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链接:https://gettr.com/streaming/p194fkh192b

郭文贵先生:乖乖,怎么这么亮啊,乖乖嘞,这也忒亮了吧。哎哟妈,都是红的,战友们,这上面全是红的呀,哎呦我的妈呀。看来声音可以啊,尊敬的战友们好,尊敬的战友们好。5月10号,今天的日子记着呢,5月10号,5月10号。这也太亮了,我得换一下去。

(跟工作人员说)可以吗?我出去看看啊,还是说现在就行了呢?不错是吧?把那个电话给我拿过来,外面那个,就在那个台子上。

木兰说带个帽子。不带帽子,戴啥帽子,不戴帽子了。尊敬的兄弟姐妹们,大家好,5月10号,七哥生日,乱聊乱聊,乱聊乱聊啊。

首先,哎呦我的妈呀!这声音太多, 这家伙。今天呐,是因为今天是七哥的5月10号的生日,很多战友特别特别的关心,七哥非常非常地感动。很多人制作了视频,发了语音,拍了照片,我真的没办法一一都推出去。我要都推出去的话,盖特上就成了我的生日了,生日盖特了,这样的话不好。因为盖特人家是99.995%是外国人,只有零点零几是中国人,那就不好啦。

还有一个,这又是被人家共产党、伪类说咱个人崇拜,是吧。“这小子搞个人崇拜”,咱不搞个人崇拜,是吧,咱们心里都有。所以说呢,国内的很多战友,还有亚洲的其他国家战友,欧洲的战友,都说“七哥,无论如何,今天露露面,露露面”。特别是在隔离区的战友们,说“七哥,哪怕出个面,露露脸”。那中吧,那咱就露露脸吧。我这是连滚加爬,连滚加爬就下来啦。

(念战友名字)老皮匠,普京他大爷,五一(音),东京樱花团,我们的老皮匠战友,上善若水,大海,胜利冲锋,小静不静(音),透透(音),胜利冲锋,无语(音),实相只有一个,Linda(音),阿则西(音)黎明的曙光,爱与光……我看念不完了。

哎呀,昨天啊,昨天是我这个鼻子敏感,昨天最严重的一天,最严重的一天。然后电话呢就很多信息也是最多的一天之一。

这个手机,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知道,手机没电,三次没电。我考大家一个问题,一天三次没电,从早上到晚上,等同于你用了多少个小时手机?因为手机会发出警告的是吧。用了几个小时?大家猜猜,谁能猜出来,兄弟姐妹们。它有个延迟,盖特延迟比较多。

(念战友名字)古修(音),宁南,都来了。舒平风,丽丽(音),爱我人生,火耀(音),天意…..(打了个喷嚏)抱歉,这咖啡一喝,就“梆叽”又来了。行了,我现在这样,小福利,小福利负责在直播群整理问题。

战友问:郭叔今天生日准备怎么过呀?

郭文贵先生:兄弟姐妹们,这一栏目现在开始,回答大家的问题,回答大家的问题。

郭文贵先生:回答大家的问题啊,现在是小福利

喜安娜问:郭叔今天生日准备怎么过呀?

郭文贵先生:开会。

战友问:郭叔收到什么喜欢的花呀?

郭文贵先生: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多到真不夸张地说,真比花店都多。

战友问:七嫂准备的什么美食啊给郭叔,会吃蛋糕吗?

郭文贵先生:蛋糕已经吃了两次了,太多蛋糕儿,一会还有。

战友问:红场阅兵背后的故事能讲讲吗?

郭文贵先生:一会讲。

安平的话题:目前习被暗灭的可能性有多大?

郭文贵先生:没有,几乎没有。

战友问:对灭共的进程有啥影响?

郭文贵先生:没啥影响。

想问七哥:(20)03年的SARS是共产党故意放的吗?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很有可能啊,很有可能,不确定。

战友问:郭先生如何在十三、四、五岁出国的?

郭文贵先生:那时候出国就是政府,政府——时候是参加工作——政府啊。必须是政府的啊。那时候就是卖药,卖药材,卖药材,卖药材出国。

大根兄弟:七哥为什么在原来的工地上还用木头门包的钢窗?

郭文贵先生:这就是当时钢门、钢窗、木门、木窗,那是高级的,即使简单的用了几个月,还是用了非常隔音、隔尘的,很高级的,实木的啊。

战友问:成本只会更高,好像没看到任何收益呀?

郭文贵先生:那作为一个企业形象来讲,收益不是最重要的,形象,企业文化是第一位的,没有企业文化,没有长寿的企业啊。

Nicole:黄浚才被选为第四代领导人接替李显龙,这背后是什么故事?

郭文贵先生:共产党背后最关键的,最关键的啊。美国,中国都同意的情况下,这个没有什么,他家没人了嘛,他只能这么选了嘛。黄浚才只能越来越左,不会越来越国际化。

战友问:他会给新加坡未来带来什么?

郭文贵先生:下一个香港,只能比香港坏,不会比香港好。

战友问:七哥为什么13岁就能那么牛?

郭文贵先生:生活所逼。没办法。

战友问:13岁之前都经历了啥?

郭文贵先生:哎呀,那经历的事太多了,进过玉米地啊——13岁那年啊。

战友问:能跟战友们分享分享吗?

郭文贵先生:分享好多年了,现在不知道你具体要分享啥?

战友问:七哥曾经提到过经过特训,想了解一下这段的经历?

郭文贵先生:就像现在,那个时候特训,就是今天的孩子参加夏令营一样,就这么简单。无非学的一些现在西方学校都教的,一些特殊生计。比如说你在山里面转的时候怎么辨别南北呀,是吧?你怎么辨别有没有蛇呀,遇到蛇你咋办呐?遇到熊瞎子你咋办呐?再一个怎么发现这个有没有给你挖坑啊,掉进坑里边。

这些在西方已经是,所有的共产党的所谓“特”字都是装神弄鬼,它都距离这个时代千里万里,都扯球蛋的事啊。但是那个时候就很牛X了,因为农民嘛,农民的孩子只会吃东西,哪会这个是吧。

宁南:怎么理解今天也是我们所有人生日啊?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这就是我今天为啥要披红戴彩的,今天给大家直播呢。就那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恭喜我生日,首先大家都浪费了时间,更重要的是很多人还录了视频,是吧?在录视频的过程当中,大家的时间也是时间。

大家你会给王岐山过生日去吗?你不会。你给普京过生日去吗?你也不会。你是首先给你喜欢的人或你相信的人、你祝福的人过生日或你的家人。那大家已经把我当成了祝福的人,或家人来对待了。为什么?因为我给大家的,带来的是志同道合,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志向灭共,灭掉中国共产党。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路,叫喜马拉雅之路。既有灭共同志,又有一个喜马拉雅同路,那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嘛,是吧?

在这种情况下,七哥的生日就是大家的生日,大家的生日就是七哥的生日,所有说就这么理解的。宁南,你说中不中?宁南,帅哥。

Rita优雅的野兽:七哥最难忘的生日是哪一次?

郭文贵先生:每个人都这么说,我觉得那个生日都挺难忘的啊。最难忘的还真是,很多年,每年都有人问啊,最难忘的生日?原来我没生日概念,是你七嫂让我有了生日概念,是你七嫂,有了你七嫂才给我过生日。我爹我娘的都不怎么记得我生日,我哥哥、嫂子哪有过生日,农民那有过生日的,穷得叮当响。是不是?过生日那不就花钱嘛。是有了你七嫂,你七嫂人家属于镇上有身份的人,我这西曹营村里面的人,穷的叮当响是吧?从那过上了,你嫂子给我过生日。然后我爹我娘重申,了解我生日之后给我过生日。很多难忘的生日啊,真的很多,很多。

大家继续发。

宁南:中国边检官员剪护照,对美国绿卡也敢剪,怎么看这件事啊?

郭文贵先生:这事啊,我觉得宁南,这早就说过的,剪护照一点都不夸张,他剪护照让你干什么?你只要拿护照出去,还有拿绿卡出去,你海外有亲戚,有亲属。接下来就是要剪你什么?剪掉你的思路,思想的“思”,不要惦记外边了,再剪断你的舌头,别说话了,再剪断你的手,叫你变成全中国亿亿万万个“锁链女”,这才刚开始,刚开始。

Rick:王岐山在韩国和文在寅会面时,故意用‘他’表达来回避‘习太阳’,以七哥对‘鬼子六’的了解,他这是演的哪一出,谢谢。

郭文贵先生:呵呵,根本没演,王岐山这个“老狐狸”,他已经成了妖了,成了魔了,没有任何意义。大家是敏感了,敏感了。

Rachel,我们的Rachel美女:每次七哥过生日的时候,一定会做的事情是什么?七哥爆料革命以来有没有感觉到生日有没有不同的变化?怎么理解生日的第二次含义,重生?

