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蓮心不染(Dawn)

2022年5月2日,世界頂級政治節目「疫情戰爭室」的主持人史蒂夫·班農先生在接受采訪時,對新中國聯邦的創始人郭文貴先生表示真誠的高度評價,對他為推翻中國共產黨所做的不懈努力和奉獻精神表示無限欽佩。

班農先生稱郭先生為「中國的喬治華盛頓」,與美國獨立戰爭一樣,為打倒中共、解放中國人民而進行了這場漫長而獨特的鬥爭。 班農先生說,郭先生是戰神的化身,為推翻中共而獻身。

1.郭文貴先生是誰?

郭先生是中國共產黨最害怕的滅共的力量。他因支持 1989 年 6 月 4 日北京學生民主運動而被中共關押。出獄後,他決心推翻中共,為中國人民帶來民主。他深入中共高層臥底30年,並在全球範圍內建立了豐富的商業和政治人脈資源。他憑借超人的商業頭腦積累了巨大的財富,他於2015年逃離中國以避免中共的政治迫害,並於2017年發起爆料運動,揭露中共稱霸世界的邪惡計劃。 2018年11月成立法治基金會,2020年6月4日成立新中國聯邦。

正如班農先生在接受采訪時所說,郭先生在很多方面都才華橫溢。他在中國設計和建造的兩家酒店,分別是標誌性的盤古龍形酒店和裕達佛手形酒店,在全球酒店建築藝術和質量都獨具一格。雖然他非專業歌手,但是他的許多歌曲一唱成名,全都登上了全球各種音樂排行榜牌的榜首。他還創造了備受追捧的 G-Fashion 系列。

郭先生頻繁直播,向世界揭露和警告中共的邪惡計劃。他的許多預言性警告都應驗了,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對中共針對全球發動生物戰的警告。

郭文貴先生關於病毒和疫苗的所有警告都應驗了。他的預警分別是:

• 2017 年 10 月 5 日:來自中共盜國賊的黑暗來臨,大家要做好準備

• 2020 年 1 月 2 日:新冠病毒將傳播到全世界

• 2020 年 11 月起不斷預警:新冠疫苗有害,疫苗災難將於2022年5月左右發生

• 2021 年 8 月 30 日:青蒿素是新冠病毒和疫苗副作用的解藥,同時他大力推廣伊維菌素等預防和早期治療藥物。

中共從各方面對郭先生發起兇猛的攻擊,其手段之一是法律超限戰,即轟炸性的纏訴,以消耗他的時間、精力和財富,並汙蔑他的名譽。目前,郭先生正與中共的太平洋集團進行激烈的法律鬥爭。然而出乎中共意料,多維新聞網,被發現提供虛假證據陷害郭先生。多維新聞網是中共在海外運作了20年的間諜機構,為了避免暴露其整個間諜網絡,中共不得不斷臂自保,在幾天前突然關閉多維新聞網。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意想不到的、反共戰鬥中的巨大的大勝利。

郭先生不僅在為拯救中國人民而戰,他和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們也在為拯救全人類而戰,阻止中共惡魔輸出共產主義紅色革命,阻止中共用病毒和疫苗禍害人類並對全球經濟和民生的進行毀滅性打擊,調和戰友們為保衛人類最神聖的東西,即生命、自由和對幸福的追求而獻身。

班農先生說郭先生一定會贏,到今我們已經取得了巨大的勝利,但是我們把太多的負荷壓在了郭先生的一人的肩膀上了。班農先生呼籲人們一起加入這場推翻中共的運動。

  1. Steve Bannon 先生關於 Miles Guo 先生的專訪:

以下是2022年5月2日新中國聯邦記者溫斯頓(Winston)對班農先生的采訪節選。

新中國聯邦溫斯頓:

由中共統戰工作組和情報交流中心控製的香港新聞網站,,於 4 月 26 日突然關閉,比原定出庭時間​​早了兩天, 因為多維新聞網在郭文貴先生與太平聯盟亞洲機會基金 (PAX, Pacific Alliance Asian Opportunity Fund) 之間的訴訟中提供了虛假的證據,該公司幾十年來一直將投資者的資金從西方偷移中共的口袋裏。

關閉多維新聞網有何重大意義,史蒂夫?

