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链接:https://gettr.com/post/p161dm5929a

片头小视频:

郭文贵先生:【04/19/2017发出了红色通缉令,又恰恰是(在)美国之音公告了我们这个直播节目的三天后,也是我在推特上公告的大概是三天后,这是非常有意思的。

郭文贵先生:【04/19/2018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4月19号,是个特别的日子。

郭文贵先生:【04/19/2019今天是2019年4月19号,这个日子读起来比较沉重,比较沉重。

郭文贵先生:【04/19/2020尊敬的战友好,今天是2020年4月19号,文贵乱聊直播,我们在的是我们爆料革命自己的平台GTV。大家看我穿了一件衣服了吗?刚才我相信你都看见了,这件衣服就是2017年文贵当时在“4·19”——4月19号,被《美国之音》断播——拔电线,这个事件之时穿的衣服。

今天鞋子是那天穿的,外套也是里边衬衣也是,只有内裤和袜子不是,其他都是。今天,那天没戴眼镜,三年了——1000多天,这个世界变化实在太快了。

郭文贵先生:【04/19/2021兄弟姐妹们好,战友们好,今天是2021年4月19号,我今天穿上长袍了,今天再穿上这长袍的时候,你说的感觉真是不一样。

这个一晃倒4年了,我今天又穿上长袍,这个长袍的是那天《美国之音》当时穿那件,在船上那件不是那件。所以说一到4月19号的时候,兄弟姐妹们们这个心情是真不一样,真不一样。

特别像今天又更不一样了,更不一样了。所以,“共产党你玩球蛋啦!”——就想说这句话,“共产党你完了!”我就是想说这话,我就是热血沸腾啊,热血沸腾!

“4·19”到底意味着什么?

郭文贵先生:【01/17/2022我4月19号参加VOA大直播,4月18号递的官司,三月份我和刘彦平见面,跟刘彦平的沟通他就要警告我不要参加VOA,我4月份在美国才开始,然后孙力军就一再警告我,你要敢参加VOA会让你在全世界上没有任何生存的机会。

会拿走你家族和你一切的东西,让你睡在马路上。而且明确告知PAG就太平洋联盟,叫PAX。PAX会让你像疯狗一样在大街上,那就找不到任何地方生存的地方。

“4·19”意味着中共正式启动全球蓝金黄力量剿“郭”的开始,而郭文贵先生不惜以己为饵,五年来让中共对西方国家的渗透,以己其庞大的蓝金黄力量,一步步大白于天下,终于世界警醒,以达到全球祛“共毒”的目的。

郭文贵先生:【01/17/2022就在我“4·19”暴露共产党料的时候,它就“啪”就在纽约就立(案)上了,而且找了这样的律师,这样的法院、这样的法官。立上之后我们就没赢过。

郭文贵先生:【10/24/2021这全是中国的情报头子,然后又涉及到马云,然后这些人。大家看到9月2号都已经收购完了,收购的公司,所有涉及的人又是所有叫遣返七哥,所有联合起来“强奸”案、博讯案、多维案,还有 PAG案全部是一伙人。

郭文贵先生:【12/08/2021那么现场去执行的法警就是直接告诉你,太平会把你郭文贵轰在纽约工作大街上去;会把所有郭文贵在国外房子轰到大街上去,会把你所有的同事和家人,还有在盘古的所有人。

郭文贵先生:【10/27/2021这会在美国大大的揭穿共产党在整个美国律师界、司法界、法院、检察官,整个领域的渗透和制造虚假,还有利益冲突。

郭文贵先生:【01/17/2022那么今年这个案子到这个时候,我说最终我们是100%会赢,一点都不用怀疑,但这个赢之前我们要付出很多代价。

我们一定要西方通过程序上、事实上、法律上,证明这些伤害在美国存在,才能把美国和欧洲藏在病体里的毒拔出来。不可能共产党没了,这些人就消失了,这事就拉倒了,不可能。我们就是要干的这个事,通过以身来证明法律和共产党的邪恶,让西方重新回到法治独立。

五年来中共走狗一个个灰飞烟灭,但郭文贵先生让中国人和中共分开,从“跪族”变贵族,新中国联邦成为拯救人类的新生力量。

组合中国国新闻视频:

主持人: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涉嫌受贿、操纵证券市场、非法持有枪支案,今日已由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主持人:全国政协社会和法治委员会副主任傅政华涉嫌严重违法违纪,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郭文贵先生:我们的火鸡龚——龚小夏,因为在VOA美国之音,可能是涉嫌贪污、贿赂,还有一个给中共的很多人提供方便。

郭文贵先生:刘延平,他抓进去,当场老岳母上吊自杀。

郭文贵先生:全人类就咱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咱们是无苗有币族。

郭文贵先生:今天在乌克兰前线,是新中国联邦建国以来第一次,世界上第一个在任的比利时的总理就相当于总统。比利时的总理是全权,而且是很多联合国、WTO的所在地.主动走到乌克兰新中国联邦的帐篷前面。

郭文贵先生:“4·19”这都5年了,一晃就是5年了。

视频画外音:美国之音专访神秘富豪郭文贵,这是郭文贵首次在海外以面对面方式接受专访。美国东部时间4月19日上午9点整,北京时间晚上9点整。

郭文贵先生:VOA的观众好,我是郭文贵,还有我要向我的推友们问好。

郭文贵先生:我要爆的料,他是贪污腐败分子,贪污腐败分子不能代表中国政府,不能代表中国人民,所以说我把问题要搞清楚,这是一。

第二个他们说文贵你现在证明了你是好人,你就不要再爆料了。我爆料,爆反贪和腐败分子,包括我是不是罪犯,跟他们贪不贪污?腐不腐败?是完全没关系。

郭文贵先生:跟着共产党走进火葬场,关键让你走进火场的便宜,跟着共产党就让你在火葬场门口转悠,这你死不了活不了。

郭文贵先生:傅政华、王岐山

(突然断播片段)

郭文贵先生:火鸡龚——龚小夏暴露了,美国之音的沉默力量,和美国和中共之间存在的真正的问题。

“4·19”开启了中国灭亡不可逆的进程。

画外音:美国东部时间4月19日上午9点整,北京时间晚上9点整,《美国之音》进行现场直播。

主持人:那么在今天的特别节目中,美国之音就来专访这位新闻焦点人物郭文贵。郭文贵向美国之音承诺他将带来核爆级别的爆料,没有人知道郭文贵的爆料将指向哪个层次和级别的中共体系。

郭文贵先生:必须爆料,那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把王岐山书记这个事情直接给说出来的原因,

火鸡龚——龚小夏:对不起我们现在就先给停,到这给停止,先停止一下。

(彻底断播)

VOA男主持人:这是郭文贵首次在海外直面自由媒体,接受采访。

VOA男主持人;各位听众,各位观众真的非常对不起,因为某种原因我们的直播必须停止,向大家表示深深的道歉。

郭文贵先生:国内的很多战友,因为他们深深的记住了“4·19”,还有很多人开始关注爆料革命,关注七哥是因为“4·19”。

郭文贵先生:“4·19”那一天对我来讲,真的是过去的郭文贵已经没了。

人类命运的十字路口使命与信仰

郭文贵先生:“4·19”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日子,它将成为中美关系历史上一个重大的事件。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拍摄者:看到这个场面,我真的,我都流眼泪,哎呀我的天啊。

“铁锁女”李莹:这个世界不要,不要俺了。

小新:好,尊敬的全球的观众朋友们,战友们,大家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 “4·19”VOA断播事件的5周年纪念日,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小新。非常感谢,非常荣幸可以和七哥在一起,我们来回顾这5年经历过的点点滴滴,首先七哥给大家说两句。

郭文贵先生:小新好,小新好,尊敬的战友们好,还有在我身边,现在正在辛勤工作的我们的小白,我们的市长——长岛市长,阿甘、Rachel、王子、罗伊、甜甜,还有这个谁?小新啊,小小?小小啊,我们今天是个超级团队。

今天是“4·19”,5年纪念日的咱们一个直播活动,此时此刻的我真是不能用任何的话来形容。昨天晚上又发生很多事情,我们昨天在这里准备完今天的时间表,回去以后昨天晚上发生很多事情。

因为我的世界是联系到全球的战友和国内的体制内的很多的人。那么昨天体制内的很多人在说,在前线的乌克兰和俄乌的战争,以及共产党正在准备的所谓要统领世界,而且和我们现在的5周年的“4·19”大家都感慨很多。

那么我们今天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回顾与展望,还有一个规划未来的重要的一天,所以说小新我今天开始吧。

小新:好,谢谢七哥,谢谢七哥,确实七哥在5年前这“4·19”的时候打开了灭共,刺向灭共的第一“剑”,文贵先生当时就说:保命、保财、报仇。其实我昨天就在想,我说跟我们现在到另外一个阶段:首先一个我们也保财——我们有喜币,然后保命——我们有没有打疫苗——我们是无苗族,然后报仇——我们整个人全部都是的灭共族。

所以我觉得怎么说,从5年来到现在,真的是一说我都起鸡皮疙瘩,我觉得怎么说,

郭文贵先生:在哪呢?在哪呢?鸡皮疙瘩。

(七哥开玩笑摸小新的肩膀)

小新:真的有。

郭文贵先生:没看见。

小新:对,我们首先请前线的战友们,大概说说前线的一个情况,我们知道其实猫本小哥,还有文疯大哥,也是最近才到前线的,大家可以谈谈自己的感受,还有对“4·19”的一个认识。

郭文贵先生:猫本?那是猫本,猫本、文疯、精良?我看到精良了,还有谁?

小新:还有文科

郭文贵先生:还有文科,

路人:路仁。

郭文贵先生:路仁。

其他连线战友:这位是路仁。

猫本小哥:我先给七哥打个招呼,七哥好,小新好,还有全球的战友们大家好。我是猫本小哥,我现在正在波兰,乌克兰前线这个地方。是前天刚到的,然后昨天是第一次来营地,今天是第二天,我先让大家都给大家打个招呼好吧?

文疯而逃你好,我是文疯而逃,我现在逃到前线了,谢谢大家。

路人:七哥好,战友们好,扬帆农场——路仁

月的鲜花:六月的鲜花。

小新:谢谢猫本小哥,您可以谈一谈,我们知道,其实我们很多人,都是因为“4·19”断播来了解爆料革命的。大家可以谈一谈,就是关于对于“4·19”的认识吗?到底是怎么怎么样,咱们加入爆料革命的?交给您了猫本小哥。

猫本小哥:谢谢小新,5年前“4·19”那个时候,就是七哥刚第当时直播——VOA直播,然后我当时,就是抱着瓜子在那嗑的,你知道吗?想听一听究竟七哥有什么料可以爆?

因为我们都知道,你比如说,曾经很多爆什么毛泽东的料,他都是写书的,就没有一个真人,真的站在这个镜头前,向全世界说共产党的这些坏、这些恶,没有的,七哥是全球第一个人站出来说。我们都想听一听七哥是爆什么料,因为怎么说?就七哥的他的高度非常高,我们很多东西并不会接触到这些信息,那么大家都很期待去听这个东西。

然后七哥开始的时候,就说“红通”啊,说家人被抓,说他的身份信息,我们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然后突然对吧?就龚小夏(Sasha)—“火鸡龚”他们这边就停了,就不让七哥继续爆料了,我们就觉得很奇怪是吧?

包括“4·19”那个断播,“4·18”的时候,当时那个PAG案子开始起诉了。我们就在想就是说,如果七哥说的这个东西都是假的,你就让他说就好了,我们大家只是听一听,并没有说想做什么事。因为我就说咱们中国人,有的时候希望别的人努力,看到别的人来做的事情,替我们把共产党灭了,我们就是一个看客的心态。

但是当断播真的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在想,本来是靠着七哥,因为觉得七哥非常高,他是大海中的一个大舢板,我们大家都靠着他。但是突然一下子,七哥都可以被断播,我们就想我们灭共是不是我们所有人都要真的站出来,因为七哥可以被停、被断播,我们更可以被断播、被灭门了是吧?

所以我觉得促使我们所有人都行动起来,这是我个人想法。好的,我先给文疯大哥。

文疯而逃:七哥好,这个VOG在我那个年代的人里头,有着非常神圣的地位,因为在它原来在“4·19”之前,它在我心中的地位就相当于一个民主的灯塔一样。

我非常记得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关着门、关了灯、拉着窗帘,拿个短波收音机在收听BOA(应该是VOG)的情景。现在跟有些同学说起来,好像都是像昨天发生一样的。

所以我“4·19”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好像突然我心中民主的一个丰碑就突然倒塌了,他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够剥夺一个人说话的权利?

我的感觉跟猫本小哥一样,我就觉得,我们一定要行动,不行动,什么都不是,不管你的爱恨情仇,你有多爱一个人,多恨一个人,甚至你想、怎么想都是没有用的,一定要行动。

所以现在我们,在这以后,其实有个小插曲,就是说“4·19”以后,在我对我生活,除了我现在天天想着行动以外,我今天还跟猫本小哥讲,我后来我就开始再也不吃火鸡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一下恨火鸡,后来想可能都是从 “4·19”开始了,我就先说到这,谢谢。

路仁:七哥好,战友们好,七哥可能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我简单回顾一下,就“89·64”的6月3号晚上,我们还在一个省政府门口静坐,一直到凌晨的6点。突然从VOA传来了天安门大屠杀的消息,当时好多在座的人都哭了。所以那个时候VOA给我们的感觉,简直就是真理的象征,真相的化身。

那么结果这次七哥的“4·19”,5年前“4·19”断播简直是在我们心目中,简直是产生了一个非常大的,我们,其实我觉得正是由于“4·19”,才把我们好多战友,才集中到七哥的身边。我们感觉到,我们虽然对共产党当时有很多的这种仇恨,想灭掉他,但是感觉自己实在没有实力。

当七哥出现的时候,当“4·19”出现的时候,我们才发现This is the guy, This is the real guy。我就讲这么多,太激动了七哥。

郭文贵先生:谢谢,谢谢,谢谢。

月的鲜花:谢谢,好,全球战友,全球的战友们好,墙内、墙外同胞们好,全球的战友们也包括七哥,我就不单独说了。

确实我是“4·19”之后我才知道七哥的,然后那个时候才开始,我的感受就和刚才疯哥——文疯大哥,还有这个路仁说的一样,就是VOA曾经是我们心目中自由的灯塔。

我们当年在80年代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经历的是第一次开智,我们开始向往美国的民主自由。但“4·19”之后实际上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是第二次开智,我们才开始意识到:曾经的自由民主的——美国,已经被渗透到这种程度;曾经全世界的民主、自由的世界,已经被共产党的“蓝金黄”一步一步让我们看清了——渗透到这种地步。

尤其是海外民运,其实是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对它比较失望,但是没有想那么深。通过七哥的爆料,我们真正的看到了中共的媒体战,中共的法律战等等一步一步的,让我们这5年真的是大开眼界,让我们对人生的认识,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尤其是我们现在在前线,我们感受到的一个什么?就是早期的时候,中共的媒体,也渗透到我们这里来,然后我们看到有布隆伯格的派来的人,也有中共派来的,什么台湾等等等等。

但是我们现在逐渐看到,在我们的现场越来越多的自媒体,越来越多的小报,小的网页,这些人,他逐渐的受到我们这些新闻逐渐传播出去的吸引,我们的爆料革命真正的深入人心了。

我们经常会碰到很多,一听——刚开始跟我们说的:一听说你们是中国人我们就不来了,后来才明白原来你们是反对中共的。所以在这里,我们逐渐也是感受到,让我自己感受到,就爆料革命的力量还在不断的在深化。

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小媒体也逐渐地站出来了,所以这都是全世界、全球的爆料革命,就是从“4·19”开始的。我还给猫本小哥。

猫本小哥:好的,谢谢小新,我最后再补充一点,我觉得,大家看到我们前线现在战友越来越多。后我们一直在前线做这些就是灭共,然后拯救乌克兰这些事情。我觉得,没有“4·19”就没有我们这么多人今天站在这个地方,对吧?没有这么多,拯救乌克兰这些事情。

你就发现很多东西都是神的旨意,觉得就是神,就是七哥,让七哥带领我们一直走到了今天,我先说到这,好的小新。

郭文贵先生:真是我看到4位战友,都是从“4·19”我们相识,就像今天,我们坐在这里的时候,很多战友都是因为我们“4·19”结缘。“4·19”可以说,是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最重要的日子,是共产党是共产党最忌讳的日子。共产党在历史上“4·19”有过很多辉煌的战绩,但没想到“4·19”成了他的一个这是“灭亡门”。

那么“4·19”的前一天“4·18”,“4·18”那天发生的事情,就是PAG起诉啊。然后也就是刚刚,就是5年前的今天的几个小时前,所谓的“红通”、“蓝通”。然后接下来就是,董克文的什么几个,克文的几个,9个什么建筑公司的几个案子——9个案子。包括了所谓在曼哈顿的华人领袖梁冠军带领的曼哈顿的华人,China town法拉盛的,在七哥家外面的整个的抗议。

今天你再去想想,今天我们在乌克兰前线的救援。就乌克兰前线救援,就是你们这几个字:Take Dow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政治家无法回避的,他们想探索的,想了解的问题。

而这一行简单的一行字,后面就是新中国联邦,而新中国联邦当时是背着强奸犯:“郭三秒”、还有一个“郭骗子”、“郭三邪”,你去想想这词,我都忘了这么多词。而且面对的是世界上最大的媒体:布隆伯格、《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以及什么福克斯杂志、“红通”,等一系列的这种共产党的——可以说是超级国家级的超限战的这种舆论攻击。

然后到了今天,然后看到今天在直播当中,在我们的平台上,看到前线的你们:闻风而逃——逃到了前线从澳大利亚,猫本坐二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我们的路仁、四月鲜花,这兄弟都是跟着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走到今天,这是一个行动的结果,是一个正义战胜邪恶的结果,艰难的历程。

更重要的事情是,你们和我真的没有一个人的一样,就是我感受今天的时候,每一秒钟我都浑身起鸡皮疙瘩,真的不是小新说,你想起就得起鸡皮疙瘩,就是这一天对我来讲,真的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所以说你们站在前线,今天的连线,代表了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和“4·19”一个巨大的成功的里程碑。同时是中国人走向世界,去一个国际性的救援的第一次,让世界上的白人和欧洲人高贵的欧洲人一直认为和亚洲人不一样的。日本人当年脱亚入欧,日本的文化就说明了对亚洲人的歧视。

而今天是我们在第一次亚洲人、黄皮肤人、中国人,是一个国际上的在欧洲的人道救援,而且是如此之高尚,如此之高标准,如此之伟大的形象都震撼了世界。

我还是喜欢我跟小新俺俩的镜头,我不喜欢我自己镜头,多好,有美女陪着多好,那年“4·19”旁边就一个“火鸡龚”,弄得多惨,今天这么年轻的美女。那年的“4·19”旁边那个女的“火鸡龚”,让我几乎是差点真的变成“郭三秒”。

