沒有選擇,最後一定是被徹底滅掉。

昨天你看看整個廣場的大遊行5月9號,誰說的?只有七哥說的5月9號什麼都不會發生,什麼“勝利日扔核彈”、什麼“政變”都是幻想,不可能的。但是我們的朋友在紅場現場的人告訴了我大家看不到的東西,那個看不到的東西很驚訝,那才是真東西。

什麼叫老百姓?知道嗎?老百姓就是你永遠是被大事利用者和被欺騙者,你永遠不知道國家和大事件的真相,你永遠是被愚弄的人。這個就不一樣了,所以大牛…….

郭文貴先生:關於胡錦濤的問題對我們確實是個挫折,這個事沒辦法,也是咱們的實力不夠,還有天意,我相信天意。

如果令計畫的兒子不出“法拉利事件”,還有一系列的事件,包含……..你也沒想到江老爺子能活那麼長時間,是吧?你也沒想到啊。包含當時美國奧巴馬總統也沒想到那樣,沒想到。你也沒想到薄熙來那麼窩囊,是吧?

這一系列的“沒想到”是我們無知,能力不夠,天意不在我們這邊,共產黨還有壽命。再一個也沒想到胡錦濤那麼窩囊,窩囊到不行了,是吧?所以說我覺得不到時候,沒有問題出在哪裡,是正常的。

好,Rachel的(問題):什麼是不可以再高一點?

郭文貴先生: 那不需要。

愛米粒:想請教七哥,未來全世界人民會得知疫情和疫苗實際真相時:一,醫病之間信用是否會嚴重破產?二,醫療體系、研發藥物體系、製藥體系,這三角未來會走向何方呢?

郭文貴先生:這問題問得非常好,愛米粒這個絲襪不但好,漂亮,這女孩子看出來這是有思考的,而且有立體性思考,這個做得不錯。

回答你的問題:一定是人類所有的醫療關係會徹底破產。就過去藥廠壟斷,藥廠和醫院勾搭的這種不能言語的所謂情婦偷奸關係,受害者就是病人,以及保險公司和製藥廠、和醫院和被醫療之間的這種互相騙取的關係會徹徹底底改變。

為什麼?愛米粒問得特別好。因為七哥很多方面,在這個很多年了,幫助人做了很多投資,它有兩大問題,過去做不到,現在它也必須面對的徹底改變:數據的時代來了。

全球的資料時代,就是未來的醫藥界就是像現在財務記帳一樣,叫會計本記帳,從區塊鏈記帳——不可更改的記帳,和過去的記帳方式完全是……那幾個大的財務公司的操作那一去不復返了,區塊鏈技術幾乎是改變了人類的一切。

未來的區塊鏈技術放在醫藥上,放到醫院,放到保險,和放到成本上和醫病結果上,整個所有的過去的騙局都會被戳穿。未來所有的醫療平臺,在哪看病和買什麼藥,根本不是你媒體……媒體、醫藥公司、保險公司還有醫藥管理局、醫院,這是一群黑社會呀,每個社會都是這樣,不是光中國,美國、哪國都是,它體制就是黑社會。

未來資料化以後,那這全都改了,是吧?你騙不了的,大家可以選擇。特別是未來有世界上的區塊鏈幣——數字貨幣,我可以到世界任何一個平臺去買藥,我可以找到我最想要的醫生,而且我對病情對醫藥是絕對管用。

就在昨天下午的時候,我們的科學家說他們小面積地給自己的家人朋友的測試,就是打了疫苗以後的反應,就測試。包括得了冠狀病毒以後的,就是智商、行動力都反應慢,他說效果奇佳。

其中一條很關鍵,就讓你戴上一個反應式的手錶,然後每天讓你對著一個桶吹一下子你今天的這個氣,然後吹完就直接現場下邊就有了(結果)。“呼~”一吹,下邊各表兒就有了,你的肺的呼吸量、你呼出的氣含的菌量,然後心臟的什麼脈搏數、呼吸菌素,然後什麼你的肌肉量,“呱~”上萬個資料就出來了。

就這麼厲害,你騙得了嗎?你騙不了。所以說資料化的時代會徹底改變一切。你們太幸福了,愛米粒你們太年輕了,這個時代你會看到非常快的改變。就像伊隆·馬斯克製造汽車一樣,直接一個公司短短幾年是豐田、寶馬、大眾一切給你顛覆,而且把車廠開到德國你家去。就這麼簡單,沒有法改變的。