郭文贵先生:哎呀这个是,爆料革命以来呢,Rachel,每年过生日和那么多战友在一起了,它已经不是生日了,是大家共同的一个话题,它属于爆料革命的一部分。我每年生日必做的事情肯定是沐浴更衣给老娘祈福啊。

老娘在的时候,肯定跟老娘一起陪老娘,老娘不在了就为她祈福,这是必然做的事情。闭门思过,思念老母亲的给于生命之恩。那现在老娘不在了,想的更多的事情,如何在为天堂的老娘让她高兴,例如我不喝酒,例如我不喝酒。

可能我一生中最辉煌的成就之一吧,我觉得可能是,最震撼的啊,未来能在历史上谈我郭文贵的时候,其中一个——为了老母亲把酒戒了。可能战友们没有感受,我觉得这件事情,认识我的人,还有我的家人,特别是太天堂的母亲,她会觉得这件事情是大事啊。没有一个人相信我会把酒戒了。

我再重申一遍,我喝酒后的郭文贵,就是一个魔鬼,就是一个魔鬼。所以我深深地相信,我坚决地相信,教育很重要,生活环境很重要。为什么社会和政府很重要?因为我那时候,喝酒的时候,喝完酒以后那副德行,是我人生最不敢面对的就是喝酒了,就最不敢面对的就是喝酒了。

我觉得这个酒简直是我人生,我母亲最最不喜欢,我家人最最担心的,父母担心的。还有我那个在清丰看守所出来唯一的就是用酗酒、醉酒和疯狂就是解掉了我内心的恼怒。还好吧,没有造成……万万次差点造成了毁灭之灾吧。

最后是没想到我老娘,用一条命换来了我不喝酒。很遗憾,这个事情战友们没有意识到,很少人谈起。这几乎是我爆料革命以来最大的成就。到现在了解我的人,国内的朋友、同学,对我这件事情都怀疑的,都觉得真的没喝过吗?说文贵真的把酒戒了,这可了不得了。

那么这也是啊,中南坑的某个老杂毛,他家里人啊这个和我的一个朋友说:“这个郭文贵呀,又想灭共又想啥的,有点乱扯的啊,他骚扰骚扰也就算可以了,他是个有本事的人,想灭掉共产党是不可能的”,就咱说的“螳臂挡车”“螳臂挡车”,螳臂,哈哈,是吧?咱是没文化的人是吧?

但是他说:“这个家伙的胆量、勇气是很不得的,我还是很服气的,特别是建筑学,生活。这个小家伙还是与众不同的,但是作到想灭共,那是作死呢,自不量力啊”。

但是,到后来他知道我真的把酒戒酒了,还有我母亲、我家里的事情以后,他有一次跟我这个朋友说,他说:“凭郭文贵能把这个酒戒了,很能坚持这几年,特别还能讲出那些英文,中国没有第二个。从这件事情,这家伙干出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哈哈哈。

我戒酒的事情可以说战友们对我的不了解,几乎到了这件事情是一个重大标志。没有任何人理解七哥为母亲的忌酒,这几乎是可能是我一生中最辉煌的成就之一吧。因为你们没有想象过我喝酒啥样子。这有些话我在这还真不能说。但我有时间我一定要说。

我这一辈子我干的好事,坏事不让你们都知道,我这一辈子就白活了。我不管我过去是吃过鲍鱼,还是吃过屎,我都得让大家知道。我一生中我认为,我会未来,我会在我们联盟里面,我会到时候写下来,谁拍我电影就告谁;谁写传记就告谁啊;但是我必须让战友们都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最真实的,最普通的,七情六欲,那样都是非常真实的,其中包括就是我的当年喝酒的什么德行啊。

所以说这个话题今天说到战友多不了解我,你就知道过去这几年,我戒酒以来,没有人重视这个问题啊。

另外一个我觉得,就是健身吧。这个健身,我看这个是谁呀?这是Rachel问题。健身,健身这个话题是很重要的。

(敏感,离开整理)

这敏感真难受,这有个重要重要重要的,我得听一下啊,我得听一下,抱歉啊。

(起身去听电话留言)

哈哈,在镜头前的很多战友都是很关心啊,很多人都在看,很多人。国内VPN——今天现在是最火的之一啊,最火的之一。那么就是健身这个,实际上战友们呢、很多人,健身我觉得是灭共,我郭文贵灭共当中很重要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虽然都很健身,但是大家知道我是因为灭共才开始的健身的革命啊。这个健身的事情是挺大的啊,对,母亲,我觉得,这个我母亲看到我健身她是很开心的啊。因为她不愿意看到一个她的孩子都很健康,她不愿意看到一个赖呼呼的、肥头大耳的,是吧?然后大腹便便的,她不喜欢。好,卢克斯代问:上海啥时候解封,收青苗的事如何解释?“台湾之子”最近动静如何了?

郭文贵先生:哈哈,卢克斯一口(气)问三问题啊。这收费咋收啊,收一次还是三次啊?上海啥时候解封,我听说是上海解封本来是几次,上海都是要强行解封的,最后都是“习太阳”坚决不同意啊。

然后我觉得上海人啊,这次为自己的懦弱、胆小、付出了代价。因为“习太阳”、共产党就觉得你没这个尿性,就关你咋滴?是吧?那就活该了。如果上海人集体起来,他挡不住的,挡不住的。

(文贵先生挥手)保镖

“台湾之子”最近的动静如何?“台湾之子”的动静没有什么,没啥动静。正义小Sarah:24小时啥意思?不懂。文艺:除了灭共,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

郭文贵先生:最幸福的看电影,前天下午,我这是最近很少看的电影,叫《Look up》,大家去看看,有点幽默性的电影,喜剧电影啊。

(喝水)七嫂子的水啊,蜂蜜水啊

《Look up》,就有点讽刺性的。但是这个电影背后老板都是中国人啊,都是拍中国老板的,好莱坞的片啊。雷昂纳多主演,然后就是外边有个彗星要砸到地球了,地球要毁灭了,最后,习近平、俄罗斯被踢出了拯救地球计划之外。

讽刺的是苹果的老板——库克,然后美国的总统,以这个希拉里为版型做出来的,丑化她。然后就是拍共产党的马屁,最后“习太阳”差点把世界救了。看的幸福得不得了。

看电影、听音乐,还有一个跟喜欢的人坐在那,哪怕不聊天,就在那看着,胡扯,哪怕拿一张纸叠飞机玩,都是最幸福的。跟喜欢的人,哪怕坐在一起不聊天都行。然后再一个听你七嫂子教训教训啊,挑挑毛病啊,忆忆苦思思甜,跟你七嫂子聊聊天,这个是比较幸福的啊。

郭文贵先生:还有什么?这怎么蹦出去了?

战友问:七哥说过看秦岭的六个方面,东、南、西、北、中应该是五面,第六面应当是内部了,能给讲讲吗?

郭文贵先生:这是文空问的啊,文空问的啊。这个简单的话题啊。六面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就是有人类、有星球以前,它到底是这个地球存在的从液体变成固体,今天所说的各种物质:质子啊、粒子啊、桑蒂利呀,所有的东西,在人类存在以后在地球上,最后为什么地球上形成这个面貌?

形成这样的地球,大家知道喜马拉雅山只要雪融一化,人类完蛋了。北极要变成南极,南极要变成北极,那地球也完了。那为什么昆仑山脉,喜马拉雅这七个山峰,还有整个的地中海,大西洋,太平洋之间所有的陆地平衡,它是循序中,渐变中。

也就是今天人们解释的人类大爆炸,然后到了银河系、恒星、地球、月亮,最后为什么落到了,它这个整个的特别是在中国的昆仑山脉,大家知道,那里是玉为主。外星球撞出来的就是金属:黄金。那块儿玉为主,玉是什么来的?

还有印度所有的宗教,都是以喜马拉雅山峰为主题的,是吧?也就是地球的定海神针。随着喜马拉雅山周围,大概又分出来几百个神,几百个神,几十个重要宗教——过去历史,现在落下来的主要是印度教和佛教。

那我们现在要讲的事情,到底这里它和宗教和神话,和人类科学讲的宇宙大爆炸是什么关系?我认为那个地方,它能真正找到地球的起源、人类的起源,这就是我理解的啊。这就是我认为那里最神秘的地方,没有去过,是无法了解的。

Qmay啊,Qmay来了,Qmay我看发的啥啊?

战友问:好像也没啥问题,天天看直播回放,每天看见它就特别开心。

郭文贵先生:这谁说的?Qmay?BT啊。我就喜欢Qmay她儿子,她也不能给我呀。哈哈,七哥今天最好的礼物就是你把你儿子给我,太喜欢她那儿子了。

这美国朋友:“Hi master,thank you very much,today is my birthday。Yes,I’m now in the broadcast,thank you very much,sir”,来自白宫的问候,来自国会的问候,什么情况?

