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东京樱花团-捆绑CCP一千年 

前门街道草厂社区解封,下沉干部依然在坚守

北京“下沉”青年党员干部抗疫大军凸显中共国政权进入“文革顶峰”时期,颇有上山下乡味道,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被要求为北京疫情担责,下放更多青年先锋队。 

据中共国新华社9日北京时间16点47分一则奇怪的消息称,疫情防控新闻发言人徐和建宣称,北京农商银行要全力以赴做好顺义区疫情处置主动扛起主体责任。 

该消息令人感到震惊。据透露,早在4月25日晚,“北京农商银行党委就第一时间紧急抽调30名党员、青年及团干部支援社区疫情防控工作,并储备60名社区下沉干部随时待命出征,充分体现北京市属国企责任与担当。” 

该消息还援引一位北京农商银行房山支行团委副书记的韩铮的抗疫实际工作,说韩铮不顾妻子即将待产,就第一时间报名“下沉”到西潞街道北潞园社区的任务。中共当局称,韩铮身上有着中共党员的“坚毅与沉稳”。他“诠释了青年人应有的使命与担当。” 

该消息透露一个严酷的事实,中共习政自2020年湖北武汉疫情以来,就在以“下沉干部”为抗疫新青年先锋团的名义,开展习近平式的“上山下乡”运动。可见,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在中共病毒生物战打响第一枪时,该运动就已经启动。中共国人仍然浑然不觉。 

“上山下乡”和 “下沉干部”究竟是否是一回事?当年陕北王大娘一句“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那句话透露玄机,习政统治下的国家经济濒临破产,韭菜已经割完,是时候牺牲掉“吃闲饭”的青年党员干部了。将“下沉干部”宣传和当年“上山下乡”自愿的一样。是自愿报名、踊跃报名参加。真是这样吗?用当年知青一句话即可证明,这是“国家耻辱”、是“青年的灾难”。究竟是否自愿参加?他说,只需一句话:“我们没有自愿。 

2022年5月9日 

读更多樱花团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