甜蜜小福利:靠形象活著累。

郭文貴先生:是,但是基本的形象是要維持的,那是對別人的尊重。

Rains想請教七哥,您四月份提過在想辦法把China和Chinese改掉,現在您搜集的意見如何?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還沒找到呢,太多人推薦,都不靠譜。不要老給我發自資訊,戰友們,你們給我發的資訊太多我都沒法看,是吧?你們跟農場聯繫。謝謝Rains,還沒有啊。

甯南:這話說的,兒子生日,娘的苦日,今天也要感恩父母生育之恩。這當然了,這話大家都知道。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這話有點陳舊,大家都知道這話,嚴格講,兒的生日不是娘的苦日,兒的生日是爹娘的苦日。這不能只說母親,對父親的生活負擔,母親身體上生理上的痛苦,對他們的責任非常之大。很多人沒想到,你生下來到世界以後,父母的生活就徹底改變了,一直為你拼苦奔波為你的生計,很難的。

這是大根又來了,大根又來了搶話題啊。

大根:能走個後門兒幫問七哥一個問題嗎?經歷疫苗災難後整個教育系統,尤其是精英左派大學會有什麼樣的改變?醫療系統會如何發展?政府和社會的架構會如何重來?

郭文貴先生:這話題……這像大根兄弟啊。這咖啡是真不能喝呀,喝下去咖啡“呼嚕呼嚕”就來了。

這個問題簡單地說,戰友這問的問題把天上地上、海裡邊的,海裡的王八、水裡的魚、天上的鳥全問完了。“政府和社會”就這一個問題,CNN可以搞一百年來回答你這個問題。簡單地回答:疫苗災難之後人類的一切都會改變。

我請再問一下,戰友們有人提嗎?你看看大根在這塊還問我,什麼事戳兩下就拉倒,就像小孩玩似的,他沒有一個持之以恆的深入。五月份,爆料革命七哥說的是經濟大災難、疫苗大災難,你看一看世界上有一個人、有一個國家敢堅持這話的嗎?只有咱們連續幾年這麼說。

最近你看看身邊的多少人都被這個疫苗災難給徹徹底底地毀掉?現在在全世界癌症、心臟疾病、腦血管疾病,特別是女性的婦科癌症直線上升,在任何國家。

那麼是誰說過今年五月份以前疫苗會結束?2021年年底基本結束,不會超過2022年五月份,只有咱一家。大家看到了全世界有幾個還強制打疫苗的?還有幾個敢公開強制打疫苗的?(注:打噴嚏)抱歉啊兄弟姐妹們。還有幾個?你見這個世界上政府還有幾個在強制打疫苗?它敢嗎?

為什麼?因為打疫苗已經打不下去了。現在對疫苗的追責,兄弟姐妹們,到什麼程度全世界?都在追責,你覺得能結束嗎?不會結束。所以經濟,你看看美股跌到啥樣兒了兄弟姐妹們?上海那王八犢子,香港的股票都跌成啥了?你還相信香港、上海還有股市嗎?

你見過香港什麼時候說過,香港在考慮被美國踢出swift美國金融、美元支付系統,這是多嚇人的事兒啊!這相當於一個普通人說要被爹媽給開除出家裡邊家籍。這是多恐怖啊!以上的幾個問題,世界經濟崩塌5月份一天不差,咱從5月1號、5月3號到今天直播。

疫苗災難基本上全球全部停止。現在讓人打疫苗是偷偷摸摸地幹,是吧,咱們做到的。世界大宗物品物價上漲,美國的通貨膨脹已經接近於10%啊,10%是什麼概念呢?美國將近70個城市的房地產在過去一、兩年美國超印發的貨幣導致房地產暴漲。

郭文貴先生:那麼未來社會當中大家要看到面臨著兩個巨大改變:數位貨幣的金融時代,互聯網的元宇宙時代。這兩個到來怎麼可能現在的政府和現在的社會還繼續維護下去呢?不可能的。包括那些傳統媒體,你未來會看到就是CNN呀、什麼福克斯這些嚴肅媒體永遠都不,它就成古董了。對吧?

所以說抱歉兄弟姐妹們。世界將巨變,政府的體制和政府與老百姓的體制以及我們所有人類接受資訊,記住,政府控制老百姓就是軍隊、錢、還有所謂的宣傳。我們被宣傳、被洗腦的手段會徹底改變。所以說是一個。

我看看這還有誰呀?