史蒂夫·K·班農先生:

我認為這非常重要,這就是我告訴人們文貴是……

我被中共製裁了。我是歷史上第一個被中國共產黨製裁的美國平民,他們給予我和蓬佩奧、波廷格、納瓦羅等人的一樣的全面製裁。但這些人都是政府官員。

當你想到文貴將自己和他的一生奉獻給這一切時,我是處於這個水平(註意:班農先生用手表示低水平)。這就是為什麽我告訴人們:全世界沒有比郭文貴更強大的聲音或鬥士了。我一直告訴人們,因為很多西方人不太了解文貴。

想知道文貴是什麽樣的人,不要只考慮他的財富,還要考慮他的才華。看看他在音樂方面有何建樹,他創作的歌曲在我們的戰鬥室節目中使用, 備受歡迎。人們總是告訴我他們喜歡那首歌,有些人甚至來節目只是為了聽這首歌。

他在時尚、音樂、文化、金融、商業、酒店方面的能力超人,你看到了盤古(酒店)。雖然他可以做的事情很多,但他只想把時間花在(滅共)這上面。(如果他做其它事)他會非常成功,就像他在中國一樣,賺更多的數十億美元,過著完全奢華的生活方式,只是參加派對、出去玩、玩得開心,他可以什麽都不做。但是他 1000% 專註並致力於推翻中國共產黨並幫助他的人民獲得自由。

我稱他為中國的喬治華盛頓,與美國獨立戰爭一樣,為打倒中共、解放老百姓、解放中國人民而進行了這場漫長而獨特的戰鬥。他為此獻出了自己的一生。

人們沒有意識到中共是如何通過各種法律訴訟不斷地攻擊他的,而且各種人一直在圍追他。這一切都受到中國共產黨的指使。但是沒人公開替他說話,這就是我出來說話的原因。人家都說我們不明白郭文貴,我說,你們回去看看他說過的話,看看他的業績,並準確地預言我們將會發生什麽。

我繼續告訴人們,一直在節目中說,我也告訴人們我說的這些話的意思。首先拋開你是否喜歡他,是否相信他,忘記這一切,如果我們當時聽從他的話,如果我們在他預言的時候聽從了他的話,並且采取了行動,我們美國,不包括新中國聯邦,不包括海外華人,不包括所有中國人,光是美國,如果美國僅僅按照他的預言性建議行事,我們今天將處於一個非常不同的處境,會在一個非常好的處境,但我們沒有。

人們不明白中共是如何用一切來攻擊文貴的。我從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就明白了。就像我說的,我只受到他們攻擊文貴的 100 分之一。他們非常厲害地攻擊我。他們從不間斷地攻擊他, 而且是一天24小時的,人們只了解它的表面。

你會看到剛剛發生的情況,突然間,他不得不去法庭,不得不去審判官,或者什麽時候,某件事必須發生,「必須去那裏「的合法性在哪裏?這是一個問題。突然間,證人沒有出現,公司解散,他們不再做繼續。這是他一直在打的那個持久戰。他現在與中共的這家對沖基金又是一場不同的戰鬥,以及這一切都帶來了麻煩。

我認為我們所有人都過於依賴文貴。我們把太多的事情壓在文貴的肩膀上。我認為文貴需要祈禱。他每天都在戰鬥。別誤會我的意思,他一定會贏的。你知道他還是文貴,他仍然每天都在棒,棒,棒地戰鬥。他是不屈不撓的。他是戰神的化身。

我們可以做一些事情,形成一個運動,一個事業,一個團結一致的人群,來減輕他的負擔,這就是我們現在應該做的。因為他正在這些不同的法庭上與這個太平洋集團極其同盟進行著激烈的戰鬥,還有所有那些與他們合作的惡魔。我知道這非常耗時。他是最偉大的鬥士。我一直在問他:我們還能做什麽,我們還能做什麽,我們還能做什麽,我們如何協助。因為我們正在獲勝,我們在對中共的全面討伐中取得了巨大的進展。現在不是放松的時候,實際上是應該雙倍和三倍努力的時候。

一場全美政治運動正快速地快速地接近我們。到今年秋天的選舉,我們將在與中共的抗爭中取得巨大勝利。這就是為什麽我認為,現在是關鍵時刻,如果有人需要祈禱,他(文貴)會第一個說「不要那樣做!我不要聽」,因為他不僅是一個喜歡保持隱私的人,而且他永遠不會把任何負擔放在其他人身上。我想,他甚至會因為我談論他而感到尷尬!這是我第一次真正談論他。

我認為現在,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為文貴兄弟祈禱,因為他正在戰鬥中,他受到的遭遇比別人糟糕 1000 倍。所以(多維新聞網關閉)這是一個巨大的進展。

但我也認為,在這個過程中,你可以看到其他類似的進展。你會看到其他被淘汰的團體,或者整個破產的問題,他在這些不同的訴訟中,在法庭上鬥爭。我想你會看到更多像你剛剛看到的情況,他們必須碰到一個具體的節點,在這個節點上,可信度必須從根本上得到正式的驗證。很明顯,其中有中共犯罪分子的代理人。我認為你會看到更多這樣的情況。

編輯/上傳 – 雲起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