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tUrFGN4ihM

郭文貴先生:10月10號,文貴在《郭媒體》報平安直播。首先感謝戰友們給我發來那麼多的問候和資訊,說昨天嗓子啞了,大家很關心,我非常地感激!

現在我給大家說實話,過去這一個月,可能是我爆料以來最緊張的一個月吧。那麼特別是到那個深山老林裡開會,那幾天把我折騰慘了,幾乎沒辦法睡覺。每天都那麼多人見面,然後還要爬山,然後還要戶外活動,然後分別地談。我這個英文水準你們也知道,小學0.5級的水準,所以說特別特別的累。

然後又每天抽雪茄,每天抽雪茄這個讓我真的是感覺到,那幾天是把我折騰慘了,因為這事兒太大了。然後談的都是重大問題,又不敢疏忽。然後這個檔的中英文,又那麼複雜,所以說那些天是折騰的很慘。回到紐約以後,大家也看見了,那些天接著這麼多大事兒發生。

然後又飛到德克薩斯州見那麼多人,每天都準備文件。然後到了德克薩斯州打槍的頭一天,實際上我那兩三天都沒怎麼睡覺啦。我不能怎麼吃牛肉,基本上很少吃。結果那天就帶著我去他們那個德克薩斯州叫MEAT那個餐廳,他們說是最好的餐廳之一了。在那個MEAT餐廳吃那個牛排,喝了點兒牛奶,哎呀我這個肚子就不舒服了,就是上吐下瀉實際上,但我沒有說什麼。

我長那麼大第二次住在人家家裡邊兒,我要住在人家家裡我很不舒服。然後那天早上報平安你們看見了,晚上就沒睡覺,然後又拉肚子又吐,很難受。所以說整個的狀態,那就真的是掏空了一樣。回到紐約,你們看到了又是繼續開會,又繼續開會,然後準備各種檔,所以說嗓子就啞了。

實際上前天晚上,整個晚上就是上吐下瀉,昨天也是很難受。但是昨天晚上就睡了個好覺——6個小時,一切都好了。好像一下子,現在覺得要飛起來的感覺。然後我從鍛煉開始,這回回來鍛煉,這幾年沒有一次因為任何原因中斷過鍛煉,就是這次拉肚子中斷了兩天,然後我這是今天補上了。

然後我這麼多戰友啊,真是眼睛尖,跟我發私信說:“文貴,我感覺你身體不舒服。”我特別地感動!但是戰友們看到了,非常好啊,嗓子也回來了。那麼親愛的戰友們,千萬不能不鍛煉,如果我要不鍛煉,就這些天這折騰身體完蛋了,絕對完了,撐不住的。這個鍛煉太好了。

今天早上這個CNN上,剛才顯示的是8點多,我這塊兒是9點多,我不到6點就起來了。然後今天是13個英里,特別棒,做完整個節目特別舒服。

郭文貴先生:我看了一下昨天的視頻,由於太忙了,因為我昨天在直播的時候,接著下來還有一個會、還有一個晚餐,說話語速太快、重點太多,重點太多了就讓大家忽視了重點了。

但是昨天晚上晚餐後,很多資訊都回饋過來,真的是讓人太驚訝了。你看昨天的股市,現在國內幾個大佬拼命往外洗錢,最明顯的江家、朱家、王岐山家族、還有幾個常委家族往外洗錢。

大家知道現在洗錢的價格是什麼嗎?你能從中國給你美金,給你美金不是給你人民幣,是給你美金,在海外你給他美金。人家都是合法賺的錢,都是合法的,外商企業,多少錢知道嗎?35%,你可以拿走35%。

然後這些大佬們、這些家族們,就是江家這樣的人,拼命往外洗錢,找各種基金。我在國內給你錢,我給你人民幣,我給你投你這個項目5年、10年,給你1%的管理費,掙的錢我不要都是你的——10年。你說有多瘋狂?這老百姓換5千美金都不行,到銀行裡取錢,100美金一張的——個個給你過,他們現在是幾億、幾十億往外轉,以各種名義。

而且整個江家、朱家、王家,我就不說其他家了,拼了命的,現在利用各種募資的行動在海外弄錢,弄錢就把錢弄到海外,實際上變相洗錢。有一個咱們過去常委的家族,在華盛頓跟人家基金開會,你知道開出了什麼樣的條款?說我要5億美金,5億美金我拿多少資產給你呢?我給你20億美金資產,20億美金資產。就是中國老百姓在國內的,他那個房地產是個大公司,這20億給你了,你給我5億美元在這兒——四分之一呀,四分之一呀。

另外一個現在整個的現在的“紅二代”、“紅三代”,現在已經變遊戲規則了,都是“紅三代”、“紅四代”,都是講流利的英文。現在都是剛剛畢業的他們的孫子、孩子,像江志成這號的,講流利的英文跟基金談。

