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金生水

图片来自网络

澳大利亚主要的雇主游说团体之一,澳大利亚工业集团呼吁将全国最低工资提高2.5%,比它在今年早些时候提交给公平工作委员会的2%提高了0.5个百分点。

新的意见书是在反对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内斯支持与5.1%的通货膨胀率同步的工资增长之后提出的,他在今天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最低工资应该与生活成本同步,这也是选举活动的一个主要焦点。

澳大利亚工业集团首席执行官英纳斯-威尔洛克斯说,尽管经济条件发生了变化,但对工资增长采取 “谨慎的做法 “仍然至关重要。

“过高的最低工资增长将助长通货膨胀,并导致抵押贷款、个人贷款和信用卡的利率比原来更高。更高的通货膨胀和更高的利率将对低薪阶层产生特别严重的影响,”威尔洛克斯说。

在新冠疫情走入第三个年头的大背景下,物价上涨的主要原因是供给端出了问题,各类商品尤其是食品供不应求。

那么想要通过提高工资的方法却解决通胀问题是否可行呢?假设物价上涨了 10%,把最低工资提高 10%其实无法解决问题,反而物价可能会上涨 15% 甚至 20%因为供给不足。

那么大幅度提升最低工资后,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会大幅度下滑,更多企业面临倒闭,从而导致更多商品供不应求。

所以如果不能大力推动本地农业和制造业的扩张,从供给端解决问题,仅仅提高最低工资帮助不大。

而且如果一通胀就加工资,货币紧缩的意义荡然无存,把抑制的需求又释放出来了。这样只会恶性循环,通胀呈螺旋式上升最终演变成恶性通胀。

我们已经处于历史性大萧条的前夕,各种问题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互相产生作用,按下葫芦浮起瓢是常态,想要通过单一的手段解决全盘问题是完全不现实的。

参考链接:

https://www.smh.com.au/national/election-2022-live-updates-labor-s-climate-change-energy-policies-grilled-by-scott-morrison-as-both-leaders-continue-campaigns-across-the-nation-20220509-p5ajsz.html?post=p53owc#p53owc

编辑:金生水

发布:金生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