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东京樱花团|捆绑CCP一千年 

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国籍的志愿者在Medyka表达对新中国联邦人的赞赏并愿意与新中国联邦一起打到中共!

新中国联邦乌克兰国际救援自2022年2月26日果断做出向乌克兰前线派出救援队以来,接近3个月时间。它已经完全成长为一支专业且世界最好的国际人道主义救援的NGO组织;它像一股清流,迅速汇集在来自世界各地 的乌克兰国际救援 NGO 组织大家庭中。这些国际义工们是如何看待我们中国人?看待新中国联邦的国际救援?特别是如何看待我们的灭共目标?以及他们对新中国联邦说了哪些感人的话?笔者看到了乌克兰国际救援发起人郭文贵(MILES GUO )先生于5月1日发布了一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聚集在波兰梅迪卡》,一个很棒的微型纪录片。 

发生了什么?不妨一起来看看这部很棒的纪录片吧

中国人的身影出现在国际人道主义救援这个战火纷飞的21世纪的大舞台上,始于公元2022年新中国联邦乌克兰国际救援的战场上。发起人郭文贵先生于5月1日发布了一个感人肺腑的微纪录片,它讲述了一个中国人过去五千年想都没有想过,共产党从来没有做过的事。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就是新中国联邦波驻扎在波兰梅迪卡( Medyka )与乌克兰边境的国际救援站。自2月份建立以来,共接待约 16186人 、 巴士救援 2009 人、 巴士发车39台。(截止5月1号)这些冷冰冰的数据背后都有着鲜为人知的引人泪下、可歌可泣的故事。然而,这场国际救援本身究竟拯救了谁?是对乌克兰难民的救赎还是对中国人的一场自我救赎? 

该纪录片分几个部分,首先说明这“是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聚集在波兰梅迪卡”这样一个场景,影片的第二部分往后是以一连串的采访提问的方式呈现的,为此,我们有机会了解这些国际义工“是什么让他们来到这里?”他们是“如何看待我们的人道救援?”他们“如何看待我们灭共目标?”最后呈现的这些国际义工“对新中国联邦人的寄语!” 纪录片以MILES GUO先生的讲话作为总结。 

正如,MILES GUO先生所言,这部影片记录了 “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国籍的志愿者在波兰和乌克兰边境的梅迪卡( Medyka )相遇。他们聚集在新中国联邦大帐篷内外,品尝着充满爱心的现磨的美味咖啡。”在“采访中,他们心心相印的对话,反映了每一位志愿者的心声:他们还承诺与新中国联邦一起打倒中共。” 

可以说,随着俄乌战争的延续,这是一场持续不断的国际救援,人们发现,中共为此感到恐慌,因为,中共国政府意识到他们正在乌克兰人道救援上失去其政权的合法性和人民的代表性。他们因此,无耻地派出了中共背景的彭博社财经记者前去恶意采访,试图将新中国联邦乌克兰救援行动打上政治标签。人们通过国际救援义工发出的声音证明,共产党又一次失败了。 

这是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聚集在波兰梅迪卡 

这群国际义工不分年龄、种族和国籍与信仰,相信人们都很好奇,他(她)们分别是谁?这一群可爱的人,笔者将一一介绍一下哦: 

他们分别是德班卡医生(未提国籍)、比利时的维吾尔人华人小苏、美国宾州费城的埃里克( Eric )、黎巴嫩贵方( Saraj )、埃及的优素福 ( Yusuf )、比利时的罗宾( Robin )、美国的吕( Al )、德国巴伐利亚的安德鲁斯、莫桑比克的邢奇日( Dominggos )、苏格兰的托尼、意大利的罗杰( Roger )以及台湾的郑韩信和澳洲的老婆婆苏珊( Susan )、以色列的雅各布 ( Jacob )牧师等国际义工。 

这些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台湾的年轻人郑韩信和比利时的维吾尔人华人小苏,因为他们深深懂得共产主义的毒害,懂得加入新中国联邦的意义——消灭中国共产党——正义的必须。 

是什么让你们来到这里? 

