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Jenny Ball

图片来源:Michael Nevradakis, Ph.D.

作为一名商业飞行员,鲍勃·斯诺(Bob Snow)一直期待他的女儿像他一样成为飞行员,帮助她学习驾驶飞机。

然而,在“胁迫”下接种了 COVID-19 疫苗后,斯诺不再有这个梦想。

“我可能再也不会飞了,”斯诺在一段关于他的故事的视频中说道。“我多么希望能教我女儿飞翔,她想成为一名飞行员。但这可能永远不会发生,这完全是疫苗造成的。”

越来越多的飞行员站出来,分享他们接种 COVID-19 疫苗后受伤的故事,斯诺是其中之一。

约翰·皮尔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助理兼媒体关系负责人莫琳·斯蒂尔(Maureen Steele)表示,其中一些“令人毛骨悚然,令人深感不安”。

该公司代表美国自由飞行者组织 (USFF),该组织反对针对飞行员和航空公司工作人员的疫苗和口罩强制要求,针对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 (FAA) 和几家航空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法律行动。

乔什·约德(Josh Yoder)是一家大型商业航空公司的飞行员、陆军退伍军人和前飞行军医,是 USFF 的联合创始人。

约德在最近接受《捍卫者》(The Defender)采访时表示,至少从 2021 年 12 月起,美国联邦航空局就已经注意到飞行员遭受疫苗伤害的案例,当时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公民权利倡导者,向美国联邦航空局、主要航空公司,和他们的保险公司递交了一封公开信。

约德说,USFF“已接到数百个航空公司员工打来的电话,这些员工在接种 COVID-19 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并将这些故事描述为“令人心碎”。

根据约德的说法,信中包含的警告,包括“世界知名专家”的证词,“完全被忽视了”,并补充说“我们现在开始看到后果”。

这导致越来越多的飞行员“站出来揭露这些毒疫苗的真相,”约德说。

《捍卫者》最近报告了一系列已提交给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 (VAERS) 的报告,其中涉及在 COVID-19 疫苗接种后遭受严重伤害和副作用的飞行员。

这封信中包含了科迪·弗林特(Cody Flint)的国会证词,他是一名农业飞行员,飞行时间超过 10,000 小时。

美国联邦航空局制造了一个火药桶,并点燃了导火索,”弗林特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们现在看到,飞行员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出现血栓、心肌炎、心包炎、头晕和精神错乱。飞行员正在失去他们的职业生涯,不得不请病假,或因接种疫苗后几乎立即出现的医疗问题而休病假。”

疫苗受伤的飞行员在《捍卫者》上分享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伤害故事。

请见下文因新冠疫苗受伤的飞行员疾呼:我可能再也飞不了(2/4

新闻来源:Exclusive: Pilots Injured by COVID Vaccines Speak Out: ‘I Will Probably Never Fly Again’


审核:文乐
校对:花羽
发布:信心的选择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乌克兰救援UkraineRescue官方Gettr
郭文贵先生Gettr
全球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委员会Gettr
喜马拉雅联盟大使馆全球客服中心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