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清水冷香、自新
編輯:Mohegayer K. Simon

瑞秋:關於母親的話題,在開始之前我想謝謝文貴先生的母親,為我們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養育了這麼一位優秀的兒子——文貴先生,所以我很想謝謝她,希望她在天之靈可以保佑我們的新中國聯邦,保佑我們所有的戰友。我想祝全天下的母親,我們新中國聯邦的母親,我知道我們新中國聯邦有很多很多優秀的女性和母親此時此刻在看我們的大直播,我也祝她們節日快樂,非常感謝你們的付出。

風雨之中:母親對一個家族,對一個人的影響那是巨大的,七哥也強調過很多次了。其實我特別想問七哥幾個問題,雖然看不到畫面,我們的戰友們如果你有更有意思的問題,你也可以打字打上來。

七哥說,在這個清豐看守所裡,家裡邊的人都沒有問他這個消息,他出來之後也沒有問他的消息。我就不知道七哥心裡,在那個最艱苦的那一段時間裡邊,七哥有沒有想他的母親。他在清風看守所22個月出了獄之後,為什麼他說家里人都沒有問這一段,那肯定是不堪回首了,不想听到那麼多難過的聲音。但是文貴先生的媽媽關於這22個月,自己的寶貝孩子被關進大獄,生死未卜的前提下,怎麼去安撫文貴先生的,或者是用什麼樣的一種姿態去面對文貴先生的。文貴先生又感受到了什麼,尤其在這個22個月裡,母親在他的心裡邊的這種感覺,對他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其實我是很希望問一問文貴先生的。

瑞秋:我從小跟我母親的關係不是很親近,通過爆料革命,文貴先生這幾年對母親的解讀,讓我對家庭關係有了更深刻的體會。剛才我們前線戰友連線的時候,我記得玄達戰友說她感覺到在前線的氣氛是團結友愛,我們經常會用家庭來形容一個組織或者團體的氛圍。就比如說,我覺得我來到了爆料革命的大家庭,我屬於這裡,我感覺我被接受了。

記得七哥在以前的直播中講過,母親在家庭當中,在社會當中的角色決定了她對整個社會和家庭的影響。我們知道,家庭其實是社會的一個很小的組成單位,家庭、組織、公司也好,爆料革命也好,有一位母親一樣的人物,不管他是男性還是女性。她所帶來的特質就是在文貴先生成長過程當中分享到的,他的母親所擔任的這個角色,我們就會覺得我們是一個大家庭,我們就會覺得我們過得很充實,很溫暖,很有愛的這樣一個環境。

資料來源: 5月8日文貴大直播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