究竟是什么触动了他们来到这里?当人们听完他们的来到梅迪卡帮助乌克兰人的心声后,你会发现,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其实很简单,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一份责任、一份怜悯和心中的正义。哪怕所付出的犹如大海的一滴水,海边的一粒沙那样微不足道,但这正是义工的意义所在,——只要人人都甘当拿一滴水、一粒沙子,这个世界就会是和平的、美好的。记住,永远都不要轻看你手中正在做的正确的事情,哪怕看上去微不足道。 

让我们赶快来听一听他们来到这里的心声吧: 

来自美国宾州费城的埃里克(Eric )说:“我把乌克兰人民看作是这个地球上的兄弟姐妹。我作为一个人,有责任尽我所能的提供帮助。”  

不愧是美国的义工,他的话即朴实又具有世界性,他的立场表达的非常明确,即在战争与灾难面前,作为一个人,有责任,有义务尽你所能,把他(她)看做是自己的兄弟姐妹那样去帮助他们。 

富有浪漫气息的,颇具艺术家形象的意大利小伙子罗杰( Roger )的一番话说的非常好,他说,“因为我有义务来做这件事, 就算是大海中的一滴水。” 

中国人会觉得乌克兰有难了,你有义务去帮助他吗?遗憾的是,绝大多数被中国共产党洗脑的中国人选择声援俄罗斯。但即便俄乌战争受害方是俄罗斯,中国人也不会选择去帮助他们,因为大多数中国人不会觉得那是他应尽的义务。 

苏格兰老先生托尼来自于英联邦的一个多种族、高低不同的多维文化影响的英国人的一席话显得更加直截了当,他说,“我受够了!在电视上看到正在乌克兰发生的种种暴行,我觉得我必须要来做点什么。” 

托尼的一席话反映了作为绅士般的族群人的心声——对集权、纳粹者们的暴行受够了,你需要站出来做点什么,仍然是基于作为人的一份责任感的驱使。 

作为同根同族的中华民国的台湾义工郑韩信先生的一席话更具代表性,:我想要去参加他们的国际军团,然后为他们做一点事情,为乌克兰做一点事情。 “ 

郑韩信先生表达了作为一个男人的勇敢。郑先生作为台湾人对于战争的理解,即面对暴行,就是直接面对。认为帮助乌克兰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加入他们的战斗,在他看来,这才是做一点事情。 

来自黎巴嫩贵方(Saraj )一席话也是直截了当地表达了对帮助乌克兰人的那份迫切之心。 Saraj说: “我们在华沙学习,我们一听到可以来到这里做志愿者工作,我们立刻就来了。” 

Saraj先生一席话体现了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就是面对人道主义援助,我们的行动,需要“立刻”做出选择。这也是作为战争动荡的中东地区男人对战争特有的敏感反应。 

而另一位美国先生吕( Al )头戴一领浅咖啡色帽子,用黑色围巾挡着嘴巴,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反恐斗士,他说:“如果可以帮助,就尽量帮助,这是一个原则。现在的情况下,我可以提供帮助,所以我来到这里” 。 

他的话很简单,但突出一个作为人的重要原则,即面对别人的灾难,如果你可以提供帮助,就尽你所能去帮助人。这是他来到梅迪卡这里的原因。 

共产主义暴行,理解最深刻的莫过于中国新疆人。作为一名比利时的维吾尔华人小苏先生说: “我来乌克兰的原因就是,为了人道主义帮助,因为我想站到正义的一边。我不想和一些集权的人们站到一起。我看到那些(乌克兰战争)视频的时候,心里有很不好的滋味,因为在新疆,也有同样的很多少数民族受到同样的迫害。” 