這些基金的人跟我見面的時候,都瘋了,他說:“這中國到底兒什麼情況啊?”。昨天晚上有兩位,大家耳熟能詳的超級有名的人,天天罵川普總統的,這哥們兒絕對是被中共“藍金黃”的,昨天也害怕了。因為他畢竟跟中國幹了很多事兒,昨天跟我說,他說:“文貴呀,你能不能在直播中別提我的名字,咱們可以合作,你這回做空港幣,我可以給你合作投資。”我說:“只有一個條件:你別再罵川普總統,我就不說你,你罵川普總統,我就說你。”,就這麼簡單。

這個人非常非常壞啊,這個人現在馬上會跟這個辭退的聯合國的黑利,在這個事兒上他要說事兒——馬上。但是我昨天我警告他,我說:“你跟中共這樣的合作,你是殘害我們中國老百姓。我和你可以唯一的合作,你就停止反川普總統,你可以不反共,但你不能再挺共”。

但是他昨天跟我說,這些消息讓我很震撼,他說:“Miles,我從來沒有想到過,這短短的那麼短時間,有這麼大的變化。”。這個變化太大了,就這短短的就這些天,這個往海外洗錢的這個湧動,和往海外轉移資產的這種衝動不是大家想像的。

昨天我給大家發了,我在睡覺前發了一個郭文,我說:“接下來我會爆江家,還有劉鶴,和劉鶴說了什麼” 。大家你們是沒辦法想像的,我也很震驚啊。我未來我會說這美國大佬的名字,美國最高級的Top Five金融家,兩個人跟劉鶴多年老友,跟周小川多年老友,講了很多內幕。

他們讓我吃早餐,不要讓我講話了。

講了很多他們的溝通,然後我就簡單給大家透露一點兒,這兩個金融大佬當然那天跟王岐山,我糾正一下啊,王岐山那天的時間是不對的,我看一下啊。

(看手機)

是9月16號、17號、18號,大家看一下啊,

(展示手機內容)

在這兒呢,時間16號、17號、18號,所有人的名單都在這兒呢,整個會議的細節全部都有,這傢伙厲害了,你看。就這些人啊,就那天的會穿睡衣的會16、17、18,September,然後原來的PRC Meeting。

這個簡直是,我的天哪!這個名單真不能讀,你們別發現了,發現這個太誇張了。有時候不能亂秀手機啊。

郭文貴先生:在這個會議前後,他們跟周小川、劉鶴,還有什麼周星海呀(注: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他們有私下溝通。他們都不用習這個姓,也不說老大,他們就說“他”,“他”。說他們沒辦法理解,就是“他”滿腦子現在就是把所有的企業國有化。然後人家美國人問,說:這個全面加速國有化,人民幣會不會很快貶值?他們不說話,他們點頭,然後這些人就爬那塊兒,就小聲問,說:那王岐山是不是同意?他們搖頭,搖頭,擺手,不同意。然後:你是不是同意還是不同意?他們(搖頭)不同意。哇,他們很震驚啊。他們這些人都是王岐山的老朋友,劉鶴的老友,周小川的老友,這幾個大咖全人類的大咖了。

怎麼你讓我們來開會,給你們搞經濟,然後讓我們說服美國跟你們做這個deal。然後又是扯我們西裝,又是扯領帶。然後王岐山嗷嗷地叫,然後這麼囂張。私下裡面這是什麼情況?這外國人說怎麼會這樣?我們打開這個門,發現那兩個門又開了,我們關上這個門發現那兩個門又開了,這到底咋回事啊? 即使這些中國通他們也不懂。那天那保爾森——這王岐山會也參加,保爾森也懵了,保爾森他們也懵了,JP摩根,摩根士丹利,GOLDMAN SACHS(高盛),還有TPG全傻眼了。你說這個太平,你說這個劉鶴竟然說我也很傻眼。劉鶴是百分之百是王岐山的人,周小川百分之百是跟王岐山、是跟江家的,這是不用講的,當然也跟朱家,他們都是腳踩幾條船。根本老闆是王岐山和江家,然後跟朱家也這麼來來往往。

這就是說明剛才我昨天我說的這個,剛才我講昨天的事情。現在這個洗錢你看,江家、朱家、王家就這個代價往外洗錢,這到了什麼時候?這不是棄船了,這是砸船了。

親愛的戰友們,這個咱大家不用在這塊兒歡呼雀躍,不用,咱等著就行。早樂必早哀,早悲必早衰,不要過早地高興,過早的高興就是肯定失敗,大家不用在這塊兒高興,高興啥?沒發生的……,發生的事你們都忘了。現在你看戰友們說:啥時候開記者招待會呀?這種戰友的腦子都是有問題的,或者就是五毛。咱們現在發生的哪件事兒都比記者招待會重要,你不關注,你天天往前看,瞪著傻眼睛往前瞪,然後忘了現在地上的鑽石。盜國賊就喜歡你這樣。

我們現在就彭斯副總統的演講,美國總統川普總統在聯合國的演講,然後馬上要對中國外匯的管制和對中國經濟的制裁,還有新的制裁法案,哪一件事兒,都大於新聞記者招待會億萬倍。你關心啥?