(拿手机自拍)拍一下,哎!我现在发现我真胖了,这猪头似的一拍照片。

行了,我看这个问题,直播群里没了,又来了,东游记啊,谢谢Qmay,谢谢Qmay,开玩笑,真别把儿子送给我,给我儿子咋养啊?东游记:爆料革命胜利后,七哥会和战友们过一次生日吗?

郭文贵先生:一定会的。就过一次啊?那太少了,我们每年都可以在一起啊。

QMAY给你1、3、5啊, 1、3、5挺好啊,给我1就可以啊,1就可以了。太喜欢那孩子了。

郭文贵先生:Qmay现在搞GEDU教育,跟她先生瑞恩,我说实在话,我对她对孩子的教育,我相当不满意啊,我也不放心啊。我从她身上我觉得中国人就需要GEDU教育。

她和瑞恩的GEDU教育,一个最大问题她自己就没教育好。据我所说,Qmay当着孩子面经常训斥瑞恩,经常大声嚷嚷。你看着QMAY,那装的——直播中,那都是装的轻声细语的。听说跟瑞恩吵起来的时候,嗓门大的很,四川辣妹子啊,嗷嗷喊,你去想想那孩子啥心里呀?

我从小到大我最恐惧的,我最恐惧的,就是我父母的吵架。我前天跟你嫂子,我们在那块吃完饭,聊天一家人,我说我这一生,没有多少人知道我是怎么真正过来了的。

郭文贵先生:从小,现在在镜头背后,最起码跟我一起长大的人,了解我的人,有很多人今天在看直播。我应他们(要求):我(看)直播。我很多跟我一起长大的兄弟,都是刚才医院出来。

今天早上一醒来,第一个是我的最喜欢的小兄弟,跟他妻子,都是我发小,从医院里发出的信息,我心情一下子特别好。就我看到他精气神那样,我心里特别开心。因为那是我生命中不可替代的财富。

我们小的时候一起成长,那是不可改变的。人生有很多东西只有一个,就像爹妈只有一个,老公老婆可能有两个,但是这种从小青梅竹马只有一个,我很高兴,最好的礼物;

第二个就是英国大卫给我发信息。我打开咱们战友常用的手机,第一个就是大卫,大卫给七哥过生日呢。最近大卫心情不痛快,被联盟天天查币、查钱的,查得快查懵了。也有小人从中故意使坏,挑拨联盟和大卫的关系。相信七哥不会上当的,联盟也不会上当的。我第一个回信就是大卫;

第三个就是体制内的那位老大姐,吓我一大跳,用另外一个手机给我发个信息。说“你看我在哪儿?想想那个我认识你时候就在这背后的这个北门,跟你见过面。就算我祝你生日吧,你大姐还活着挺好”。哇,吓我一大跳。但是我没法回,因为她是用的她的警卫的手机,我就别回了。如果她老人家能看到的话,我在这感谢了。

那么就是大家要记住的,就是七哥最开心的,我当时其中过生日跟家人在一起。但是我和家人在一起时候,我经常提到我父母,这就为什么我希望每个人有个健康的家庭。

就我父母那时候穷,天天吵架,从早到晚地吵架。我娘成天要跳井,成天要上吊,我每天活在极度恐惧之中。一找不着我娘了,家里烟筒一不冒烟了,我就上我墙边的井去找去,你吓人你知道吗?就这个孩子成长,千万父母在孩子面前不要以为你是父母,就光着那个屁股乱晃悠,是吧。想吵架就吵架,想骂架就骂架,不好。

你都不知道那个QMAY的儿子有多可爱,我听说QMAY当着孩子面竟然大声嗷嚎,唉,气死我了!我希望QMAY永远就像我知道的QMAY那样。虽然她在盘古那么多年,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但是在这里,那时候瘦瘦的,一个纤弱的女孩。我到了美国,她脸也大了,人也高了。但那时候就特小的小孩,是吧。因为我觉得在直播中,生活见了这个温柔的女孩。但是没想到脾气那么爆,是吧。你最好装下去,你别露出你的本面目。QMAY快让我折磨死了。啥时候把你折磨得变好就行了,现在也挺好。

郭文贵先生:我们大根兄弟说:七哥有空聊聊“向死而生”。没有“向死而生”,哪有“向死而生”,没有“向死而生”。我觉得“知”,知道的“知”,“知死”就已经生了。无论从哲学理论、科学理论,从人类今天的DNA还有人类的寿命和各种生理特征,人绝对是有灵魂的,百分之百的这是,我深信不疑的。人最可怕就是自杀,自杀或者说是说交通车祸,这不正常死亡是对人最不好的。

那但是自杀是绝对是最最坏的,为什么?大家可以看一看,人类的心跳和人类的脉搏,和人死后的所有的这所谓的这个碳水化合物形成的肉体,你就会发现,你去想想咱们一个人的精子含了几十万亿,几十万亿,几十万亿的信息。你有一次射精子能射出几百万个,上千万个。

2017年七哥去保存精子的时候,还能达到千万个。千万个精子,五百万到一千万个精子,而且健康得不得了。我在放大镜下看那个小蝌蚪,欻欻欻跑。你想想那家伙一次我就能造出一个半个地球出来。你看了得了吗这个?是吧,那是什么信息呀?多微小的信息。而且那把我的祖宗的所有的信息都能带下来。一个女性的卵子一次能十个五个卵子,一个卵子就一个孩子,卵子记载了一个家族的信息。

然后我们人类又有纳米技术,十亿级的纳米,一个粒子级的十亿个大小,在头发上能刻出字出来。那我们你觉得,我们的细胞看我们,我们不就是宇宙吗。宇宙中有恒星,已经是没了,未来的银河系也没有,地球也会没有,对吧。

它就是一个幻灭的,更代更新的过程,可去向不同的质量。就质量就是今天咱人类理解的质量,大宇宙是有质量的。宇宙之外呢?就像我们人之外的空气,是吧。他可能是没有质量的,多个维间。

所以说知道死,你就已经生了。没有死亡,关键人是在不知道死和生的意义,颠倒生死,你以为你活着你是生,你以为你死了就是死。颠倒生死,死了就是生,生的时候就等待着死,就这么简单,就多简单的事。没有没有没有这个,没有这个知生死的。

郭文贵先生:小福利,rice:“七哥传奇般的人生经历,思想的历程和灭共一路的惊心动魄和惊天动地,以及新世界秩序的建立。如果做一个完整准确的记录,比如传记形式,七哥是否同意?这对于爆料革命新中国联盟和未来人类会有会是极有价值的文献,谢谢。

郭文贵先生:那不会,绝对不会。我未来我会也等灭完共的时候,我会新中国联邦的第一大纲就永远去郭化,去掉郭文贵是最重要的。永远不要,我算个屁,屁都不算。

如果说能有什么作为,是我的父母、我的家人、兄弟姐妹、还有过去的同事,还有上天的万福万神给了我的机会。不值记录,我算老几呀,太不需要了。

三票先生:七哥墙内有战友问,如果中共断网墙内战友怎么及时听到你的声音。

郭文贵先生:我可以保证,一定会的,一定会的,但现在不能说。

正义小Sarah:请问郭叔家族的含义是什么?外国的家族又是什么样子?

郭文贵先生:外国的家属同姓就是五代之亲吧,就是五代人吧,五代人。基本上中国人也是这样,就是你爸爸你妈妈,你爸爸妈妈的,你爸爸这个下边的五代,上边就是你这个妈妈的五代,或者你爸爸上面的五代,都可以成为家族。过去不包含母姓,我觉得现在都包含母姓,母姓啊。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家族,你像我们家里面就是,我因为我父亲上面已经没人了,我母亲上面也没人了。

那就是我父母和他的兄弟姐妹,我然后我的兄弟姐妹,我这些嫂子家人,我的家人,那就这些,侄子、孙子、外甥,就这些家人。谢谢正义小Sarah,辛苦了!正义小Sarah在前线干得非常好,“爆二代”,非常非常好,很辛苦!

版藏喃喃,魔女七哥已经是全才了,七哥已经是全才了,如果上天再可以给一个长处给你,七哥希望的是什么?