為群服戰友發的啊。

文藝:謝謝七哥的回復。

阿炳:什麼是勇敢?我的阿炳妹妹。

郭文貴先生:什麼叫勇敢?這個真得收錢,這麼簡單的問題實際很複雜,很多人在問。我也從很小的時候走到很多地方問什麼叫勇敢?敢打人、敢出手?不是的。

勇敢是一個人對自己的信仰或自己的追求,或者自己堅持的真理的一個標準,繼續堅持和付諸於行動的這麼一個結果。它不是說像東北人想的是上去喝醉酒了罵人家、上去出手、然後把人撂倒、然後多踹幾腳,不管是孕婦、是老人,也敢打、也敢罵,那不叫勇敢,那叫流氓。

第一個就你堅持你自己相信的、你想要的、你敢表達,你繼續堅持,你堅持你想要的、你想做的,包括對真理的標準和在生活中遇到挑戰時你敢堅持。最重要的勇敢就是說真話,就是心、身、形統一。

當發現跟著你內心所追求的、你堅信的和真理的和善良的標準矛盾的時候你敢於行動,而且是無私的,你敢維護你自己的真理和相信的,這就叫勇敢。

比如說阿炳你相信“路大腦袋”超級帥,七哥說“路大腦袋”是個騙子,這個傢伙是個王八蛋。你說“路大腦袋”非常帥。我說:這個傢伙天天對著人吐痰、咽痰太難受。你說:他的痰很好吃。你就繼續堅持也叫勇敢。

當你勇敢堅持過火的時候這叫什麼——叫愚蠢。勇敢得過了頭就叫愚蠢,不到火候的勇敢叫懦弱。過了頭兒的勇敢就叫愚蠢。

比如說你看“路大腦袋”他就是在那塊兒天天“哢”一口痰“哢”一口痰噁心死人了,那你還堅持他,那就叫愚蠢。如果說你本來,我說“路大腦袋”:“路大腦袋”沒長鼻子。你說: 是啊他沒長鼻子——這叫虛偽。

衡量勇敢和愚蠢和懦弱之間,就是真假和善惡就是唯一的標準。

堅持惡是錯的,善是對的。敢於維護善的、正義的,敢於維護真,發自內心地維護的真理和維護真相就叫勇敢。反之叫愚蠢或虛偽、懦弱。

我這回答是不是應該有點兒掌聲啊?阿炳,我看這一會兒老多了。什麼是勇敢?

天才組的我們的為民教授~新中國聯邦國防軍進展方便透漏一下嗎?

現在不方便,正在進行中。為民兄。

郭文貴先生:我的腹肌來了

我的腹肌:想請問3月份七哥說的五、六周喜幣的重大利好消息公佈是不是推遲了?

郭文貴先生:對的,有點兒推遲。記住很好。但很快會有,就在你身邊,就在你身邊。我的腹肌,很快的啊。

又來了阿炳:世界的媒體已經成為掩蓋真相的幫兇,如何改變並防止這種現象重演?

郭文貴先生:不是改變,這不是掩蓋真相,你現在理解錯了。它本身就是邪惡、謀殺、犯罪的重要參與者,還掩蓋,掩蓋什麼?掩蓋什麼呀?你什麼叫掩蓋呀?

共產黨在新疆大屠殺它掩蓋了嗎?它是參與者,沒有這些媒體整天吹鼓的拿手怎麼能拿下WTO?怎麼能有奧林匹克會?怎麼能有那麼多錢?對吧阿炳。

如何防止重演——我們現在幹的事正在防止重演。

Doctor Ming的問題,戰神戰報叫Doctor Ming

Doctor Ming: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舞弊問題至今尚未……

郭文貴先生:我就知道,我都沒看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問題,Doctor Ming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問題。Doctor Ming在思想上認識很多、認知很高,宗教信仰上,但是過於執著。所以生活中會很痛苦,會很少朋友,會很孤獨。這叫什麼知道嗎?佛教叫執著,生活中做人叫什麼知道嗎?叫做人當中的一個不平衡。嚴格講土話就叫什麼?太自我。

郭文貴先生:Rock~裕達和盤古那是七哥不同時期的作品,請問這二者對於您階段性的目標和人生意義有何不同?

裕達是建內部的隊伍、聚集基本的財富和讓自己、同時也是錘煉自己的對社會和人際關係的認知,包括品味生活。

到了盤古的時候,就是當時站在裕達練人生、練隊伍、練自己、積累財富。到了盤古的時候是坐在北京實際心在世界,已經完全是不同的。

盤古應該講是我在盤古的時候就已經是在全世界了,在裕達時候還是在中國為主嘛。完全不一樣,有時間可以好好聊這個,問題很好啊,Rock。

臺灣大牛:謝謝七哥回答。

郭文貴先生:不用謝,最近大牛老不出手,老不出手。

郭文貴先生:愛米粒~謝謝七哥,能否請七哥聊聊泰國排華會是什麼樣的局面?