郭文貴先生:我今天我告訴你們記者招待會的地點,我向你們宣佈地點,我們都簽完合同了,它改不了了,就是下個月的19日,在我家隔壁50米的地方,叫Peel Hotel,最大的那個function room宴會廳,是川普總統在紐約演講最重要的廳,我們已經租下來了。這個廳大概每天幾千美金,但是裡面搭LED、直播線、現場系統,大概四萬多美元,加一起不到10萬美元,8萬到10萬,不一定,因為你需要即時翻譯器的人數屆時而定。然後這個吃飯啊,這個早餐啊,這個水準而定,大概在8萬到10萬,我們錢已經付了,誰都不能撤銷,撤銷要罰鉅款,我們已經簽完了,這個就在Peel酒店。

所以戰友們,這個我這兒馬上又是華爾街的哥們又打電話給我,我一會兒抱歉大家戰友們,一會兒來電話,我馬上就要關掉,因為我跟人家約好的,也是說這個經濟的事、金融的事。

所以戰友們你們去看一看,這個世界現在發生什麼事情?我們的皮爾酒店這個總裁幾次跟我們宴會廳裡打電話,說有好幾個中國人來打聽,有沒有什麼這個公司訂這個function room啊,能不能給我們看一看哪。還有人冒充要租的方式,查問11月19號有沒有人租?你說這有多卑鄙。結果人家說10月19號這幾天全被租了,所以說11月19號記者招待會可能不僅僅是王健被殺的真相,那可能有很多真相都出來了。

郭文貴先生:同時這個G20,我強烈地建議跟我們開會的團隊,我說我強烈建議大家不讓川普總統出席G20這個整個峰會,就讓副總統彭斯去,副總統的演講已經震撼了世界、震撼了CCP,應該讓他去。當面問中共派來的人,中共可能也不是習近平主席來,也可能派王岐山來,也可能劉鶴來,肯定不是王滬寧也不會是汪洋了,也不會是胡春華。所以說那就有意思了。

我說你們要問他們,到底中共國有化資產要達到什麼目的?你是否真的要降准還有三到五次,要大量的人民幣貶值,這算不算操縱匯率?然後中國這68家企業是不是已經被你們給國有化了?那你在英國、在美國、在歐洲和香港市場上,大量的用私企舉債的這個結果誰來承擔?你大量地騙取美元,用香港港幣,大量地印刷港幣,因為7.8港幣就是一塊美金啊,大量的印刷港幣來弄美元。然後第二個方式,大量在海外用企業上市,去舉債然後弄美元,來蒙混你在國內大量印刷人民幣造成的貨幣擴張,保持你通貨不膨脹,實際上你這個三萬億的國家紅線外匯儲備已經到底了,那說白了就是欺騙嘛。

就像咱在中國開包子鋪一樣,你來先付錢買包子,我後面有10個包子,現在實際上後面只剩倆包子了,你還在那兒收錢,你收一萬個包子的錢,這不神經病麼,這不騙人麼。那人家買包子的人給了你錢,拿不著包子,這不就完了麼。

所以說,我說你們要當面問這些問題,當面問。結果是剛才有人就給我發資訊,說:今天下午,他們要跟我通電話,要跟我見面,就關於這些建議。我說我對我的中國的經濟情況和資訊我負全部責任,我負全部責任。

所以親愛的戰友們,我想今天給大家報平安說什麼呢? 大家去想想,大家去想想,現在中國盜國賊這個詞是不是適合他們?他們這些流氓,是不是我們的威脅?人民被他強姦了幾十年了,然後餵食你的是化學食品,不健康的藥品,還有那些假的孩子的疫苗,強姦了咱70多年等於,咱還說:你要不強姦我誰強姦我,這是多麼愚蠢的。該他們完蛋啦!

親愛的戰友們,這些好消息,每個消息都大的不得了,大家別忘了啊,別忘了啊!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親愛的戰友們,為我們14億人民祈禱。

(祈禱)

謝謝所有的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

*******END******

《文貴大直播》全文聽寫組

聽寫?

紐約香草山農場:文官      

 溫哥華揚帆農場: 百鳴jpqg

校對:

紐約香草山農場:天才老鼠

紐約香草山農場:風起雲間(文敏)

溫哥華揚帆農場:聞喜

發佈:

紐約香草山農場:風起雲間(文敏)

全文發佈稿總審核:

溫哥華揚帆農場:文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