今天换了美女在旁边,这也是巨大的变化,是吧?而且还起鸡皮疙瘩,还让我摸了刚才鸡皮疙瘩。所以说今天幸福的美好的传奇的一天,谢谢兄弟姐妹们,继续我们的传奇。

小新:谢谢七哥,谢谢前线的一个战友们。好,我们现在就进一个视频,然后接下来我们回到铁血组,我们新中国联邦的铁血组和七哥连线,好,谢谢大家,我们马上回来。

视频一 “4·19”视频片段:重点回顾。

郭文贵先生:包括让你们不去发这个事情,很简单,就是因为我即将要爆料的人,他有指挥外交部的权利。这说明就是傅政华和他弟弟想把钱所谓给退回来。你看他们所谓查反贪的人多么欲盖弥彰,你把钱退回来,掩盖不了你的犯罪事实。

但是他还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要这么做,为什么?他是有恃无恐,他要向中央的领导保证,我没有收这个钱,我退回去了,但是这符合法律法,它当然不符合。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今天我的爆料当中会提到:他向我、威胁我、敲诈我5,000万美元,而已拿走了150万美元。他很明确的说查王岐山书记和孟建柱书记是习主席要查的。他说,原话是:“习主席只用他,不信他”——就不信王和孟。

郭文贵先生:王岐山书记的他家里边姚家姓,就是他太太的家族,整个姚家就剩了一个男性,就叫姚庆。王岐山的家里边没有男性遗传了,他是他家唯一的男性;再有王岐山的夫人叫姚明珊,还有姚明端——她的妹妹,让我查王岐山书记和海南航空的这个事情。

而就是说王岐山的书记的外甥持有海南是股份10个亿的债务,就是中泰信托卖给了,可以把债务转让了一个香港的叫嘉年华,嘉年华上市公司。这个上市公司的股东是原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先生的弟弟曾庆淮的女儿叫曾宝宝的。

视频二  关于播报七哥“红通”的国内、外新闻,及“红通”内幕。

主持人:中国外交部今天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星期二发布红色通报。

男主持:就在这次专访前夕,我们突然听到了,昨天夜里中国公安部突然对郭文贵先生发出了红色通缉

“4·19”视频片段:

郭文贵先生:中国政府这花了6,000万美元,一年拿到了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的职务,就是为了阻止中国老百姓,掌握他们腐败信息到海外来爆料。

这就为什么我在《明镜》第一期说的是,把它们理解为所谓的网控,信息控制是为了所谓的意识形态,绝对不是,就是为了掩盖这些贪官污吏,还有“盗国贼”们,这个拿走了中国老百姓的钱,这些丑闻不被曝出。

视频三 “4·19”视频片段:三次断播始末。

直播41分钟,文贵先生第一次提到王岐山时被立刻“技术”中断。

郭文贵先生:傅政华说:你帮我调查这个资料。其中很重要,我希望一会我给你们出示证据和语音。他说是他代表习近平主席,当时我两次向他确认,我说你代表了老板是不是习近平主席?他没否认。但是他就给我下达命令,说先让我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

王岐山书记他家里边姚家,就是他太太的家族,整个姚家就剩了一个男性,就叫姚庆。王岐山的家里边没有男性遗传了,他是他家唯一的男性,再有王岐山的夫人叫姚明珊,还有姚明端——她的妹妹,让我查王岐山书记和海南航空的这个事情。

而就是说王岐山的书记的外甥持有海南是股份10个亿的债务,

(第一次中断)

“火鸡龚”:郭文贵先生爆的料是他自己的料,我们……

直播44分钟,文贵先生第二次提到王岐山时,被再次“技术”中断。

郭文贵先生: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就不要报王岐山书记的家族还有海航的事情,这是他们最担心这个事情。因为这个姚庆是江湖上都知道的,是王岐山书记和姚家家族最核心的人物,而且他是海航的股东这个事情,大家好像都知道。

我是很惊讶的,因为海航涉及到的财富,过去这两三年大家看到并购涉及到万亿了,海南航空。

“火鸡龚”:我们没有办法去查证所有这些资料,

男主持:等各位观众请稍微休息一下,我们对郭文贵先生的三个小时的直播马上回来。

字幕:反常的2次广告中断期间,明确为3个小时的直播在77分钟,文贵先生第三次提到王岐山时被彻底中断。

郭文贵先生:那么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要把王岐山书记这个事情,直接给说出来的原因。

(彻底断播)

视频四 “4·19”视频片段:爆料信息来源。

郭文贵先生:所有的,我能得到的信息的根本,非常清楚。我认识一个安全部的副部长马建,他是过去18年来唯一的代表共产党、中国政府查处腐败的技术侦查人,所以他掌握了巨量的信息。

后来由于他担心被害,还有他行动处长叫高辉先生的,就高辉是个警察——安全人员,已经在专案组被他们给搞死了,已经死了一年多了,但这些东西这是我的信息最多的。

第二个由于当时安全部马建副部长和我的关系,我后来我也认识更多中纪委的人员,由于刘志华案,包括国安的人员。在盘古有一个他们的办公室——行动组的办公室。那么有查出腐败的,今天王岐山书记、孟建柱书记干的事和傅政华干的事……

就在这几年腐败当中是:以黑反腐、以贪反贪的时候,很多人就把料给了我,因为我在国外。另外一个我亲身的经历,很多跟官员打交道,安全部就是挂靠的、商靠的时候,其中有个就是他们老给我个任务,在海外找那些私人调查公司,查阅海外的反贪官的这些资料。

长岛伟哥:好,战友们好,各位兄弟姐妹好。今天我们有幸跟“铁血组”一起来参与“4·19”大直播。今天这个日子,我相信对每一个参与爆料革命的、旁观爆料革命的、还有反对爆料革命的人来说,我想这一天都是很特殊的。

当然我想对反对爆料革命来说他们只是越来越惨,越往后也越没落。但是我们参与爆料革命的,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好,旁观爆料革命的人也越来越少,因为都加入到我们阵营里边来了。

所以今天我们有幸在5周年跟大家来一起分享回顾一下,展望一下未来,那我们先请我们铁血组的几位兄弟姐妹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老班长:尊重的文贵先生好!全球的战友们好!所有的观众朋友们好!同心同框的我们的铁血兄弟们好!非常荣幸今天在这个特别的日子,能与大家一起分享这个“4·19”的感受,来回顾这段不同非凡,爆料革命来说“4·19”绝对是一个最重要的日子,我认为它的重要性超过了对 “6·4”的这个定义,它是爆料革命真正的起点,谢谢各位!

长岛伟哥:好,草根

草根小哥:好,尊敬的各位战友好!七哥、各位兄弟姐妹们好!然后非常有幸第二次参与这个“4·19”纪念活动的这个直播。我相信大家对我很多要分享的事情很多这种感受啊,其实在今天这个节目开始之前我们在一起商讨的时候,大家都说了很多自己的感受,也非常有感触,非常期待大家的分享,谢谢!

长岛伟哥:木兰,木兰妹妹

老班长:木兰没开麦吗?

长岛伟哥:如水,如水先来吧

如水:嗯好,七哥好,长岛哥好!我们那个亲爱的铁血组的兄弟姐妹、台前幕后所有的兄弟姐妹大家好!其实心情一直是很激荡的,我觉着非常开心!很幸运今天可以和我们所有的战友们一起来感受着我们跌宕起伏的心情,谢谢!

长岛伟哥:好,那钊颖姐、海东兄

叶钊颖女士:七哥好,这个各位全球的战友们大家好!“4·19”对我们来讲,那时候5年前我们并不知道这个事情,因为我们接触爆料革命还是比较晚的。

郝海东先生:对,这个我是17年、2017年开始接触爆料革命的。但是《美国之音》当年我们还是会有所耳闻,因为所有当时你像我们从小在八一队当兵,当时《美国之音》算是敌台,它不让你听,所以对这个东西有感觉但是又没听到过,没听到过,只是听别人说听收音机什么的:“别听啊,这个东西都属于反动电台、反动敌台属于啊。” 就像听邓丽君歌儿似的“靡靡之音”,但是时间过得真的很快,5年就过去了,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走到今天,现在在全世界有巨大的影响力,所以非常非常地感谢所有的战友以及七哥,给我们打开了灭共之路的这个之“门”。

长岛伟哥:好,谢谢!木兰….没声,OK,等一下我们再木兰来讲吧。今天我是这样,我了解了一下、昨天了解了一下,在咱们这个“铁血组”我是最早接触爆料革命在“4·19”之前。但是我觉得吧,对我来说就“4·19”这个点非常重要的在于就从过去的怀疑,因为咱们就是一个江浙的小企业家,其实对任何人、如何事情首先抱着一个怀疑的态度。

郭文贵先生:

长岛伟哥:然后第二个呢就是在乎钱,咱们那会就是在乎钱。就从前面一直怀疑的眼光关注着文贵先生那会是在推特上活跃,对,关注着,关注着就怀疑,然后我关心我自己的钱,那会我已经出来了,因为都关心钱,在国内也没钱或者赚不到钱,然后怎么样把钱弄到国外去然后小孩教育。

然后“4·19”那天我突然发现这个跟我有关。为什么跟我有关呢?因为第一个就是说过去内心对这个体制的反叛得不到实现、也不可能实现;要不就是原来我发现这个钱是我的,突然发现我这个钱可能跟我无关了一样。

郭文贵先生:嗯,对对!

长岛伟哥:如果我不去改变的话就跟我无关了,我“4·19”那天就认定了,因为从前面的怀疑,您之前在一系列的互动,然后到那一天发生这一切,尤其是刚才又回看了那个最后一幕,哇,我整个震惊了,我就发现我必须要做这决定。那会我当然不能说我全心全意地参与爆料革命,但是我决定了我一定要离开那个地方,不仅是我人要离开,而且我的钱也必须离开,因为那会我还很在乎钱尽管钱不多。

就“4·19”那天就整个彻底改变我的人生就是从那一刻起,当然重新是对一个人的怀疑到认定认可,到对我的钱的影响,就从那一刻我觉得我的钱不安全了, 我人肯定也不安全,所有必须要离开。那这之后、这“4·19”之后的5年到今天为止,我认为对我个人来说只是发生了无数的事实来证明那一刻我的决定是正确的,也是无数的事实来证明您的爆料的真实,您是真是去灭共的,共产党也是真的怕了,共产党也真的就是假。

这过后的一切对我来说就是证明了这一些。当然今天我们经历了无数的事实,我从一个原来的小企业家没有什么钱,到今天我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是吧?过去文贵先生说:“你未来要超过马云。” 过去这也是怀疑。

郭文贵先生:今天穿着衣裳比马云好看啊,这个衣裳可比马云好看啊,哈哈。

长岛伟哥:也是从过去怀疑,咱们也相信不可能吧,怎么说超过马云?马云那时候是什么人物呀?但是今天又是一个无数次的证实七哥说得是对的,完了以后我们也有这个能力,或者跟着文贵先生一起我们是有能力去灭共的。

所以我的总结来说就是咱们从“4·19”那天开始彻底改变了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彻底让大家去知道真的文贵先生在灭共,然后真的共产党怕。从“4·19”之前我不认为有共产党怕谁,就从那一天开始我意识到了,哎,共产党是怕了!我的感受是这样。

当然我相信今天“4·19”这个一个重要的日子文贵先生在5年当中,每一年有不一样,但是今年跟过去的4年更不一样,因为我们到今年这个时候我们获得的太多了,我们实现了太多,共产党也没落了,或者说共产党已经几乎已经是大部分已经到了黄土以下了,所以我相信文贵先生感触会比我们的多得多。然后就请文贵先生来跟我们来一起分享以下。

●44:09先生分享当时发《红通事人孟宏伟些过往

郭文贵先生:我想简单就是这个长岛哥说的话,刚才你每个字儿说的时候,我特别想谈到当年就是“4·17”的时候–就是5年前4月17号曾庆红的其中一个兄弟、其中一个兄弟就给我打电话说:“文贵呀,这个2015年当时什么什么情况,他们都是疯啦!现在刘彦平都跟你联系上了是吧?这刘彦平你知道是咱家啥关系对不对?咱哥俩啥关系?昆仑银行你当二股东是不是?中国有句话‘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你往外跑啥呀?祖国强大还有你哥,还有咱们曾家是吧?还有咱上海的这么多兄弟姐妹,包括老佛爷(老佛爷就是说的江泽民啊)身边儿哪个人不待见你呀是吧?”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这个词儿你听着,这个话今天海东兄弟和钊颖妹妹在这儿的时候,特别有感触,今天你说这特别有感触。就国内很多老板跟我很熟的,几乎所有人都是说:“中国人嘛‘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 就咱是危墙,他们是君子。郝海东兄弟、钊颖妹妹这个出来以后,特别是青岛的我们几个过去的老师家人说:“这个海东也是啊,这俩口够傻的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他就认了你了!” 就这样直接跟我说,我也是危墙。上到曾庆红下到青岛的我的亲人,包括我过去的合作伙伴,都把我认为“危墙”–我是那个危险的墙啊。

那么长岛哥当时一个敏感的事儿,“我认为共产党是危墙,七哥可能是有机会的,叫可靠的墙。” 更重要的事情现在发生了一个什么?到了5年后今天共产党就长岛哥说:“它当年为啥怕七哥?它为啥害怕?它知道我说到它点子上了。” 就像这个海东兄弟说这个宋祖英的胸罩还有那哗哗的流水,没有一个人怀疑,那是真的!它不是黄色的故事,它是真实的故事,因为我点到你点子上了,郝海东没有说一句假话,大家没有一个人不公认的,而且叶钊颖在旁边是佐证,拿着算盘给他算。

这个就是事实的5年证明了共产党是危墙,我们是可信赖的靠山。共产党怕我的原因也知道了,而且长岛哥你是个代表性人物,就江浙一带现在很多战友包括现在在看直播的已经在加拿大、在澳大利亚开厂的几个哥们儿,都已经成了就是亿万身家了。跟你一样,当时说看完你直播看完你推特以后,他说:“我们认识王岐山身边的人,就刚抓起来的是吧?什么田惠宇啊,田国立呀,我们就走人啦,都走人啦。” 这就是今天长岛哥说的:“谁是君子。” 如果你认为你是君子的话,我用5年证明了谁是那个危险的墙,智者和蠢者就在这一线之隔。我当时我跟长岛哥联系我说:“你会比马云强。” 现在马云在哪儿呢?

马云当时去西班牙要到我朋友家,住在Mallorca,这个长岛哥我们俩都知道,他可以作证,让我救他,我说:“就一条,我可以救你,我所有派去的雇佣军都在你前面儿呢,在你船上也行,那个ZEN那个船,包括你去马待利以前,前提是你必须文字写下来你需要我们救你,否则不救你。” 我成绑架了对吧?

最后马云回到国内了还出来过吗?马云什么情况?我一会儿再跟你们讲,马云和今天穿着立领的长岛哥,马云一辈子没穿过这么好的料子的立领,我可以给你保证,因为他买的立领就是香港的一个牌子,我太知道了,而且还给他打折是吧?咱们完全是天地之差。你今天的长相你的各方面,你的财富超过马云了,到底儿谁是危墙,5年后的今天给了你们一个清晰的答案。谢谢长岛哥!太好了!   (大家鼓掌)

长岛伟哥:好的,那个木兰妹妹行了吗?

木兰:喂,你好

郭文贵先生:哎哟

木兰:听到了,太好了太好了!七哥好!全球的战友们大家好!

郭文贵先生:有没有什么胸罩拽一拽啊,呵呵呵

木兰:啊,呵呵呵,“4·19”是我们

郭文贵先生:脖子都硬了,脖子都硬了

长岛伟哥:好,木兰

木兰:“4·19”是我们最特别特别的日子,我肯定是从“4·19”开始认识七哥的,所以真实我们相遇的最神奇的一天的日子,我希望我们能继续一起继续这个“4·19”的缘分和大家一起,谢谢!哎,听到吗?

长岛伟哥:听到听到,你继续

木兰:我还继续啊?好的。那我就说一下我当时的那个“4·19”啊是认识七哥的时候,当时我都完全不知道我是一个那个、以前呢我就是一个很傻子的那个爱国爱党都分不清的那种小粉红,也不懂政治也不知道谁是王岐山。但是就是有一点很巧的是我知道海航,所以当时一看那个七哥在那儿讲那个海航啊、陈峰啊,那个我就听过嘛,就一下子吸引到了我, 我就非常的那个…

郭文贵先生:你讲过陈峰、王健吧对吧?你见过陈峰、王健吗?

木兰:噢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

郭文贵先生:别装别装别撒谎啊,唯真不破啊,他没有“双休”你就行了吧,你就说实话吗。呵呵

木兰:没有没有,那个时候我还太小了,太小了。他们这是93年的时候、93年海航刚刚成立的时候

郭文贵先生:海航最重要的一张照片跟木兰有关系。

长岛伟哥:啊?

郭文贵先生:就是海航最重要的一张照片跟木兰有关系,而且 非常重要的关系,呵呵,这是为啥她不露脸的原因,她跟海东兄弟他们都属于体制内的人原来,你知道吗?都是知情者,内部人儿,内部人儿,呵呵

木兰:对,所以我一听后就知道七哥说的是真的吗,怎么可能是假的,这些人物这些我都对上了,他说过这些事情我都能对上,所以我当时肯定一下子就相信七哥所说的一切,而且我们也看到中共当时是怎么迫害七哥的,又断播,那更说明这个他们是害怕七哥的爆料。所以那天之后我就是开始一直的每天的就在看七哥的报平安直播了,都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直到今天都是一定要看这个直播,所以可以说这个“4·19”真的是改变了我的…

郭文贵先生:所以今天海东兄弟那看你们今天说到一下,木兰她是个很有代表作用的。就是我当时爆王岐山和刘呈杰,贯君,还有特别是陈峰和王健、海航,木兰是知道的,因为她家人跟他们是有关系的,而且她家人其中一个咱最重要的爆料一个东西跟她家人有关系,她本身就知道你是真是假。

特别是“4·19”又给我发《红通》啊又是太平联盟告我呀,9个建筑官司呀,楼下抗议啊,就这些事情,实际上共产党这一锅菜你发现了没有,就是一会儿东弟你可以聊一聊,就是共产党就玩儿这一套活儿,它对谁都这样:你是强奸犯,你是骗子,你没钱,你阳痿是吧?

然后你这人不可信,你有犯罪,然后《红通》……然后你再想想孟宏伟,就是在我爆这个海航的时候,孟宏伟作为联合国的派到国际上NGO的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第一次干这个职位。这个职位当时是派马建去,马建拒绝了;当时派张越,张越拒绝了;最后是派的孟宏伟,孟宏伟可不想去干这事儿去,真正的党内副部级没有人干这事儿去。

因为在国内他管交通的,孟宏伟,就随便给个牌子东弟知道多少钱,给个老板个牌子“88”的牌子多少钱,随便给你批一个交通的一个项目那都是几十亿,真的一秒钟就是几十亿,而且是全国性的。他一个省拿你几十亿,几十个省拿你多少亿呀?那不一句话吗?他干嘛去联合国干个球去!

