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動物農莊裡的小螞蟻Michael.Tonny(專欄) Gettr: @Michael_tonny89

4 月 25 日,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在昆士蘭桑福德穀澳新軍團日發表講話時稱,澳大利亞必須“為戰爭做準備”以維護和平,澳大利亞必須“堅強”,“不要畏縮”。

澳新軍團日(Anzac Day),時間是每年4月25日,是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的國家紀念日,廣泛紀念“所有在所有戰爭、衝突和維和行動中服役和犧牲的澳大利亞人和紐西蘭人”和“所有服務過的人做出的貢獻以及痛苦”。英文ANZAC是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Army Corps(澳大利亞和紐西蘭陸軍軍團)的英文首字母縮寫。

1914年7月28日至1918年11月11日,歐洲爆發同盟國(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奧斯曼帝國及保加利亞)和協約國(英國、法國、俄羅斯帝國、美國、義大利、比利時、塞爾維亞、日本、羅馬尼亞和希臘等)之間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二次前也稱歐戰)。

1915年,澳大利亞和紐西蘭士兵組成了協約國遠征隊的一部分,著手佔領加里波利半島,為目標是佔領奧斯曼帝國首都君士坦丁堡的協約國海軍開闢通往黑海的道路。澳新軍團部隊於1915年4月25日在加里波利登陸,遭到穆斯塔法·凱末爾指揮的奧斯曼帝國軍隊的猛烈抵抗。原本計畫採取大膽打擊奧斯曼人的戰爭計畫很快陷入僵局,這場戰役持續了八個月。1915年底,雙方傷亡慘重,歷經艱辛,協約國軍隊被迫撤離,死亡總數超過56,000人,其中8,709人來自澳大利亞,2,721人來自紐西蘭。

儘管加里波利戰役未能實現佔領君士坦丁堡和擊潰奧斯曼帝國的軍事目標,但澳大利亞和紐西蘭軍隊在戰爭中的行動留下了無形但強大的遺產。4月25日很快成為他們紀念那些在戰爭中犧牲的人的日子。

之後,澳大利亞人和紐西蘭人認為4月25日是一個紀念戰爭代價和紀念那些為國家而戰並犧牲生命的人的儀式。

在4月25日的講話中,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彼得·達頓說,與俄羅斯和中共國打交道的最佳方式是“站起來盯著任何侵略行為”,維護和平的唯一方法是為戰爭做準備,讓一個國家變得強大。不要畏縮,不要屈膝和虛弱,這就是現實。蜷縮成一團,假裝什麼都沒發生,什麼也不說,這不符合我們的長期利益,我們應該誠實地對待這一點。

達頓將2月24日對烏克蘭發動全面入侵的俄羅斯總統普京與納粹領導人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相提並論。他說,我們必須現實一點,像希特勒及其它類似的人不僅僅存在於我們虛構的想像,或者他們已經僅僅是歷史的記憶中,在2022年,普京軍隊中有人依然在殺害婦女和兒童,這是1930年代發生的部分事情的重演。

自習豬頭上臺以來,尤其是近年來,北京推行了越來越強硬的外交政策。中共國加強了在南中國海的領土主張,在喜馬拉雅山殺死了印度軍隊,並經常派戰鬥機在臺灣上空飛行。

4月20日,所羅門群島總理馬納西·索加瓦雷在議會宣佈,它的政府已與中共國簽署了一項新的安全協定。所中安全協議允許中共國向所羅門群島派遣員警和軍事人員“協助維持社會秩序”,同時中共國軍艦可以在該國港口停靠“後勤補給”,引發了中共可能在澳大利亞和紐西蘭家門口建立海軍基地的擔憂。

中共正加緊備戰,蠢蠢欲動,妄圖攻打臺灣。

在談到中共對全人類的安全威脅時,達頓說,中共國越來越決心將力量投射到境外,中國人通過他們的行動和他們的言辭目前正走在一條非常具有侵略性的道路上。我們必須與各國站在一起,制止任何侵略行為,以確保我們能夠維護我們的地區和國家的和平。

澳大利亞工党副領導人理查·馬勒斯(Richard Marles)批評莫里森政府為一個一再失敗的政府。馬勒斯說,就像它在管理太平洋地區的關係方面一樣,就像它在達爾文港方面所做的那樣,達頓先生只有“口炮”,而不是採取行動來維護澳大利亞的安全。

同一天,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在參加紀念加里波利登陸 107 周年的講話中說,這是重新致力於許多澳大利亞人為之奮鬥的原則和價值觀的一天。即使現在,當我們走到一起,在這個澳新軍團日,全世界,特別是在烏克蘭,都在為自由而戰,澳大利亞在這場戰爭中發揮了自己的作用,支持那些相信自由的人,從那些試圖脅迫他們的人手中獲得自由,從那些試圖強加他們意志的人手中獲得自由。然而,烏克蘭戰爭如此悲慘地提醒我們,黑暗並沒有從世界上消失,自由不能被視為理所當然,它提醒我們自由不是免費的。

在所羅門群島與中共國簽署安全協定後,4月20日,在布里斯班結束的5月21日選舉前的首次領導人辯論中,莫里森和工党領袖安東尼·艾博年就該國與中共國的動盪關係發生了激烈辯論。艾博年指責莫里森政府未能阻止所羅門群島與中共的交易,標誌著政府的外交政策失敗。莫里森反問,當這種重大的事情發生時,工黨為什麼要站在中共國一邊?

在澳新軍團日的講話中,談到所中安全協議時,莫里森說,所羅門群島索加瓦雷總理對我說得很清楚,不會有這樣的中共海外軍事基地,他就是這麼說的。在這些問題上,我們與美國有著相同的紅線,所以他(索加瓦雷)顯然同意我們的紅線。

然而,中共顯然不這麼認為!

4月19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回答記者提問時稱,太平洋島國不是誰家的“後院”,更不是地緣對抗的“棋子”,干擾阻撓島國對華合作的圖謀也註定徒勞。

4月25日,汪文斌稱,所中安全協議是兩國主權範圍內的事,符合國際法和國際慣例,中共在所羅門建立軍事基地的說法完全是少數別有用心的人編造出來的假消息。

然而,推特上流傳出來的一份雙方協定草案完整檔Article 1 Scope of Cooperation部分清楚地寫明:

Solomon Islands may,according to its own needs,request China to send police,armed police,military personnel and other law enforcement and armed forces to Solomon Islands to assist in maintaining social order,protectiong people’s lives and property,providing humanitarian assistance,carrying out disaster response ,or providing assistance on other tasks agreed upon by the Parties; China may, according to its own needs and with the consent of Solomon Islands ,make ship visits to ,carry out logistical replenishment in ,and have stopover and transition in Solonmon Islands, and the relevant forces of China can be Used to protect the safety of Chinese personnel and major projects in Solomon Lands.

所羅門群島可根據自身需要,請求中方向所羅門群島派遣員警、武警、軍事人員等執法武裝力量,協助維護社會秩序,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實施救災,或就各方商定的其他任務提供協助;中方可根據自身需要,征得所羅門群島同意,對所羅門群島進行船舶訪問、後勤補給、中途停留和中轉。中方相關力量可用于保障中方人員和所羅門群島重大專案的安全。

參考資料:

Chilling Anzac Day warning Australia must ‘prepare for war’ as Defence Minister Peter Dutton pledges the nation will ‘not cower’ to China and Russia

The draft security cooperation agreement between China and Solomon Islands has been linked on social media and raises a lot of questions (and concerns). (photos of agreement in this and below tweet)

編輯:Michael.Tonny上傳:Michael.To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