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雅典娜情報組(幕紗公子、WEI)
編輯:幕紗公子

郭文貴先生在大直播中涉及費正清及美國多個研究中心的論述(概述):

美國研究中國的亞洲戰略中心、胡佛中心、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號稱是最了解中共和中國的三駕馬車,可是它們完全不了解中國,也完全不了解中共,並且全部被中國共產黨所收買。

等了解了這些研究中心之後,你就會知道裡面那些所謂的中國通的專家們都是一幫政治騙子和精神騙子。可是七哥當年幾乎是沐浴更衣,帶著崇拜之情去拜訪這些研究所的,因為在那時看來,這些人都是了不得的。

當七哥就看了這些所有的研究之後,發現都是些扯王八蛋的。因為他們完全不了解中國,完全不了解中共。所以在完全不了解的基礎上定義出了所謂的中國軸心文明、軸心文化,都是純扯的。

特別是美國哪個所謂的中國通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費正清講的所有關於中國的,到目前一一驗證全是錯的。包括當時洛克菲勒家族資助的在第五大道在派克大道的最牛的亞洲戰略中心。亞洲戰略中心的主任叫歐文秀,是原來Berkeley大學的校長,是希拉里·克林頓總統的最好的朋友。

所以,亞洲戰略中心、胡佛中心,還有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號稱最了解中共和中國的這三駕馬車,現在又是如何呢?都被共產黨全部拿下了!這些涉及精神、歷史、哲學研究的機構,都能被收買,你還能相信它得出的結論嗎?

作為教育家、學者和政府顧問,費爾正清的巨大影響力在製定有利於中共的美國綏靖戰略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無論是在 1940 年代的內戰期間,還是在 1970 年代連接各國的過程中。 在他的《美國與中國》一書中,他稱讚毛澤東高於歷史上的其他領導人,比如從凱撒、拿破崙到列寧。這本書是尼克鬆在 1972 年 2 月訪問中國之前認為具有權威性的少數幾本書之一。

費正清生於1907年,1929年從哈佛畢業後,赴牛津學習漢語和中國歷史。 1932年到北京後,他就讀於清華大學,在那裡結識了梁思成和妻子林徽因,兩位中國現代建築的奠基人。回到牛津,費正清專注於清朝歷史,

1936年費正清回到哈佛教授中國歷史。他後來被招募為美國政府工作,美國政府於 1942 年 9 月將他派往中國工作了 15 個月。 1945 年 10 月,他的下一個任務將他帶回中國,為期 9 個月。 1946 年 6 月訪問中共控制的張家口地區時,他接受了中共的宣傳,如毛澤東在 1945 年 10 月寫道:“……我們宣布,一是中國需要和平,二是中國需要民主” .

費正清懷著對中國歷史文化的真誠尊重,以表面為事實依據接受了中共,但其根本無法分辨中共刻意用作粉飾的花言巧語。他不知道中共政權是如何以“階級鬥爭”的名義無情地摧毀了無數地主的經濟、文化認同和社群精神。結果,他鼓勵美國與毛澤東而不是蔣介石合作,並將中共介紹給了聯合國。

但在 1989 年的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發生之後,貌似喚醒了費正清和其他像他一樣的中國學者。 1991年去世前幾天,他完成了《中國:新歷史》,糾正了他對中共的錯誤看法。其在書中指出, “如果沒有日本的毀滅性入侵,南京政府可能會逐漸引領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又比如“然而事實證明,中日戰爭為毛澤東和中共創造了在中國農村建立專制政權的機會,他們排除了在國民黨統治下仍在發展的新興城市公民社會(民主社會)的元素。” 也提及了“毛澤東殺死了億萬中國人,卻把它稱為革命的階級鬥爭”之類的批判。

除了費正清,很多海外學者和研究機構在研究中共的時候,都存在一定程度的理想主義偏見,而不是基於確鑿的事實。這種現象和中共對這些對象實施宣傳欺騙和藍金黃有著絕對的關係。正因為中共針對這些學者及學術機構的滲透,一些有利於中共生存、發展、壯大的西方對共政策和態度才會出台並葆有生命力。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