是他那个傻老婆给他说话:“咱去外国去。” 这学了英文以后不着调儿你知道吗?就觉得外国玩儿的洋的去,这个小老婆结果就给他出了个主意,这我是全程的。结果这孙子当时老去盘古吃饭,跟谁呀?宋建国–北京市交管局局长,还有北京市的那个朝阳区的那叫什么了?东弟你认识那个老搞经侦预审的那个、老搞抓毒的那个。

郝海东先生:一个陶晶,还有个田壮。

郭文贵先生:陶晶,对,陶晶管黑社会的,东弟,还有陶晶老去我们那儿,最后他就去国际刑警组织了。最重要的事情给我发《蓝通》也好《红通》也好,孟宏伟是非常不情愿的,这是今天我告诉你非常不情愿的。最早就是孟宏伟告诉我的:“老郭,他要给你发《红通》。”

所以这“4·19”还有关系你知道吗?他说:“你就别爆了吧!发这《红通》很危险的,他们要在英国和在意大利把你摁住啊,老郭你疯啦?你跟这个流氓组织斗得起吗?我都往外跑了,我不知道哪一天我都跑非洲找不着了。”这是他的原话。他现在已经判完刑了,“我都不知道在哪儿非洲找不着了,我都想去整容去,求求你了爷呀,别那么傻了,你为谁呀!”

 孟宏伟他太不了解咱了,但是绝对够哥们儿,但是你知道他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一句话,他说:“ 海航,那是王岐山的‘钱袋子’,你敢爆海航,老郭你爆‘鬼子’(孟宏伟把王岐山叫鬼子),你绝对是万劫不复,你家里边儿连坟都得给你刨了,连根儿毛儿都不会给你剩。”

孟宏伟这哥们儿,这个你认识他东弟,他生活中就跟个土匪球一样的,他到国际刑警见了姑娘就流哈喇子,见了钱手就发抖这哥们儿,喝酒就停不住,而且一说话三杯酒下肚:“咱们讲究啊,咱都是哥们。” 就东北那种讲点透话。

对了,刚才有人看下边留言说:“今天为什么没有大卫‘铁血组‘?” 由于前线救援中的各种事情发生,把大卫已经踢出‘铁血组’,很抱歉,但他还是我们兄弟啊,大家别误会啊!所以我告诉大家我们是唯真不破啊,这个千万千万的别给过多解读,他是我们好兄弟–英喜农场主,但由于在前线救援的问题,把他踢出了‘铁血组’。

那么当时孟宏伟有一句精彩的话:“ 老郭你只要是‘4·19’你张开嘴,就是你全家灭亡之时。你别怪我,你也别说我。” 所以我们俩有默契,后来我很少提孟宏伟的事儿。所以刚才木兰说的时候,你知道海航的事的时候儿,海航给孟宏伟弄了一大房子在法国,知道吗?他说:“跟你说实话老郭,我这房子我这私下租房就人家陈峰给安排的,人王健亲自跑来给我弄的。” 这是他原话,现在是人呢?

你想想这事实你谁也盖不住,所以说东弟你去想想,“4·19”时东弟在国内他说这个VOA,那是一个自由的灯塔,是一个敌特平台。VOA起始于一战的末期,在二战的时候它的崛起和美利坚共和国的崛起是同步的,而且VOA最早的时候是电波传送情报和反共产主义,它是最牛的平台,是美国的叫“软实力”的代表。

在二战中对希特勒造成了重大伤害,对盟军带来了巨大帮助,是军队前线所有的西方盟军必听的广播和电台,后来是打倒苏联干掉共产党它是功不可没。其中之人就是原来跟我们吃饭叫Roberson—给我们直播那个,就是里根总统的秘书,包括那黑泽姆都是都是里根总统的秘书,都活着呢,都愿来参加爆料革命到咱们一起去那个,包括那个美国当前危机委员会成员嘛。

那么这个VOA意义在哪里?是干掉共产主义苏联的最重要的武器。结果七哥一出手直接就踩着国际刑警组织VOA的灭共的最牛的平台就上来了,然后呢就被你们听到了,听到的人就是今天的结果。

所以说木兰刚才讲这一段儿是很有意思,你是亲生感受谁是危墙你做了选择,木兰是做出来选择,我亲身知道七哥讲的是真是假。东弟知道VOA是多重要,这VOA的事儿很大啊,他知道这是敌台呀,这哥们儿是敌台啊,这非常清楚,非常有意义的都是,谢谢!

长岛伟哥:好的,谢谢!那个七哥今天不经意,之前我们还不知道孟宏伟之前有联系。

郭文贵先生:他经常在盘古,他跟张越、马健副部长还有这个宋建国,他们都属于曾家的这一派的,都跟我很好啊都是,非常好。

长岛伟哥:好的,又不经意地又爆了一个料,不过呢已经物是人非。

郭文贵先生:呵呵,全都变了。

长岛伟哥:对,全都变了。那接下来我们那个老班长还从你开始来分享一下你跟“4·19”的渊源吧,我想每一个人都有。然后再看还有没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一下。

老班长:好,谢谢啊!谢谢文贵先生,谢谢!刚听了长岛的分享是我的感触不一样,因为长岛一个私人企业主,而我是在一个小粪坑里面,我是体制内的就是自己人,体制内的一个小粪坑—就是广州海关里面混出来的,那所以我也叫有幸或者不幸的,一毕业就到了这么一个粪坑里去,那我就亲自感受到这个有这么一个团队它是何其的腐败、何其的乱、混乱。

我们具体地就是说这些领导们,这些有权有势的在我们这里大行走私之道,权钱交易。这个海关当时在广东的地位我就不用去说了,就打着横走,就地方政府都管不着咱们。当时要是去问海关监管前线的人来说,几乎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工资是多少的。

因为他不在乎这份工资。工资是海关总署发一份,地方政府发一份,然后剩下的稀里哗啦地拿着钱,你不拿也不行。你要在监管前线最前线的人,你不拿你就是有罪的。不拿你会被清除出去,就是这么个玩意儿。每天晚上男男女女都出去混,所以我们当时有句话,叫什么?叫做:“好男不娶海关女,好女不嫁海关男。”

这原因是什么?他在茅屎坑里混,他就没有的干净的人你知道吗。得罪啦啊各位广州海关的同事们。今天可以嫁给你们也可以娶你们了,因为今天海关已经没饭吃了。你在街上打横走可没人答理你了现在。现在中国经济一团糟,进出口贸易简直趋于灾难性的状况,这都得益于我们的习大神。所以海关现在基本上是没饭吃了。

那么讲到4.19之前我还想讲,刚刚七哥说的岛哥这套衣服我一看到的时候真的很帅,但七哥说比马云帅,那我就有所不同的意见,就是岛哥穿什么、不穿什么也比马云帅呀,马云算啥呀,真是的。所以说我听4.19的时候感触是不一样的。

我听4.19是因为我知道它是茅屎坑有多臭我是知道的,我是觉得它是很恶心的。所以在4.19之前其实我已经把我的所谓的小资产、小细软都处理完了,我也决定不回中国了,所以我已经是心中就知道中国就不是个好玩意儿,它也没有前途。

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还做过了一段时间的金融,在墙内做过一小段时间的金融,私募基金,我就更看见中国金融之脆弱和混乱和欺骗的本质,我觉得这个经济必垮。所以回到广州,召集了几个朋友吃饭,我说我走了,我不想回来了,就是这样。

所以4.19的心情从另外一个角度看4.19,突然一断播,我当时就想,是不是小王子在现场又把电源踢断了?开玩笑哈哈哈。我的感觉就是几个,我一下就兴奋了,断播我兴奋了,为什么?它反映了几个点:第一,这是美国之音,记住美国之音它可不是CNN,也不是华尔街什么的,它不是私人企业,不是私人媒体,它是美国政府的媒体。

美国之音他们开始节目的时候,龚小夏、东方都说了,我们这是郭文贵第一次、首次面对面接受自由媒体的采访。自由媒体,它自由吗?你看,话都不让你说完结束了,这是何其地讽刺?它第一个反映美国政府的媒体居然被共产党强大的力量给影响住了,能给你断播,这个我觉得冲击力太大了,一下把我镇住了。但是我第一个就反映出来:好事,太好了。

第二个就是说共产党真怕了。共产党真怕了就证明点到了痛处了。

第三个启示就是共产党也没那么可怕,不像它想象的那么大,因为它今天能断播,可以说一万条路里面它走了最绝、最烂、最糟糕的一条路。如果没有断播我相信文贵先生那场直播,它的影响力会缩小十倍甚至百倍。就是象我这种听了,我是一种锦上添花,觉得更过瘾而已,很多人并不关注。我切身经历,我回去马上告诉他,断播。他们说啥?美国之间断播?美国之音是我们心中那个自由的灯塔呀,敌台呀,我们想办法半导体都要听的,它断播了?什么意思?赶紧回听。

我相信因为断播而回听的人远远远远地超过了当时听的人。这个影响力共产党做了个大广告。这个大广告又得感谢共产党,共产党对西方的渗透,对VOG这个平台的渗透,已经是处心积虑谋划多年了。而龚小夏她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棋子,在关键时候因为共产党体制性的问题,比如说王岐山一看这爆到我了,你得给我断掉。这种狂妄、这种无知。而龚小夏出于各身自己的利益。

今天我们还有战友在说,也想问七哥的问题就是,在这个,没有谈到爆料的具体内容,比如说我会谈到王岐山,这是我想问下七哥的问题。我说完,我想说龚小夏这个人,她在卖自己,怎么卖自己?你要是不值钱就不卖了嘛,我今天就不播了,不播了龚小夏能收几个钱?你告诉我。就得播出去,还得吓到王岐山,龚小夏值钱了这回,关键时候我为党国立功了。据说龚小夏好像通过她的这个国安的,广东国安的这个弟弟弄了不少钱,通过这一把她可是真的挣到钱了。

我在想断播给我的启发就是,共产党处心积虑在VOG这块的潜伏,实际上为我们爆料革命做了建桥师,我们踩着它的背就站起来了。所以说当时我就很兴奋,这个点对我来说太好了,这一天让我真正认识到有希望。

就是我反对共产党,我讨厌共产党,我在体制内一点都不受害,但是我的家族是受害者,我对它的恨是发自骨髓里的,但是我不相信我有任何的能力,今生我也不相信能看到任何一个人能站起来能推翻共产党,4.19让我改变了看法。

所以那天另外一个改变就是我担忧,就是共产党它有多邪恶我是知道的,所以那时候就开始天天看,真的叫报平安,看到文贵先生出来他哪怕晃一下喝个咖啡就可以了,我们就觉得很舒服了,你心中那个灯塔就在。

那么今天等会儿我想请其他的几位铁血组战友回顾一下所有参与,如果这是场大戏的话,这里面每一个演员,每一个演员他最终都发展的到今天五年了,我们回味的时候,回想一下当年的从媒体上VOG今天如何了?后来的明镜又如何?明镜因文贵先生的爆料而火,又因与共产党的勾结而完蛋。VOG也是因为文贵先生这个断播事件火爆,因为断播事件和后面这一系列操作,而今天谁还在意VOG,它还有真正的生命力吗?然后所有涉及到的龚小夏也好,何频、傅政华还有刘彦平、孙力军、孟建柱等等一系列这些人物,今天又如何?

党内所有人士,体制内所有人士,真的擦亮你的眼睛看一看,而爆料革命因为被断播连句话都说不完的时候,今天又如何?我说到这里我有点心潮澎湃,冷静冷静,就问文贵先生一个问题。在4.19的时候,在采访你之前,他们知不知道你会爆王岐山的料?如果知道的话,她其实可以断然地就去勾兑了,为什么在那个点上才去操作这个事情呢?七哥?

郭文贵先生:老班长是在海关出来的。你知道这个海关,海关里边这个我很多朋友,包括当时管海关的像吴仪,还有吴仪下边的人,包括到现在基本上海关的人都是吴仪的下属,所以说我对海关是很了解的。再一个裕达是当时的外资企业,独资企业,包括到北京的很多外资和合资企业,所以说我们都是,我们当时很多这种跟海关打交道, 我是了解的。

另外一个就是你刚才说的广州的海关,广州海关有很多我们的战友,很多我们的战友,这个也帮了我们很多战友的忙,在这里顺便说一下,永远不会忘记。

因为老班长出来以后呢对海关领域呢实际上是很大的影响,很多人都知道王雪冰参加了爆料革命是主席,很多人说你看我跟王雪冰都认识,七哥,我们是看了王雪冰出来以后我们参加的,所以说很好的带头作用。

郭文贵先生:然后关于龚小夏4.19的时候,之前知不知道爆王岐山,她自己都说过,她提前来了两天,她拉了好几车设备,然后动静很大,来了将近十来个人,然后就在酒店里住着。她把所有的文件,我的上千页文件她都看了一遍,我所有要爆的料,王岐山、海航、证据、银行、帐单,这些股权结构她都整得明明白白。

那天的龚小夏火鸡龚,她和王飞,王飞是个好人,王飞绝对是个好人,王飞是被龚小夏玩弄的人。就那天来参加的人全都是中国人,就所有这些中国人都是被她玩弄在股掌之中的。就是龚小夏的两三个手机,她在给谁打电话?一个是给所谓她的VOG美国台的台长,还有她的领导打电话,她是两边忽悠。另外一个就给共产党的内部她弟弟,情报部门打电话,套郭文贵情报。第三个就是给何频哪,还有什么陈军哪,还有她那些江湖的哥们发信息,我要采访郭文贵。

你就能看出来,她两到三个手机倒腾着来,就是龚小夏火鸡龚是一个绝对的专业特务,这是为什么我在直播中无数次说她是共产党的挂牌的有编号的特务。她的章法你能看得出来。包括三个小时我的条件,大家很多人没有认真去了解,当时我在推特上王飞联系的我,说看到了明镜采访你,然后呢我希望能采访你。我说采访我,你谁采访?他说我采访,我说那你怎么采访?我要录播什么,我说不行,采访的前提必须是直播。然后他说可以呀直播。我说仨小时,他说我们从来没有仨小时,最多一小时。我说不行,必须仨小时。最后又来一回讨论,最后是仨小时。仨小时完了之后他说那我来采访你,我说你采访我不行,我说我希望你的主任龚小夏采访我。

兄弟姐妹们,你看你七哥高就高在这儿啦。王飞这个人很傻的一个人,他到现在都没闹明白七哥为啥点龚小夏,龚小夏以为见了所有的人都爱她。一说美国议员,追过我,又谁爱过我,谁给我写过情书,她就自我感觉很好。她不知道她那个脚丫子能把大象臭死,能把狮子给臭趴下。她不知道她那个样子走过来的时候给别人带来的伤害。几乎是台风级别的,她一走过来。“咵嚓咵嚓”大脚丫子一出来的时候,基本上就那感觉,而且那个臭味儿,那个化妆的那个粉味儿,几乎是满屋的一股那个你受不了的,甜咕隆涌地就是火葬场烧完尸体的那种味道,真的我不夸张。

但我你七哥知道,这个地方的地盘是共产党的,怎么可能让你七哥采访?你七哥就得给她玩一个什么用蒋干哪,知蒋干用蒋干哪。点名龚小夏,我说这龚小夏我老佩服啦,哎呀,这个节目太好啦!而且特别是叫《小夏看美国》节目太了不起了。我说王飞同志,你要叫小夏来采访。他一报告,本来还要谈时间直播的问题,哎,小夏很高兴啊,小夏跟我一起采访你呀,然后我们决定仨小时。你看看拿下她了吧,七哥拿下她了吧?

就这个事上你们要看到爆料革命七哥的智慧,不是我自恋,你们一定要看到我的智慧。这不是我说我自己,这绝对让爆料革命要大家研究之材。七哥首先要掌握龚小夏的情报,要掌握VOA的它的原则,第三要会钓她这个鱼。而且你不能主动找她。实际上七哥等得很着急,就像真的傻媳妇等汉子等了三年了,几乎腿都抓烂了,是吧?但是又不好意思,你主动喊快来进屋啊,这也太骚了吧?你得装作一路过还得轻轻地好像看不见的样子是吧?这你才能钓到鱼啊。这王飞主动上钩啦,是吧,一上钩咱得装作若无其事,还得谈条件。结果谈条件咱知道龚小夏,就把龚小夏给钓出来了,结果带着大车队就来了,来纽约。

就这个来的时候你看着她这个到来,美国公务员超过五十美金是要报告的,任何礼物。龚小夏接受的手机多少钱?八九百美金。喝的那瓶酒上万美金啊。她报告了吗?她绝对是发誓情况下给VOA我没有在那里接受一分钱,我没吃一口饭,我没喝一口水,水都是我自己带的。这叫什么?七哥上法庭举手,这叫发誓下的刑事诈骗,直接就进监狱了。你在美国你要撒谎,在发誓的情况下你绝对是找死哪。你可以有限度地保护你,但是你不能撒谎。但是她绝对撒谎的。那她来了又吃又喝又拿,就这样的人哪是美国的一个政府的工作人员哪!

再一个她把这个文件,她来先要文件是4月17、18号,这些文件她都还拿走。然后看个文件就上露台打电话,看个文件就上露台打电话,结果还找得王飞,还到楼下打电话,我说这话王飞都在啊。是吧?你问下王飞,她还去楼下打电话。那你给谁打电话?你不是给政府打电话,你是给中共打电话。

这种情况下兄弟姐妹们你看到龚小夏她来,第一我点炮把她点来,点到了共产党那儿去了。第二让这个节目可以持续。第三个打了一星期仨小时广告没被干掉。第四个,现场让王岐山他们看到咱手里有啥料。到今天那个料还没有被放完呢。咱哪天、明年的4.19咱把那个料一张不差地给大家看一看,你们会很震惊。到现在火鸡龚她都没往外拿。你砸郭文贵的,你把郭文贵给你的料拿出来嘛。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今天告诉你,雪冰兄你这说明4.19你没用心。刚才回答你就是刚才我说这些事情都是很明显的。那个4.19基本上就是七哥走出江湖第一脚,脚踩国际刑警组织,右脚去踩上了VOA,直接踏上云端,直接干向中南坑,直接就是国家级的较量。

七哥一出来是不是啊,夹枪带棒地,枪棒就是国际刑警组织、VOA啊,面对就是王岐山啊、共产党中南坑啊。刚才小新老师说保命保财报仇,咱一会儿再说这仨词,这里面的深意可大了去了!而且4.19是在18楼,纽约中央公园,号称世界上什么过去的爱迪生、什么特斯拉,什么洛克菲勒、摩根家族都在那儿出来的。到现在那个楼里96%的人好像都是犹太有钱人,是吧?我是唯一一个有色人种住进去,有史以来。

大清朝建的楼,曾经世界第一楼。现在澳大利亚第一富豪、第二富豪全住在那儿。英国富豪住在那儿,法拉利的老板住在那儿,英国的几大富豪住在那儿。罗斯柴尔德家族住在那儿,是吧?

