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裡奇

哥倫比亞大學和羅賓漢基金會的一項新研究發現,近一半的亞裔紐約人生活在貧困中——是紐約白人的兩倍,與黑人和西班牙裔社區的水準相當。對於那些經常以犧牲亞洲人為代價為黑人和拉丁裔尋求“正義”的進步人士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亞洲人也遭受著偏見:同一項研究發現,約 80% 的華裔紐約人報告稱,在2020 年,他們經歷了高水準的種族主義相關的暴力事件。

記錄移民問題的線上網站報導稱,自大流行開始以來,曼哈頓的唐人街已成為“一個強烈感受到反亞裔仇恨、貧困加劇和住房問題的地方”。

然而,多年來,進步人士一直試圖廢除城市天才計畫,破壞精英中學和高中,並以服務貧困和少數族裔學生的名義發動對卓越人才的戰爭——這一議程攻擊了“不方便”的少數民族,即亞洲人的利益。

白思豪時代的學校校長理查·卡蘭薩甚至公開抨擊反對他政策的亞洲父母。他抱怨說,亞裔父母表現得好像他們“擁有”
了這座城市的只參加考試的特殊高中。他甚至嘲笑這些學校是“特權的中心”。

除了面臨貧困和偏見的挑戰,種族盲測試導致亞洲孩子在這些學校中獲得“不成比例”的席位有著諸多不方便。旨在讓更多黑人和西班牙裔孩子入學的複雜公式(實際上沒有教給他們足夠知識以獲得更高的分數)不可避免地減少了亞洲人的入學率,這比白人入學率要低得多,極其令人尷尬。

亞洲社區並不尋求政府施捨或預留計畫。他們和大多數紐約人一樣,只是希望他們的孩子有機會通過努力工作、良好的成績和公平競爭獲得成功。這使他們與覺醒的議程不和。

隨著越來越多的反亞洲襲擊事件加劇了社區的不滿,以及左翼機構反對任何嚴厲的打擊犯罪行動,一場政治覺醒正在進行中。我們很有可能見到即將到來的政治清算。

新聞來源:Asian Americans are an ‘inconvenient minority’ for social-justice ideologues


審核:文樂     
繁體校對:五通廟
發佈:五通廟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烏克蘭救援UkraineRescue官方Gettr
郭文貴先生Gettr
全球喜馬拉雅農場聯盟委員會Gettr
喜馬拉雅聯盟大使館全球客服中心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