會非常慘,愛米粒,會非常慘。

文大石英喜:請問一下黑暗勢力是否想在經濟崩塌和戰爭蔓延的歐美安排社會變革?

郭文貴先生:不可能,不可能。這個以後也可以好好談談。

小福利:蓋特戰友問題收集,小福利來了。

臺灣漫畫家。咦過去了,這是什麼?DCMashel漫畫家,不知道啊。

七哥能聊聊關於臺灣強推油門的話題嗎?

郭文貴先生:沒聽懂這個啊。

東京小胖兒:七哥,用日本紙抽鼻子不疼。

郭文貴先生:呵呵,我用的就是日本紙,也有日本紙啊,沒事兒,謝謝。

亡党戰友:求指點,一票的民主制度是不是人類社會最好的民主制度?

郭文貴先生:不是的,絕對不是的 ,但是它是個很好的開始 。新中國聯邦推的不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嚴格講叫什麼?

我無數次說過,是數據時代的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什麼叫數據時代呀?現在的一人一票制度已經被金錢和媒體操控了。你看看現在從委內瑞拉、古巴、北朝鮮、還有牆內的中國共產黨、還有臺灣、還有日本、澳大利亞、俄羅斯,所有這些選舉都叫民主選舉,包括美國。

但是現在的民主選舉已經不叫民主選舉。我給它定義為三種選舉:媒體選舉,在美國你看到了;第二、金錢選舉;第三叫黑幫選舉,就是中國共產黨和北朝鮮。這三種選舉。

我們想要的一人一票選舉是什麼?對不起了,是數據化的。就未來大家都有了資料,就是區塊鏈的身份、區塊鏈的帳號,就像G|Club卡一樣,為啥G|Club卡重要啊?不是誰都能堅持到最後的。最後G|CLUBS卡就是一個時間的積累。

請問戰友你在兩年前買G|CLUBS卡和今天買G|CLUBS卡的感覺一樣嗎?你得到的待遇能一樣嗎?你感受的東西一樣嗎?它都不一樣!能拿錢買嗎?買不了了,過去了。就是你的發生的資料和即時發生的資料是不可更改的。

區塊鏈牛在哪呢?你們真沒認真研究啥叫區塊鏈,兄弟姐妹們,這個區塊鏈牛到任何能力都無法篡改它過去的資料,任何能力都無法改變它對以下的延伸,它這個力量太大了。

那麼選舉的核心在哪裡呢?就是一個人的真實意思表達,我喜歡你,我不喜歡你,無非你設個話題。愛米粒,我可以設下來你喜歡愛米粒的腳趾頭呢?你還是喜歡大根的屁股呢?你還是喜歡巴黎的眼睛呢?你還是喜歡天機的頭髮呢?我給你設一萬個話題。在現在的選舉中你是選不了的,那我在區塊鏈上幾乎就是一秒鐘就完成的事兒。

那麼“一人一票”就是一個人的真實意思,表達我的選擇,我的選擇如果加上有更多種條件的話,選擇就更準確。更重要的是被我選擇的人,現在你看看美國一選總統,最後出兩人、仨人,你只有選一個,我憑啥就選你倆你仨呀?

如果有區塊鏈的話我可以讓有1000個人擺在前臺上,誰得票多是誰,對吧?就這麼簡單,你操作的難度就越來越大。關鍵的1000個人…….你看美國昨天我看那個《Look Up》這個電影裡邊總統那個假的,操縱啊,地球快被毀了,她有性醜聞,說的是希拉蕊實際上是,然後她覺得我要掩蓋性醜聞我現在我就要打那個彗星,然後就自己又贏了。就操作嘛,媒體嘛,是吧?

但是你要有區塊鏈時代,你做不到了,是吧?老百姓會做出選擇的。這種情況下一個絕對的資訊公開和絕對的政客和制度的公佈之後,或在投票發生的所有的事情的資訊絕對透明絕對真實,你是不可能操縱的。

當然不會了,是吧?一人一票的制度太老了。新中國聯邦人哪像你想那麼簡單啊?有些話七哥不敢說,不能說。都讓大根知道了,大根天天跟飛飛跟山姆、火來做的節目都超過大直播了咋辦啊?咱咋直播呀以後?是吧?這幾個傢伙太聰明你知道嗎?

小福利很勤勞,但有點缺心眼你知道嗎?傻,行動慢,得給小福利留點飯吃嘛,對不對呀?慢慢聊啊。

我看還有啥呀?阿丙的掌聲,阿丙還有掌聲的?理工女一般都沒掌聲的(注:笑),都有批評的。我的腹肌,Longwood,甯南蹦躂,Rita:說得太好了!