在18楼搞了一个,龚小夏一辈子她也没有想到她会走进Sherry Netherland。

郭文贵先生:我再给你说个小事,就是那天我看到VOA来的时候那所谓的两车设备,我整个人傻眼了,就它那个设备的LOW,那个三角架,那个手机,还有那个连线,后边放了一个背景的VOA的东西,真的是在裕达工地上都比它强,就这一年几千万美元的开支啊。就这些中国人在龚小夏面前就像个狗一样。可不像咱现在这样大家这么享受这么漂亮。见她都哆嗦,你能发现共产党派出龚小夏来以后很成功,垄断了一个美国政府部门。

同时那天让我看到就是中国人在外面的这种龌龊、肮脏,这种拉不拉及的样子。就进到Sherry的时候你就能感觉这个大楼和这帮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欺民贼已经让七哥已经跌破了眼镜了,就这个人、这个团队一来真的是让你感觉到原来这帮人VOA就干这的?再一个就是吃饭的时候那个没吃相,就像路德似的,路大脑袋,你看那天我放视频给你看,路大脑袋喝……一听说酒好的时候,路大脑袋就自己给自己倒,喝到了下楼到车就在一楼大使馆外边吐了很久很久,吐了一车吐在外边,吐到这儿往嘴里捂,这就是路大脑袋。

就是那天的火鸡龚的团队都是这个德性,就是共产党把她安排了几十年,到了美国的核心的心脏的干掉前苏联的重要位置上,她的穷不拉酸的穷酸样和她那个垃圾样一点儿都没改变,跟着共产党不仅走向火葬场,跟着共产党你活不成个人样儿,就没有人有尊严。

郭文贵先生:刚才我们昨天来了一个新的战友啊,说尊重,我在美国感受到的是尊重。尊重,记住,尊重的前提是什么?你要想获得尊重的前提,你要有被尊重的资格。你要像路大脑袋、像火鸡龚这号人,你要尊重她,那是对你的污辱。你看到那个VOA那天前线今天在五年前,五年后来想想,你想想火鸡龚在加入法制基金,你们都在场,你们都知道,她是为什么被踢出董事会的?

她去了乌克兰哪,她要到俄罗斯啊跟共产党接头啊。然后要拍电影要300万美元,100万、200万、300万美元,要拍一集所谓的电视剧,什么叫坦克,从5万、10万、20万、50万美元,要法制基金拿钱。法制基金不拿钱她就不愿意了。竟然她大胆对着媒体撒谎说,我不想说谎话,有人捐了一亿美元,你说这个人得有多卑鄙呀!

海东兄,你们所有人都参与了这个事情,老班长、长岛哥你们都知道,木兰所有的人,如水你们都知道的到底法制基金她是为什么被踢出?她就这样的谎她敢撒。她竟然是VOA中文部主任。

你再想想今天的4.19,再想想五年前的4.19,再想七哥当时出手之较量,共产党的恐惧由派出这个龚小夏可见一斑。而且能在外交部施压,给美国政府施压,包括到国务院施压,同时让龚小夏直接面对我,了解我的资料,有没有下毒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没敢吃她的东西,然后呢现场给你掐断。

(龚小夏)现场三次出去打电话,下楼打电话,你可见龚小夏此人,当时是共产党的特务敢用上上前线去,冒多大的险?今天再看过去的4.19,天赐新中国联邦的礼物。

就是因为老班长这个问题说的,她提前到达,提前了解材料,提前知道王岐山,才有了后来的所谓的仨小时断播。谢谢。

长岛伟哥:好的,七哥刚刚给我们简要回顾了一下那一天发生的一部分,那草根,你来分享一下你的4.19的故事。

草根小哥:好的,长岛哥,七哥。其实我接触爆料革命是4.19之后了。我第一次看了之后不需要花5分钟我知道七哥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这就是我想要的,想听的。然后我就从头回顾七哥所有视频,当然油管还是有保留的。4.19那个断播在我看来我觉得不是很意外,就是说,说实话那帮人,我有点外貌协会了,一个个嘴歪眼斜的,确实挺LOW的,因为我身边很多人都看不上这个VOA,跟之前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然后我当时2010年的时候追过一段VOA,讲得所有的话都是隔靴搔痒,我恨不得我自己上去讲。

刚七哥说了个今天我想问的问题,就是我一直很在意的不是七哥当年我听的很起劲的时候最高潮的部分的时候突然断播了,就是当时七哥的料还没讲完呢,一直到现在之后,然后我又补了很多,一直都没有再讲到之前的爆料的内容,然后也期待七哥有一天能够继续把这些料给讲完。4.19这个断播门像大家所说的它的影响很多,有很多影响很重要,我就谈个一两点。

刚七哥也再次强调了美国之音是个美国国家电视台,它跟普通的商业电视台还是不一样的,直接从美国财政部拿钱的一个单位,尤其是它在意识形态方面绝对是美国的一个战略部署,然后理应是跟中共完全对立的这么一个关系。等于说这个美国之音4·19拿着美国的钱,结果在关键时刻完全是服从共产党的指挥,足可以说美国这个媒体战彻底的一个失败了。

然后这些年从七哥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个智慧就是七哥总是把危机变成机遇,化腐朽为神奇,就这个智慧。大家想,美国之音、BBC、HBO、华尔街日报,包括华盛顿邮报等等,所谓的高大上、客观中立的传统媒体,包括现在所谓的推特、Instagram、油管、脸书,所谓的自由言论的社交媒体,可以说无一不例外全被中共收买了,并且紧密合作。

像七哥经历这么多传统媒体、社交媒体,包括4·19这个断播,正常人早绝望了,是吧?然后100%就会放弃。但是七哥并没有,反而是利用这次危机,干嘛自己不做一个媒体呢?然后四年之后就诞生了现在的GNEWS、盖特、GTV,当然还有即将上线的这个全新的媒体平台。

全世界都压制我们的声音,压制真相,压制正义,这个时候七哥没有绝望,反而是带着所有的战友们看清了,这样正好,这样正好是我们的一个机会,只有这样,我们这个真相正义的平台,传播这种真相的平台才能成为全世界最有价值的。

当然更伟大的事情是七哥在看到这个机遇的时候,没有选择自己去做这个事情,他完全有一切的能力自己去做,而是自己没有参与,让所有的战友们都参与,然后投资这个平台,然后使自己在财富上累积。就像长岛哥比马云还帅,现在我们已知的未来一定是超过马云的这个财富。

草根小哥:那么我还想问一点,第一个就是七哥什么时候把4·19的料儿给接着爆?第二个就是说我知道七哥灭共之前大家都知道准备了三十年,那么打造媒体平台的这个事情不知道七哥是准备了多长时间?

郭文贵先生:草根兄弟年轻,很成熟很稳健。这个简单的说,4·19没爆的料儿有两个,就是到现在没有往外爆的。就是大家可能逐渐马上就可以看到,特别是田惠宇被抓,田国立,而且特别重要的,直接就涉及到周亮,然后就郭树清。

事实上那天我跟“火鸡龚”我告诉她,我说真正的对美国以及对中国人,甚至当时的习,就是五年前的习,(对)所有人的威胁最大的真的是王岐山。就王岐山骨子里他是个人的一个变态,他这种变态是我面对面接触的和他所有的家人生活中接触的结果。

特别是当时的马建副部长,当时和我一起安全部还有老董查这个刘志华案子,监听和监视、跟踪调查王岐山,包括到美国,包括他家里面在美国藏的财富。

可悲的事情,到今天习近平都没搞明白,大家一定要注意到这一点,就是在旧金山、洛杉矶的房子今天还在王岐山、姚明珊名下。那个财富绝对不是你想象的什么十亿、二十亿,那不是数字的问题,那个财富是一个象征,更重要的是它里边有些东西是你用钱买不着的,就姚依林的家底都在美国。

而且王岐山利用了上海帮,包括江、朱对抗当年的曾,又利用了曾,最后是因为习一上来他必须跟曾又搞联合。实际上这个反腐的运动,不管咱今天灭共还是怎么共,我认为这是不公平的,因为被灭掉的很多人都是好人,而真正的坏人并没抓起来,而且我始终相信共产党绝大多数是好人,我真的是到现在我也这么认为。

那么王岐山要抓的人绝不都是坏人,其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挡他路的人和知情者,就像马建副部长,就像张越书记,是吧?

我可以告诉你,你说马建副部长和张越书记,作为朋友,他会不会干净到一尘不染?绝不可能,在那个大粪坑里边你不可能,他只是贪多贪少,沾多沾少,但他绝不是坏到家那人,杀人如麻,然后变态掏子宫,一玩三代,绝对不是!

这是为什么王岐山和孟建柱一见如故。两个人表面上全都是所谓的没有儿女,所谓的两个人都是当时文化大革命下乡的受害者,在农场混过的人,所谓的都是有才华而不得志的人,所谓的都是受过党内邪恶派打击的人,而且自认为自己可以拯救中国共产党,这种变态的多重性格和人格对所有人都是个威胁,最后是习暴露出了他比王岐山还变态。

但是到今天你没有想到,习谁都动了,到底现在还没动王岐山,王岐山的财富还没动。其中未爆的就王岐山的财富,其中我要告诉大家就是瑞士银行王岐山的账号到现在我们也没公布,刘呈杰他爹到现在也没公布;更重要的事情,王岐山和美国华尔街的关系到现在也没公布,是吧?

关于做媒体这件事情,说心里话,我今天咱们做这个媒体的状况不是我当初想要的。我当时我真心地想让《明镜》起来,我当时准备好真的是我找人帮他投个几亿美元进去,我就想让别人,培养几个搞媒体的,我可没有任何……我的精力就是要灭共去。

我当时的打算是什么?我准备大概,找所有的基金凑个50亿美元收购三家机构,当时就想收的是什么呢?其中一个就包括Telegram。

Telegram以前的老板是我们的合伙人,到现在也是我们的合伙人,Telegram到现在是在我们基金手里边呢,你可不要忘了,阿布扎比是第一大创始人,第一大股东,不要忘了。

沙特是推特第一大股东,是吧?沙特把股东的控制权交给共产党了,阿布扎比,还在阿布扎比手里边。那我真心地想这么做。

第二个,当时我就想把推特给收了,拿个30亿美元就进去收了,找人去代理去,去做去。那个时候就想着战友,就未来的志同道合的人来拿下这个,然后我就想到做一个直播平台。这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2015年就开始了。

这是为什么对国内很多直播的那些大红、网红,那很多都是我的朋友还有我的家人,这都是第一第二第三号人物啊,你们也都知道,是吧?我就不用多说了,那都是最红的,也影响了我后来的直播嘛。

所以说今天回答你草根小哥,非常清楚,王岐山的钱、刘呈杰的爹,和美国华尔街的关系,没爆,未来还得爆。

同时王岐山到今天混到这个程度,说明习就是没什么了不起的,他到了今天也没敢动了王岐山,所以他没什么可怕的。王岐山绝对想动习,这点是猪都会知道,他绝对是想控制习或者干掉习,这是王岐山的野心。

第三个,我们爆料革命走到今天的媒体平台我是不满意的。原因,说实在的,咱们的战友的能力跟我想象中不太一样,包括你。

我以为会聚集就像海东兄弟怎么的大家都是独当一面的,谁想到能碰到“螃蟹”这孙子?你咋能想到碰到“路大脑袋”“蛇妖闫”和“九指妖”这帮孙子?你咋能碰到“火鸡龚”这种大脚丫子给你直接照脸上拍几下子就过来了,拍得我到现在臭气熏得我都难受,一说火鸡,真的就不吃了。

你咋能想到郭宝胜、夏业良还有那些民运分子?你说七哥几千万美元捐出去了,还有那什么“袁白兵”,你们还记得吗?你咋能想到日本的什么东京爆协?说实在话,这是打破了我的步骤。我那时候是想好拿几十亿美元培养几个媒体大佬,跟着咱,我在前边去弄共去,你们在背后发财,完了全咱自己干,就咱自己干,你也没想到GTV…….

包括这盖特,今天大早上我在路上来的时候,所谓的简易注册,人家战友发信息,咱们这国内的战友说:“七哥,更差了,我一上去,同名、同姓的,什么密码的,一塌糊涂!”

就对七哥来讲,在共产党的墙内能盖五星级、七星级饭店,能在奥运会中独领风骚,能拿下海通、方正证券,对七哥来讲,媒体发展到今天,是个侮辱,我说心里话,包括今天的直播的数量,都是个侮辱。再往下说就更不好听了,不说了,谢谢!(注:众嘉宾鼓掌)

长岛哥:谢谢!那如水你来分享一下你的4·19,谈谈你什么感想(关于)七哥刚才说的。

:好的,谢谢七哥、长岛哥、大家!相比较我们的私营企业主长岛哥,还有咱们在体制内待过的经历过老班长说的“小粪坑”的但是又出淤泥而不染的老班长和木兰,其实我接触到爆料革命就是看七哥的直播,相比较你们的时间是稍微晚一点的,可能跟草根小哥差不多。

但是我看到七哥爆料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七哥,我记得我以前说过,马上就特别相信他,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犹豫,深信不疑。当时是我看到七哥直播后不到30天的时间内,我就马上开始卖房换汇,就是各种操作按照七哥说的,就是马上就行动起来了,包括19年到美国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所以我等于是在相信七哥,就是跟着七哥爆料革命之后又开始慢慢地了解到以前就是2017年的这个4·19,就是开始了解到七哥的以前嘛,真的是越了解越感动。

那七哥我记得他是在30年前就立志要灭共的,但是在17年4·19之前,七哥可以说是隐形的,那时候很多人还不知道七哥或者有些人还不是那么相信七哥,七哥那时候应该是在幕后运作的。但是在17年的4·19,我是了解到应该是七哥正式亮出来,亲自以身正道来和共产党面对面打擂台的。

这个VOA其实我们都知道,七哥也说过,刚才草根小哥也说过,它在西方自由世界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因为我了解到它是美国政府资助的最大的、历史最悠久的一个广播公司,可以说它代表着整个的美国展示着美国的国策。

其实还有一个,它建立的初衷它是对抗共产主义的,我记得它是有这点的,它是专门来对抗共产主义的。但是就这样一个媒体它却悄无声息地又被共产党深度的“蓝金黄”,反倒被共产党控制了。

我相信七哥其实是知道这些的,但是当时七哥还是选择接受了这个VOA的采访,并且当时七哥是提前在媒体上专门发了一个公告,七哥你自己还记得吧?好像是在推特上你发过一个公告,是在提前四天发的,你当时说的什么“我经过再三斟酌,我要在4月19号就是在那个时间我要接受美国之音面对面的直播采访,我要给大家送上核弹级的重磅爆料”,对吧?

其实七哥发出这个公告之后,可能那些共产党就开始做各种动作了。像公告的三天后,就是4·18看到给七哥发红通,包括PAG那个起诉、各种官司,那种污蔑甚至遣返嘛。其实它做这一系列的动作就是想毁掉七哥在世界上的信用,想降低七哥爆料的可信度,因为它知道七哥的爆料可能对他们的伤害会非常非常大的嘛,就是他们的阴谋可能要大爆于天下了。

所以我猜想七哥你当时应该是预料到这一切的,但是你还是提前发了公告,然后通知大家,我觉得你当时是不是就要引蛇出洞?以身正道。

而且七哥你以前好像是告诉过西方世界,你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实际上你们西方也是没有言论自由的!”就是说在一定程度上,是吧?但是他们是不相信的。但是这个VOA的4·19事件实际上其实就是按照七哥预定的……

我是认为七哥应该是想到了它就会断播,他就用这个事件验证给全世界的一个预警吧,就是用这个断播的事实向西方世界揭露了他们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一个比如说言论自由,就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言论自由,但是揭露了它这个言论自由早就被共产党收买、控制了。

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黑暗已经降临了,他当时也不知道由美国纳税人资助的美国之音早就暗地里就被共产党所控制了。所以说这个丑闻可以说是当时新闻媒体的一个丑闻,它的幕后主使中共,其实我觉得它做那一系列的动作来污蔑七哥什么的、红通什么的,它是想阻止七哥爆料中共的罪恶,但是最后可以说它是事得其反,它这个动作反倒加速了它的灭亡,撕开了它“蓝金黄”西方媒体的真正的面目。

我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就像刚才长岛哥、老班长和木兰说的,也就是那个时候起,也是让很多体制内的更多的人开始相信七哥,更多的人跟着七哥来加入爆料革命,才开启了咱们爆料革命的里程碑。

如水:所以就是我想问七哥我这个猜想我不知道是不是正确?七哥当时是应该知道了你当时在VOA这个爆料就会被断播,就会引起来后面一系列的轰动。谢谢七哥!

郭文贵先生:我简单地说就是当时在VOA直播之前,实际上采访的是BBC。我跟大家在直播中讲过,BBC当时找到我那简直动静大到不行,最后是回去以后,就是台长也就是彭定康,BBC的老板当时就是彭定康,就是香港最后特首嘛。

就彭定康跟我也很熟,胖彭,最后就他被共产党威胁,王岐山亲自打电话:“你必须把他给拿下来!”一下就让我给兴奋了。他把我请到BBC去跟我道歉,到了那个总裁办公室,领到外面那个角儿,还怕人录音,然后说:“MILES,不好意思,这个不能播,王岐山亲自打电话,我们得怎么弄。”

然后另外一个,我觉得这个事情很夸张这个事情,另外还有一个当时一个中国人,德国的两个战友也找我做了个采访,也很棒的两个人,他俩是到我家(我)接受了个视频采访。我从来没告诉他曾经在他之前有了BBC的采访被取消了,到现在他俩都不知道。

但是他俩在找我采访的时候,他俩竟然不知道BBC找我采访过,那就采访吧,就在我家采访的,在我那儿子家。采访完了,又给毙掉了,这让我更兴奋。我知道了,然后我开始知道原来我所了解的情报,世界这些大媒体全都被他们控制了,那我必须得找个事情我这个声音得发出去。

实际上我有两个选择,当时第一个是VOA它找了我了,第二个,当时台湾的一家电视台,台湾的一家电视台找到我说:“我们愿意冒这个风险,连续做。” 不是仨小时了,连续做几天,但是我觉得它在英文世界影响没那么大。

然后就是澳大利亚的第七电视台,因为在奥运会的时候它欠我钱,跟我很熟,找到我说:“我来跟你干这个事,我要在西方世界搞一把。”但我不相信这帮小子。

这个时候实际上我有几步棋,VOA不行我就搞第七电视台,不行(就)台湾,还有一个美国的旧金山的一家电视台,我最起码安排这几步棋。而且我几乎100%相信这个直播不会直播下去,也可能是要直播一开始就不行了。

第二,可能是一直播仨小时变成一个小时了,或者这个中间出现其他什么情况了,都有可能。所以我要求王飞,你必须你先公告。你要注意到不是我先公告,是他先公告的啊,当这个美国之音录视频“神秘的郭文贵要来直播仨小时”,哇塞推出去了。

“经过慎重考虑,我要参加直播。”我不会伤到我自己了,而且我认为这已经成功了,我认为这个直播对我来讲已经一点都无所谓了,而且我深信不疑这个直播不会下去的。但是我说实在话,就是孟宏伟给我打电话说要发红通,吓我一大跳,确实。“什么?真发红通和蓝通啊?”