郭文贵先生:哎!这话题,真没想过。说实在话,我真没什么想要的,完全没有,没有。比如说英文我没学好,比如说上天给我英文的话,我也不会想要,我想学,我不想给。给我的东西我就觉得不好,真没啥。你说我关键的问题,我没有啥羡慕的,你说你魔女的大腿安我身上也不好看啊,是吧。你问题你的腿在你身上好看,在我身上安上我就成了螳螂了嘛,不是吗。

我觉得我现在就是完美的,包括现在头发白了很多战友心疼。我头发要不白我不喜欢。我跟你们说我很小的时候,是不是啊,想尽一切办法把头发染白。我第一次染头发人生就是染白发。就是就像那个想象中的武侠小说那些什么黄药师啊、什么东方不败,是吧。就那时候长发呀,是吧。白发呀,那就是我喜欢那种感觉。结果现在白了,白了我不愿留长,就不愿意打理。佛家说头发是烦恼嘛,我就是这么简单。

我说实在话,我对我的形象,我是什么感觉,我认为就舒服就行。我认为一个靠形象活着的人是挺可怜的。就像明星,是吧,你像那个香港的明星,一辈子不吃面食,一辈子就为了保护这个形象。说实话她死的时候一定后悔,是吧。人生在世就是碳水化合物,上天给你安排好的,旁边的环境吃啥喝啥,你拒绝了那么多东西,当然不好。

那么不属于你的东西,像中国人穿山甲你也吃,是吧,蛇你也吃,胎盘你也吃,这就是捞过界了,那就必须惩罚你。所以中国人他的天灾人祸,他有时候他不接受教训啊。我家你七嫂子吃素的,真吃素啊。现在我你看我不吃牛肉,我吃牛肉真吐。就前天你知道大锅炖鱼,哇噻这个鱼这么大,四十几斤的鱼,肥吧。你们那天看完录完像,很多人发信息说那个花卷儿怎么做呀?会不会烂呐?大饼子怎么贴呀?那是一个锅,铁锅,你要先炖鱼,炖鱼的时候然后先放上豆腐,放上白菜,大概炖了大概应该在30分钟以后,已经你七嫂把旁边的面和好了,60%的白面、40%的玉米面。

那么这边儿是花卷面,这边是大饼子,就在那个豆腐和锅有个空间就把大饼子贴到那个锅上去,它粘上锅很热它就不会下去,不会煮烂,因为那个面很筋道,花卷儿就是放在那上边,鱼头上边,也煮上大概25分钟,越煮越筋道也不会烂,一拿出来它是整个的,特别好。

但那天汤有点儿多,贴大饼子都贴到汤里边,但很好吃,很咸。你像那天那个鱼啊,我吃的时候差点儿吃吐了,太香了!

你七哥就很纳闷儿,这一生吃五花肉能吃二斤三斤都没香过,但现在不行,太香了。现在说明七哥是贵族了,真的贵族了,吃牛肉吐,吃菜香,吃不了、吃不了。

所以说人不要吃“过”的东西,也不要拥有不属于你的东西,那真的很过,我是觉得人有时候太贪婪。

好,这是刚才魔女妹妹的,没啥想要的,这个真没有。魔女说的。

Eric:(郭文贵先生:我的性感帅哥),给个鼻炎的开关,鼻炎给了你开关,你不知道出啥毛病呢,不好。

Lucas:七哥,过敏非常厉害,我也一样有时候痛不欲生了

郭文贵先生:那有那么严重吗?那有啥痛不欲生的,我照样工作,有啥痛不欲生的?

昨天又有个战友连续几次打电话,我越在这儿着急越打电话,前天是从淋浴间冲出来的,那个战友对不起呀我给你拉黑了,我没法不拉黑。

因为投诉方舟农场,然后你“呱呱”给我发那么多信息,你给我打电话,这样的战友我真的没办法,我觉得你不会尊重人,就把你拉黑了。昨天另外一个打电话是查币的事,让我帮助查币。

所以说越难受,我说我这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还开着视频会。我把视频关了我给人家说:“我因为鼻敏感不要影响到你们”,然后鼻涕“哈哈” 的,所以就用音频开。

Lucas,说明你很脆弱,很脆弱Lucas,还被绑架过呢,就那么脆弱吗?哪一个敏感就什么生不如死啊。

Rita:七哥几个兄弟很多大家庭,为什么七哥只要两个孩子?

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说我要一个孩子,为啥?我跟你说郭美提起来都很生气呀,因为我第二个我都不想要,是你七嫂子无意中怀上的,我们都几个月了还愚蠢到极点还想打胎去呢,让我娘给骂了一顿,结果郭美生下来了。

因为我们家人很多,我们家没吃没喝的,我觉得养孩子必须要负责任,如果你没有绝对的把握养好她,你就不应该生他。

我那个时候你说我江湖人物,我怎么能想到,我们家那么多孩子,我觉得我哥哥家都有了我干嘛要那么多孩子呢?

看到伊隆·马斯克说日本没有生育会毁掉国家,很多人忧伤。我觉得你过虑了,很多人不知道人类到今天多少种物都绝种了?中国人在张献忠的时代就把四川人、整个中原人给杀了80%,那那些人咋来的?

我们到民国时候4亿人口、大清朝的时候两亿多不到3亿人口是不是?宋、明几次人类给杀到都快杀了一半儿还多,那人类后来汉朝怎么出来的?那就是说很少的爹出来了很少的子孙,严格讲都是一家人,对吧?

人类整个的繁衍家庭,你是最小的单位,都是以我为中心,我家、我的孩子,我觉得人类都是一样的。而且我不认为说,特别是儿女这块儿,我觉得中国人把希望寄托于儿女,还有把财富给儿女,还有我认识当官儿的抓起来,因为儿女贪污钱财给儿女;还有一个就所有的希望都给儿女。

还有一个对儿女永远是父母居高临下认为儿女不如自己,还有一个就是儿女不孝敬就是错的,孝敬才是对的。我那天我说这个母亲节,我认为这都是胡扯的,这都是变态的。他孝不孝敬是他的事,不是你在乎的事。

而且孩子,你拥有100个孩子也不是说最多的,你也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你也不可能你家都独自生存,一个地震、一个天荒、一个灾祸你就完了。

而且一生中只要父母谋权为子或为子嗣,谋财为子嗣的,一生白活。凡是寄希望于儿女绝对服从于自己、绝对所谓忠孝于自己的,你不是父母,你是债主,一定是这结局的。

Lucas的生不如死,好家伙,生不如死?太夸张了吧?没这么严重啊。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凡是把父母把孩子当成这当成那的…….

我可以告诉大家,如果说孩子孝敬我了,你觉得孩子孝敬了你成功了,那是你的悲剧,因为你根本没有自我生存的能力,是吧?

如果孩子不孝敬,孩子他不孝敬你,你当然不能高兴,那是你的失败,同时你不要在乎。

很多孩子是让人失败的,这个天底下最不公平的关系就是父母对孩子。孩子能对待父母,就是我常说的事情,谁说我孝敬我从来我不敢接受,就是孩子能拿出来父母对孩子的千亿分之一对待父母那就算公平的,没有的,没有的。

这是个世界上最不公平的游戏关系,这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公平的关系。那么你怎么样才能公平呢?一句话就是,开始的时候你要把规则设定好了,生孩子是你的需要,你对孩子没有任何要求,把孩子18岁以前做最好的教育、保护他、责任这是对的。

包括有的战友给我那天说完以后有信息给我发信息,说不同意我的观点、挑战我的观点,说孩子走向社会完全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那么尽早的走向社会没有自己的能力,然后会伤害到他如何如何的。

是的、是的,我同意,我接受一切挑战,但你改变不了我的看法,改变不了我半点儿看法。如果一个人活下来要等到18年你才能保护你自己的话,那你就不是一个成功的人。

如果你18岁或16岁以前要躲在父母怀里边你才能安全的话,对不起,我不觉得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从人类、从历史到今天都不是这样的,从动物世界来有人类开始起,没有说过去的结成社群之前,在狩猎石器时代说这个孩子18岁你才能杀他、你才能动他?不可能的。

人类一共才就平均才七、八十年,18年就在那种环境上,那怎么可能呢?我不接受。

这是七哥兄弟很多大家庭,为什么只要两个孩子(这个问题)。

文艺代问:郭先生,新平台是视频平台吗?会采用 YouTube吗?YouTube一样给制作者推出激励计划吗?

郭先生我也想戒酒,你有什么好的戒酒方法分享吗?

郭文贵先生:戒酒没有任何方法,就是心一下就定了。我对我母亲的承诺我要兑现,我知道她老人家她想,如果她最后问我做什么她开心?她一定说:“你把酒戒了。”

那我就让在天堂的她开心,我不能让她活下来等一直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我相信我母亲会看到我的,那就把酒戒了,我就戒了。没有任何办法,靠办法戒酒你就不叫戒酒,你在骗自己。

未来的所有的视频平台就会跟 YouTube很像,但有很多方面是不一样的,会有打赏,会有激励,会有的。

台湾大牛:七哥两次重大挫折,胡锦涛被政变、川普连任失败,到底问题出在哪儿了?

郭文贵先生:自然,我觉得这完全是自然,天地万物之间就是因为出错,不是任何事情被你所控制这个世界才存在,这叫什么?这叫信仰一样——不确定性。

宗教是不变的,耶稣就是耶稣、天主就是天主,规矩都是一样的无性繁殖;有性繁殖它本身它就是不确定性,我们的人生在世上就是因为有人,你不知道男的和不同男人、不同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子他是什么样的孩子?

