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银河系农场|楚天秋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E6%88%AA%E5%B1%8F2022-03-22-%E4%B8%8A%E5%8D%8810.53.46-16.png

新冠病毒和中共毒疫苗,前后呼应,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席卷全球,过去两年里,多数民众在惶恐不安中度过。世界上的病毒不计其数,致死率高的绝症也有很多,但人类过去从未有过如此高效的应对措施。是医疗体系的工作效率突飞猛进了吗?显然不是,各种基础病、慢性病没有获得及时治疗,甚至被人为拖延,导致最坏的结果。而且这种情况还在越来越严重地发生,特别是所谓疫情严重的上海,从已有的信息看,有基础病的老年人是死亡率最高的群体。从世界卫生组织到国内各大医院,再也回不到新冠之前的正常状态。郭先生说,传统医患之间的信任关系不复存在,未来取而代之的是难以造假的区块链医疗系统。

在医疗产业化之前,中共国公立医疗系统的贪腐就非常严重,作为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切中共自身的毛病,医院都存在。但这只是最不坏的时期,如果人们有一定的人际关系或者舍得花钱,依然可以得到足够的医疗支持。这时期的悲剧,主要发生在穷人身上。没钱看病导致死亡的患者,间或有之,对于绝症,经常是钱花完了,人也没了。长此以往,穷人得了绝症,选择自生自灭也许更理性一些。只要不危及政权,中共从不过问贫穷百姓生死,更别说是生病死,那是该着倒霉。有点路子的体制内家属们,早就在享受国外的先进医疗,国内怎样与他们无关。医生们游走在体制内外之间,有意无意地遵循潜规则,拿起手术刀之前,等待红包落袋。

虽然中共从未完成脱贫任务,但经济高速发展之后,民营医院一度兴起,把美容整形,性病专科,人流保健一网打尽。借着在公立医院承包科室,利用商业营销手段,在互联网时代,把广告做得满天飞,恨不得人人肾亏,个个得花柳病。有病乱开药,没病也要找点病,实在没有患者来源的时候,就来个免费住院疗养,骗医保。把救死扶伤做成产业,无疑谋财又害命,是更多医疗悲剧发生的根源。魏则西事件,可以代表那个时期的缩影。只有出了人命,中共的医疗主管部门才会出面,象征性地给予处罚,相对整个产业的巨额市场利润而言,不值一提。在产业化的后期,国营也好,民营也罢,基本趋同,医患关系紧张,矛盾不可调和,类似杀医案件被放大,医疗受害者的声音被刻意打压。

整个医疗体系都有相同的借口,他们代表专业和权威,而病患的认知不被认可,政府肯定并且站在医院一边,于是乎,医院加强安保,病人成了潜在罪犯。这种潜移默化,直到中共病毒爆发,也随之走上前台。中共借助疫情,取消或者收编民间医疗机构,并把上游药厂,末端药店全部管控起来。如今看病,已经不是钱和关系的问题,而是符合疫情需要与否。满街都是为医疗体系充当打手的白卫兵,强制阻挠患者受到必要的治疗。这些人为疾控中心效命,疾控中心在为药厂强推毒疫苗和核糖核酸检测,抗原检测。中南坑几大家族,通过制药行业吸血,通过医疗垄断杀人害命,通过疾控中心有计划清除无用人口。

中共的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整体为抗疫服务,也就是为黑化的医疗体系服务。老杂毛们领导的医疗黑社会,比纳粹的盖世太保更凶残,比义和团更蛮横,不分种族,无论贫富,无法无天,通过疫情管控手段,制造空前绝后的人道大灾难。

作者:楚天秋

发布:天雷滚滚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欢迎加入银河系农场。欢迎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银河农场–勇气星球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Untitled_Project3.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