大家不要忘了,2015年11月份某国家总统和总统秘书长、国防部长一行三人开着两架专机到北京见孟建柱,孟宏伟、傅政华、孙力军、安全部部长陈什么清,所有的人一起就说帮我担保,“你们要把郭文贵的家人给放了,郭文贵的资产要给还了,然后你们不能再动他。”如何如何的。

孟建柱当时就说:“我桌子上现在就有郭文贵的红通,我现在就可以签。而且我们有各种证据郭文贵有强奸幼女。”那时候马蕊还在美国呢,那时候马蕊刚到美国嘛,就那时候我已经强奸马蕊了,已经强奸马蕊了,还多名幼女了,“我随时可以发红通!”发红通的理由我就是强奸多名幼女,玩弄未成年少女,(孟建柱)他当时就说。

人家就说:“你看,我们来了担保了,你就不能再做什么……”结果是这些人离开的第三天,我们全家人再次被抓,郭美第二次被抓就是这个事情,你知道了吗?她第一次(被抓)是2015年1月10号嘛,然后这是2015年年底嘛,再次被抓。

所以说这个孟宏伟他是知道我是什么情况的,所以他给我打电话说发这个红通蓝通的时候,你看孟宏伟他话都说到那个份儿上了:“爷爷我求你了,你别弄了,这别发,太危险了!这帮流氓你跟他斗你斗得过他们吗?根本不可能。你张开嘴,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毁灭之时。”

但是七哥,没有人了解七哥,就像我家人他现在都不了解我一样。七哥的准备,你可见我的……当时的VOA,包括这澳大利亚第七电视台,包括西部旧金山的一家电视台,就那电视台是戈尔副总统的,美国副总统戈尔的,拥有的一家电视台。七哥那是多招儿。

但是VOA咱真没想到它那么容易就上钩了,而且我认为是个最好的选择,我认为它是自由的灯塔,而且美国政府电视台,而且它把我(直播)给停了,这个扩大的力量是永远的,我将创造历史,我这场革命将有一个新的开始。它全实现了!谢谢如水。(注:众嘉宾鼓掌)

长岛哥:好,那木兰,木兰有想要问七哥的吗?

木兰:好的好的。那我就再问七哥一个问题,因为4·19之后我们都知道七哥提出那个“郭七条”,我觉得“郭七条”是非常有智慧的,其中最有智慧的一句就是“不反习主席”。虽然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这个“郭七条”了,可能一些新的战友还不太知道。我想问一下七哥就是你当时是怎么想到这么智慧的“不反习主席”?

01:48:20七哥回答木兰的问题为什么开始说不反习

郭文贵先生:这个当时因为我跟习本人接触太多了,你看我跟他妻子彭丽媛我们两家真的是十几公里的距离, 她的家人我都熟。她的弟弟彭雷啊,她父亲啊,她叔叔啊我都很熟。而且彭丽媛最早出山就是我的家人帮了她的忙,就是帮了她的忙,从这里调出去的。所以说,对习之间还有习的家人,很多他的家人,我们都很熟很熟很熟。我对习的个性我也是很了解的。

我要救出家人,还有一个就是,咱必须得使用离间计啊。咱得离间习和王岐山的关系和孟建柱的关系。咱得离间习和”上海帮“的关系,咱不能让他伙在一起去。这个离间你不能玩假离间,这个世界上离间你不能玩假的。你看看,钊颖妹妹,海东兄弟,现在旁边一个女的。人家钊颖一看旁边没女的: 你不就挑间嘛——反而打自己脸。

最有效的是什么样的离间?你看,钊颖妹妹,现在你打开手机,我发给你两张照片。海东在昆仑饭店和拽胸罩的那个女的,俩人流水的事。她一打开,这是真的。这就离间了。我就告诉你离间。最高的离间本事,我就离间你,我就让你被离间。

我不反习,”上海帮“火了、曾(庆红)火了、孟建柱火了、王岐山火了:你不反习,你就反我们呗。很简单,你不反习你就反我们呗!对啊!我就反你们啊!但是我不反习,我没说我不干别的(对)习。我今天4.19 可以说一句话:我不反习,我要灭了习。这就是我。

如果5年前你们要听到了郭文贵不反习,我今天再告诉你们,我要灭了习。我不反他,我灭了他。对吧?王岐山,我真不想灭他。把这孙子灭了,他的钱咱找不回来了。太多钱了;我真不想灭孟建柱,但是我想灭傅政华,我想灭孙力军,还有吴征。这仨货必须得被法律最严厉的制裁。如果中共还有狗刑的话就用狗刑,用毒刑就毒刑。

这货——傅政华之恶是中国前所未有的;孙立军之流氓之烂之恶,中国历史上没有;王岐山之赵高;孟建柱是典典型型的中国历史以来的李斯、赵高还有大清那个坏太监叫什么名字这加在一起的总和就是孟建柱。

我见过无数个孟建柱玩弄一家三代的视频。你们想想,你们想看视频的人,如果咱爆料革命推出一次这视频,咱会永久在网络被封杀。因为那是暴力啊。你看到孟建柱玩一家三代的时候,像钊颖这样的有正义感的人,她都活不了了,她马上就忧郁症;木兰估计会看一百遍,因为你喜欢这套东西, 所以说你嫁给日本同志吧,是吧?人家钊颖看到会受不了,对吧?如水看了如水会自杀的,像这样的人。她会觉得受不了的。

这帮王八蛋真的是要被消灭掉的。但是我不希望王岐山被消灭,我希望王岐山活着,好好活着,要把钱、把历史给还原了。习是要灭掉的,他不灭掉他要灭全世界,灭全中国人。

我不反习,我不反的背后多了。但是,我还有好几个“但是”呢!说完了。 

木兰:谢谢七哥!七哥太了解共产党了。 

郭文贵先生:康青的掌声,康青!康青的掌声。

 01:52:40叶钊颖分享419以来的经历

长岛哥:钊颖姐和海东兄弟,你们先分享一下,还有什么问题?

叶钊颖:对于我来说,我参加爆料革命那简直很晚了。因为我在国内我们也不“翻墙”,所以这些信息基本上都是跟现在墙内的很多朋友,都一样我们。其实很闭塞在那里。但是,自从我17年来了西班牙以后,后来海东来了以后,他自己在那儿听七哥在Youdtube 上的那些节目。

但是呢,我都没有听啊。因为他听的时候他自己到旁边一个地方,他就坐那儿听。然后我在那儿做饭啊,干家务啊什么的,我都没有仔细听。所以我就真的。都是他在听,他也不跟我讲一些,听了怎么样什么的。然后有一次还是我女儿问我,说:“叔叔坐那儿老听一个,听什么东西啊?”我说:“哦,有个叫郭文贵叔叔在那儿爆料。说中国的一些现状。”我说这些都是真实的。

因为我是知道,像我们这个体系里面,你看所有的这些不管是体育行业也好,或者是做生意的那些朋友去当官的,跟他们拍马屁也好,反正只要你有一点权力的,肯定他多少都会用他的权力来贪污、腐败一些东西。 不管是钱也好,还是人家给他送礼也好。这好像是,所有中国人反正在下意识的就是很正常,太多,就是见怪不怪的事。这种思想,这种思维。所以,腐败,是!

但是很多讲完腐败以后怎么办呢?然后就都是什么贪污腐败,换掉一批,好,老百姓说:好,又把这些贪官给惩治了。接下来,上来的过了几年以后,他又是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好像思想上都已经麻木了,这种状态,所以我当时就没有太多的在意这些东西。但是,海东一直在听,一直感兴趣。

当他说想要站出来的时候,当他,我看到六四之前,他这种状态的时候,那当然我肯定从内心是坚决支持的。包括他所有的这些想法。你说。

 ●01:55:48郝海东谈4.19以来的经历和感想

郝海东:当时,我第一次听到七哥爆料革命的时候,是17年,我在北京。我的助理他们“翻墙“。讲到了说有个人啊,我不知道,说郭文贵讲王岐山。我一听:“这个人他说王岐山,我得听一下。比如说,他说了什么?”他说:“他有视频,跟范冰冰在中国大饭店。”

我一听,这玩意儿怎么说呢,我认为,肯定就是说这些演员,包括这些所谓的歌星、什么模特、影星肯定会被这些大官们玩弄。但是你要说真正录视频,有没有,我不敢肯定。但是呢,这个事情印在我的脑海里。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爆料中共的一些事情。那么17年我就出国来西班牙, 包括小叶、小叶女儿千千她们都在这儿,我就来到这儿。

来到这儿,就不用“翻墙”了。因为我也不会“翻墙”,我也不“翻墙”。我来到这儿,我有手机在Youtube 上, 看到七哥的这些爆料。就是连续了,因为我就在这儿了,我一期一期看到。每天看到,哦,他讲的比如说讲到海航,那我肯定知道。因为我当年还是海航公务机的时候,有一帮子人就请我吃饭。当时,在座的就有惹琼巴,这个“活佛”所谓。

很多人跟着王岐山,你想那是十几二十年前将近。是吧?这个惹琼巴就跟着他们。现在呢,这个惹琼巴依旧跟在这些人身边。讲了海航的事情,完了七哥再讲到什么公安部了,讲到这些事情,讲到所有的这些。对于我来讲我能知道。因为我们跟他们在一起过。

曾经的体制内,从最早是谁?八一队,是贺晓明——贺龙的女儿。对吧?王志华——赵紫阳的女婿;刘晓江——胡耀邦的女婿;徐才厚还是总政治部主任助理。包括杨海岩那是杨德忠的儿子。这些人中共最顶级的内部核心的人员都在。那都是我的曾经的领导。后来我转回大连万达,那是谁啊?薄熙来,对吧?我回青岛,俞正声,对吧?一步一步的,到了后来了,出了什么王立军的事情,这些,亲自我都在啊。包括王健林,包括徐明,刚才说的他们马云这些人,都是他们一块起来的。那么我是深有感触的,我相信七哥的真正的爆料革命。

好,特别欣慰的是,小叶她能理解我,我讲的一些事情。如果,七哥知道,有些夫妻之间,包括我前妻她绝对不相信郝海东,她肯定不相信郝海东。郝海东讲了,这个事情,比如说就像刚才说的陶晶,为什么像陶晶这样,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这么熟。因为我前妻的父母亲都是老东城,最早的城管张良基的儿子张元什么的,我们都好着呢! 对吧?包括我丈母娘是抓陈丽华的。陈丽华从二楼跳下去。我丈母娘去抓——东城检察院。当时陶晶他们、田庄他们也都是小孩呢!是吧。年轻人。那么我们当时就认识,九几年。八几年九几年就开始了。

他们从一个什么科长,处长开始我们就在一起。我就知道七哥说的这些是真实的。没有骗。公安部这些腐败,包括公安部的朱家华啊,吴明山啊这些人。包括走私的赖昌星,从厦门远华走私。刘华清的女儿被抓,就在机场被带走了。怎么腐败的,怎么来的,去弄车的。这些所谓的影星,明星,什么杨钰莹,我们都知道。

那七哥讲的这些爆料,能戳到共产党的痛楚,而且真正说,他起来揭竿而起,有了这个平台说,他要消灭共产党。对于我来讲是最大的震动,因为我对这个体制深恶痛绝。我在体制内,后来又到了这个所谓的市场,“伪职业化”,我对这一套中共草菅人命,不尊重行业,对行业的一切的一切的规律无法来正视它。他们就让我来体会到了,如果不灭掉共产党,我们的孩子们,我们的未来,真的不是说大话,就是没有任何的希望。因为它处处都伸出触角,触在每一个世界的角落上,包括西班牙。

西班牙,我儿子曾经的队——塞尔维亚的队,《六四宣言》刚一完,他就被开除了。前天还跟他说咱们续约吧——塞尔维亚的尼什(城市名) ,这不是我编的。人家找到他,要那个,他还跟我讲:“爸爸,他们已经谈跟我续约的事情,签约的事情。”我“六四”完了以后,就告诉他。他刚打完一场比赛,刚进了球,对吧?马上下一场告诉他,“你就合同解除了,我们未来培养年轻队员,你就可以走了。”

这就是中共,在西班牙的俱乐部是中资控制的。所谓的蒋立章,易仁涛,那都是扯蛋。真正的老板就是艾路明。最大的制造芬太尼的这个人,在西班牙,都被他们控制。合同不承认,到现在为止居住卡还没办完,还没办了。这都是咱们亲历。咱非常感谢七哥爆料革命,把我儿子从塞尔维亚救出来。私人飞机那过边境的时候就是不让他过,就是不让过。还问他:“你爸爸是郝海东吗?你这个卡有点过期。回中共大使馆去,我可以让你过。”

这都是我亲身经历的。所以在“断播门”今天5周年,我更加地感受到,我们爆料革命的伟大。

到了今天可以看到西方社会,看到我们的救援在波兰的,在Medyka。在所有的这些,在西班牙很多很多的人,慢慢的越来越知道,包括欧洲的。未来,可能就在不久,几天以后,有别的国家电视台啊什么的,也是。国家的电视台会有人采访我们,这都有可能的。

为什么?是因为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做出来了这真正和中共不一样的东西。所以,今天我在这儿,确实确实,我非常深有感触的,非常非常感动的,非常有切身体会的,来去“断播”5周年。

也跟七哥在这儿咱们稍微地探讨一下,我们中国人,我跟小叶,我们也曾经都在体制内。我们爆料革命有没有真正地冲击到体制内的这些人。包括刚才你问到的,像陶晶他们。是吧,像公安的、政法的、什么军队的,包括这些,问一下七哥。

 ●02:03:58七哥回答郝海东体制内的人中毒太深永远不会跟随我们爆料革命去灭共,但是从俄乌战争后意识到共产党才是危墙了

郭文贵先生:谢谢东弟,谢谢东弟,颖妹妹!东弟和颖妹妹加入爆料革命是一个绝对的里程碑的事件,里程碑的事件。对体制内,对国内的社会各个阶层,都是个很大的一个冲击。这个七哥就不用说了,因为这个不是我的生意,也不是你的生意。这是大家的一个追求的目标,谁也别说感谢谁了。

但是它意义之重大我相信战友们都是明白的。关于你刚才问到的体制内,像陶晶啊,像对这些人的冲击, 说句实在话,那是不可能的。东弟,永远要记住,咱爆料革命,最重要的就是说,一定要唯真不破。不要有幻想。

像陶晶,甚至马建副部长被抓起来,马建副部长即使不被抓,也不会被冲击。包括我哥们像张越。你像这个孟宏伟,他永远不会的。就别说咱今天干到这样,干到啥样他都不会。我太了解他们了。他们会用我们,会鼓励我们,你死,“使劲儿干哪,使劲儿干哪!整啊整啊!”他愿意看着咱跟他掐,他也不一定就认为咱能赢,也不一定认为咱能输。但最起码咱能骚扰共产党。

他认为咱是这帮人。让他们有麻烦,他要是骨子里相信说:我跟你干吧,咱一起灭掉共产党吧,绝不可能!为什么?我三十年来,我读懂了共产党这帮流氓,这个体制,这个就像喝了什么,女的喝了什么上床兴奋水,男的吃了伟哥一样,你不把它排出去它是停不了的。他就中了毒了。

为什么任何人一旦踏上共产党这个权力,就像在上海,穿上了大白衣裳。你给人一个馒头就睡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这个买卖没人能给你,只有共产党能给。你像孙力军,一个倒卖钢铁的一个流氓,竟然他在左右国家的命运。

十四亿中国人,除了“中南坑”那几个他不敢抓,没人他不敢抓的。他想抓你谁抓你谁。那像长岛哥这号人,抓你都看得起你了是吧?你郝海东,想弄死你那不是一秒钟的事?说我让郝海东消失,你绝对消失。

这个人,一旦拥有了生杀大权,就这个“路西法效应”,在斯坦福搞的那个,我是不相信的。我认为“路西法效应”最后在美国搞了开庭啊,什么津巴布韦这个创始人啊,在斯坦福实验,我走遍全世界,我不相信这一套。是人类的环境会造成一个人装警察就会变成警察,不是的!

最后那个装警察的说实话:我坐到旁边的津巴布韦的教授的影响,暗示我可以打他们。是吧,人性我认为最重要的——我相信神。那么共产党这帮人像你说的像陶晶这号人、像宋建国、像张越这哥们,我告诉你,还有林强,我一辈子跟他们打交道。我从我懂事就跟警察打交道。

我很小,当地的警察就给我当跟班的。是吧,我旁边都是穿着警服,穿着军服。我一旦走上社会我就是跟将军打交道,我就是跟国安,警察打交道。就这些人就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一旦尝到了人间最魔鬼的力量的这个魔水,他要花一生甚至是两生才能把那个吃了伟哥的力量消掉。

你不给他超过这个东西的魔力的,所谓能让他硬,让他强的,这种魔力的魔幻,你拿不走它的。他已经不是人了。陶晶在北京一个朝阳预审,抓黑社会、抓毒品。然后涉黑、然后当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历任局长,马振川,是不是,老张——你哥们,历任局长,他就不让他当局长。他知道的太多。他也干的坏事太多,但是他也有用。

那么中国的公安是什么?公安就是打手,就是共产党的打手,就是走狗。当狗一旦咬人咬过之后,你让他不咬人很难。我们这个爆料革命,他们看了很佩服咱。绝对佩服。就这些人,陶晶他多次,他旁边的人说,陶晶说:“他老郭忒TM牛了,咱啥人没见过,没见过出了一个这哥们。哇塞!”当初听这帮人说老郭多牛多牛,他说:“我还说,什么人进来不跪下啊!听啊那是他没进来。后来我了解了一下这哥们的背景,很早就在清丰呆过。“原来是整趴下过的人,没趴下。现在又站起来了。这在他眼里边是不可思议的。陶晶都佩服得五体投地。当年陶晶说:“这哥们早晚一天会被做掉。就看他咋被做掉了”。这陶晶的原话。

这个直播绝对在场,就他那哥们在场。包括他那姐们,都是国安的人。她说:我跟陶晶吃饭,就在崇文区,他们的点上。她说:“饭桌上就我们几个,他说老郭啥时候被做掉吧,以什么方式被做掉吧?而且跟别人打赌说,做掉老郭的人不是王岐山,也不会是孙力军。”因为知道王岐山、孙力军、孟建柱,恨我是代表“上海帮”。他说:”做他的一定是老习。”

这是他的判断。他判断我这号人是一定会被做掉的,被干掉的。而且他佩服你,但是他绝对不会跟你在一起。就像那个广东那个纪委书记,叫什么国了?朱卫国还是朱炳国被抓之前,我跟你说过,他跟我很熟,跟林强很熟。就在广东说:“谁要是腐败,我让你家破人亡!”家破人亡,就那个货。朱卫国,朱什么国啊?那个神经病。

在我2015年的时候,他就跟我说,最早来劝说我的,“老郭,千万别整岐山的事,别跟他作对。那未来老大是他啊!你想弄啥?你跟我说,我叫海南那块给你弄几千亩地。”但是我跟他说,我说共产党是一定会被灭的。他说:“我也知道被灭,但肯定你我灭不了,咱就别掺乎这事了。能捞就捞啊!”这是原话。他说:“咱有福不享,能捞就捞啊,逮着这机会捞呗,兄弟!”