不确定性,它叫有性繁殖,所以说它就人类了、它就叫信仰;宗教,它就是石头、植物、树,植物就是植物、树就是树、大海就是大海它没有任何变化,这叫什么?这叫宗教。

所以说无性繁殖叫宗教、有性繁殖叫信仰。那么人类在生活当中所有打交道的就是不确定,就是不确定才有了人类能活下去,要不人类都死了,什么都在你预料之中就死了。

所以说川普的连任失败我觉得对我们某种程度是好事。(注:擤鼻子)抱歉!为什么啊?真的很抱歉。

为什么?我觉得从现在来看,川普如果说他连任的话,对我们灭共会有很大的帮助,甚至承认新中国联邦的可能性都很大,但是我觉得这个俄乌战争不会发生,对台湾不是好事,他不会保护台湾的。

一定是在帮助我们灭共,也不一定帮我们灭得了共,但是台湾一定会吃大亏。那就把俄乌战争在前,改变了世界的政治格局、板块格局,变成了中共先打台湾,把共产党可能会灭了,或者灭得半死不活,但是俄罗斯会成为第二极。

俄罗斯成为第二极,共产党就可能有再生的机会,俄罗斯会继续打中国这个牌,那个时候香港、台湾和大陆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不死不活的战争之中。但是世界版局不是这个样子的今天,最好的版局就是俄乌战争,然后习没有选择,最后一定是被彻底灭掉。

昨天你看看整个广场的大游行5月9号,谁说的?只有七哥说的5月9号什么都不会发生,什么“胜利日扔核弹”、什么“政变”都是幻想,不可能的。但是我们的朋友在红场现场的人告诉了我大家看不到的东西,那个看不到的东西很惊讶,那才是真东西。

什么叫老百姓?知道吗?老百姓就是你永远是被大事利用者和被欺骗者,你永远不知道国家和大事件的真相,你永远是被愚弄的人。这个就不一样了,所以大牛…….

郭文贵先生:关于胡锦涛的问题对我们确实是个挫折,这个事没办法,也是咱们的实力不够,还有天意,我相信天意。

如果令计划的儿子不出“法拉利事件”,还有一系列的事件,包含……..你也没想到江老爷子能活那么长时间,是吧?你也没想到啊。包含当时美国奥巴马总统也没想到那样,没想到。你也没想到薄熙来那么窝囊,是吧?

这一系列的“没想到”是我们无知,能力不够,天意不在我们这边,共产党还有寿命。再一个也没想到胡锦涛那么窝囊,窝囊到不行了,是吧?所以说我觉得不到时候,没有问题出在哪里,是正常的。

好,Rachel的(问题):什么是不可以再高一点?

郭文贵先生: 那不需要。

爱米粒:想请教七哥,未来全世界人民会得知疫情和疫苗实际真相时:一,医病之间信用是否会严重破产?二,医疗体系、研发药物体系、制药体系,这三角未来会走向何方呢?

郭文贵先生:这问题问得非常好,爱米粒这个丝袜不但好,漂亮,这女孩子看出来这是有思考的,而且有立体性思考,这个做得不错。

回答你的问题:一定是人类所有的医疗关系会彻底破产。就过去药厂垄断,药厂和医院勾搭的这种不能言语的所谓情妇偷奸关系,受害者就是病人,以及保险公司和制药厂、和医院和被医疗之间的这种互相骗取的关系会彻彻底底改变。

为什么?爱米粒问得特别好。因为七哥很多方面,在这个很多年了,帮助人做了很多投资,它有两大问题,过去做不到,现在它也必须面对的彻底改变:数据的时代来了。

全球的数据时代,就是未来的医药界就是像现在财务记账一样,叫会计本记账,从区块链记账——不可更改的记账,和过去的记账方式完全是……那几个大的财务公司的操作那一去不复返了,区块链技术几乎是改变了人类的一切。

未来的区块链技术放在医药上,放到医院,放到保险,和放到成本上和医病结果上,整个所有的过去的骗局都会被戳穿。未来所有的医疗平台,在哪看病和买什么药,根本不是你媒体……媒体、医药公司、保险公司还有医药管理局、医院,这是一群黑社会呀,每个社会都是这样,不是光中国,美国、哪国都是,它体制就是黑社会。

未来数据化以后,那这全都改了,是吧?你骗不了的,大家可以选择。特别是未来有世界上的区块链币——数字货币,我可以到世界任何一个平台去买药,我可以找到我最想要的医生,而且我对病情对医药是绝对管用。

就在昨天下午的时候,我们的科学家说他们小面积地给自己的家人朋友的测试,就是打了疫苗以后的反应,就测试。包括得了冠状病毒以后的,就是智商、行动力都反应慢,他说效果奇佳。

其中一条很关键,就让你戴上一个反应式的手表,然后每天让你对着一个桶吹一下子你今天的这个气,然后吹完就直接现场下边就有了(结果)。“呼~”一吹,下边各表儿就有了,你的肺的呼吸量、你呼出的气含的菌量,然后心脏的什么脉搏数、呼吸菌素,然后什么你的肌肉量,“呱~”上万个数据就出来了。

就这么厉害,你骗得了吗?你骗不了。所以说数据化的时代会彻底改变一切。你们太幸福了,爱米粒你们太年轻了,这个时代你会看到非常快地改变。就像伊隆·马斯克制造汽车一样,直接一个公司短短几年是丰田、宝马、大众一切给你颠覆,而且把车厂开到德国你家去。就这么简单,没有法改变的。

甜蜜小福利:靠形象活着累。

郭文贵先生:是,但是基本的形象是要维持的,那是对别人的尊重。

Rains想请教七哥,您四月份提过在想办法把China和Chinese改掉,现在您搜集的意见如何?谢谢七哥!

郭文贵先生:还没找到呢,太多人推荐,都不靠谱。不要老给我发自信息,战友们,你们给我发的信息太多我都没法看,是吧?你们跟农场联系。谢谢Rains,还没有啊。

宁南:这话说的,儿子生日,娘的苦日,今天也要感恩父母生育之恩。这当然了,这话大家都知道。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这话有点陈旧,大家都知道这话,严格讲,儿的生日不是娘的苦日,儿的生日是爹娘的苦日。这不能只说母亲,对父亲的生活负担,母亲身体上生理上的痛苦,对他们的责任非常之大。很多人没想到,你生下来到世界以后,父母的生活就彻底改变了,一直为你拼苦奔波为你的生计,很难的。

这是大根又来了,大根又来了抢话题啊。

大根:能走个后门儿帮问七哥一个问题吗?经历疫苗灾难后整个教育系统,尤其是精英左派大学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医疗系统会如何发展?政府和社会的架构会如何重来?

郭文贵先生:这话题……这像大根兄弟啊。这咖啡是真不能喝呀,喝下去咖啡“呼噜呼噜”就来了。

这个问题简单地说,战友这问的问题把天上地上、海里边的,海里的王八、水里的鱼、天上的鸟全问完了。“政府和社会”就这一个问题,CNN可以搞一百年来回答你这个问题。简单地回答:疫苗灾难之后人类的一切都会改变。

我请再问一下,战友们有人提吗?你看看大根在这块还问我,什么事戳两下就拉倒,就像小孩玩似的,他没有一个持之以恒的深入。五月份,爆料革命七哥说的是经济大灾难、疫苗大灾难,你看一看世界上有一个人、有一个国家敢坚持这话的吗?只有咱们连续几年这么说。

最近你看看身边的多少人都被这个疫苗灾难给彻彻底底地毁掉?现在在全世界癌症、心脏疾病、脑血管疾病,特别是女性的妇科癌症直线上升,在任何国家。

那么是谁说过今年五月份以前疫苗会结束?2021年年底基本结束,不会超过2022年五月份,只有咱一家。大家看到了全世界有几个还强制打疫苗的?还有几个敢公开强制打疫苗的?(注:打喷嚏)抱歉啊兄弟姐妹们。还有几个?你见这个世界上政府还有几个在强制打疫苗?它敢吗?

为什么?因为打疫苗已经打不下去了。现在对疫苗的追责,兄弟姐妹们,到什么程度全世界?都在追责,你觉得能结束吗?不会结束。所以经济,你看看美股跌到啥样儿了兄弟姐妹们?上海那王八犊子,香港的股票都跌成啥了?你还相信香港、上海还有股市吗?

你见过香港什么时候说过,香港在考虑被美国踢出swift美国金融、美元支付系统,这是多吓人的事儿啊!这相当于一个普通人说要被爹妈给开除出家里边家籍。这是多恐怖啊!以上的几个问题,世界经济崩塌5月份一天不差,咱从5月1号、5月3号到今天直播。

疫苗灾难基本上全球全部停止。现在让人打疫苗是偷偷摸摸地干,是吧,咱们做到的。世界大宗物品物价上涨,美国的通货膨胀已经接近于10%啊,10%是什么概念呢?美国将近70个城市的房地产在过去一、两年美国超印发的货币导致房地产爆涨。

郭文贵先生:那么未来社会当中大家要看到面临着两个巨大改变:数字货币的金融时代,互联网的元宇宙时代。这两个到来怎么可能现在的政府和现在的社会还继续维护下去呢?不可能的。包括那些传统媒体,你未来会看到就是CNN呀、什么福克斯这些严肃媒体永远都不,它就成古董了。对吧?

