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日本東京方舟農場】山豆根後

分析師表示,作為中國在全球扮演勞工和組裝資源角色象徵的蘋果在中國的價值鏈,近期受到了上海和鄰近省份嚴格封鎖的嚴重打擊,增加了這家美國科技巨頭加速將其業務從中國轉移的可能性。

(圖片來源:finance.yahoo.com;蘋果CEO蒂姆·庫克與北京保持著良好的關係。)

雖然很難準確地說明運輸和生產的中斷對蘋果在中國龐大的價值鏈造成的損失,但首席財務官盧卡·梅斯特裡(Luca Maestri)週四在電話會議上表示,與 Covid-19相關的封鎖和晶片短缺將使公司在6月季度的收入減少多達80億美元。

梅斯特裡表示,這“遠大於”上一季度的影響,並警告稱,由於封城,中國消費者需求的減少可能會產生連鎖反應。

從歷史上看,蘋果與中國的密切聯繫有兩個主要因素。首先,由於該國先進的基礎設施、熟練的勞動力和高效的物流服務,成為了這家總部位於加州的科技巨頭的理想裝配中心。來自臺灣、韓國和其他地方的零部件在中國的工廠車間組裝成iPhone和iPad,供全世界購買。

其次,分析人士表示,中國本身就是蘋果的第二大市場,這要歸功於中國不斷壯大的中產階級,在過去十年中,他們變得越來越富裕。

但這種積極的組合因素現在正受到威脅。

自3月底以來,中國對上海和江蘇這兩個重要的金融和製造業中心實施了嚴格的封鎖,以控制傳染性極強的Covid-19奧米克戎變種,這引發了人們對將中國作為蘋果全球供應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地位的質疑.

鑒於其他國家——尤其是越南和印度,在從新冠病毒相關的混亂之中恢復正常——正在瞄準蘋果價值鏈的更大份額,這使得中國的情況變得更加嚴峻。

根據《南華早報》的計算,在蘋果公司的192家擁有內部生產基地的供應商中,超過一半的供應商,包括富士康、和碩、廣達、緯創和仁寶,都在遭受封城的上海和江蘇設有生產設施。

此外,深圳的兩家富士康工廠在3月份因當地短暫的封鎖而不得不停工數天,而鄭州最大的iPhone組裝廠一直缺乏勞動力,因為Covid-19的限制使來自其它地區的農民工難以到達那裡的富士康工廠。

對於蘋果價值鏈中鮮為人知的供應商或分包商而言,維持正常運營水準更加困難。上周,在發現一名工人感染了Covid-19後,富士康不得不暫停昆山兩家工廠的運作。

追蹤蘋果的天風證券分析師郭明池(Ming-Chi Kuo)表示,長江三角洲地區的封城將大致導致蘋果本季度的出貨量下降30%至40%,不過如果其他供應商能介入的話,這個缺口可能會縮小至15%至25%。

郭說,蘋果MacBook Pro的交貨時間被推遲了多達五周,因為其唯一的組裝商廣達因上海的封城而被迫暫停生產。

蘋果已經開始考慮減少對中國的依賴,但最近的封鎖加速了這一進程,郭說。從中國搬遷出一些生產設施“不再是一個建議,而是一個行動計畫”,郭補充說。

面對與封鎖相關的中斷,蘋果沒有立即回應要求對其在中國的計畫尋求置評的請求。

Covid-19封鎖是發生在地緣政治壓力因中美經濟脫鉤上升之際。

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推動美國製造業回流,拜登政府一直在與地區盟友合作,以減少對中國供應鏈的依賴。

(在蘋果供應商報告確診的新冠病毒病例後,富士康位於昆山北部的四個園區中的兩個於4月20日進入了嚴格的封鎖狀態。圖片:南華早報/曹安 圖片來源:finance.yahoo.com)

在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 (Tim Cook) 的領導下,儘管中國消費者偶爾抵制蘋果產品,但蘋果與北京仍保持著平穩的關係。庫克主導著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諮詢委員會,這使他能夠與中國的國家領導人接觸。

科技媒體The Information去年年底報導稱,庫克與中國官員簽署了一項價值約2750億美元的協議,來説明中國發展其技術實力,以此阻止了可能妨礙蘋果設備及其在中國的服務的國家行動。

庫克在週四的電話會議上表示,考慮到持續存在的挑戰,蘋果可能會將更多的產能轉移回美國。“我們的供應鏈是真正的全球化的……我們在美國做了很多事情,隨著這裡生產的晶片越來越多,我們可能會在這裡做得更多,”他說道,但沒有提供更多細節。

蘋果的其他選擇可能包括印度,那裡的土地和勞動力比美國便宜得多。由於封鎖導致中國的道路和港口堵塞,印度的iPhone產量在2022年第一季度同比飆升 50%。這得益於在欽奈附近的富士康工廠組裝iPhone 13的決策,據印度媒體報導。

作為消費市場,中國對於蘋果來說仍然至關重要。

紐約Wedbush的分析師丹·艾夫斯(Dan Ives)和約翰·卡辛格裡斯(John Katsingris)在最近的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中國的增長仍然是(蘋果)引擎的動力。” 但分析師補充說,供應鏈問題已經在過去幾個季度減少了約1500萬部iPhone的銷量。

與此同時,幾乎沒有跡象表明中國即將放棄其對Covid-19的“動態清零”政策方針。對於那些被允許恢復生產的工業企業,嚴格的防疫規定仍然存在,這可能會轉化為額外的成本,效率的降低和新的不確定性。

“(全面恢復)最樂觀的情況是六月,”郭說。

本文最初發表于《南華早報》(SCMP)。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原文連結:
https://reurl.cc/NARW0n

校對:妙喜小油鍋
發佈:Li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