朱明国,叫朱明国。朱明国的小情人当时在英国跟我见面。开着劳斯莱斯,开蓬的。喜欢足球。在英国跟一个足球明星,就是包养一足球替场的明星。估计海东听见了,肯定给包了。她说,跟足球明星睡觉和跟朱明国睡觉是天地之差啊!她说,我跟朱明国睡觉,我盼望着早点结束。我跟这个包着的足球明星睡觉,是早点开始。她说你不懂。

朱明国的这个小女朋友在英国住着大豪宅。颖妹妹一说就笑了,你看颖妹妹这样。这就是你的目的嘛,是不是?老盼望天黑,早点上床。呵呵!

跟我聊天,跟朱明国通电话。朱明国原话:”老郭,咱捞啊兄弟!你说你给我点理由,我给你弄几千亩地。不行转几十个亿出去。咱吓唬吓唬他。你那没料我给你整点料,就说是你给的。”你看,这就是朱明国给我出的招。

所以我告诉你东弟,没有一个人相信咱能灭了共,也没有人愿意跟咱灭共。但人很佩服咱。这是事实。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今天不一样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告诉大家,我说的包括陶晶,包括朱明国这样的人,包括所有的人。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告诉大家。自从“俄乌战争”开始,体制内本质性的变化。“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现在说明白了,共产党是危墙,习是危墙。

郭文贵先生: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受。一个俄乌战争开始,一个上海开始。上海人有什么样的一个幻想,你知道吗?上海人以为共产党起源于我上海,所有这些年也都上海人在领导中国,中国各领域都是我上海人。上海人当时一共30万人,所谓的上海人都是全国各地移民去的,特别是江浙、宁波,像你们这样移民过去的,叫假上海人。

但是他觉得很荣耀,“俺是上海人,俺是上海人”。像Rachel,像小飞象,就觉得自己是上海人。江浙人吧,我都是上海的,对吧。我很牛叉,全国人民都是被我领导的。吴国的骄傲就来了,楚国的傲慢也来了。这没想到这一次,习当年全家被搞得最深的就是你上海人,江青、康生、追杀习、吃茄子、没饭吃,习全家最大的打击都来自上海。

习这骨子里边:“上海人呐,我得早晚一天让尝尝吃茄子,听到茄子害怕的味道,挨饿差点饿死我的味道,狂风暴雨中,我回家被我娘给踹出来的味道,我爹吃屎的味道。”昨天我看到上海一个老人吃屎吃死了,吃屎吃死了,我当时就想,习这个消息绝对高兴。“你让我爹吃屎,现在该轮上你上海人吃屎了吧。”看望习仲勋的全是上海人。

康生是不上班的,康生在自己大院里边,就宋庆龄故居隔壁,是每天阅文件,老领导都不上班,在家办公。旁边……他跟他小姨子有感情,你知道了吗?他小姨子自杀了,你知道吗?这个王八蛋。然后康生就是弄习仲勋的时候,在家里边咬着牙说:“我会让你习仲勋根断族绝。”我要把你的根断了、族绝。所以习仲勋在监狱里关了10多年。见到习近平,习远平,装作……他就为了掩盖他自己疯了。他没疯,当着面吃屎。“这谁呀?这是谁家孩子?”哇噻,习近平,你想想。

当时给习近平前妻离婚介绍上海人,习近平拍桌子“坚决不娶上海人”。习远平离婚了,要娶上海人,“不允许”。澜澜云南人,不娶你上海人。这回你上海这个事情,你知道这个事儿多可怕呀!所有的粮食,油都倒到了垃圾堆里,而且这东西都报到中央去。现在应该是马上就会解封了,真的是受不了了。听说上海一开始,头一星期,江、朱、曾都还撑着,第二星期就开始建议了,习就开始恼怒了。

郭文贵先生:上海人这件事情改变了所有体制内对共产党的认知。他知道了,原来郭文贵,就咱说的,俄乌战争绝对普京结束了。而且俄乌战争,习近平把共产党和中国人的命运压到了俄乌战争上。而且俄乌战争百分之百,中国党内任何一个猪脑袋的人,他都知道这是一场地狱之火。而且中国共产党一定最后打台湾,而且他们知道打台湾的结果会比俄罗斯还惨,美国的制裁比他还惨。

而且他们现在更加知道,中国人以后走到全世界上绝对过街老鼠。而且共产党员的家族,任何共产党员,就包括海东兄,如果你没出来,你现在还在国内,你现在再出来已经来不及了。就认为你这样的共产党员,什么你小10岁呀你当了解放军,你绝对没有任何生存的机会。信用卡,租房子……比如现在你跟钊颖,你在西班牙住着没事儿,你要是现在再出来,你百分之百有问题。

现在全世界、西方世界,对所有的在共产党政府任职和共产党政府吃了公粮的,再加上共产党员的,你几乎就完蛋了。然后想在海外你想拥有财富,安全的财富,不可能。这就导致了党内现在说,看来不是郭文贵赢了,这是习近平、共产党输了。而且他们深深地认为这是不可挽回的,这就是七哥最近有点兴奋。

郭文贵先生:就原来,包括陶晶已经太low了,他的级别太low了。公安部的几个哥们儿,今天我可以简单说一下,某人说:“七哥,上海隔离、长春隔离,我们都念叨说千万别出一郭文贵。说在这小区里出一个郭文贵就惨了,因为郭文贵这小子有脑子,他有办法,他四两拨千斤。”就像我说的,你说上海一个小区30000人,300个警察。我就很简单,每家在家里边,拿着打火机,我拿一卷卫生纸一点,把里边的消防栓一撩,全报火警,你来不来救?

我把所有的水管直接对着窗台冲下去,对着楼梯冲下去,你上不上楼?我把所有的垃圾或者什么东西全扔到楼下去,你车还能开得进来吗?我把天然气给你打开,你都断了,我打开以后你都断了,你还要不要用火?甚至我在跳楼前我给你点着,你怎么着?就这招,就像大客车一样,香港大客车,七哥的招,震撼了共产党,是吧。所有的所谓”平爆小组“说:”郭文贵此招未来可以和当年曹操、诸葛亮的火烧赤壁可以有一决了。”

这不是我说的,这是现任的政法委的高官说的,“郭文贵这个计谋会在历史上像火烧赤壁一样,太高了。”这就是咱们干的,很简单。就把大货车车停在那儿了,咱就给他现金了,是吧。那现在上海很简单,任何一条交叉路口,20台车往那一停,大货车,什么都开不过去。而且我就把油给放下来,我把油一放,也没油了,你只有把它拖走。只要你过来,点着这油就炸了。

郭文贵先生:我再告诉大家,全人类有一个法律:当一个人在生死,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的偷盗,他的自我保护,甚至抢劫,抢有钱的人,他没有罪,因为他是社会的罪。当社会逼到一个人要犯罪的时候,这人是没有罪的。我相信大家都看了很多这个报道。当年在阿根廷,十几个人把一个母女逼到旮旯去了,最后这个母亲把这几个警察给干掉了,就是在瞬间抢到了一把枪,最后判她无罪。

在纽约,拉瓜迪(音)市长最有名的故事,在法庭参与审判一个偷面包的母亲,是因为家里面孩子没吃的,偷面包。市长拿捐款,最后法官也给捐款,说这母亲没罪,是我们的社会有罪。你知道当年的俄罗斯,就在苏维埃前边,当年的叶那卡琳娜女皇(口误,应是叶卡捷林娜)的时候,有人杀了几个卫兵,说“你为什么杀他”?说“因为他把我们全家人给强奸了”。女皇说“该杀,你是英雄”。你强奸我在前,我杀你在后。

上海人今天有绝对的百分之百的自卫权力,因为你面临着生死的问题,你做什么都是合法的。包括长春,包括现在的大连、哈尔滨、海口、郑州。

郭文贵先生:那么这个体制内,东弟,你知道,颖妹妹,它就给咱带来一个什么?就是咱们的智慧和咱的能力,和大气候的结合,他知道,哇噻!乌克兰救援对党内冲击也很大,他们觉得咱们真能玩儿动国际上的游戏。

不是刚才你说的那个就“对他们有没有触动”,永远不可能有触动,我们有实力让他服,他心服口服现在。再加上G系列这个钱的事儿,这些人见了钱比爹妈亲,这帮孙子真的是钱是他祖宗。就听说这钱400倍回报,每个人都想弄点钱,弄点喜币,投什么GTV,想弄点G|Fashion。昨天上午一个上海的哥们说:“七哥,我帮你救那么多人,给我弄几套G|Fashion吧。”这哥们估计看直播呢。

我说:“你穿上G|Fashion不被抓吗?”“哎,我这没事,谁敢抓我呀。”要G|Fashion,说“我就想穿你那个Loro Piana料子那个G|Fashion。”所以说你看就是经济上,行动能力上,国际关系上,我们对这个唯真不破的坚持上,还有国际大气候上,我们赢啦,就把他打服啦。你想让这些人良心的发现,跟咱在一起,扯的事,幻想。所以东弟、颖妹妹你看到没有,这就是咱们的今天,这就是我们不在乎任何人跟不跟我们。

人家骂我们,比如头两天有个澳大利亚说我们喜币是骗局,还有什么那个老流氓邱岳首什么的,那个垃圾,穿着两块钱的拖鞋,开酒店那种,我特别开心。

今天4.19五周年,我们是在敌人的侮辱、否定、宣传、攻击、围剿的情况下长大的,我们是“遇正则正,遇邪更正”,叫“逆增援”。今天大家总结的时候千万别是光说,当你经过这五年你再看不清楚,咱们怎么利用敌人的炮弹让自己成长的。

印度教里边有一个叫煞魔王(音),一个地狱之王一个魔鬼,你越杀他,他越强大,他流出的血就是他自己。然后后来平衡王来了,就把他给……直接给他,血全给他舔干净了。所以你看到有个印度的王伸着舌头那个,就是把魔鬼的血吸干净了,然后魔鬼就死掉了。但是他麻烦了,因为他得老跳,他有很多魔鬼在他身里边。

我们就是那个平衡王,把魔鬼都吸到我们身体我们强大了,然后我们可以控制这个宇宙力量了。

今天共产党就是在澳大利亚又攻击,ABC什么新闻是吧?什么喜币的攻击,那有本事你别买喜币不就完了嘛。所以有人说哎呀攻击咱,我说那别买喜币,你干嘛买喜币啊,是嘛。就像当初说郭文贵是强奸犯,别搭理郭文贵,强奸犯。“郭三秒”,不要靠近“郭三秒”。“郭三邪”,不要跟“郭三邪”在一起嘛,他把你“邪”了咋办?不就完了嘛。

郭文贵先生:我们的强大在哪里啊?东弟、颖妹妹。咱们的实力。现在咱绝对证明了共产党是危墙,咱是可信赖之墙,靠山。

我跟你说一下这个夹克,刚才你没看明白。这个夹克是一个,这是一个中国神话的故事。这是全银的信仰之星,就这一件,就这一件,就这一件。这件衣服现在说200万美元马上有人买,马上有人买,马上,不是开玩笑的。看看,你看看,披上了,中国警察的水平。“披上”傅政华说“别着枪,披上衣裳”。

所以说东弟、颖妹妹,咱们今天可以绝对毫不夸张的说,共产党内的高官,从俄乌战争、上海被隔离后深信不疑,咱们是中国的唯一的诺亚方舟,特别想在海外生存,有点希望的就是我们啦。共产党这九千多万党员里边,我相信绝对超过80%是了解我的,50%是看我直播的,50%的10%心向新中国联邦,那就是500万。

这500万我相信,就像头两天战友说那个,很简单,就像中国的高速火车,我头两天给长岛哥说的事。很多战友说,哎呀火车怎么弄怎么弄。我说别这样,注意安全。中国的高速火车就两个开关,一个电关、一个通信关。任何一个开关给干掉,就像俄罗斯的莫斯科号一样,”咣叽“就结束了。什么叫做“死海之神”哪,就是找到了你的定位的位置,任何一个导弹打到你的前仓鼻子上,叫做通讯中心,击垮你。

中国的所有的高速公路就两件:电中心,通讯中心。关掉,乱了。飞机,俩中心:军方的雷达台,还有地方的雷达台,两个一关,飞机在天上下不来了,你也上不去了,是吧。第三,中国三大电网,不存在十大电网。三大电网的控制中心,关掉一个,三分之一国家没电。关掉俩,90%没电,而且不可修复。

现在的电脑科技到什么程度啊,就这美国还没给俄罗斯动手呢。就你的电网,把你的电网的中心台给你控制完以后,你的修复时间几乎可以说是论年。

因为现在全都是芯片了,现在就像以色列发明的东西一样,就像伊朗的那个搞核电厂的,它是把整个中心台,叫你把直流电、交流电给你改了。我可没有教你们啊,我没教你们啊。就像我说的国内的飞机什么中心啊,什么火车中心啊,就像这些小孩,小白白这样的小孩,就在那儿控制的。

有一个战友,他把交流电、直流电给你一交流就完了呗。“嚓”,结束了,就是一秒钟,“嚓”结束了。你想再恢复,最起码是建设时期的两倍。就是我做这件衣服需要大概六个月,当我把它剪碎了我想再弄回来,可能12个月。你要不就重建,就这么简单。

郭文贵先生:你觉得上海的2500万人和长春人,没人干这事儿吗?我不相信。

过去的杨英雄拿刀砍,那都是过去的鲁莽英雄啦。未来就是出来这些人。你把他爹给饿死了,你让他妈吃屎,你拿一个馒头睡了他妹妹,你把他老婆当面给睡了,然后死了以后烧了,人都找不着了,你把他强迫逼到了方舱,他不报复你?砍你那六个警察六口人?你想想就是咱们被这种待遇了,咱要有这个机会的时候咱干啥?一定下手。这跟懦弱没有一点儿关系啦,他是人的本能。

你搞死他家人,强奸他家人,交流电、直流电的变化就结束了。飞机、火车、电、电厂、警察指挥中心。北京城,交管局,这你知道我太清楚了,这是我的哥们儿给它建的交管中心。我今天在这儿我要把北京交管局……北京市交管局多重要啊!那是宋建国当时在这儿建的,那中心搞得大屏,看着表面很先进的,大屏幕弧形的。那都腐败嘛,是吧!一块钱要他10块钱,回扣5块钱还挣4块钱,是不是,都这么弄的。

我现在我说给它关了,我现在就给它关了。你们要谁要给我打赌,我现在在摄像机前看我把它给关掉了,让它红绿灯叫它三个月以内,让它三个月,开一次烧一次,开一次烧一次。它必须得三个月,为什么?红绿灯,北京所有的红绿灯跟全国不一样,它有个国防机制在里面,这红绿灯还有一个国家的所谓的政治的戒严,政治中心使用的系统在里边。还有一个,所有的,只有北京的红绿灯和监控器是连着的,摄像头。

咱给它烧了就烧了,有用吗?如果现在灭共能烧,现在我当着面就给你们烧了它,没啥意义,没啥意义。但是我们要的什么感觉?东弟、颖妹妹,就你刚才那句话:党内这些人根据实力跟我们在一起。你想他良心的发现,他没良心了已经,魔鬼。最后他必须得跟我们,你不跟我们你就是上海的下场,你就是孙力军,孟建柱的下场,傅政华的下场。

傅正华在进去之前,那个联系,像孟宏伟一样,还有孙力军,哪个不跟我联系呢?他唯一的救人就是我了,怎么帮他,怎么救他,要跟我合作、爆料,要卖给我情报。因为我们是唯一性啊,对不对啊,这是最核心的。谢谢东弟、颖妹妹,谢谢!

长岛哥:好的,谢谢。然后也谢谢我们“铁血组”各位的分享,导演在后台催了,后面还有很多的战友在等着分享呢,每个人的4.19的故事,每个人都不一样。好的,那我们后面就……

叶钊颖女士:岛哥

长岛哥:钊颖姐你还有……

叶钊颖女士:岛哥,刚才七哥说的那个,我再给大家,就是最近前两天一个事情。一个孩子,现在她们现在不是有认识俄罗斯的这些朋友嘛,然后她们就说她们那些朋友的银行,是在西班牙,银行卡啊,这些所有的东西,包括去找工作,没有人要他们,就所有的这些事情都发生了。

郝海东先生:我女儿的。

叶钊颖女士:就想吧,如果中共国党内的这些朋友,你们就想想,如果你们的孩子也是在西方这些国家,一旦动手了,你们的这些家人们,所有的这些人全是一样的待遇。

郝海东先生:都不要他们,实习什么全不要,一看俄罗斯,都不要。就是一个孩子,二十多岁,二十五六,现在在这儿,就在西班牙实习,准备去读Master,跟我女儿一块儿的。她就告诉我:“爸爸,全部卡,钱,所有的。”你去实习递的材料,一看你,俄罗斯,就是不要。银行没什么那个,不给你,就给你关了。所以……

叶钊颖女士:没有任何你解释的机会。

郝海东先生:所以共产党你们这帮孙子就知道,这时候你们再不起来,再不那个,最后未来你们和你们的孩子的结果就是一样,马上就会面临这些。

郭文贵先生:这不叫爆料吧,就刚刚的美国和欧洲就是已经在进行,就对所有的中国和俄罗斯的政府工作人员的名单,他们都百分之百掌握的,百分之百,没有任何99,百分之百掌握的。进行了所谓的信息交流,包括反洗钱,它利用反洗钱这个系统来做的。就我说的Ruber系统原来就是监控美金的嘛。每一分美金,一年1200万亿的全世界的周转的量,每一毛钱都监控之中。

其中有一个人告诉我说,他说Miles啊,郭先生,我们现在发现共产党现在干得最多的事情是什么?大量的藏匿他的财富,转移他的财富。他们很多人,而且现在你发现美国、英国,很多中国女的和美国人结婚拿身份。包括是现在中外婚姻增长,就是去存钱嘛。而且非常夸张地信托公司在过去的六个月,来自中国地增加了将近七十多倍。就东弟、颖妹妹,你刚才说的那个问题,实际上一定会发生的。

就中国人到了很多地方,你根本不让你去。我今天直播前,我们日本的一个战友告诉我他要去做广告去,他现在也在看直播呢,结果人家说了,因为你们是什么什么的中国人,还是什么灭共的人,怎么着怎么着的。然后呢,咱们另外一个日本战友说,他带着国内跑出来的家人去银行去了,开完帐号在回来的路上,银行打电话说,我们查出来你们家里面中国什么什么共产党干部,你的银行帐号,钱给你封了。你也不允许动,然后找什么什么警察去报到去。

这就是今天最现实的,只有新中国联邦这个马甲可以救你,只有新中国联邦和法治基金,法制社会可以救你。就共产党未来绝对是全世界比俄罗斯还惨,肯定了。(嘉宾鼓掌)

长岛哥:好的。好,谢谢。那我们就后面进入一个简短的一个转场视频,然后后面的有一个特殊的节目《飞飞秀》。

郭文贵先生:《飞飞秀》。好,好。

长岛哥:谢谢。

郭文贵先生:谢谢各位,谢谢草根、木兰、如水,东弟、颖妹妹、老班长,谢谢谢谢。

舒平风:~~前面没有声音,有良知正义的人们。中共是世界上一切大灾难上的真正黑手,共产党你完了!