所以说抱歉兄弟姐妹们。世界将巨变,政府的体制和政府与老百姓的体制以及我们所有人类接受信息,记住,政府控制老百姓就是军队、钱、还有所谓的宣传。我们被宣传、被洗脑的手段会彻底改变。所以说是一个。

我看看这还有谁呀?为群褔战友发的啊。

文艺:谢谢七哥的回复。

阿炳:什么是勇敢?我的阿炳妹妹。

郭文贵先生:什么叫勇敢?这个真得收钱,这么简单的问题实际很复杂,很多人在问。我也从很小的时候走到很多地方问什么叫勇敢?敢打人、敢出手?不是的。

勇敢是一个人对自己的信仰或自己的追求,或者自己坚持的真理的一个标准,继续坚持和付诸于行动的这么一个结果。它不是说像东北人想的是上去喝醉酒了骂人家、上去出手、然后把人撂倒、然后多踹几脚,不管是孕妇、是老人,也敢打、也敢骂,那不叫勇敢,那叫流氓。

第一个就你坚持你自己相信的、你想要的、你敢表达,你继续坚持,你坚持你想要的、你想做的,包括对真理的标准和在生活中遇到挑战时你敢坚持。最重要的勇敢就是说真话,就是心、身、形统一。

当发现跟着你内心所追求的、你坚信的和真理的和善良的标准矛盾的时候你敢于行动,而且是无私的,你敢维护你自己的真理和相信的,这就叫勇敢。

比如说阿炳你相信“路大脑袋”超级帅,七哥说“路大脑袋”是个骗子,这个家伙是个王八蛋。你说“路大脑袋”非常帅。我说:这个家伙天天对着人吐痰、咽痰太难受。你说:他的痰很好吃。你就继续坚持也叫勇敢。

当你勇敢坚持过火的时候这叫什么——叫愚蠢。勇敢得过了头就叫愚蠢,不到火候的勇敢叫懦弱。过了头儿的勇敢就叫愚蠢。

比如说你看“路大脑袋”他就是在那块儿天天“咔”一口痰“咔”一口痰恶心死人了,那你还坚持他,那就叫愚蠢。如果说你本来,我说“路大脑袋”:“路大脑袋”没长鼻子。你说: 是啊他没长鼻子——这叫虚伪。

衡量勇敢和愚蠢和懦弱之间,就是真假和善恶就是唯一的标准。

坚持恶是错的,善是对的。敢于维护善的、正义的,敢于维护真,发自内心地维护的真理和维护真相就叫勇敢。反之叫愚蠢或虚伪、懦弱。

我这回答是不是应该有点儿掌声啊?阿炳,我看这一会儿老多了。什么是勇敢?

天才组的我们的为民教授~新中国联邦国防军进展方便透漏一下吗?

现在不方便,正在进行中。为民兄。

郭文贵先生:我的腹肌来了

我的腹肌:想请问3月份七哥说的五、六周喜币的重大利好消息公布是不是推迟了?

郭文贵先生:对的,有点儿推迟。记住很好。但很快会有,就在你身边,就在你身边。我的腹肌,很快的啊。

又来了阿炳:世界的媒体已经成为掩盖真相的帮凶,如何改变并防止这种现象重演?

郭文贵先生:不是改变,这不是掩盖真相,你现在理解错了。它本身就是邪恶、谋杀、犯罪的重要参与者,还掩盖,掩盖什么?掩盖什么呀?你什么叫掩盖呀?

共产党在新疆大屠杀它掩盖了吗?它是参与者,没有这些媒体整天吹鼓的拿手怎么能拿下WTO?怎么能有奥林匹克会?怎么能有那么多钱?对吧阿炳。

如何防止重演——我们现在干的事正在防止重演。

Doctor Ming的问题,战神战报叫Doctor Ming

Doctor Ming: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舞弊问题至今尚未……

郭文贵先生:我就知道,我都没看我就知道你会问这问题,Doctor Ming我就知道你会问这问题。Doctor Ming在思想上认识很多、认知很高,宗教信仰上,但是过于执着。所以生活中会很痛苦,会很少朋友,会很孤独。这叫什么知道吗?佛教叫执着,生活中做人叫什么知道吗?叫做人当中的一个不平衡。严格讲土话就叫什么?太自我。

郭文贵先生:Rock~裕达和盘古那是七哥不同时期的作品,请问这二者对于您阶段性的目标和人生意义有何不同?

裕达是建内部的队伍、聚集基本的财富和让自己、同时也是锤炼自己的对社会和人际关系的认知,包括品味生活。

到了盘古的时候,就是当时站在裕达练人生、练队伍、练自己、积累财富。到了盘古的时候是坐在北京实际心在世界,已经完全是不同的。

盘古应该讲是我在盘古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全世界了,在裕达时候还是在中国为主嘛。完全不一样,有时间可以好好聊这个,问题很好啊,Rock。

台湾大牛:谢谢七哥回答。

郭文贵先生:不用谢,最近大牛老不出手,老不出手。

郭文贵先生:爱米粒~谢谢七哥,能否请七哥聊聊泰国排华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会非常惨,爱米粒,会非常惨。

文大石英喜:请问一下黑暗势力是否想在经济崩塌和战争蔓延的欧美安排社会变革?

郭文贵先生:不可能,不可能。这个以后也可以好好谈谈。

小福利:盖特战友问题收集,小福利来了。

台湾漫画家。咦过去了,这是什么?DCMachel漫画家,不知道啊。

七哥能聊聊关于台湾强推油门的话题吗?

郭文贵先生:没听懂这个啊。

东京小胖儿:七哥,用日本纸抽鼻子不疼。

郭文贵先生:呵呵,我用的就是日本纸,也有日本纸啊,没事儿,谢谢。

亡党战友:求指点,一票的民主制度是不是人类社会最好的民主制度?

郭文贵先生:不是的,绝对不是的 ,但是它是个很好的开始 。新中国联邦推的不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严格讲叫什么?

我无数次说过,是数据时代的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什么叫数据时代呀?现在的一人一票制度已经被金钱和媒体操控了。你看看现在从委内瑞拉、古巴、北朝鲜、还有墙内的中国共产党、还有台湾、还有日本、澳大利亚、俄罗斯,所有这些选举都叫民主选举,包括美国。

但是现在的民主选举已经不叫民主选举。我给它定义为三种选举:媒体选举,在美国你看到了;第二、金钱选举;第三叫黑帮选举,就是中国共产党和北朝鲜。这三种选举。

我们想要的一人一票选举是什么?对不起了,是数据化的。就未来大家都有了数据,就是区块链的身份、区块链的账号,就像G|Club卡一样,为啥G|Club卡重要啊?不是谁都能坚持到最后的。最后G|CLUBS卡就是一个时间的积累。

请问战友你在两年前买G|CLUBS卡和今天买G|CLUBS卡的感觉一样吗?你得到的待遇能一样吗?你感受的东西一样吗?它都不一样!能拿钱买吗?买不了了,过去了。就是你的发生的数据和即时发生的数据是不可更改的。

区块链牛在哪呢?你们真没认真研究啥叫区块链,兄弟姐妹们,这个区块链牛到任何能力都无法篡改它过去的数据,任何能力都无法改变它对以下的延伸,它这个力量太大了。

那么选举的核心在哪里呢?就是一个人的真实意思表达,我喜欢你,我不喜欢你,无非你设个话题。爱米粒,我可以设下来你喜欢爱米粒的脚趾头呢?你还是喜欢大根的屁股呢?你还是喜欢巴黎的眼睛呢?你还是喜欢天机的头发呢?我给你设一万个话题。在现在的选举中你是选不了的,那我在区块链上几乎就是一秒钟就完成的事儿。

那么“一人一票”就是一个人的真实意思,表达我的选择,我的选择如果加上有更多种条件的话,选择就更准确。更重要的是被我选择的人,现在你看看美国一选总统,最后出两人、仨人,你只有选一个,我凭啥就选你俩你仨呀?

如果有区块链的话我可以让有1000个人摆在前台上,谁得票多是谁,对吧?就这么简单,你操作的难度就越来越大。关键的1000个人…….你看美国昨天我看那个《Look Up》这个电影里边总统那个假的,操纵啊,地球快被毁了,她有性丑闻,说的是希拉里实际上是,然后她觉得我要掩盖性丑闻我现在我就要打那个彗星,然后就自己又赢了。就操作嘛,媒体嘛,是吧?