来演:@fightthedevi

新疆人小苏一席话更是激起了中国人心中的恻隐之心,看上去,小苏虽然早已移民到比利时,但中国共产党对新疆人的迫害,对他来讲,似乎历历在目。因此,他说出了一个作为人最本质、也最尊贵的东西,即无论你是哪个国家的人,在正义与极权面前,你需要做出选择,只有那些勇于“拥抱正义”的人,他心中所发出的能量就是正义的,反之是邪恶。这不仅道出了受到共产主义迫害的人,也道出了包括所有中国人在内的新中国联邦人的心声。——我们新中国联邦人对于中国共产党的极权和暴政“受够了”,我们需要站在正义的一边,因此,我们被定义为一群正在谱写着新中国联邦正道主义的卫道士,一群善良、诚信、勇敢和正义的新中国联邦人。 

如何看待新中国联邦的人道主义救援? 

当这群善良可敬的国际义工被问到如何看待我们的人道救援工作时,他们都给予了肯定与赞赏的评价。这很重要,因为新中国联邦乌克兰国际救援工作在一开始的时候曾经受到彭博社记者的恶意采访,试图诋毁新中国联邦国际救援行动。 

苏格兰的老先生托尼说:“你们提供了舒适温暖的大帐篷,还有美味咖啡,食物和所有一切。”  

美国的吕( Al )先生说: “昨晚有非常多的家庭,在零下六度的情况下来到你们的帐篷取暖。你们有两个暖炉,食物和最好的拉面。难民们吃的都很开心,她们很享受。这里还有冰箱。难民们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你们在做的事情是无比重要。为需要休息的妈妈和宝宝提供了一个温暖的地方。我非常感谢你们。”   

一位经常在救援营地里给孩子们扮演小鸡和大白兔,逗孩子们开心的先生说:“这次超棒的全球行动,如果没有你们这个组织,和你们这些义工的加入,不会这么成功。你们的帐篷在整个救援中就是救援工作的基石。 

而一位来自日本的义工更是说出了新中国国际救援志愿者们的心声,他说:“这个帐篷不仅接待了来自乌克兰的难民,并且为志愿者提供了能充分休息的场所。这个地方虽然是由中国人在管理,但脱离了共产主义,实践着新的想法和行动。” 

这位日本的志愿者所说的“脱离了共产主义”,是对新中国联邦人最好的礼赞,正如他所言,新中国联邦每一位追随着所做的都是为了脱离共产主义,“实践新的想法”——走向民主、自由、平等和财富自由的新的喜马拉雅这样一个自由的国度的理想,而且他正在一步一步地接近目标。 

莫桑比克的Domingos说:“非常感谢你们,(你们)为我们提供了好喝的咖啡,为难民们提供了一个落脚点,享受一杯咖啡。” 

“提供了一个落脚点,享受一杯咖啡。”这正是MILES GUO先生的一大亮点,作为欧洲人和整个西方文明世界的人,一杯咖啡,意味着一天的活力、盼望和身心的愉悦。一个落脚点,正是乌克兰难民刚刚逃离被战火摧残的国家,来到梅迪卡——新中国联邦救援帐篷就来到了一个安全地带,这里作为乌克兰和波兰的边境,难民不可能一直停留在此,他是一个很中要 的中转站,因为很多人可能仓皇他出来,途径长途汽车旅行,早已身心疲惫。此时此刻,有一杯香醇可口的现磨咖啡和可口的食物,对于他们来讲,这一切太重要了。因为对于难民来说,他是一个人生命能量补给最重要的东西。 

一位亚裔面孔的小伙子说:“我代表我个人可以保证,这些(救援)物资帮助了很多乌克兰难民。”  

埃及的义工Yusur说:“我看到你们的志愿者帮助人们搬运行李,护送他们到帐篷和巴士,你们做的非常好。” 

令人感到意外的惊喜是,比利时首相亚历山大.德克也接受了妮可的采访,他说:“作为人类,我们需要互帮互助,这是最重要的事情。”“非常高兴听到你们对他们施以援手。” 

如何看待新中国联邦人的灭共目标? 

