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Hank

图片来自网络

德国哲学家 康德说,“美是有主观性和普遍性的”(比如说:有些事物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美的)。而审美观(Aesthetics judgement)却是一种客观的和基于每个人的背景(等级,文化,受教育程度等)而不同的。

共产党对中国人的伤害是从内而外的,从物理上到精神上的。对中国人审美观的毒害,在大爷、大妈身上表现的最明显。也许是他们年轻的时候(生于四、五十年代,成长于六、七十年代)没有办法表达自己对美的态度,衣服也就那几个颜色和款式,而且男女不分;也许是年轻的时候只能接受扭曲和变态的美,样板戏,忠字舞。我先声明这里不是贬低他们,我的父母也是大爷、大妈,而只是要讲清楚一个社会事实。

先从中国大爷开始吧。在澳州ABC Kids电视台有一个卡通节目叫《Luo Bao Bei(罗宝贝)》,一个大陆拍的卡通片。其中女主角爷爷的形象真的让我很无语,你都卖到国外的片子了为啥中国大爷不能帅酷一点呢?中国大爷为啥非要穿个白背心,还要扎在短裤里面,穿凉鞋为啥非要穿个白袜子?真的很写实,还唯真不破啊!中国大爷还喜欢腰上别一大串钥匙,走到哪儿都叮当响。

不管穿运动短裤还是休闲短裤都要提得特别高,非要把臀型勾勒出来,而且上衣都要掖进去。不禁想到一个前国家领导人,人称“长江松花江嫩江,江江泽民”。他的着装品味绝对是:腰带提到咪咪上,领带挂在鸡鸡上。不禁又想到另一个前领导人,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贼东,全国人民挨饿的时候,他还在吃红烧肉。

而咱中国大妈那浑身都是戏。先从发型说起,逢年过节必烫头,不是泰迪卷儿,就是洗碗的钢丝球卷儿。对烫头的爱,除了于谦老师,那绝对是中国大妈了,以至于我经常拿李连杰主演的电影《方世玉》的桥段调侃我妈。还有大妈们喜欢留短发,至于原因大妈们的回答无非是:“短发凉快,省事儿,好干活”。

我觉得这就是共产党的毒,干活的时候就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到现在山东农村宴请的时候都不允许妇女和男的坐一桌。什么“不爱红装爱武装”,其实就是让中国人男女不分。往下走,丝巾那是时尚大妈的标配。不是杭州的真丝就得是内蒙的羊绒,既是平时百搭的时尚也是团体摆拍的佳品。

说到穿衣搭配,咱中国大妈们对大对比度颜色的热爱,真的是“对你爱爱爱不完”,红配绿那都是常事,各种鲜艳颜色的搭配,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咱大妈们做不到的。对团体摆pose照相,大妈们绝对的严肃认真不马虎,姿势要统一,队形要整齐。不论是上山还是下海;道具是丝巾还是雨伞;细雨纷纷还是雪后初晴,大妈们对年轻时集体生活的爱永不变。

在哲学中,认为审美观会随着文化、经济情况和环境而改变。怎样才能拯救那些被共产主义毒害的大爷、大妈们呢?Gfashion!给他们真正的时尚,顶级的原料、贴身的剪裁、完美的设计。希望有一天大爷大妈们能站在时尚的最前沿,谈笑风生,指点江山。

编辑:云彩

发稿: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