但是你要有区块链时代,你做不到了,是吧?老百姓会做出选择的。这种情况下一个绝对的信息公开和绝对的政客和制度的公布之后,或在投票发生的所有的事情的信息绝对透明绝对真实,你是不可能操纵的。

当然不会了,是吧?一人一票的制度太老了。新中国联邦人哪像你想那么简单啊?有些话七哥不敢说,不能说。都让大根知道了,大根天天跟飞飞跟山姆、火来做的节目都超过大直播了咋办啊?咱咋直播呀以后?是吧?这几个家伙太聪明你知道吗?

小福利很勤劳,但有点缺心眼你知道吗?傻,行动慢,得给小福利留点饭吃嘛,对不对呀?慢慢聊啊。

我看还有啥呀?阿丙的掌声,阿丙还有掌声的?理工女一般都没掌声的(注:笑),都有批评的。我的腹肌,Longwood,宁南蹦跶,Rita:说得太好了!

宁南:悄悄问七哥,新中国联邦买岛的事情有没有进展?

郭文贵先生:有进展,价格给它砍了一半他都同意了,但是我现在对岛的感觉太小啊,野心又大了。

战友留言:AI选举。

郭文贵先生:错的,不对的。我就知道刚才我说的时候中间一闪,一定那个大根说AI选举。AI选举不能形容,AI和区块链是两回事儿啊,两回事儿啊。

优雅的野兽Rita:感觉七哥脑袋里知识储备太强大了,已经超越电脑,更像量子计算机,作为普通战友好奇这是怎么做到的?

郭文贵先生:你想做七哥很容易,做一个勇敢的、行动力的、相信万佛万神的人就可以了。

Branis(注:同音字):想请问七哥,你说过,还没和战友们透露过新中国联邦的真正的核心,可以露出一二吗?谢谢七哥!

郭文贵先生:(注:笑)现在不方便,不方便,留着我们小福利呢啊。小福利兜里边一堆糖块,傻孩子兜里都有糖块啊,聪明的孩子都抢着要糖块去。

小福利:盖特战友问问题收集。

卡特丽娜飓风(注:同音字):如何取舍你生活中的赤橙黄绿青蓝紫?

玉米地上大保镖推特上看到北京大兴有坦克装甲车进,要出什么大事儿了吗?

郭文贵先生:没什么大事,就是封城。

郭文贵先生:如何选择赤橙黄绿青蓝紫?就非常简单,知道什么叫善恶、什么叫真假就什么都能选择了,这是基本常识。左手知真假,右手知善恶、辨善恶,什么都好选择。

Lucas又来了:七哥的直播比哈佛课程更有价值,我应该比‘红薯宽’多5个博士学位了吧?

郭文贵先生:你这两个比喻,Lucas,都有点不靠谱啊。哈佛,哈佛是提供给傻人或者说根本不可能是天才的人,当一个或者说是天才的人一个所谓的出人头地的工具的舞台,天才的人不会待在哈佛的。

然后你说跟“鸡腿潘”,你又拿着个“鸡腿潘”来,我觉得是个猪、畜牲都比“鸡腿潘”强。你见过“鸡腿潘”吗?就“鸡腿潘”此人…….

我说到这的时候,大家你想想啊,七哥有时候多伤心啊。很多人来问我,就昨天前天很多人问我:“七哥,那么多人的背叛你怎么不伤心呢?”包括长岛哥在直播中和老班长都说过,就这么多人背叛七哥,也没有改变,没有说伤心。

七哥也有心,也伤心。

你去想想,“路大脑袋”他来了,吃的住的是他祖宗八辈儿都没有的;“蛇妖闫”20几万的机票,来了所有的新电脑新手机全供上,一年几十万的工资,买几十万的时装;“路大脑袋”喝的一瓶酒都是几万美金,庄烈宏去喝的酒几万美金;“鸡腿潘”和庄烈宏拿的卡随便花,你爱花多少花多少随便刷,还有“路大脑袋”。你觉得中国人对别人啥时候这样过?

“九指妖”来了,恨不得“九指妖”的卫生纸都给她选一遍,住五星级饭店、四星级饭店,所有人,是吧?吃最好的,虽然不吃肉,吃素吃最好的。让“九指妖”住在凤凰城8000美金的一个公寓,她像祖宗一样带着她儿子,跟那个“龟头洋”就开始勾搭上了。你勾兑呗,儿子勾兑他闺女,他勾兑“九指妖”。

你去想想什么样的人民、什么样的民族,住着一个人家给的8000美金的公寓偷人家的钱、骗人家的、骂人家的、砸人家的?

你想想一个“蛇妖闫”参加爆料革命,从一个杀老鼠的一个小护士成了全世界最有名的人;帮她组织电视台的人恨死她了,那是真是沼泽地的老大姐帮助她安排的福克斯(采访)。现在你还见有“蛇妖闫”吗?你见她还能在主流媒体吗?

然后“路大脑袋”离开以后搬开那房子,那个房子是给他的房他竟然不要,说拿房子骗他。还有那“癌症丽”,还有那个什么“找爹博”,你想想这些人,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还有那些莫名其妙出来要砸郭的反爆料革命的。

有人想过没有?如果你能找到第二个郭文贵这样共产党形容的骗子,“三秒郭”、“强奸郭”,你能找出第二个来,我愿意让他骗,我不让他骗我是王八蛋,我让他每天都骗我。

所有老GTV投资的钱一分不少在SEC,(注:打喷嚏)抱歉!所有的大家都知道,你说这都在那里;G|CLUBS是你的卡,是吧?你的币,现在战友们总共投了进来战友们的钱大概4个多亿5个亿,币已经是几百个亿。

你想想七哥对待那些人所付出的时间和真诚,你说中国人还有人愿意做好人吗?有人吗?佛祖能这么做吗?佛祖也没答应这样吧?对吧?那当然七哥也有伤心,是吧?七哥是人啊。

但是我们战友们有人想过吗?在你们所谓的反、骂,还有那什么这些事情这个事之后,兄弟姐妹们你知道我们中国人该怎么看待自己啊?全人类上没有我们中国人再冷漠的,中国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是不允许好人活着的,好人是不会得到尊重的。

他也不可能有贵族,贵族被称为愚蠢。还有一个就是凡是做利他的事情都被称为愚蠢,无论你付出多少的人永远是不会得到赞赏和满足的。

你看乌克兰前线咱们救援的战友就能看得到,乌克兰人你真的帮助他,他会……他没有那么多中国人“我哭啊”“感谢你啊”“下辈子给你牵牛做马呀”,都这,中国人的感情过滥。乌克兰人没有这话,也没那么多眼泪,但他会记住你,他发自内心地感激。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全世界没有比咱中国人,就把感情假得不行了。你看看,连那最普通的村里面的农民,你帮他以后,他就是给你在那块 “哎呦,谢谢了,哎呦……”,就那种,就那种感激,是吧,感激不尽。

就那“路大脑袋”:“哎呀郭先生,你看喝这么好的酒,哎呦”,那孙子你让他干啥他干啥。那“蛇妖闫”:“哎呦郭先生,给我做那么好、费劲的吃的”,“你的眼镜不错啊”,然后给她买个眼镜几百美金,现在到哪儿都戴着还,穿着G|Fashion,回头就弄死你。

就是中国对感情的表达虚伪、虚假、不真实,和利用感情的程度天下第一。你看看吧,你看“鸡腿潘”来了,见到就是“哎呀,郭先生,哎呀,你就是我的太阳啊”——他大爷的,他一扭头把太阳塞到肛门里头去了,你这孙子,所以说,这个,兄弟姐妹们,唉!

(看战友留言,互动)

战友问:泰国也反华吗?

郭文贵先生:泰国接下来一样也反华,但没那么严重啊,泰国是东南亚最好的选择哈。

盖特战友问题收集:

放荡不羁爱自由:请问七哥可以讲讲珠穆拉玛的故事吗?

郭文贵先生:今天就不讲了。

凯文8964:请问七哥墙内苹果清盲是内斗的结果吗?

郭文贵先生:不知道。

GNEWS和Gettr:请问七哥,对于各种原因没露脸战友怎么看?

郭文贵先生:这个没怎么看啊,没问题的,没露脸就没露脸,哈哈,没问题的。

阿哲西(音译):新中国联邦的存在于网络版和区块链上,比现实版的存在更重要吗?之间的国界不会消失吗?,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都会存在的,一样的存在它根本没有价值。一定是物理上、还有区块链上、互联网上,甚至在太空中都会存在的,否则没有意义,不会消失的。

战友问:聪明的七哥,泰国也反华吗?

郭文贵先生:也反华,很反华现在,可以说,但跟其它国比没那么厉害,相对比较好的。

Nicole:我比较俗,想问赌局,1:1000 那个?

郭文贵先生:1:1000可以啊,谁敢赌?6月30号Nancy Pelosi去台湾了,你把你的那一块钱(应该是一个币)给联邦委员会,如果没去,联邦赔你1000个币。谁想赌?跟农场联系啊。没有人要赌啊,没有什么人要赢,你们找农场啊。

阿炳:堂博士的问题,美国共和党建制派都已经和民主党穿一条裤子了,中期选举还有意义吗?