这些国际NGO组织的志愿者们如何看待新中国联邦人的灭共目标?他们的回答将有力地反击了类似于彭博社记者们对乌克兰人道主义国际救援的诋毁,因为他们代表了邪恶的中国共产党势力,而这些国际义工们选择站在了新中国联邦这一边,他们中间很多义工都表示加入新中国联邦。因此,他们对于全球灭共目标都表达了一致的立场。 

来自台湾的义工郑韩信说:“我们是消灭邪恶中国共产党的中国人”这个标语很棒,会想到要来和你们聊天。因为大家都对中国共产党中国的印象都是很差的。但他们实力很霸道,很难以击败的。可是你们的标语就是说,要把这个东西(共产党)击败掉。就是让我知道,说,‘不是所有中国人都是认同共产党,有一些人是想要推翻他们,变成一个民主共和国的人’。” 

而比利时华人义工小苏说:“还有人可以站起来为正义而战,还有很多人还是没有被洗脑。我为这个感到高兴。” 

然而,这也是作为新中国联邦人唯一可以值得欣慰的一点,成长在中国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下,却仍然保留一颗赤子之心,一颗辨别是非善恶的心,但仅仅这些还是不够,中国人要被逼迫到怎样一个境地才懂得起来反抗呢? 

正如一位深知共产主义毒害的德国安德鲁斯老义工先生所言:“现在正在中国发生的一切是在迫害人民,迫害这个国家,迫害中国的未来。所以,在我看来,一定是要反对中共的。这是需要坚持的。”  

安德鲁斯老先生说的非常好,中国共产党正在而且一直在做“迫害这个国家,迫害中国未来”的一个邪恶政党。仅此一点,中国很多人仍不明就里,以为他们所爱的那个“国家”就是他的国,他的家。实际上,他们完全被共产党的教育蒙蔽,弄瞎了心眼。 

比利时的罗宾先生很客观地说,新中国联邦灭共运动“是一个很好的初衷,推翻过时的政治体系,太棒了。” 

罗宾先生提出了一个很你好的关键词,即共产党是一个“过时的政治体系”。因为,在德国也好,还是在法国,和欧美国家,甚至东欧任何一个国家,提起“共产党,他都是一个笑话。就好比中国清王朝时期的中国人被嘲笑为扎辫子的人一样感到可笑。遗憾的是,中国人心里一直有一个甩不掉的辫子—-。封建独裁的种子。 

论到中国人在西方文明世界里的印象,用“很糟糕”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特别是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中国政府支持了俄罗斯,中国人等着去霸占乌克兰美女,而中国人浑然不觉,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因此一位来自意大利的罗杰先生一席话令新中国联邦人颇有感触,罗杰先生说: “当我们看到你们马甲上的字,我们意识到,原来中国是有好人,想要推翻中国共产党。” 

“原来中国是有好人,想要推翻中国共产党”有这句话就足够了,新中国联邦乌克兰国际救援的救援工作不仅得到了国际社会高度一致的认可,同时,更是对中国人自己的救赎。因为新中国联邦让世界认识到中国人不都是支持邪恶共产党的。因为中国人民已经意识到,“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政权,他们邪恶到只在意自己的利益,从来不会为人民的利益着想。看看你们这些标语就知道,你们在努力试图推翻这个邪恶的政权。这是一股绝对强大的力量。”美国义工Ai说。 

“灭共的马甲”为何如此受欢迎? 