甯南:悄悄問七哥,新中國聯邦買島的事情有沒有進展?

郭文貴先生:有進展,價格給它砍了一半他都同意了,但是我現在對島的感覺太小啊,野心又大了。

戰友留言:AI選舉。

郭文貴先生:錯的,不對的。我就知道剛才我說的時候中間一閃,一定那個大根說AI選舉。AI選舉不能形容,AI和區塊鏈是兩回事兒啊,兩回事兒啊。

優雅的野獸Rita:感覺七哥腦袋裡知識儲備太強大了,已經超越電腦,更像量子電腦,作為普通戰友好奇這是怎麼做到的?

郭文貴先生:你想做七哥很容易,做一個勇敢的、行動力的、相信萬佛萬神的人就可以了。

Branis(注:同音字):想請問七哥,你說過,還沒和戰友們透露過新中國聯邦的真正的核心,可以露出一二嗎?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注:笑)現在不方便,不方便,留著我們小福利呢啊。小福利兜裡邊一堆糖塊,傻孩子兜裡都有糖塊啊,聰明的孩子都搶著要糖塊去。

小福利:蓋特戰友問問題收集。

卡特麗娜颶風(注:同音字):如何取捨你生活中的赤橙黃綠青藍紫?

玉米地上大保鏢推特上看到北京大興有坦克裝甲車進,要出什麼大事兒了嗎?

郭文貴先生:沒什麼大事,就是封城。

郭文貴先生:如何選擇赤橙黃綠青藍紫?就非常簡單,知道什麼叫善惡、什麼叫真假就什麼都能選擇了,這是基本常識。左手知真假,右手知善惡、辨善惡,什麼都好選擇。

Lucas又來了:七哥的直播比哈佛課程更有價值,我應該比‘紅薯寬’多5個博士學位了吧?

郭文貴先生:你這兩個比喻,Lucas,都有點不靠譜啊。哈佛,哈佛是提供給傻人或者說根本不可能是天才的人,當一個或者說是天才的人一個所謂的出人頭地的工具的舞臺,天才的人不會待在哈佛的。

然後你說跟“雞腿潘”,你又拿著個“雞腿潘”來,我覺得是個豬、畜牲都比“雞腿潘”強。你見過“雞腿潘”嗎?就“雞腿潘”此人…….

我說到這的時候,大家你想想啊,七哥有時候多傷心啊。很多人來問我,就昨天前天很多人問我:“七哥,那麼多人的背叛你怎麼不傷心呢?”包括長島哥在直播中和老班長都說過,就這麼多人背叛七哥,也沒有改變,沒有說傷心。

七哥也有心,也傷心。

你去想想,“路大腦袋”他來了,吃的住的是他祖宗八輩兒都沒有的;“蛇妖閆”20幾萬的機票,來了所有的新電腦新手機全供上,一年幾十萬的工資,買幾十萬的時裝;“路大腦袋”喝的一瓶酒都是幾萬美金,莊烈宏去喝的酒幾萬美金;“雞腿潘”和莊烈宏拿的卡隨便花,你愛花多少花多少隨便刷,還有“路大腦袋”。你覺得中國人對別人啥時候這樣過?

“九指妖”來了,恨不得“九指妖”的衛生紙都給她選一遍,住五星級飯店、四星級飯店,所有人,是吧?吃最好的,雖然不吃肉,吃素吃最好的。讓“九指妖”住在鳳凰城8000美金的一個公寓,她像祖宗一樣帶著她兒子,跟那個“龜頭洋”就開始勾搭上了。你勾兌唄,兒子勾兌他閨女,他勾兌“九指妖”。

你去想想什麼樣的人民、什麼樣的民族,住著一個人家給的8000美金的公寓偷人家的錢、騙人家的、罵人家的、砸人家的?

你想想一個“蛇妖閆”參加爆料革命,從一個殺老鼠的一個小護士成了全世界最有名的人;幫她組織電視臺的人恨死她了,那是真是沼澤地的老大姐幫助她安排的福克斯(採訪)。現在你還見有“蛇妖閆”嗎?你見她還能在主流媒體嗎?

