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卡廷森林的波蘭戰爭公墓(Ryszard Grauman拍攝)

五年前的4月19日,在中國共產黨政權的操控下,“美國之音”(VOA)中斷了正在進行的直播節目,當時“美國之音”正在對流亡美國的“新中國聯邦”創始人郭文貴先生進行專訪,郭文貴先生在節目中向“美國之音”的觀眾揭露中國共產黨領導層的腐敗和其安全部門對民主國家實施間諜活動,由“美國之音”臺長阿曼達·班尼特(Amanda Bennett)直接下令切斷直播。

事件之後,“美國之音”中文觀眾普遍認為郭文貴先生的爆料真實和可信。當時參加采訪的“美國之音”主持人龔小夏女士於5月23日在《華爾街日報》上撰文指出中國共產黨施壓是斷播的原因。美國專欄記者比爾·戈茨(Bill Gertz)先生在《華盛頓自由燈塔》撰文指出中國共產黨對“美國之音”的幹預在於阻止郭文貴先生揭露中共政權在民主國家進行的間諜和滲透活動。

郭文貴先生在“美國之音”中文頻道接受采訪的視頻截圖。(2017年4月19日)

郭文貴先生的遭遇並不偶然,共產主義對“美國之音”及其記者的滲透和操控在其建立之初就沒有停止過,並幫助隱藏共產主義蘇聯的殘酷暴行數十年。“二戰”期間,1942年2月“美國之音”開始了對德國的廣播,同時,“美國之音”的名言:“今天,和以後的每一天,我們將在美國帶給你戰爭的消息…..這些消息有好,也有壞,但是,我們只傳遞真相。”也流傳於世。事實是直到1951年,曾經的“美國之音”的臺長查爾斯·塞耶(Charles Thayer)仍然不確定是否蘇聯實施了“卡廷森林屠殺”。

1939年蘇聯和納粹德國入侵波蘭,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1940年春季蘇聯共產黨中央下令對於被俘的波蘭軍官、知識分子等波蘭精英實施有組織的屠殺。受害者人數高達22,000人,根據不完全統計,受害者中包括:1名海軍上將、2名陸軍上將、24名陸軍上校、79名陸軍中校、258名陸軍少校、654名陸軍上尉、17名海軍上尉、3,420名士官、7名隨軍牧師、3名地主、1名親王、43名官員、85名士兵、131名難民。此外,遇害者中還包括20名大學教授(包括數學家斯特凡·卡茨馬爾茲)、300名醫生、幾百名律師、工程師、教師、100多名作家和記者以及200名飛行員。總共一半的波蘭官員被蘇聯內務部處決。

1943年春天,入侵蘇聯的德軍在斯摩棱斯克附近卡廷森林發現掩埋大量波蘭軍官屍體的屍坑,並於4月13日通過廣播向全世界公布了蘇聯的屠殺罪行。德國成立了由12名分別來自比利時、保加利亞、丹麥、芬蘭、法國、意大利、克羅地亞、荷蘭、羅馬尼亞、瑞典、斯洛伐克、匈牙利的外國專家組成的調查委員會,對卡廷慘案進行了調查。德國專家和國際委員會在調查了卡廷的屍體並獲取物證,證明卡廷屠殺發生於1940年初,此時這裏依然處於蘇聯的控製之下。然而,蘇聯的宣傳機構在親蘇聯的西方記者幫助下將屠殺罪行歸罪於德國軍隊,這些記者中有一些來自“美國之音”。當時盟軍根據“二戰”的軍事需要做出了“不追究蘇聯的罪行”的決定,但是,當時的這些記者和新聞機構都是在獨立的情況下幫助蘇聯掩蓋罪行。

1943年德軍撤出斯摩棱斯克地區後,1944年1月蘇聯邀請了十余名西方記者來到卡廷森林,期望他們成為蘇聯宣傳部門的工具,指控德國軍隊實施了屠殺。幾乎所有的記者都按照蘇聯宣傳部門的意圖進行了報道,其中一名著名的美國記者愛德華·默羅(Edward R. Murrow)沒有屈從,後來成為肯尼迪政府時期的美國信息局(USIA)的主管,當時USIA是“美國之音”的主管機構。

蘇聯宣傳部門采用多種方法影響和誤導西方記者,在去往卡廷森林的途中,蘇聯外交部為西方記者提供了擁有潔凈盥洗室的豪華列車,伏特加酒,克裏米亞香檳,魚子醬和一切共產主義蘇聯稀缺的奢侈品,同時蘇聯內務部提供了誤導性信息。這次旅行後絕大部分記者按照蘇聯宣傳部門的劇本向全世界報道德國應該為卡廷森林屠殺負責。這些為蘇聯掩蓋罪行的記者中包括“美國之音”的記者凱瑟琳·哈裏曼(Kathleen Harriman)。

1942年從蘇聯撤離的3個波蘭姐妹,年齡分別是7歲,8歲和9歲(Henry I. Szymanski拍攝)

這些親蘇聯的西方記者散布的假新聞不僅欺騙了世界,同時,也使得“卡廷森林屠殺”受害者的家人成為犧牲品,蘇聯內務部當時也抓捕了波蘭軍官和精英們的父母和妻兒,並將他們投入臭名昭著的古拉格(Gulag)勞改營,許多人在饑餓和疾病的折磨下死去,其中大部分是兒童和老人。為了繼續卡廷森林的謊言,這些古拉格(Gulag)勞改營中的囚犯不能被提起。即使他們中的幸存者來到了西方,也被噤聲,並被關進在墨西哥建立的集中營。

根據“美國之音”網站2021年11月12日的新聞,拜登總統準備提名實施“美國之音”斷播的原“美國之音”臺長阿曼達·班尼特(Amanda Bennett)出任美國全球媒體局(USAGM)首席行政官,而USAGM是“美國之音”的主管機構。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與Gnews平臺無關。

參考文獻:

VOA officials and journalists were manipulated by the Soviet fake news offensive for many years 作者:Ted Lipien(https://www.coldwarradiomuseum.com/secret-memos-on-how-voice-of-america-was-duped-by-soviet-propaganda-on-katyn-massacre/)

作者:洛杉磯盤古農場 — Miles H

編審:洛杉磯盤古農場 — 心照

發布:洛杉磯盤古農場 —子萍

洛杉磯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