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上海 2500 万居民中的大多数人已被锁在家中一个多月,以阻止该市爆发 covid-19。北京正在进行大规模检测并实施有针对性的封锁。习近平领导的中共政权正采取的毫无人性的极端封锁政策,带来了大量的衍生伤害事件。商界领袖担心中共的新冠疫情控制对经济的影响。许多外国人正在离开——根据在线搜索趋势,中国年轻且受过教育的精英也在考虑这样做。绝望是一些中国人特别是年轻精英想要逃跑的真正原因。编译自《经济学家》杂志2022年5月7日文章“China’s young elite are considering moving abroad”

上个月末,中共中宣部宣布了一项新的运动:“强国复兴有我”。这种听起来很奇怪的努力的目标是为了在今年晚些时候的共产党第 20 次代表大会之前凝聚红色精神,届时习近平希望获得第三个党总书记任期。但另一种复兴正在网上流行,即“跑步哲学”(“run philosophy”),一种谈论移民的编码方式。网民们没有直接使用一个表示逃离中国的字样,这会激怒中共审查员,而是使用一个听起来像英文单词“run”但意思不同的字样:润(拼音run)。

上海 2500 万居民中的大多数人已被锁在家中一个多月,以阻止该市爆发 covid-19。那里的病例数正在下降,但在首都北京却在上升,北京正在进行大规模检测并实施有针对性的封锁。商界领袖担心中共的新冠疫情控制对经济的影响。许多外国人正在离开——根据在线搜索趋势,中国年轻且受过教育的精英也在考虑这样做。

在流行的消息应用微信上,4月初至中旬期间,“移民”的搜索量增加了四倍多。中国版 Twitter 微博的用户在 3 月和 4 月发布了超过 78,000 条带有跑步字样(润)的帖子(见图表)。他们的频率飙升与上海的封城衍生伤害事件同时发生,例如当一名哮喘患者被拒绝治疗并死亡时,或者当受感染儿童与父母分离的视频在网上传播时。


“这就像是敲响了警钟,”在英国学习后移居上海的年轻中国视频制作人米兰达•王(Miranda Wang)说,这座中国大都市过去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全球化的城市,类似于伦敦。但经过50多天的封锁后,王女士开始研究离开的方法。“现在我们意识到,上海仍然是中国的上海,”她说。“无论你拥有多少金钱、教育或国际机会,你都无法逃脱当局的制裁。” 中国互联网用户在 GitHub 上众包了一个运行哲学读物的存储库,这是一个开源编码平台,在中国是一个罕见的免受审查的避难所。他们在那里讨论为什么要润(run),在哪里润(run)以及如何润(run),并将成功移民到各个国家的故事存档。一篇文章指出,润(run)不是为了寻求快乐或利益,而是为了逃离一个朝错误方向加速的国家。“可以肯定的是被打伤的羊还有机会逃跑吗?”文章问道, “这就是润(run)的真相。”

但润(run)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离开中国的航班很少而且价格昂贵。由于担心间谍活动,美国收紧了对中国学生的签证限制。以防疫的名义,中共也让公民出行更加困难。自 2020 年以来,国家移民管理局已因“非必要原因”停止签发旅行证件。该机构在 2021 年上半年发放了 335,000 份护照,仅为 2019 年同期发放数量的 2%。耒阳市当局一直在没收公民的护照以阻止旅行。一位公安官员说:“大流行结束后,我们将把它们归还。”

潜在的移民人群知道他们毕竟是少数。北京一位年轻的金融工作者说,她的同行在中国“看不到未来”。但她说,大多数中国人,尤其是老一辈人,都“麻木”了。王女士担心离开意味着与父母失去联系。“冷静点,”她妈妈在微信上骂她,“把心事放在家、父母和祖国上,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你会没事的。”

上海的一位白领曾经认为他的自由是理所当然的。他说,这曾经是“随意就可以聊的话题”。现在,他被困在家里,缺乏食物,他担心如果他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就会被带到隔离中心。然而在中国,他感叹,记忆是短暂的。人们会忘记上海的混乱;政府将维持其严格的新冠病毒控制。这种绝望是一些中国人想要逃跑的真正原因。

信息来源:China’s young elite are considering moving abroad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