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体认为,在俄乌冲突中印度之所以站在俄罗斯一边,其最大原因就是印度的国防装备离不开俄罗斯。

  “将产业链转移到印度本土”,是近年来印度与俄罗斯、美国、法国、以色列等国家进行军贸交易时的一大重要需求。当然,这与其作为全球军贸市场“资深买家”的经验分不开。

  在与多国的多项武器装备购买合同中,印度政府都明确要求将合同价值的30%-50%作为“贸易补偿”额度,要求武器出口国后续将这笔资金“返还”给印度。返还途径有二,一是通过进口印度产品来抵消补偿,二是对印度相关企业进行投资。

  印度政府希望,这笔返还的资金能够通过“再投资”用于建设印度本国的国防工业,比如要求外国企业与印度企业通过合作、合资、转包生产等方式在印度生产制造武器装备等。

  2020年,为了促进本土国防工业的建设,印度甚至宣布进一步放宽对外国企业在印度投资国防工业的限制——过去,印度国防领域的合资企业中外资占股不得高于49%,但2020年新政策生效后,这一最高占股比例已经被放宽到了74%。

  波音AH-64武装直升机在印度国内,与印度企业塔·塔合作的工厂产线。

  这体现着印度希望突破本国武器装备一直以来严重依赖国外的困境、实现“国防自主”的努力。

  理论上来说,如果未来真的发生了极端情况,俄式装备确实因为西方制裁而“断供”,印度的这一努力也算留一个“后手”——虽然目前来看,这招“后手”属实绵软无力。

  不过从近期印度政府在国防装备产业领域的新动作来看,印度政府依然在持续、有序地推进着“国防自主”的计划。

  印度对“国防自主”列出了宏大的蓝图。

  在近两年里,印度国防部不断发布“积极国产化清单”(POSITIVE INDIGENISATION LIST)。继2021年年中发布第2批次清单后,今年4月初,印度国防部又跟进发布了第3批次清单——综合来看,这是一份包含300多种产品的“积极国产化清单”,除了开列了禁止从他国进口、只能使用印度本土制造产品的武器装备和零部件产品之外,这份清单上还列明了必须使用国产装备的时间表。

  印度媒体如此评论这一清单:

  此举是印度国防装备建设实现自力更生并促进印度装备出口的重要努力,表明了印度政府和军方对本土国防工业的信心,印度本土企业有能力制造出符合国际标准的尖端武器装备。

  据《印度斯坦时报》报道,自第一和第二批清单发布以来,印度军方已经累计签署了价值5383.9亿卢比(约70亿美元)、共31个项目的装备国产化合同;还签署了价值17725.8亿卢比(约231.5亿美元)、共83个项目的“必要性接受”(AoN)协议。所谓“必要性接受”协议的意思是,未来5到7年印度军方还会向相关的印度装备制造商共采购价值29374.1亿卢比(383.6亿美元)的国产装备。

  第3批清单中开列的主要是印度政府希望在2027年之前能够实现国产化的装备。不过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总共3批的清单,对于具体项目的描述相当粗糙、模糊,而名单中的“大型装备”和“小型装备”在实现国产化方面,所面临的难度也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力求摆脱对俄式装备的依赖

  但任何客观的第三方观察者若仔细翻看这份囊括了300多种武器装备、子系统、零部件的国产化替代清代,都会发现其中的蹊跷:

  这些装备产品大到新一代的护卫舰、中程无人机,小到为苏-30MKI配套的IRST和各式精确制导炸弹,可谓“无所不包”。而印度国防部对其提出了统一要求,要求印度本土企业应在未来三到五年内实现这些装备的国产化。按此要求,最早在2027年前,印度就将具备“无所不能造”的装备研发制造能力。从“今天什么都造不了”到“明天什么都能造得出”,印度国防自主梦能否如期实现?实在令人存疑。

  2020年8月21日和2021年5月31日,印度政府陆续发布了第1和第2批次清单,分别罗列了101种和108种必须实现印度国产化的武器装备。图为第2批清单中,截至2025年底要完成的“国产化”装备,其中就包括对T-72、T-90等俄制武器的零部件、子系统的国产化。

  不过从这些清单所开列的截止时间来看,印度国防部的“焦虑”已经表现无余:至少,目前要优先实现国产化替代的是印军所使用的各类俄式武器装备的零部件和备件。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2014年欧盟和乌克兰对俄罗斯发起制裁、断供了一些装备的零部件后,俄罗斯也发起了几乎同样的“国产化替代”计划,但目前来看,俄罗斯这一计划的成效并不明显。那么工业底子本来就薄的印度,能否成功实现对俄式装备的国产化替代呢?成效或许并不乐观。

  未来的武器装备净出口国?

  过去几年里,印度军政官员不断强调“只有凝结印度智慧、印度自己开发的武器装备,才能更好地实现对印度对手的独特优势。”

  印度国防工业目前包括9家大型国营企业、41家政府控股的企业以及诸多民用企业(20余家大型民企、100多家中型企业和约6000家小微企业)。过去几年里印度国防部一再宣称,每年会拨出至少100亿美元专款用于从这些印度本土企业采购武器,近70%的军费都花在了从本土国防企业采购产品上。

  此外,印度已经在北方邦北部和泰米尔纳德邦南部建立了两条国防工业产业走廊。根据政府规划,到2024年,印度政府在这两条产业走廊的投资将达到万亿卢比。

  对于印度政府的不断努力,印度国防制造商协会这样回应:

  自2002年印度政府向民营企业开放国防业务以来,印度的国防自主化取得了稳步长足发展。尤其是在过去的七八年里,在政府的持续支持下,民营企业可以更好地适应快速变化的技术。未来,印度在实现国防自主的同时,也将实现武器装备出口国的梦想……我们肯定会在未来10年内成为武器装备净出口国。

  不过,国防产业的进步并不是“一唱一和”之下、“一朝一夕”之间就可以实现的。

  根据近期的经济数据,最近印度330家拥有武器装备制造许可证的民营企业中只有110家开始了生产。就算开动生产,这110家的生存状况也并不理想——与上游蓬勃发展的国营防务企业相比,下游的小型民企作为其分包商获益并不多。不论印度政府的“国产化替代”调子起得有多高、决心下得有多狠,国防产业高投入、高成本、长周期、慢收益等特点注定了其发展过程是漫长、烧钱、又无法保证结果的。

  因此,防务新闻等专业媒体也指出:

  过去几年印度国防工业几乎没有结构性变化。

  在报道印度国防自主化相关新闻时,一些西方媒体在点评之余也不忘揶揄往年印度军购案中的腐败丑闻,称印度的“装备国产化”并不能治愈这类对外军购中的腐败,反倒可能“传染”到印度本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