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东京樱花团/战友520

近日看到中共恶警暴力执法的视频,并浏览了发布者(女性)的微博相关记录,按时间顺序整理如下:

我们居住在上海市黄浦区打浦桥街道,楼上有一个外国人阳性了,她在三天后已经是阴性了才被转运走,于是这栋楼被封控了,但是我们多天未做核酸,黄码了。

4月29日下午,居委带了两个民警来到我们家,敲门执法,宣布我为阳性,过程非常惊悚,当天稍晚一些,我接到了疾控中心的电话,告诉我,我在名单上,但是他们找不到我的阳性报告,以及我在瑞金医院做过的两次核酸记录,我无助了,表示理解,但是要求复核,疾控支持我和居委沟通第二天复核。

4月29日晚上七点左右,我离开了小区走到200m外的瑞金医院发热门诊做了核酸,希望让码变绿,在焦灼等待了两个多小时后,护士告诉我,核酸有异常,要重新再做一次核酸来复验。

随后把我关进了隔离病房,期间四五个护士不停恐吓我,说我不可能离开这里了,明天出了结果,是阳性会马上把我闭环送走,不告知去哪里,也不可以回家拿东西等等。

我很害怕,隔离病房环境很脏,连解手都只能解在塑料袋里,然后扎上。在七个多小时的煎熬和痛苦后,趁半夜没有人的时候,我径直离开了医院,回到了自己家。

4月30日早上我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要求我在复核结果出来之前不可以离开家,不然后果自负,但是瑞金医院的保卫科连打我十多个电话,叫我马上偷偷离开小区回到他们医院等待复验结果,他们可以装作我没有离开过医院。我考虑后果后没有回去,于是居委和民警轮番打了我们几十个电话,期间没有任何报告、健康云、随申码的数据可以证明我是阳性,我本人没有任何症状,体温也正常。

5月1日上午,居委突然反悔,不让复核,我感到非常绝望,我说你们是怕我是阴性吗,在据理力争下,他们终于在上午10点,对我进行了采样,但在结果还未出之前,6个警察就上门来强制转运我了,一名警察爬上1楼住户的阳台接近我家窗户,呵斥我开窗。随后门外的警察开始敲门,表示我是阳性,要转运我,我要求对方拿出阳性报告作为执法的事实依据,对方突然开始失去耐心,砸破家门而入,两个女生在暴力面前,只有屈服,我配合他们马上收拾东西转运至四叶草方舱,期间不允许我们关房间门,但我需要换衣服,在身上只有内衣的情况下女警察推门进来看着我,催促说,我到底收拾好了没,我只好赤裸着上身对她说,这是好了吗? 十分屈辱。我的同住人被转运至隔离酒店。

5月2日零点,最后更新:五月的第一天,就在刚刚,我今天的核酸报告出了,我是阴性。

以下附上自己的一点感想:

博主粉丝1360名,多数留言评论是博主数次违法,所以其遭遇不值得同情,这也恰恰说明博主的描述是符合事实的,没有为自己隐瞒开脱,应该是可信的。

自疫情开始,各地以防疫为名,行专制之实,说一不二,动辄强制执行,不给百姓申辩的机会,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掉我乌纱,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一切手段的对付百姓,防疫法已经使无数的人失去生命,只因没有所谓的几小时内的核酸检测报告,被拒绝救治,有的出不了家门、有的回不了家、困在异地、困在路上、困在车里、困在风雨里,饿死、憋疯、跳楼,惨剧不断,哀鸿遍野,没见政府有丝毫歉意。

这样的法是恶法,执行恶法的就是恶警,带给百姓的只能是恐惧和伤害,呼唤守法的多数是没在上海的、没尝过镰刀滋味的韭菜的天真声音,博主在上海,自然看到听到了许多真相,只是不便明说。她知道方舱绝不是什么好地方,约等于监狱、集中营,否则不会吓的连夜跑掉,如果是让她去北戴河度假、海南休养,她会跑吗?只能解手到塑料袋里,然后和秽物共处一室,是个正常人谁不跑?

家是每个人最后的避风港,是“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能进”的私人领地,却被恶警无端以违犯防疫法为名,破门而入,践踏人权尊严,白色恐怖至极。

恶法即是非法,正常人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无需遵守,更应反抗之。

文字版原文:中共恶警破门而入,防疫恶法横行无阻

编辑:东京樱花团/南雁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