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文宝

马斯克要让Twitter从“小众”变“主流”,甚至让大多数美国人都用Twitter 聊天,这绝非一件容易的事。

  用户方面,推特已经陷入增长停滞,MAU(月活跃用户)自从跌破3亿后,至今仍没有涨回。2021年,Twitter的MAU达到2.29亿;即便不与占据熟人社交优势的Meta相比,这个成绩也不算好。

  另一方面,据Tik Tok去年9月公布的数据,其MAU已超过10亿;行业机构Business of App预计该数字在年底将达到15亿。这两家的MAU都超过Twitter不止一个身位,而且Tik Tok还在保持更快的增长。

  即便是以中国市场为主的微博,其用户规模也要高于Twitter。目前,微博的MAU已超过5亿。

  Twitter当下的局面,本质上和创始人杰克·多西七年前再度担任CEO时是一样的,而问题的严重程度更甚以往。

  多西2015年回归时,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难题。

  其一是Twitter活跃度下滑,这与其糟糕的社区环境、僵尸号、充斥谎言、暴力、政治操控等情况有直接关联。

  其二是推动商业化再上一个台阶,实现稳定盈利,并改变Twitter对广告的依赖,满足股东的利益诉求。

  当时,Twitter已经显露出了疲态。Facebook当年的广告变现规模已经超过170亿美金,而Twitter与前者的差距越来越大,不仅营收规模不足前者的零头,且还在亏损。

  对此,多西曾深有体会,“我们必须对这家公司进行一次非常艰难的重组。”

  多西二次回归时的目标是解决上述两大难题,进而帮助Twitter 重获新生。然而,直到2021年11月多西卸任CEO,Twitter仍然没能解决用户增长停滞和广告依赖症的难题。

  对于商业化问题,马斯克也提出了有针对性的措施。从马斯克的表态看,他虽然“厌恶”广告,但不打算让Twitter放弃广告业务。在降低广告业务依赖的同时,发展订阅服务业务和支付业务。

  相比之下,马斯克的目标则更大,难度也更高。他不仅要重新激活已经迟暮的Twitter,还要让Twitter变得更“主流”,更深地介入社交行业,扩大Twitter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