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东京樱花团/华夏伊人

图片:The Hans India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其中提到要坚持自我革命,随后这一词迅速成为2021年度的十大反腐热词。自我革命,意味着刀刃向内、刮骨疗毒。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病入膏肓的中共不得不喊出要革自己的命呢?因为,中共的独裁者们清醒地认识到:一个政权的灭亡,一定是源于社会矛盾的爆发。于是,他们为了防止祸起萧墙,变生肘腋,先下手为强,革了党内异己的命。

习太阳在十九届六中全会明确指出共产党能够长期执政,答案有二:一是1945年毛泽东在延安时期提出一条新路——民主;二是十八大以来新的实践——自我革命。

提到所谓的“民主”新路不得不提到“窑洞对”。1945年黄炎培等六人到访延安,当毛泽东问黄炎培访问延安的感想时,其称:“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希望中共能找出一条新路,毛泽东大言不惭地说中共已经找到跳出这历史周期率的新路,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经过七十多年的执政,当年黄炎培“兴勃亡忽”的三种情形,在当今的中共国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境界。

1、政怠宦成

近些年,中共官员们沉醉在自我粉饰的太平盛世中,安于享乐,不思进取,官僚作风严重,懒政怠政导致执政能力退化,逐渐形成一个个利益集团。“贪、庸、懒、骄、奢”已经成为官员的代名词。一贪:从上到下无官不贪,大官大贪,小官小贪,上下勾结,视贪赃为寻常,视清廉者为异类,为不入流者。真正做到“做官就有钱”、“有钱就买官”的恶性循环中,为了有钱去买官,各级官员更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对百姓雁过拔毛,敲骨吸髓。二庸:从中共的官场哲学“苦干实干趁早滚蛋,东混西混一帆风顺”中可见,要想仕途有所建树,只有两个字“混”和“熬”。三懒:各级官员懒于视事,怯于担责,浑浑噩噩,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处世哲学是:任劳任怨,永难如愿;会捧会献,杰出贡献;尽职尽责,必遭指责。四骄:中共官员们治国无术,管理无方,但是官气和官威可是不能少,在百姓面前颐指气使,作威作福。五奢:中共官员们的穷奢极欲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大小官员醉卧酒乡、纵情声色,一切都不如酒色财气、温柔乡里来得痛快,哪怕是伤身舍命也在所不辞。

2、人亡政息

所谓的人亡政息就是一个王朝的治乱兴衰,都是与强势的执政者密切相关的,导致人亡政息的根本原因是制度的缺位,把一个国家、一个党的稳定建立在个人的威望上,是靠不住的,是很容易出问题的。当执政者不能把控局面或身体出现问题时,形势会陡转,甚至被推翻。当前,习近平通过十年集权在党内已成“一尊”,中共的存亡已与习的个人健康系于一线。郭文贵先生多次爆料,习近平本人的头部、脾和肾都有问题,健康堪忧,随时可能出现意外。

3、求荣取辱

造成求荣取辱原因有三:一是执政者准备不足、虑事不周、一意孤行;二是没有预料到反对力量过于强大,处处掣肘;三是政策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变形走样,适得其反。由于独裁本质,以及与文明世界的脱节,中共执政的行动和选择,之于中国和中国人民而言,永远是“选错对手、交错朋友”。特别是习近平,迷信“莫德尔周期”和“轴心理论”,一心谋划要“收复”台湾、打垮美国统治全球,不惜将14亿中国人民绑上与世界为敌的战车。当前,中国和中国人民已经被中共置于万劫不复的深渊边缘。

黄炎培到访时,延安号称十个没有—-一没有贪官污吏,二没有土豪劣绅,三没有赌博,四没有娼妓,五没有小老婆,六没有叫花子,七没有结党营私之徒,八没有萎靡不振之气,九没有人吃摩擦饭,十没有人发国难财。面对一个如此风清气正的理想境界,黄炎培都能谈到如何打破历史周期率的问题,毛泽东也清楚地认识到:除了人民的监督,别无他法,只有民主,才能做到不会人亡政息亡党亡国。如今,中共可谓是十毒俱全、毒上加毒、千疮百孔、百业凋敝、摇摇欲坠。

病入膏肓、四面楚歌的中共,试图推行新的实践—自我革命来实现自救,乍一看,所谓的反腐深得人心,可是人民最终看到的是,通过反腐为抓手,达到清除异己的目的。一系列的运动后,中共先天的绞肉机体制,让党内人人自危,客观推动了政权的灭亡。如此的“自我革命”,怎能不走向灭亡呢?

“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人必先疑而后馋之” 。当“人民不能监督政府”,“人人不负责”的时候,一定会走进“历史周期率”的宿命,积重难返,回天无力。气数将尽的中共必定人亡政息。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