郭文贵先生为乌克兰估计救援设计的黄马甲本来是一件平常不过的工作服而已,为何引起国际救援志愿者一时的热情和喜爱?只因马甲上标明“我们是消灭邪恶中国共产党的中国人”口号备受瞩目。由于中国共产党政府资助了俄罗斯战争,此时此刻,乌克兰边境城市梅迪卡国际救援营地出现中国人的身影,使得人们不敢靠近,特别是乌克兰人。当有了这个醒目的标语——灭共救援文化衫后,前线义工就不必颇费口舌地一一解释。正如日本银河系农场文俊战友的推文@wenjun7011发布的视频中,一位来自美国加州的SSF美女救援义所言,“工看到‘灭共马甲’后,便叫住战友们停下来给他们拍照。她说:‘在一个人们都不敢说真话的世界里,看到这些字眼(灭共的话) 真是太棒了! 真不敢相信在这里看到灭共的中国人’!” 

是的,这位美女志愿者说出了所有国际人士心里的疑虑。“真不敢相信在这里看到灭共的中国人”。这会给西方友人一连串的遐想,难道中国共产党自己起来推翻共产党吗?难道中国人不都是共产党员吗?哇!发生了什么?中国人可以和共产党说不吗?中国出现了反对党吗?等等。而这正是国际救援志愿者和战地记者们所喜欢,并愿意穿戴他,以表示向新中国联邦的支持和力挺。 

说到这里,不妨多来听听这些国际志愿者们还说了哪些感人的话?比如,一位帅气的小伙子说:“非常好,我爱这件马甲,我特别喜欢,是因为你们代表着一股正面的能量。”多么朴实感人的话,新中国联邦,“一股正面的能量”就像一颗颗子弹,反击了中南坑张高丽等那帮老流氓们身体里喷射出来的那一股股邪恶能量。因为他们用来欺骗中国的女孩子们说,这是正能量。 

 对于正能量最好的注解莫过于这些国际人士亲眼所见,并发出内心真实感人的声音说: 

我们需要自由的中国! 

我希望中国共产党很快被消灭掉。 

共产主义必须被消灭,所有人都应该拥有民主自由,没有共产主义。 

一句句令中国人热泪盈眶的话语;一个个传递着肯定、惊奇、期盼的眼神,期盼中国人真的能站起来的那种令人感动的眼神。让新中国联邦人无不为之振奋和自豪,似乎这几年来,默默跟随、付出的努力就已经看到了曙光。正如另一位美国青年志愿者所言,“我超爱这件马甲,因为这也是我的信念。如果你还有多余的马甲。我会穿在身上支持你们”。 

是的,“消灭中国共产党。”这也代表了世界上所不分种族、文化、国籍的爱好和平的人共同的信念。正如新中国联邦宣言所强调的那样,“这是正义的必须。”“因为他们只为了自己的贪婪和野心,压迫了无数的人,所以,我们与你们站在一起。“一位莫桑比克的 Dominggos 如是说。”最令人感到尊敬的是澳洲的苏姗 ( Susan )老婆婆的一席话,她说:“我觉得中国共产党不应该执政,共产主义是没有信仰的,它迫害了无数无辜的人。”这位老婆婆的一席话是出于经历着纳粹的摧残、战争洗礼后的老一辈的西方有识之士共同的心声,特别是“我觉得中国共产党不应该执政”这句话,人们应该不会忘记,这句很熟悉的字眼是美国总统拜登先生在华沙会议上针对普京的一席话——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不能继续掌权”。 

对新中国联邦人说的话! 

一位乌克兰人形象的女士: 

“我想对你们说:你们是英雄,你们是这场运动中真正的无名英雄,你们身处最黑暗的地方,但是你们还在继续战斗,我们与你们站在一起,你们不是孤独的。” 

台湾的郑韩信义说: 

“我支持你们,甚至我愿意加入你们的这样一个组织。” 

另一位年轻美丽的小姐说: 

 “我希望一切都会顺利,你们可以走向自由。并且你们能拥有你们想要的一切。” 

巴西的先生: 

“我会分享给我来自巴西不同地区的关注者,一定会让他们了解新中国联邦。” 

来自美国宾州费城的 Eric 先生说: 

“我们都必须团结在一起,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地球上,所以,我们需要互相支持。我会一直宣扬这一点,直到我死去。” 

