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名護士盡職盡責地保護患者。但一些人被註射了錯誤稀釋劑地新冠疫苗,醫院主管們對此毫無頭緒。 輝瑞對於任何關於新冠疫苗地信息都不透明。

鹽水,上面是什麽顏色?確保它是正確的 [稀釋劑]。有些人收到的是錯誤的[稀釋劑]。他們在小瓶、袋子裏看到的是[抑菌水]。他們就像,哦,這不是鹽水。

但是當他們聯系到主管時,其他團隊已經給人接種了疫苗。哦,帶著抑菌水的(疫苗)。是的,帶著抑菌水的(疫苗)。哦,我的天啊!他們不知道 [抑菌水] 是否可以抵消 [COVID 疫苗],或是不是有副作用。

輝瑞代表:“尚未對任何其他稀釋劑進行過研究。” 輝瑞代表:“所以,不幸的是,還沒有相關的信息關於它是否會抵消疫苗或對它有任何影響,”

他們[團隊] 給我發了一張照片。我當時想,“馬上給他們打電話,告訴他們不能把那個 [抑菌水] 和那個[COVID 疫苗] 混合。” 一旦他們給主管打電話,他們就不得不同時給其他團隊打電話。

他們已經開始給人打含有抑菌水的疫苗了。是的。這種意外發生在孩子身上的事故是怎樣的?它從未被報道過。他們是否必須要告訴某些人或任何接種過疫苗的孩子?

老實說,這家公司,據我了解。可能不會。他們不透明。所以,他們不會聽。他們是什麽?他們對任何事情都不透明。

為了趕緊讓每個人都接種疫苗,紐約與 DocGo 及其子公司 Ambulnz 簽約。在全紐約提供 COVID 疫苗診所。他們應該有事故報告,沒有嗎?哦,那當然。那是任何人都應該做的。

我從 2006 年開始在兒科領域工作。我申請了一份疫苗管理工作。所以,他們 [主管] 決定在 7:36 給我打電話。這意味著有人可能已經接種了疫苗。 所以,你 [主管] 等到 7:36 給我打電話告訴我,這可能是錯誤的事情?

我們從未得到過在職培訓。作為一名管理任何疫苗的護士,都要遵守一些工作指引。每個進入我們公司的人都要經過培訓。理論與實踐相結合我們不相信給兒童註射的疫苗裏面含有抑菌水。

我們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即人們從我們的倉庫中提取了錯誤的溶液。但通常貨一到他們就會發現然後我們就給換貨。

我沒有收到過這種情況的報告。我仍然認為這種事情沒有發生。我仍然不認為我們犯了那個錯誤。我的意思是,我認為我們是一個非常有道德的公司。我們非常註重做正確的事。

每個人都有和我一樣的抱怨。作為一名護士,保護你的病人是你應盡的職責。

視頻剪輯/聽寫:中年少女 | 翻譯 :中年少女| 校對:Polaris |視頻制作+字幕:小騰騰說 | 編輯:FiLa文新心 | 發布:Theodo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