然後“路大腦袋”離開以後搬開那房子,那個房子是給他的房他竟然不要,說拿房子騙他。還有那“癌症麗”,還有那個什麼“找爹博”,你想想這些人,一個又一個,一個又一個,還有那些莫名其妙出來要砸郭的反爆料革命的。

有人想過沒有?如果你能找到第二個郭文貴這樣共產黨形容的騙子,“三秒郭”、“強姦郭”,你能找出第二個來,我願意讓他騙,我不讓他騙我是王八蛋,我讓他每天都騙我。

所有老GTV投資的錢一分不少在SEC,(注:打噴嚏)抱歉!所有的大家都知道,你說這都在那裡;G|CLUBS是你的卡,是吧?你的幣,現在戰友們總共投了進來戰友們的錢大概4個多億5個億,幣已經是幾百個億。

你想想七哥對待那些人所付出的時間和真誠,你說中國人還有人願意做好人嗎?有人嗎?佛祖能這麼做嗎?佛祖也沒答應這樣吧?對吧?那當然七哥也有傷心,是吧?七哥是人啊。

但是我們戰友們有人想過嗎?在你們所謂的反、罵,還有那什麼這些事情這個事之後,兄弟姐妹們你知道我們中國人該怎麼看待自己啊?全人類上沒有我們中國人再冷漠的,中國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是不允許好人活著的,好人是不會得到尊重的。

他也不可能有貴族,貴族被稱為愚蠢。還有一個就是凡是做利他的事情都被稱為愚蠢,無論你付出多少的人永遠是不會得到讚賞和滿足的。

你看烏克蘭前線咱們救援的戰友就能看得到,烏克蘭人你真的幫助他,他會……他沒有那麼多中國人“我哭啊”“感謝你啊”“下輩子給你牽牛做馬呀”,都這,中國人的感情過濫。烏克蘭人沒有這話,也沒那麼多眼淚,但他會記住你,他發自內心地感激。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全世界沒有比咱中國人,就把感情假得不行了。你看看,連那最普通的村裡面的農民,你幫他以後,他就是給你在那塊 “哎呦,謝謝了,哎呦……”,就那種,就那種感激,是吧,感激不盡。

就那“路大腦袋”:“哎呀郭先生,你看喝這麼好的酒,哎呦”,那孫子你讓他幹啥他幹啥。那“蛇妖閆”:“哎呦郭先生,給我做那麼好、費勁的吃的”,“你的眼鏡不錯啊”,然後給她買個眼鏡幾百美金,現在到哪兒都戴著還,穿著G|Fashion,回頭就弄死你。

就是中國對感情的表達虛偽、虛假、不真實,和利用感情的程度天下第一。你看看吧,你看“雞腿潘”來了,見到就是“哎呀,郭先生,哎呀,你就是我的太陽啊”——他大爺的,他一扭頭把太陽塞到肛門裡頭去了,你這孫子,所以說,這個,兄弟姐妹們,唉!

(看戰友留言,互動)

戰友問:泰國也反華嗎?

郭文貴先生:泰國接下來一樣也反華,但沒那麼嚴重啊,泰國是東南亞最好的選擇哈。

蓋特戰友問題收集:

放蕩不羈愛自由:請問七哥可以講講珠穆拉瑪的故事嗎?

郭文貴先生:今天就不講了。

凱文8964請問七哥牆內蘋果清盲是內鬥的結果嗎?

郭文貴先生:不知道。

GNEWS和Gettr:請問七哥,對於各種原因沒露臉戰友怎麼看?

郭文貴先生:這個沒怎麼看啊,沒問題的,沒露臉就沒露臉,哈哈,沒問題的。

阿哲西(音譯):新中國聯邦的存在於網路版和區塊鏈上,比現實版的存在更重要嗎?之間的國界不會消失嗎?,

郭文貴先生:哈哈哈,都會存在的,一樣的存在它根本沒有價值。一定是物理上、還有區塊鏈上、互聯網上,甚至在太空中都會存在的,否則沒有意義,不會消失的。

戰友問:聰明的七哥,泰國也反華嗎?

郭文貴先生:也反華,很反華現在,可以說,但跟其它國比沒那麼厲害,相對比較好的。

Nicole:我比較俗,想問賭局,1:1000 那個?

郭文貴先生:1:1000可以啊,誰敢賭?6月30號Nancy Pelosi去臺灣了,你把你的那一塊錢(應該是一個幣)給聯邦委員會,如果沒去,聯邦賠你1000個幣。誰想賭?跟農場聯繫啊。沒有人要賭啊,沒有什麼人要贏,你們找農場啊。

阿炳:堂博士的問題,美國共和黨建制派都已經和民主黨穿一條褲子了,中期選舉還有意義嗎?

(回答:)哎哈哈,這是誰說的?不可能,不可能啊。美國的中期選舉是改變世界格局的重大開始,而且這個中期選舉不僅僅改變世界,也改變美國。這就是說現在美聯儲面臨著巨大的挑戰,這次美國通脹跨過15(%)的話,人類美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達到過20%的通脹過——就美國,那你想想那是個什麼概念?

