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日本东京方舟农场】山豆根后

分析师表示,作为中国在全球扮演劳工和组装资源角色象征的苹果在中国的价值链,近期受到了上海和邻近省份严格封锁的严重打击,增加了这家美国科技巨头加速将其业务从中国转移的可能性。

(图片来源:finance.yahoo.com;苹果CEO蒂姆·库克与北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虽然很难准确地说明运输和生产的中断对苹果在中国庞大的价值链造成的损失,但首席财务官卢卡·梅斯特里(Luca Maestri)周四在电话会议上表示,与 Covid-19相关的封锁和芯片短缺将使公司在6月季度的收入减少多达80亿美元。

梅斯特里表示,这“远大于”上一季度的影响,并警告称,由于封城,中国消费者需求的减少可能会产生连锁反应。

从历史上看,苹果与中国的密切联系有两个主要因素。首先,由于该国先进的基础设施、熟练的劳动力和高效的物流服务,成为了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科技巨头的理想装配中心。来自台湾、韩国和其他地方的零部件在中国的工厂车间组装成iPhone和iPad,供全世界购买。

其次,分析人士表示,中国本身就是苹果的第二大市场,这要归功于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在过去十年中,他们变得越来越富裕。

但这种积极的组合因素现在正受到威胁。

自3月底以来,中国对上海和江苏这两个重要的金融和制造业中心实施了严格的封锁,以控制传染性极强的Covid-19奥米克戎变种,这引发了人们对将中国作为苹果全球供应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地位的质疑.

鉴于其他国家——尤其是越南和印度,在从新冠病毒相关的混乱之中恢复正常——正在瞄准苹果价值链的更大份额,这使得中国的情况变得更加严峻。

根据《南华早报》的计算,在苹果公司的192家拥有内部生产基地的供应商中,超过一半的供应商,包括富士康、和硕、广达、纬创和仁宝,都在遭受封城的上海和江苏设有生产设施。

此外,深圳的两家富士康工厂在3月份因当地短暂的封锁而不得不停工数天,而郑州最大的iPhone组装厂一直缺乏劳动力,因为Covid-19的限制使来自其它地区的农民工难以到达那里的富士康工厂。

对于苹果价值链中鲜为人知的供应商或分包商而言,维持正常运营水平更加困难。上周,在发现一名工人感染了Covid-19后,富士康不得不暂停昆山两家工厂的运作。

追踪苹果的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池(Ming-Chi Kuo)表示,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封城将大致导致苹果本季度的出货量下降30%至40%,不过如果其他供应商能介入的话,这个缺口可能会缩小至15%至25%。

郭说,苹果MacBook Pro的交货时间被推迟了多达五周,因为其唯一的组装商广达因上海的封城而被迫暂停生产。

苹果已经开始考虑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但最近的封锁加速了这一进程,郭说。从中国搬迁出一些生产设施“不再是一个建议,而是一个行动计划”,郭补充说。

面对与封锁相关的中断,苹果没有立即回应要求对其在中国的计划寻求置评的请求。

Covid-19封锁是发生在地缘政治压力因中美经济脱钩上升之际。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推动美国制造业回流,拜登政府一直在与地区盟友合作,以减少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

(在苹果供应商报告确诊的新冠病毒病例后,富士康位于昆山北部的四个园区中的两个于4月20日进入了严格的封锁状态。图片:南华早报/曹安 图片来源:finance.yahoo.com)

在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 (Tim Cook) 的领导下,尽管中国消费者偶尔抵制苹果产品,但苹果与北京仍保持着平稳的关系。库克主导着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咨询委员会,这使他能够与中国的国家领导人接触。

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去年年底报道称,库克与中国官员签署了一项价值约2750亿美元的协议,来帮助中国发展其技术实力,以此阻止了可能妨碍苹果设备及其在中国的服务的国家行动。

库克在周四的电话会议上表示,考虑到持续存在的挑战,苹果可能会将更多的产能转移回美国。“我们的供应链是真正的全球化的……我们在美国做了很多事情,随着这里生产的芯片越来越多,我们可能会在这里做得更多,”他说道,但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苹果的其他选择可能包括印度,那里的土地和劳动力比美国便宜得多。由于封锁导致中国的道路和港口堵塞,印度的iPhone产量在2022年第一季度同比飙升 50%。这得益于在钦奈附近的富士康工厂组装iPhone 13的决策,据印度媒体报道。

作为消费市场,中国对于苹果来说仍然至关重要。

纽约Wedbush的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和约翰·卡辛格里斯(John Katsingris)在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中国的增长仍然是(苹果)引擎的动力。” 但分析师补充说,供应链问题已经在过去几个季度减少了约1500万部iPhone的销量。

与此同时,几乎没有迹象表明中国即将放弃其对Covid-19的“动态清零”政策方针。对于那些被允许恢复生产的工业企业,严格的防疫规定仍然存在,这可能会转化为额外的成本,效率的降低和新的不确定性。

“(全面恢复)最乐观的情况是六月,”郭说。

本文最初发表于《南华早报》(SCMP)。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原文链接:
https://reurl.cc/NARW0n

校对:妙喜小油鍋
发布:Li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