小芽菜:我是英喜小芽菜,是消灭邪恶中国共产党的新中国联邦人。参与爆料革命是我今生最大的荣耀和明智的选择,感恩爆料革命让我重生、新生,谢谢大家。

Lila:我们是消灭中国共产党的新中国联邦人,我们的新中国很快会实现自由、民主、法治。

猫声:文贵先生好,全球的战友们好,我是德国战友猫声。文贵先生经历了“4·19”断播门,开启了全球灭共的爆料革命。值此五周年之际,祝愿全球的新中国联邦人团结一心,紧跟文贵先生的步伐,快乐灭共。

YG圣地雅歌:一晃明天就是郭文贵先生爆料革命的五周年了。战友们对郭先生的称呼,无论老少,都叫他七哥。七哥从2017年4月19日一个人的爆料革命,发展到一群人,到现在的新中国联邦的建邦。我们所有的战友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干掉这个人类的公敌–中国共产党。Together, we Take Dow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ose, what do you think?

Rose:跟着七哥哥,Take Down the CCP.

YG圣地雅歌:耶!Honey,你怎么说?

Honey:跟着七哥哥,Take Down the CCP.

YG圣地雅歌:小帅帅怎么说?

小帅帅:Take Down the CCP.

YG圣地雅歌:耶!

风起云涌:五年爆料革命让新中国联邦人增长了智慧,认清了盗国贼独裁霸权,欺凌、残害百姓的丑恶嘴脸。让全球战友更加坚定地凝聚在一起,不灭中共誓不罢休。中国同胞们再勇敢一点,做无苗有币一族,无比自豪。

法图麦:“4·19”断播门让我们认识到,西方媒体被深度蓝金黄。感恩爆料革命,让我们有了自己的发声平台,让世界听到我们正义的声音。

胜利之光:战友们好,郭先生好,我是胜利之光。五年时间,弹指一挥间,郭先生从一个人在17年的“4·19”开始爆料,到我们全球的战友齐心合力组建的新中国联邦。千万不要胆怯或者懦弱,我们的下一代需要我们勇敢地站起来反抗,法治、民主、自由在向我们招手,我们和乌克兰人民同在。

昉木:战友们好,明天是“4·19”五周年,在此我要隆重的感谢Sasha龚,感谢她一断惊醒梦中人,开个玩笑。感谢爆料革命给我们带来真相、信仰、勇气,还有最重要的希望。

一起在关注:从2017年4月19日断播门到现在,差不多有五个年头了。从最初不了解七哥为啥出来爆料,一直到了解后加入新中国联邦,然后到坚定地跟随七哥灭共。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共产党开启了,他们在海外蓝金黄,渗透了整个世界,把整个世界的秩序、文明的秩序都给搞乱了。所以说共产党不灭,世界就没有太平,共产党是邪恶的根源,必须得消灭邪恶的中国共产党。

雅慧:七哥好,全球战友好,我是雅慧,来自英国伦敦喜庄园。五年来,我们坚持唯真不破、传播真相,拯救了无数人类,让西方国家跟我们站在了一起。我们是消灭共产党的新中国联邦人,跟随七哥Take Down the CCP.

神奇四侠:2017年的“4·19”已经过去五年了。五年来,千千万万的战友站出来,走上了灭共的道路,以黄灭共、以钱灭共、以毒灭共、以苗灭共。我们把共产党打得体无完肤,我们是消灭共产党的中国人,2025,必灭共产党。

(画面)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三百年的飞飞:全球的战友们好。

大根:为了庆祝“4·19”,专门Cosplay了龚小夏这个发型。

三百年的飞飞:撞衫不重要,谁瞅谁尴尬。全球战友大家好,欢迎来到“4·19”的《飞飞秀》特别节目。今天和我在一起的是两位帅哥,我们的睚鲁战友,还有我们可爱的大根。

睚鲁:大家好。

三百年的飞飞:我介绍一下,今天我们大概的内容就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在五年前的“4·19”,我们到底是身在哪个地方?然后做了什么事情?经过了五年,我们又变成什么样的人?然后,我们带来了很精彩的,我不知道,可能很尴尬的照片。然后想跟大家分享一下,看看我们五年“爆大”到底是怎么样毕业的?还没毕业。好,有请吧。

睚鲁:好的,我是睚鲁,很高兴参加这次的大直播,这是我的第一次。我和我太太Rose医生是从来不参与政治,对于海外民运敬而远之的基督徒。但是2017年的时候,正好VOA断播的时候,我和我太太正好结束了十年的不孕,得到了一个神迹宝宝。所以我们那时专注于个人生活,我自己也开始读神学博士,所以根本不参与外面这些事情。

但是从2015年,神、上帝会密集地通过异梦、异象对我说话。比如我们这个神迹宝宝就是十年之后,上帝2016年初通过一个异梦对我说,显现说“你知道下个月你要生孩子吗”?结果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我讲给我太太跟他们听,以为我神经病,结果真的发生了。

所以2020年一直之前我太太才开始,通过别人讲到爆料革命开始听,她越听越入迷,入迷到一个地步,后来还要投资。我当时对爆料革命不了解。她问我,“你知道郭文贵吗?你知道VOA断播的事吗”?我说“我是做媒体的,我第一时间都知道”。但是我根本不理,没有往脑子里去。

但是因为她要特别参与这个投资,我就非常地困惑,我就迫切地祷告上帝,结果上帝给了我另外一个异梦。在这个异梦里,我被带到了郭文贵先生的办公室里,这是上帝对我说话的一个方法,不一定是本人,真的是,这是灵里的事情。

结果在郭文贵先生的书房里,我看到一本书,这本书是一个漫画,是讲人怎么上天堂的。然后我听到一个声音说,“你太太已经在看这本书,但是你还没有看”。通过这个梦我就知道了:上帝拣选了爆料革命,上帝拣选七哥,中国民主化是给中国福音化提供平台,中国福音化又改变中国人心,会带来中国民主化的最后成功。

2020年3月,我看见一个3D版的异象。在这个异象里,大复兴临到中国,中国的各地的人上街敬拜,赞美跳舞,跳舞赞美神。然后最后一个镜头看见一个邪灵,好像海豚大小,穿着绿军装布被天使捆绑着。然后我在异梦中、异象中就惊呼:“这是CCP吗”?天使告诉我:“是的”。

所以我的结论就是:爆料革命和七哥是上帝拣选的,七哥是上帝拣选的这个时代的摩西,要带领我们中国人出埃及,这是我的分享。谢谢,交还给主持人。

三百年的飞飞:这太神了吧?

睚鲁:真的,全是真实的经历。

三百年的飞飞:真的,你记得这么完整吗?

睚鲁:上帝给我的异象,不是说吃饱了像美国人讲的Pizza dream,是3D版的异象,像看3D电影一样的,就是圣经中讲到彼得“魂游象外”这样的异梦异象,上帝给我很多其他的异梦异象,启示我:爆料革命是出于他的。

以及在另外一个异象里,我被带到,这是一个灵里的事情,这都完全是不同领域的事情。看到中国民主运动最后成功之后的情景:中国实现社会的大和谐。像七哥讲的90%的共产党员都是好的,最后我看到未来成功之后,中国的共产党员大部分和海外的民运人士实现了社会的大和解。还有很多我真的无法进入,我以后有机会详细分享,太多太多了。

三百年的飞飞:这是传说当中的先知吗?大根你分享一下,我因为太惊讶了,我因为节目之前也不知道这些事。

睚鲁:这都是真实的。

大根:我是听他,听睚鲁说了之后,我是想过,就是某一个很高、很高、很高的一个人告诉我,其实我现在已经死过一次了。就是本来我只能活到三十来岁,然后还能续上。所以说这个我深信不疑,一点都不怀疑。

然后我之前的五年前,我是没有参加爆料革命的,所以说也很难有体会。当时过的生活是吃饭、喝酒、打豆豆——就是打游戏:英雄联盟,跟我们岛哥也都很熟,简单的混吃等死。然后我就是做的工作花了至少五年,然后并且曾经怀疑过自己无数次。然后才发现我做的那个行业那么难的原因,居然就是四个字儿:低价中标。就这四个字儿,“低价中标”,毁了我目标客户所有的行业。

然后,我就想不明白,后面发现好像看其他行业,好像各个行业都是这样,也无法找到解决方案。当时也都想,人生也都这样了,能活了个四十来岁都够了。我是真的这样想的,我跟我老婆、跟我爸、跟我家人都这样说的,我根本也不想多活,活个四十来岁也就够了。

反正总之,总结了当时的一句话,我就过的日子,就是我自己不知道自己是个傻叉,然后到时候也找不到答案。然后通过“雷洋案”的时候,然后才找到七哥。当然之前王岐山、范冰冰也都知道的,在国内渗透力很强的。所以说后面七哥又给了我一把钥匙,然后大家应该都有体会,不止认识了中国,还认识了世界。

然后也从当时,从0.1吨的胖子变成了现在170斤的胖子。从不知道自己是个傻叉,变成了知道自己是个傻叉。从觉得,这最后一点我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从之前觉得40来岁活了也差不多够了,现在活成什么样?感觉活到今天,这辈子也都值了。

这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一会儿你可以跟我说说,因为现在随便一个认知都足够我之前那种生活一辈子的去领悟,你看我花了五年、八年才认识到低价中标搞不成了。

然后最后从七哥,就是观察七哥当个小迷弟。这个小迷弟对我压力非常大,这个名称,我悟出了一句话,我不知道是对还是错?这个世界上本来是没有神话的,所谓的神话不过是常人的思维所不易理解的平常事——这就是我从七哥学到的一句话,谢谢。

三百年的飞飞:小迷弟是越来越帅了,真的是越来越帅。那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去找一下照片,我居然是五年前的4月12号,大家看这张照片,我住的这个酒店,我居然就在纽约。4月12号,我居然就在纽约,然后这张照片拍出去的那个角度,可以看得到那个雪梨酒店。其实当时去的时候,我跟我老公争论了半天,说当时是不是偷窥郭先生的,后来说当时,其实,

大根:你呢?你呢这照片怎么没有你?

三百年的飞飞:我是拍照的人,你看这是我们家两个小豆丁。然后,谁帮我找到最近的4月12号,那时候看着很颓废。我是在华盛顿的,就是国家的叫什么馆?就是美术馆里面,就当时是在华盛顿。那个时候也非常颓废,反正就带着小孩去玩,也不化妆,就到那里面去玩一下。

但是4月19号我自己验证了一下,就是我跟我先生验证了一下。4月19号其实我们已经回到了旧金山,然后是听的现场版的龚小夏采访郭先生。但是实际上,其实当天的内容我并没有很仔细地去听,因为当时我也不是郭先生所谓的粉丝,我先生是郭先生的绝对的粉丝。我要辨认他能不能在家,我只要听有没有郭先生的声音出来,我就知道他在不在家。

但是那一天,其实内容并不重要,因为我对于王岐山是个坏蛋,他们这种是垃圾,当中有这种男女关系,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我觉得特别正常。因为从这个大粪坑里面出来的人,然后当时也是认识一些,可能也不是什么特别高的人,我就知道上面这些人都是这样的,所以我并不奇怪。

但是震惊的是当时的这个断播,当时的断播让我觉得太震惊了。因为你知道我是对美国社会很有信心的,对美国的民主、法治特别有信心的。我居然没有想到VOA就能断播。我那个时候就觉得共产党太牛了,共产党对于西方社会的控制力太强了。那之后就很多的事情就慢慢地被验证,后面那个哈德逊就没有让郭先生播成。

后来的一年,就是7月3号,对吧?7月3日,王健被搞死了,王健后来一系列的,很恶心的那种照片被放出来以后,我就觉得这个共产党这么牛?就基本上民主社会现在被他碾压,我感觉。就是现在美国是不是背后的大佬就是共产党?这个时候还没有特别大的心理的这种压力,因为毕竟我觉得是个小老百姓,就没有那种感觉,你知道吗?就是觉得说美国民主社会不行了。

但是坦白讲,我们加州政府就是对我们的老百姓,对于这些,就是这种普通的这种人还是很不错的。直到说疫苗的开始,但是这个意外之前的铺垫。当疫苗发生的时候,我就特别相信七哥,我就认为说这个政府是在撒谎,政府是真的要搞死你们。

那个时候我就真的害怕了,我就觉得说他是要搞死你们,要搞死你们每一个这种小老百姓,现在他有他的新计划。然后我觉得唯一的出路,就是跟着郭先生,然后当然,后来我觉得这个选择完全是正确的,就特别顺利。后来我们又有了喜币,有了现在自己的新平台,郭先生满不满意?反正我自己是特别满意。

大家看到,这一路走来,从那时候很颓废的大傻妞,到现在对吧?谁瞅谁尴尬了。我昨天因为是重听了一下“4·19”,我心情不一样,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我有喜币了。你感觉现在变成有钱人了,你知道吗?原来是个穷光蛋,现在是个有钱人,你心情就不一样了。

你就当时听到说,你像郭先生这么有钱的人,当时这些人一路上死过来,真的还不是普通的没有钱,是死掉了,被干掉了,王健这种人就没有了,傅政华这种人就没有了,就嗝屁了。你想想郭先生的智力,因为我们对郭先生的了解,他的智力、他的能力就绝对在我们之上。他当时的处境这么困难,那你就想,钱,其实这个东西还真的就是说,不是你想有就可以有的。就是像我这么喜欢钱的人,钱到了手里,有可能就变成要你命的一个东西,对吧?

所以说没有共产党,其实不光是对小老百姓,当然小老百姓现在更深有体会,尤其是上海的小老百姓。对于体制里面的大官也好、大商人也好,有钱人、没钱人,其实没有共产党对大家都特别重要。

所以我们今天只有一个简短的特别节目,那么重要的是说,想要跟大家说,我们要团结起来Take Down the CCP. 两位还有什么要分享的吗?

大根:让我们书写神话。

睚鲁:好的,没有了,谢谢。

三百年的飞飞:感谢大家支持。

睚鲁:好的,再见。

画外音:战友们好,今天是复活节。我们请的专业的厨师,这位是每天给我们中午送饭的美女,这个饭店美女老板。我们请的专业的厨师,他们自己带着酱料过来给我们烤BBQ。今天所有营地的所有的人、所有的义工,包括今天有幸路过、有缘路过的难民,全部全部,都可以来享受咱们的BBQ。我们有牛肉、牛排、香肠、鸡腿、鸡翅,全部都有。

Nicole:这是小朋友在吃虾。Hello, Happy Easter. Are you from Ukraine? Nice. Please, eat more food. 这是乌克兰的难民,两个妈妈和她们的小朋友,她们很喜欢吃我们的烧烤。小朋友,Cookie。

Welcome,Welcome,这是刚来了二十多个小朋友,他们刚刚来又冷又饿,正好赶上我们复活节在烧烤,Welcome,辛苦辛苦,来来来,

我们一直在等他们。对呀,咱们就一直在等他们,Come in, Come in。小朋友都来了,又冷又饿。

Nicole:全球的战友们,全球的观众们,大家好,我们这里是法治基金、新中国联邦驻乌克兰前线的(记者站)。

(信号中断)

我们全球的华人都知道,今天是“4·19”美国之音断播的五周年。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对全球的华人来讲,拉起了一道警钟。

Nicole: 我们作为华人不论走到天涯海角,中国共产党魔爪和影响,它都在威胁着华人的自由和安全。那么今天坐在我旁边是两位(?信号中断) 人,一位是来自美国俄勒冈州的一个国际救援义工 ,另外一个是从俄罗斯来的 21岁的一个小伙子,他在这边也是做国际救援的义工。那么他们对4.19事件有什么样的看法?我在之前跟他们聊过这个事情,当他们知道这个4.19事件之后,他们觉得4.19事件对全球社会、国际社会、尤其是对西方民主和自由的社会也是一个很严重的威胁。那么我们现在先来问一下坐在我右边的Seg, he is from Oregon,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So, today is the 5th anniversary of the April 19th incident, where Mr. Miles Guo’s live broadcast with the Voice of America, which is a taxpayer-funded national broadcast owned by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government.  So, he was being interviewed, he was exposing the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committ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in the midst of the interview, the live broadcast was abruptly shut down.  So, that sent a strong message to people from around the world, because America used to be the beacon of hope, and the symbol of freedom and democracy.  But even an international broadcast represents the freedom of press and represents the American government’s national interest of freedom and democracy. Now, it’s in the hand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他来自美国俄勒冈州。 

今天是4月19日事件5周年,郭文贵先生在美国之音直播,这是美国政府所有的纳税人资助的全国广播。他在接受采访,在揭露中共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而在采访中,直播突然被关闭。因此,这向世界各地的人们发出了强烈的信息,因为美国曾经是希望的灯塔,是自由和民主的象征。但即使是一个代表了新闻自由,代表了美国政府的自由和民主国家利益的国际广播,现在,也掌握在中国共产党手中。 

So, tell us your name and where you’re from and what do you think of this incident, and its impact on the American people.

所以,告诉我们你的名字,你来自哪里,你如何看待这起事件,以及它对美国人民的影响。

Segmond: Well, my name is Segmond, and I’m from America.  When you talk about the incident, the United States Federal funded news agency being taken down after a phone call from a Chinese official from the CCP, truly it’s heartbreaking and it boggles the mind.  As you said the United States is supposed to be a symbol of freedom of democracy, freedom of speech, press, and religion; and to have it easily be twisted by foreign interests to shut down freedom of democracy, it’s heartbreaking, and really it just wrenches out the soul.  Unfortunately, you see it more and more often, influence groups big businesses, they are more concerned about their financial ability to do business in China than they do about propagating American values and freedom, it’s… I said it once more, it’s heartbreaking.  How people can so easily change what they believe in over a quick buck.  It’s devastating.  

