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已经将台湾领导人及许多人民从集体沉睡中惊醒,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中共的袭击已经没有是否入侵的选项,可能只是时间问题,乌克兰全社会的反应也激发了台湾人的信心,如果习近平采取行动,未必会以中共的胜利告终。 “我认为乌克兰已经向我们所有人展示了一个经验,即他们自己国家的人民必须愿意为他们的民主和自由而战,如果需要人民挺身而出的话,”一位台湾年轻人告诉记者,“他们的勇敢和抵抗一直鼓舞着我们所有人。” “我想要更勇敢,更愿意说出我对国家的感情,”另一位年轻的外科医生说,“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选择为台湾挺身而出。”这就是大多数台湾年轻人的心声。编译自《大西洋》网站2022年5月7日的文章“The Lessons Taiwan Is Learning From Ukraine”。

台湾年轻人在俄罗斯驻台北代表处外举行抗议活动。(Jose Lopes Amaral / NurPhoto / Getty)

王子轩(Wang Tzu-Hsuan),越了解她,越觉得在她身上体现了我在台北遇到的年轻台湾人的一些最佳品质:思想开放,认真但又不太认真,率真,深思熟虑。 33 岁的她与台湾的大多数外科医生不同——通常年龄较大,而且是男性——虽然她的许多医学院同学都在美国寻求更赚钱的职业,但出于责任感,她选择留下来。当她在忙于手术室或与病人会面后的空闲时间里,我们一起坐下来吃饭,谈论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这在台湾禁止外国游客入境的疫情防控期间,对我们外国人来说,机会难得。

当王小姐在当地一家日式居酒屋餐厅吃晚饭时告诉我,她决定将她的技能从她通常的甲状腺、肝脏、胰腺和肠道手术扩展到包括创伤——即子弹和弹片伤——时,我吃了一惊。枪支和炸弹暴力在台湾几乎不存在,她曾经以为一生都不用担心中共可能袭击她的祖国,但她说她已经开始考虑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她该如何提供救助。 “虽然来自中共的威胁一直存在,”她说,“但对我们来说,它似乎也总是那么遥远。”

但是好梦不再,当看到俄罗斯的坦克和导弹对曾经平静的乌克兰城市造成严重破坏后,王小姐与当地的志愿者团体接触,想知道如何让一代从未经历过战争的外科医生为冲突的现实做好准备。中国共产党试图吞并台湾,尽管它从未统治过这块土地,但它声称要吞并台湾,并消除台湾人的身份。在一个比马里兰州大一点的多山岛屿上,人口密集,大约与佛罗里达州相当,中国的任何入侵企图都将导致大量平民伤亡。

王小姐并不孤单。许多台湾人将乌克兰目前的现实视为可能降临到他们祖国的事情。一些台湾朋友和受访者告诉我,他们会留下来战斗,另一些人则描述了在其他国家获得公民身份的家庭计划,以防万一。前台湾军区司令员呼吁组建领土防御力量,以遏制中共的野心。这场战争也加剧了政治话语权之争,台湾政客正在利用它来合理化他们对中共的看法:对于蔡英文总统的民进党来说,它证明了过去五年从美国购买武器同时扩大与其他民主国家的非官方外交的合理性。对于反对党国民党的许多成员来说,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国民党是共产党的时断时续的敌人,他们对北京入侵企图的高度担忧凸显在与华盛顿走得太近的风险。

在经历了多年残酷的独裁统治之后,台湾和乌克兰都在1990年代实现了民主化。今天,这两个年轻的民主国家,以及有着相似历史的中东欧国家,最直接地受到俄罗斯和中共扩张主义推动的影响。北京-莫斯科联盟对民主构成的“威胁”在美国、英国、德国、法国和日本等老牌民主国家更为短暂,而在乌克兰则表现为广泛的死亡和破坏。对台湾和前苏联集团的东欧国家会带来长久的内心恐惧。

确实,如果说民主与专制之间正在出现的全球对峙中有一条前线,它就位于这些年轻民主国家的边界​​,那里的人民和政府正在以真正的方式改变他们的行为,并为维护他们的自由做出切实的牺牲——从台湾和平时期外科医生准备应对冲突,东欧国家向邻国乌克兰捐赠武器以帮助对抗俄罗斯等行为中可以体现出来。

(未完待续)

作者:克里斯·霍顿(Chris Horton)《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驻台北记者。

信息来源:
The Lessons Taiwan Is Learning From Ukraine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老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