比利时的华裔小苏: 

“我也想加入新中国联邦的农场,然后我希望更多的人加入,一起加入起来,一起去反共。一起站到正义的一边。” 

美国的美国的 Al 先生: 

“我希望你们能够成功,在中国建设新中国联邦,灭掉共产党,建造属于自己的家园。不要让任何的政客和警察告诉你们,你不配拥有更好的生活。继续加油,继续努力。勇往直前。” 

还有一位基督教牧师在祈祷:“神啊!愿你现在能震慑邪恶的中国共产党,” 

苏格兰的托尼老先生: 

“很开心看到全世界的人们,都聚集在一起,正如我刚说的,现在整个世界都变了,偏离了轨迹。有很多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们需要让他变好。” 

带有中东形象的德班卡先生: 

“人性本善,不论你是中国人、韩国人、亚洲人、欧洲人,我们同为人类,为了人性而战。” 

正如上述来自不同国家的国际义工所说的那样, 

新中国联邦人是一群身处最黑暗的地方与邪恶的共产党战斗的无名英雄。 

新中国联邦是一个让人愿意一起携手灭共的地方。 

新中国联邦人灭共的行动和理念得到国际社会普遍的认可, 

是一个值得不同种族、文化的人们为之奔走相告, 

并愿意为之战斗的群体,甚至为此战斗到死。 

因为我们都是“人”。因为我们在乌克兰国际救援行动唤醒了世界, 

让西方世界感觉到人类生存的危机都是因为中国共产党, 

“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地消灭它。 

并希望世界各地更多的人加入到新中国联邦的灭共斗争。 

因为世界已经认识到,这是“正义的必须”。 

因为世界都希望中国人自己能够也有这个勇气和智慧灭掉一个警察国度、 

灭掉共产主义政府,建设一个自由、有信仰的新中国联邦。 

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都愿意为之努力、奋斗。 

因为,整个人类的行为早已偏离了上帝建立的轨道。 

人们不再继续消灭圣灵的感动、 

不再继续沉睡,要行动、行动、只有一起携手消灭这个共产主义幽灵, 

人类才有未来。 

因为,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一起携手恢世界和平和人性良善。 

正如牧师所祈祷的那样,神啊!愿你现在就能审判邪恶的中国共产党。 

七哥的话:向世界证明,我有勇气、有正义、我们是和平的使者 

综上所述,这部影片较为精炼地概括了新中国联邦国际救援的意义和价值所在,它很好地告诉世界,我们中国人坚定地与乌克兰站在一起、我们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奴隶,我们是“人”;我们是和世界上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有着一样的信仰、爱心、怜悯与正义感和勇气;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告诉世界,只要没有了共产党,中国人才能活出真正的爱好和平、追求正义、乐于助人的样式来。 

因为新中国联邦乌克兰国际救援不仅是对乌克兰的支持与救赎,更是对中国人的救赎,在有中共国政府明确支持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前提下,它藉着新中国联邦人在国际救援前线说明了中国共产党不能代表中国人、展现了中国人的新形象和新的世界观、人生观?这次由MILES GUO 先生发起的国际救援,对中国人以及亚裔人在世界上的形象就显得尤为重要。 

正如七哥所言: 

我们要这一次,真正的让世界看到我们,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是世界上人类一个未来的希望。我们不再是一个只给西方加工旅游鞋,内裤低级产品造假的中国人,在世界正义和和平面前,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不是懦弱的,我们是有世界观的。而且中国人爱好和平,我们一点都不输给西方人,所以,只要给中国人一个机会,中国人做的会很好,就是要告诉全世界人,我们和中国共产党这个政府是不一样的。我们反对共产党代表我们,我们反对这场非人道的战争。在全世界证明中国人,我能,我可以。我也有正义。我也有和平,我也有品味。我也可以奉献,我也有勇气的时候,这对共产党是致命的。 

2022年5月8日 

读更多樱花团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