現在中共國搞得這些所有的事情,所有的這些事情,那都是災難級的,在美國都會爆發的。所以說,所有的問題圍繞著經濟和內部所有的改革啊,最後都會崩裂。

我現在還有幾分鐘,我就要下去了啊。

(看留言)尼古拉轉發,沒了,是吧,沒了啊,沒問題了啊,回答完了,七哥。沒有人問普京的問題啊,我看今天,挺好啊,沒有問普京的問題,很好啊。

(敏感,離開處理)

糊塗仙,我看這糊塗仙,糊塗仙是大人物啊,糊塗仙,我看剛“蹦”出來,在哪兒?我覺得特別有意思,呵呵,糊塗仙是個有意思的人。大佬啊,大佬,大佬啊。

冰冰和我來雙休,冰冰和我來雙休有什麼話題嗎?悠悠,啊,文零(音譯)。

郭文貴先生:(唱:)“滄海一聲嘯,濤濤滅共潮”。

這個,昨天我唱《滄海一聲嘯》太震撼了。

(唱:)“我愛你滅共的雪,轟轟烈烈滿山遍野,你用自己那無暇的身軀,淨化被謊言籠罩的世界,你把真相傳遞給了人間,喚醒那無盡的黑夜,沉睡的心田”。

哎呀這一唱還行啊,可以啊,這一唱可以啊。

(唱:)“窗外更深露重,今夜落花成塚,春來春去寂無蹤,徒留一簾幽夢。誰能解我情衷,誰將柔情深種,若能相知又相逢,共此一簾幽夢。為何我要滅共,是誰帶來苦痛,多少憤恨在心中,唯有戰友能懂。它毀香港聖城,犯下罪孽深重,欲占臺灣大一統,必是黃粱一夢。誰與七哥滅共,打破千年的牢籠?中華兒女多英雄,今朝盤古必相逢。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謝謝唐平老師,威廉王老師,今天的歌唱得不錯啊。估計,估計今天共產黨“中南坑”睡不著了,哈哈哈。(唱)“誰與七哥滅共”,哇塞,我覺得這句話寫太好了,威廉王,太好了。

我覺得這人生唱歌的感覺啊,上次我覺得和Q妹彈琴,現場唱《一簾幽夢》、《甜蜜蜜》,我覺得超級喜歡。特別是《滅共的雪》啊,我覺得真的是太好了,特別是,哎!怎麼說呢,我覺得那個感覺。就是說Q妹啊,她有著常人沒有的,一生中積累出來的藝術家的氣質,但是這就是藝術家嘛,藝術家她最後就是個性很強,咋弄你說,啊?

(看留言互動)啊,“七哥給觀眾說幾句話。”

三票兄:“講講紅場閱兵背後的故事”。

郭文貴先生:簡單說,紅場閱兵是一個真真正正地,讓中國共產黨看到了,聽說是所有在國內組織黨內特別是軍隊,甚至國安委啊,看閱兵的所有人全傻眼了啊。

因為這個現場是普金當聽說獲得兩個情報:
一個是大概有70萬人到120萬人要抗議,可能有人在操縱、發動這個所謂的暴亂。

第二個,說發現天空中,對現場進行了多方位的定位,就擔心斬首。

然後這個時候,普金的女兒就告訴他們,馬上讓她爸離開。再一個普金身體確實是不好了,普金家事一塌糊塗的亂,現在啊。所以說任何一個人兄弟姐妹們,當你逃過不了男、女生殖器那點事兒的時候,你根本不配叫什麼人物。當你放不下對財富的理解的時候,沒看透,你不可能成為大人物。

如果你不把家人,和這種事業關係捋順的話,你必然死在這兩個關係複雜的糾結之中。最後就是今天一開始說的生死,你看透了死,你知死,你就會生。你知道了死的意義,你才知道,看不透生死,你也不會成為人物。

那你看普金,都70多歲了,坐那麼大個遊艇幹什麼呀?你有幾次去玩兒去?你搞那麼多女朋友幹啥呀?你整那麼多孩子幹什麼呢?對吧?他當然怕死了,那你怕死人家不怕死老百姓?你把人家弄死能行嗎?是吧?那錢上就更不用提了,是吧?你要那麼多錢幹嘛呢?這一系列的事情,看完以後,就是人類實際很無知的。

