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摘要】一个更加专制和军事化的中国共产党 (CCP) 的出现已将澳大利亚转变为美国国防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保持其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

(图片说明)2022 年 4 月 1 日,澳大利亚堪培拉的议会大厦上飘扬的澳大利亚国旗。(Rebecca Zhu/The Epoch Times)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安全与情报研究教授约翰·布拉克斯兰(John Blaxland)告诉记者,随着中共和美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展开角力,中等强国正在加紧努力。

“在地缘战略上,作为美国的后备力量,澳大利亚对美国的计划和突发事件应变能力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战略与国防研究中心前负责人说,“我认为,这部分是因为中共的崛起。一个更专制、更强大、日益军事化的威权国家的出现,比我们之前预期的更有野心。”

(图片说明)2013 年 8 月 6 日,菲律宾海军特种作战大队 (NAVSOG) 在面向南中国海的苏比克湾附近的快艇上巡逻。(Ted Aljibe/AFP via Getty Images)

作为对中共日益好战的行为的反击,布拉克斯兰指出,不仅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也在亚太地区挺身而出,帮助维护安全环境。

“我的感觉是,QUAD(由美国、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组成的四方联盟。随着与中共的紧张局势升级,该组织加强了其安全和经济联系)变得越来越重要,特别是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帮助美国保持信心和确保美国成为印太地区受欢迎的安全伙伴方面的作用。”他说。

同样,根据布拉克斯兰的说法,中共的军事扩张也推动了澳大利亚更加关注联盟的多边反应。

“当2007年最初酝酿成形时,Quad很容易受到中共的抗议所影响。澳大利亚优先考虑减轻中共的恐惧并对他们表现出应有的尊重(在前工党总理陆克文的领导下),”他说,“但是,如果没有中共扩张的野心,特别是在习主席的领导下,近期的四方重振计划是不可能实现的。成员国现在看到他们的利益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布拉克斯兰还指出,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之间的相互协调在过去 20 年中一直在增加,这使得澳大利亚能够作为美国领导的该地区联盟的一枚“即插即用”的棋子。

“从羊群中剔除澳大利亚”

然而,澳大利亚对美国的支持使其成为中共打击的目标,首先是通过软实力,最近是通过经济胁迫。

布拉克斯兰认为,后者是北京试图将澳大利亚与发达国家及其盟友隔离开来的企图。

“我认为有足够的间接证据可以提出一个相当有力的佐证,证明他们多年来一直在努力使我们摆脱美国的安全防线。老实说,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事与愿违。”他说,“100多年来,我们一直是美国和英国的盟友。那么,如果中共能够打破这种联系,他们那不是会很强大吗?是的,会非常非常强大。”

布拉克斯兰的评论是在拜登政府下属的印度-太平洋地区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于 2021 年 7 月在亚洲协会的一次讲话中所说的。

“我认为,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有人试图将澳大利亚从群体中剔除,并企图影响澳大利亚,以彻底改变它对世界的影响力。”坎贝尔说。

(图片说明)2022年4月1日,中华民国驻澳大利亚堪培拉大使馆。(Rebecca Zhu/The Epoch Times)

他指出,堪培拉和华盛顿之间的关系因此而变得更加牢固。

“我们不会在球场上离开澳大利亚——这不会发生,”坎贝尔说。

布拉克斯兰认为,北京对切断澳美关系的难度感到惊讶。

“习近平对澳大利亚的估计错了,因为我们的荣誉感和利益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不同。而且我认为他不会理解这将如何体现以及会产生什么影响,”他说。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 (Scott Morrison) 在 4 月表示,澳大利亚目前正在与一个与过去截然不同的中共打交道。

“他们一直在胁迫;他们一直在欺凌;他们一直在我们地区恐吓,”他说,“这就是我们站出来的原因。”

作者简介:

维多利亚·凯利-克拉克(Victoria Kelly-Clark)是一名澳大利亚记者,专注于亚太地区、中东和中亚的国家政治和地缘政治环境。

信息来源:Beijing Aggression Has Turned Australia Into Crucial Pillar Of US Defense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yuxingcao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