(回答:)哎哈哈,这是谁说的?不可能,不可能啊。美国的中期选举是改变世界格局的重大开始,而且这个中期选举不仅仅改变世界,也改变美国。这就是说现在美联储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这次美国通胀跨过15(%)的话,人类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达到过20%的通胀过——就美国,那你想想那是个什么概念?

现在中共国搞得这些所有的事情,所有的这些事情,那都是灾难级的,在美国都会爆发的。所以说,所有的问题围绕着经济和内部所有的改革啊,最后都会崩裂。

我现在还有几分钟,我就要下去了啊。

(看留言)尼古拉转发,没了,是吧,没了啊,没问题了啊,回答完了,七哥。没有人问普京的问题啊,我看今天,挺好啊,没有问普京的问题,很好啊。

(敏感,离开处理)

糊涂仙,我看这糊涂仙,糊涂仙是大人物啊,糊涂仙,我看刚“蹦”出来,在哪儿?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呵呵,糊涂仙是个有意思的人。大佬啊,大佬,大佬啊。

冰冰和我来双休,冰冰和我来双休有什么话题吗?悠悠,啊,文零(音译)。

郭文贵先生:(唱:)“沧海一声啸,涛涛灭共潮”。

这个,昨天我唱《沧海一声啸》太震撼了。

(唱:)“我爱你灭共的雪,轰轰烈烈满山遍野,你用自己那无暇的身躯,净化被谎言笼罩的世界,你把真相传递给了人间,唤醒那无尽的黑夜,沉睡的心田”。

哎呀这一唱还行啊,可以啊,这一唱可以啊。

(唱:)“窗外更深露重,今夜落花成冢,春来春去寂无踪,徒留一帘幽梦。谁能解我情衷,谁将柔情深种,若能相知又相逢,共此一帘幽梦。为何我要灭共,是谁带来苦痛,多少愤恨在心中,唯有战友能懂。它毁香港圣城,犯下罪孽深重,欲占台湾大一统,必是黄粱一梦。谁与七哥灭共,打破千年的牢笼?中华儿女多英雄,今朝盘古必相逢。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谢谢唐平老师,威廉王老师,今天的歌唱得不错啊。估计,估计今天共产党“中南坑”睡不着了,哈哈哈。(唱)“谁与七哥灭共”,哇塞,我觉得这句话写太好了,威廉王,太好了。

我觉得这人生唱歌的感觉啊,上次我觉得和Q妹弹琴,现场唱《一帘幽梦》、《甜蜜蜜》,我觉得超级喜欢。特别是《灭共的雪》啊,我觉得真的是太好了,特别是,哎!怎么说呢,我觉得那个感觉。就是说Q妹啊,她有着常人没有的,一生中积累出来的艺术家的气质,但是这就是艺术家嘛,艺术家她最后就是个性很强,咋弄你说,啊?

(看留言互动)啊,“七哥给观众说几句话。”

三票兄:“讲讲红场阅兵背后的故事”。

郭文贵先生:简单说,红场阅兵是一个真真正正地,让中国共产党看到了,听说是所有在国内组织党内特别是军队,甚至国安委啊,看阅兵的所有人全傻眼了啊。

因为这个现场是普京当听说获得两个情报:
一个是大概有70万人到120万人要抗议,可能有人在操纵、发动这个所谓的暴乱。第二个,说发现天空中,对现场进行了多方位的定位,就担心斩首。

然后这个时候,普京的女儿就告诉他们,马上让她爸离开。再一个普京身体确实是不好了,普京家事一塌糊涂的乱,现在啊。所以说任何一个人兄弟姐妹们,当你逃过不了男、女生殖器那点事儿的时候,你根本不配叫什么人物。当你放不下对财富的理解的时候,没看透,你不可能成为大人物。

如果你不把家人,和这种事业关系捋顺的话,你必然死在这两个关系复杂的纠结之中。最后就是今天一开始说的生死,你看透了死,你知死,你就会生。你知道了死的意义,你才知道,看不透生死,你也不会成为人物。

那你看普京,都70多岁了,坐那么大个游艇干什么呀?你有几次去玩儿去?你搞那么多女朋友干啥呀?你整那么多孩子干什么呢?对吧?他当然怕死了,那你怕死人家不怕死老百姓?你把人家弄死能行吗?是吧?那钱上就更不用提了,是吧?你要那么多钱干嘛呢?这一系列的事情,看完以后,就是人类实际很无知的。

郭文贵先生: 全世界外国人都在问我一句话,为什么普京在中国竟然有超过7、80%的或60%的中国女性喜欢普京?这就是我们中国男人太萎了,不是女人太坏了,我告诉他,我说男人太差了,因为中国男人太差了,导致了中国60%~80%的中国女人喜欢一个外国那样的男人,是吧?看不透生死,也不勇敢,也不会在生殖器、钱上有多么高尚境界的人,就是一个完全洗脑。

那么中国女人要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呢?有个性、强势、有责任、敢说敢干,就是所谓的狭隘主义的、民族主义的所谓的勇敢。

那么真正的男人是什么样子呢?是吧,应该是看透生死、看破财富的游戏、更能把自己的人生和家人关系彻底处理好。你这是害家人呢嘛,你说你这时候弄那些孩子、弄那么多钱,干嘛嘛!是吧。所以在红场的时候,普京被打回到了人间,啊,最俗,啊,他也彻彻底底从天堂被打回到了原型,从国际英雄、国际政治家打回了最普通的一个政治小丑,投机主子义者。

啊,这就是说没有什么伟大的人,只有最伟大的制度,任何一个国家、一个社会靠一个个人,个人崇拜或一个强人领导着社会和国家,一去不复返了。

在科技面前,一切都变得那么幼稚,那么无知,科技随时把你斩首。所有的互联网未来的数字化时代、区块链时代,分分钟钟要你露出你的底裤,啊,你忽悠啥?是吧。

在生死面前,每个人都变得那么如此不堪,你看不透生死你就会在生死面前彻底地什么都不是。而且你的七情六欲,如果不能被自己征服,你想去征服别的多少人、社群、国家,是不可能的。

这个时代会出现一系列的小丑和无知的人,最后一定被一些睿智的、智慧的,真正有道德、有修养、有信仰的人,最后站在人类的最高峰,带领人类走向下一个高度,那必然的结果。

一切宗教的游戏都结束了,一切所有过去的宣传的伎俩都不会再有了,一切传统的政治势力操控的所有的黑规则都会被削去。

人类还会有很多代价,特别是疫苗灾难,会让你感受到这个世界一切一切都改变了,最后人类,你看那个《Don’t Look Up》电影里边,讲的是彗星,就像今天所有的这个疫情一样,就是操纵的结果,是吧?就这么简单,但最后要付出代价!啊,

哎呦,(离开,回来)这,天哪。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咱们今天直播差不多了。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就是人生。很多话我今天就不回答了,就这样了。咱们一起为75亿同类,14亿新中国联邦同胞,爆料革命战友和家人,和我们台湾、香港、西藏、新疆的同胞们,和乌克兰前线的战友们,辛苦了,和乌克兰的人民祈福!愿天下的母亲、天下的父亲都能安康幸福,得到儿女的尊敬,得到社会的尊重!

当母亲、当父亲是个很勇敢的事情,很了不起的,我觉得不论哪个国家,对父母尊重,对父母孝不孝敬,我说对父母要尊重、感恩,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你不会是文明人,不论你什么理由。

反正未来新中国联邦,我个人建议对父母不好的人不要加入新中国联邦,特别对父母不但不好,如果有伤害的绝对不能加入新中国联邦。对父母好,你对兄弟姐妹也应该好。对家人都不好,对父母都不尊敬,加入新中国联邦是个笑话。

很多大事啊,今天本来要谈的,没时间了,找时间再谈吧。

谢谢,一起祈福!

(祈福)

(击掌)好了,今天就这样,啊,太多了,一言难尽啊!一言难尽啊!谢谢兄弟姐妹们,谢谢!

******END******

《文贵大直播》全文听写组

听写:

澳洲喜农场:潜水艇2020

温哥华扬帆农场: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温哥华扬帆农场:百鸣jpqg

纽约香草山农场:兰草(文泉)

纽约香草山农场:越野兔

纽约香草山农场:贝贝

温哥华扬帆农场:棒妈   

西班牙巴塞喜悦农场:笑笑

温哥华扬帆农场:都是戏

校对/提取要点:

纽约香草山农场:天才老鼠

纽约香草山农场:越野兔

温哥华扬帆农场:我从山东来

温哥华扬帆农场:闻喜

总校对:

纽约香草山农场:越野兔

温哥华扬帆农场:闻喜

纽约香草山农场:风起云间(文敏)

纽约香草山农场:天才老鼠

发布:

纽约香草山农场:风起云间(文敏)

全文发布稿总审核:

温哥华扬帆农场:文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