郭文貴先生: 全世界外國人都在問我一句話,為什麼普京在中國竟然有超過7、80%的或60%的中國女性喜歡普京?這就是我們中國男人太萎了,不是女人太壞了,我告訴他,我說男人太差了,因為中國男人太差了,導致了中國60%~80%的中國女人喜歡一個外國那樣的男人,是吧?看不透生死,也不勇敢,也不會在生殖器、錢上有多麼高尚境界的人,就是一個完全洗腦。

那麼中國女人要的男人是什麼樣的呢?有個性、強勢、有責任、敢說敢幹,就是所謂的狹隘主義的、民族主義的所謂的勇敢。

那麼真正的男人是什麼樣子呢?是吧,應該是看透生死、看破財富的遊戲、更能把自己的人生和家人關係徹底處理好。你這是害家人呢嘛,你說你這時候弄那些孩子、弄那麼多錢,幹嘛嘛!是吧。所以在紅場的時候,普京被打回到了人間,啊,最俗,啊,他也徹徹底底從天堂被打回到了原型,從國際英雄、國際政治家打回了最普通的一個政治小丑,投機主子義者。

啊,這就是說沒有什麼偉大的人,只有最偉大的制度,任何一個國家、一個社會靠一個個人,個人崇拜或一個強人領導著社會和國家,一去不復返了。

在科技面前,一切都變得那麼幼稚,那麼無知,科技隨時把你斬首。所有的互聯網未來的數位化時代、區塊鏈時代,分分鐘鐘要你露出你的底褲,啊,你忽悠啥?是吧。

在生死面前,每個人都變得那麼如此不堪,你看不透生死你就會在生死面前徹底地什麼都不是。而且你的七情六欲,如果不能被自己征服,你想去征服別的多少人、社群、國家,是不可能的。

這個時代會出現一系列的小丑和無知的人,最後一定被一些睿智的、智慧的,真正有道德、有修養、有信仰的人,最後站在人類的最高峰,帶領人類走向下一個高度,那必然的結果。

一切宗教的遊戲都結束了,一切所有過去的宣傳的伎倆都不會再有了,一切傳統的政治勢力操控的所有的黑規則都會被削去。

人類還會有很多代價,特別是疫苗災難,會讓你感受到這個世界一切一切都改變了,最後人類,你看那個《Don’t Look Up》電影裡邊,講的是彗星,就像今天所有的這個疫情一樣,就是操縱的結果,是吧?就這麼簡單,但最後要付出代價!啊,

哎呦,(離開,回來)這,天哪。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咱們今天直播差不多了。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就是人生。很多話我今天就不回答了,就這樣了。咱們一起為75億同類,14億新中國聯邦同胞,爆料革命戰友和家人,和我們臺灣、香港、西藏、新疆的同胞們,和烏克蘭前線的戰友們,辛苦了,和烏克蘭的人民祈福!願天下的母親、天下的父親都能安康幸福,得到兒女的尊敬,得到社會的尊重!

當母親、當父親是個很勇敢的事情,很了不起的,我覺得不論哪個國家,對父母尊重,對父母孝不孝敬,我說對父母要尊重、感恩,如果做不到這一點的話你不會是文明人,不論你什麼理由。

反正未來新中國聯邦,我個人建議對父母不好的人不要加入新中國聯邦,特別對父母不但不好,如果有傷害的絕對不能加入新中國聯邦。對父母好,你對兄弟姐妹也應該好。對家人都不好,對父母都不尊敬,加入新中國聯邦是個笑話。

很多大事啊,今天本來要談的,沒時間了,找時間再談吧。

謝謝,一起祈福!

(祈福)

(擊掌)好了,今天就這樣,啊,太多了,一言難盡啊!一言難盡啊!謝謝兄弟姐妹們,謝謝!

******END******

《文貴大直播》全文聽寫組

聽寫:

澳洲喜農場:潛水艇2020

溫哥華揚帆農場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  

溫哥華揚帆農場百鳴jpqg

紐約香草山農場:蘭草(文泉)

紐約香草山農場:越野兔

紐約香草山農場:貝貝

溫哥華揚帆農場:棒媽   

西班牙巴塞喜悅農場:笑笑

溫哥華揚帆農場:都是戲

校對/提取要點:

紐約香草山農場:天才老鼠

紐約香草山農場:越野兔

溫哥華揚帆農場:我從山東來

溫哥華揚帆農場:聞喜

總校對:

紐約香草山農場:越野兔

溫哥華揚帆農場:聞喜

紐約香草山農場:風起雲間(文敏)

紐約香草山農場:天才老鼠

發佈:

紐約香草山農場:風起雲間(文敏)

全文發佈稿總審核:

溫哥華揚帆農場:文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