嗯,我叫Segmond,来自美国。说起这件事,美国联邦资助的通讯社被中共官员打来个电话就给撤了,真是令人心碎,令人难以置信。正如你所说的,美国应该是民主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宗教自由的象征;让它这么容易地被外国利益扭曲以关闭民主自由,这令人心碎,真的是让人伤透了心。不幸的是,你越来越多地看到,游说集团、大企业,他们更关心自己能否在中国开展业务赚钱,而不是宣传美国价值观和自由,这是……我再说一遍,令人心碎。人们如何能够如此轻易地改变他们所相信的东西。这是毁灭性的。 

Nicole: Thank you for sharing your view.  I’ve seen the report talking about the then Voice of America’s director, Amanda Bernette. Her husband Donald Graham owns a big business that has a huge financial interest in the communist China.  That business was actually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o, this is like a US/international broadcaster, and the director has a direct conflict of interest with the number one enemy of the American people.  There Are also many lik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and corporate America, and also had huge financial stake in the hand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o that is in direct conflict with the American fundamental value and American people’s interest. So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is conflict of interest?

感谢您分享您的观点。我看到报道谈论当时的美国之音台长阿曼达·伯内特。她的丈夫唐纳德·格雷厄姆拥有一家在中共国具有巨大经济利益的大企业。其业务实际上是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的。所以,这就像美国/国际广播公司的台长与美国人民的头号敌人有直接的利益冲突。还有很多像华尔街日报、美国企业,也有巨额资金掌握在中共手中,这与美国的根本价值和美国人民的利益直接冲突。那么您如何看待这种利益冲突?

Segmond: Well, when it comes to that, it puts the American people in a very tight conflict with these corporations.  The big thing was going through Congress a little while ago when the concentration camps were revealed to the American public from Xinjiang. You have big corporations like Dysney over there making billions …, their response is to do nothing.  They’re too invested, too in stake with the financial market over there that they’d rather pretend that it doesn’t exist, to keep their margins inchecked.  And it puts these businesses in a spotlight for the simple reason is, how would you say, that they don’t ….  Many of these businesses, they are making deals with the devil, they would rather propagate human suffering than stand up and have a voice and  just do the right thing.

Segmond:嗯,说到这一点,这使美国人民与这些公司发生了非常激烈的冲突。国会正在审议一件大事。不久前,当新疆集中营向美国公众曝光时,那里有像 Dysney 这样的大公司赚了数十亿美元……他们的反应是什么也不做。他们投入得太深了,与那里的金融市场息息相关,以至于他们宁愿假装它不存在,以控制他们的利润。这将这些企业置于聚光灯下,原因很简单,怎么说呢,他们没有……。许多这些企业,他们与魔鬼做交易,他们宁愿传播人类的苦难,也不愿站出来发声,做正确的事。

Nicole: Also beside the media and businesses, America’s judicial system and legal system has also been infiltrat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leader and founder of the Chines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Mr. Miles Guo, whose interview was abruptly shut down by the Voice of America, he personally has been prosecuted by over 60 lawsuits brought against him in American court.  Some lawyers actually had huge financial interest with PAG, which is a huge Hong Kong based investment firm, and they have been taking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American people’s pension fund into the investment into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state-owned enterprises, and supporting the military, support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enterprise, which is also a direct conflict of interest to the American people.  Now, Mr. Miles Guo has faced a number of lawsuits brought against him, and we really hope that the American judicial system will do its fair job, giving justice to Mr. Miles Guo.  Because if Mr. Miles Guo is not served with justice in American court, imagine the American little people like you and me,

除了媒体和企业之外,美国的司法系统和法律系统也被中国共产党渗透了。中国爆料运动的领导者和创始人郭文贵先生的采访被美国之音断播,他个人已在美国法院被起诉超过60起诉讼。一些律师实际上在PAG这个庞大的香港投资公司有巨大的经济利益,他们一直在用数亿美国人的养老基金投资中国共产党的国有企业,并支持解放军,支持国企,这也是美国人民的直接利益冲突。现在,郭文贵先生已经面临多起针对他的诉讼,我们真心希望美国司法系统能够公平公正地为郭文贵先生讨回公道。因为如果郭文贵先生在美国法庭上都得不到公正的审判,想象一下像你我这样的美国小人物呢?

Segmond: What’s the question?

Segmond:你的问题是什么?

Nicole: So my question is, as Americans, how can we stand up to protect the American independence from the influence and the manipulation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Nicole:所以我的问题是,作为美国人,我们如何站出来保护美国的独立不受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和操纵?

Segmond: Well, what I would say to that is, the biggest thing people can do is not be silent about it.  These things are happening and people are trying to …, well not people but organizations and businesses, politicians, lobbying groups, they’re trying to sweep these things under the rug, not to stir up any trouble.  The biggest thing American people can do is to not let these officials forget that these things are happening.  They are happening, it’s really, it’s documented….

Segmond:嗯,我想说的是,人们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要对此保持沉默。这些事情正在发生,人们正试图……,不是人们,而是机构和企业、政治家、游说团体,他们正试图掩盖这些事情,避免惹麻烦。美国人民能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不要让这些官员忘记这些事情正在发生。它们正在发生,真的,它被记录在案……

视频画面:新中国联邦法制基金救援营地意大利“诺亚方舟”组织从乌克兰营救出来的22名7~17岁的儿童,给他们提供烧烤、热食、休息场地,在大帐篷内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复活节。

中国共产党是全世界灾难的根源,只有消灭中国共产党才能拯救全人类。

妮可:好了,我们我们又回来了,全球的战友们、全球的观众们。今天是我们的在法制基金和新中国联邦驻乌克兰边境的直播的前线记者站。那么今天坐在我旁边的是几位在梅迪卡营地做国际救援义工的西方人士,今天他们也想加入我们4.19断播事件对国际社会、尤其是对西方世界民主和自由的影响。我们刚才已经采访到这位Seg他是从美国的俄勒冈州来。现在刚刚加入的是另外一位从美国来的先生。因为大家知道《美国之音》是一个美国纳税人付款的、是隶属于美国政府的一个机构。那么在这样一个国际媒体被断播,这对美国人意味着什么?现在我们来采访一下Lance

Nicole: Hey Lance, welcome to our show.  Today marks the fifth anniversary of the abrupt suspension of an important live interview given by Mr. Miles Guo, the leader and founder of the Chines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to expose the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committ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Voice of America, which is a taxpayer funded international broadcaster owned by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s government actually received some high order, and suspended that live broadcast.

嗨,Lance,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今天是中国爆料运动的领袖和创始人郭文贵先生为揭露中共犯下的反人类罪而进行的一次重要现场采访断播五周年。美国之音是美国政府拥有的纳税人资助的国际广播公司,实际上收到了一些高层的命令,并暂停了直播。

Lance: High order. (fingers quote and quote)

Lance:所谓的高层命令,哈哈哈。

Nicole: Yeah.  So, it sends a strong message not only to the Chinese people, but to American people like you and me, because if they can shut down the number one Chinese dissident, what about the rest of us? We are the little people.  So,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is incident and its impact and implication for American people’s independence and freedom?

Nicole:是的。所以,它不仅向中国人民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息,也向像你我这样的美国人民发出了强烈的信息,因为如果他们能够封杀中国第一大异议人士,那么我们其他人呢?我们是老百姓。那么,您如何看待这一事件及其对美国人民独立和自由的影响和启发?

Lance: Absolutely, I would say this one firm truth, many many firm truths about democracy, and that is that, the truth never hurts democracy, it never does, it only hurts those who are currently in power over democracy.  That’s the thing about democracy.  That is the thing about truth that democracy can yield, and that’s um….

If I’m in power, then the truth will hurt me specifically in power. But the truth will never hurt the masses, the truth will never hurt them, they need to know the truth.  The same is with they need to know the truth about Pfizer’s COVID information.  They need to know that information as well.  It’s very important as a vaccinated person myself, it’s very important for all people to know the truth about all fundamental events, all groundbreaking events around the world.  

It’s a shame to know that any world leader is willing to hush information, to sustain their own survival.  I would rather die a good man in a corrupt world than a bad man in a good world.  

So far, I’m 25, I’m young, I can say that.  I can say that so far, now when I’m 50 when I’m  in power as a world leader, then I might be like, everybody, hey shut up, I’m trying to stay in power. But as of now, I’m not in power so I can say give us the truth, give us the real information.  

I certainly am embarrassed by America’s willfulness to take Chinese funding for mass media, instead of our standfast truthfulness when it comes to independence.  Now that America is rife with our own issues.  We absolutely are.  Everyone is. From Congo to the Netherlands, to um … who else can we add there? Everyone.  Every single country has their own form of secrecy that hides evilness.  

We’ve all got our parts, and it’s important that we do not be as the first interview they did with you guys. It’s important that we are not dissuaded by fear or threats.  It’s very important that it be done. I give commend to anyone who is willing to die a martyr, in the sense of, you have to go out believing in what you think is right.  Once again, as a 25 year-old, what I think is right is not going to be the same in a year from now. I’m sure it’s gonna change, but I most definitely hope that America and China hold fast to their principles of freedom and self-empowerment for all of our people. And most importantly, is this, humanist, humanology ideals of ….

It’s, baby, it’s the year 2022, it doesn’t matter if you are Chinese, American, Russian, Ukrainian, whatever it is, we’re all just humans on a rock somewhere in the Milky Way, you know, trying to survive. It’s a shame that we allow these ideas to separate ourselves.  Everytime I’m going to have a good conversation with a person, and language separates us, it disappoints me.  And not them and not me, I hope over the next 100 or 200 years, our species can figure out these barriers politically, ideologies,  and language barriers, so that we’ll be able to communicate and come together, I really hope so.

Lance:是的,我想说这样一个坚定的真理,许许多多关于民主的坚定真理,那就是,真理永远不会伤害民主,它永远不会,它只会伤害那些凌驾于民主之上的掌权者。这就是关于民主所能产生的真相的本质。那就是……

如果我掌权,那么真相会特别伤害我掌权。但真相永远不会伤害群众,真相永远不会伤害他们,他们需要知道真相。就像他们需要了解辉瑞公司的 COVID 信息的真相。他们也需要知道这些信息。作为一个接种疫苗的人,这对我自己非常重要。让所有人了解到世界各地所有基要事件,或者说所有重大事件的真相,这一点非常重要。 

当人们知道任何世界领导人想要隐瞒信息以维持自己的生存时,人们都会感到这是一种耻辱。我宁愿因为做个好人而死在腐败的世界里,也不愿在美好的世界里做个坏人。 

我现在25 岁,我还年轻,我可以这么说。到目前为止,我可以这么说。那当我 50 岁时,当我作为世界领袖掌权时,我可能会说,每个人,嘿,闭嘴,我正在努力保持权力。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掌权,所以我可以说给我们真相,给我们真实的信息。 

我当然感到恨尴尬,美国在面临主权威胁时竟然执意接受中共资金支持大众媒体而不是坚守我们坚定的真理原则。现在美国充斥着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们绝对是。每个人都是。从刚果到荷兰,再到嗯……我们还能在那里添加谁?每个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隐藏邪恶的秘密形式。 

我们都有自己分内的职责,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再像他们对你们进行的第一次采访那样。重要的是我们不要被恐惧或威胁所劝阻。实现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我赞扬任何愿意殉道牺牲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必须相信你认为正确的事情。我再说,作为一个 25 岁的人,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在一年后将不再一样。我相信它会改变,但我绝对希望美国和中国坚守他们让我们所有人民获得自由和自我赋权的原则。最重要的是,这就是,人文主义、人文主义理想的……。

宝贝,现在都 2022 年了,不管你是中国人、美国人、俄罗斯人、乌克兰人,不管是什么,我们都是银河系某处岩石上努力生存的人类,对吧。我们允许这些意识形态将人类自己分开,这是多么可耻啊!每次我要与一个人进行良好的交谈,而语言将我们隔开,这让我很失望。不是他们也不是我,我希望在接下来的 100年 或 200 年里,我们的物种能够在政治、意识形态和语言上解决这些障碍,以便使我们能够交流并走到一起,我真的希望如此。

Nicole: Thank you very much. Thank you, we really appreciate it, and now we come to our Russian young man. He’s actually a political asylum, who escaped Russia because he was against Putin. He was against the Russian invasion of Ukraine.  So he got political asylum, he’s here to help the Ukrainian refugees.  So, as someone who actually lived under a dictatorship, he understands how important the freedom of speech and the freedom of press is. So, can you talk about your personal experience with the propaganda and disinformation of the dictatorship in Russia, and how it got the example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Nicole:非常感谢。谢谢你,我们真的很感激,现在我们来看看我们的俄罗斯小伙。他实际上是一个政治避难者,因为他反对普京而逃离了俄罗斯。他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所以他得到了政治庇护,他来这里是为了帮助乌克兰难民。所以,作为一个真正生活在独裁统治下的人,他明白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重要性。那么,您能否谈谈您对俄罗斯独裁政权的宣传和造谣的亲身经历,以及它是如何效学中共政府的榜样的?

Russian: You know, Putin walk China, they replicate their system.  They want to build your system with Russia.  We have, was, freedom of speech, independent media.  We’re, was, in free internet right now.  Putin is a secret officer of Soviet Union, bent from  1990’s Russian.  The West… sorry, the west is a beacon of …

俄罗斯小伙:你知道,普京走中国道路,他们复制他们的制度。他们想在俄罗斯建立你的制度。我们拥有,曾经,言论自由,独立媒体。我们现在,曾经,可以自由上网。普京是苏联的一名秘密官员,扭转了1990 年代的俄罗斯。西方……对不起,西方是灯塔……。

Lance:绝对,绝对。

Nicole:是的。

Nicole: Beacon of hope.

Nicole:希望的灯塔。

Russian: Of free people, Ukraine a Soviet Union country, and I hope the west can stand now, and I hope you can …. Sorry.

俄语:自由人民,乌克兰是苏联国家,我希望西方现在能站起来,我希望你能……。对不起。

I’m the youngest of you, I’m 21. I’m a libertorian part of Russian. I believe that only free people  can protect their independence and security of any country.  Not dictatorship, not totalitarianism. Only freedom, only free people, yes.

我是你们中最年轻的,我 21 岁。我是俄罗斯的自由主义者。我相信只有自由的人才能保护自己的独立和任何国家的安全。不是独裁,不是极权主义。只有自由,只有自由的人,是的。

Lance: Absolutely, absolutely.绝对,绝对。

Nicole: Yes.是的

Russian: Free people with guns.  America is a good….

有枪的自由人。美国是个好的……

Lance: free people with the will to talk, as you are right now. You have to give a damn.  You have to want to talk about it.

Lance:哈哈哈,像你现在一样,愿意说话的自由人。你必须在乎。你必须得愿意谈论它。

Russian: Yes, of course. Russian people try to fight with Putin’s government, but police, army, no, OK not army, but its name Rosgvardia, and Putin is win, was win.  We live in a country like China.  

俄罗斯人:是的,当然。俄罗斯人民试图与普京政府对抗,但警察,军队,不,好吧,不是军队,而是它的名字Rosgv​​ardia(国民警卫队),而普京是胜利者,是胜利者。我们生活在像中国这样的国家。 

Nicole: Because we are running out of time, I’d like to rap up quickly.

Nicole:因为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快点说。

所以这位俄罗斯小伙子说,因为西方一直都代表着自由和民主的灯塔,所以希望在这个时候所有西方和民主的国家都能够抵制住邪恶的诱惑。他的英文并不是特别好,所以他用翻译器在跟我们说。所以我们今天有来自美国的、有来自俄罗斯 的,他们都知道我们是来自新中国联邦的 新中国人,我们是要推翻邪恶的中国共产党。因为邪恶的中共是造成世界所有灾难的最根本原因。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今天愿意来到我们这边的现场直播,向我们的爆料革命的创始人、新中国联邦的创始人郭先生和所有爆料革命的战友致以最深深的敬意。谢谢大家。

Lance: May I add one more thing? I would say this as well, do not be confused when you see news articles say, 83% of Russians support Russia or 50% of American support. Let me say this to all Chinese citizens, Russian citizens, American citizens, Jerusalem citizens, anyone in Israel, everyone, everywhere, when was the last time someone actually asked you about these polls that you see in the news media?

As an American man, no one has ever asked me what I thought about whatever in America, yet I always see people putting out these news articles about how people, 83% of Americans support this, 64% of Americans support this.  When was the last time someone actually came to you and asked you what you thought? Never.  And it confuses me every time I see a poll that says, oh, 46% of Americans believe this.  Who came to you and asked you what you believed in?  No one did.  No one did.

Ask the actual people and listen. Even [with] democracy, we are not fully there yet.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direct democracy and democracy? That’s effort.  Effort, not only on the government, but on the people itself.  Even the individual, 360 something million Americans, we have to all put in the effort.  Every human being on this earth.

Listen, I know we all have jobs, we have kids, we have families, we have responsibilities, beyond the high castles of highmen. But we must be involved. If you are quiet, you are complacent and you’re allowing other people to take control of your lives, you have to give the time to know who you are voting for, know what you are believing in.  You have to question what is going on.

Now, the next time the New York Times or anyone puts up polls saying, oh, this amount of people believe in this, I would  always ask them, you never asked me.  You never asked me anything.  To the Chinese people, when was the last time they came to your front door step and asked you what you believed in? I promise you, no one ever has gotten that knock on your door.

我可以再补充一下吗?我还想说,当你看到新闻报道说,83% 的俄罗斯人支持俄罗斯或 50% 的美国人支持时,不要感到困惑。让我对所有中国公民、俄罗斯公民、美国公民、耶路撒冷公民、以色列的任何人、每个人、任何地方的人这么说:最后一次有人问你关于你在新闻媒体上看到的这些民意调查是什么时候?

作为一个美国人,从来没有人问过我对美国的看法,但我总是看到人们发布这些新闻报道谈论人们如何……,83% 的美国人支持这一点,64% 的美国人支持这一点。上一次有人真的来找你问你的想法是什么时候?从来也没有过。每次我看到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哦,46% 的美国人相信这一点,我都会感到困惑。谁来找你问你信什么啦?没有人这样做。没有人这样做。

询问实际的人并倾听。就连民主,我们还没有完全实现。直接民主和民主有什么区别?那就是努力。努力,不仅在于政府,而且在于人民本身。即使是个人,3.6亿的美国人,我们都必须付出努力。这个地球上的每一个人。

听着,我知道我们都有工作,我们有孩子,我们有家庭,我们有责任,积重难返。但我们必须参与。如果你很安静,你很自满,你允​​许其他人控制你的生活,你必须花时间知道你在投票给谁,知道你相信什么。你必须质疑正在发生的事情。

好了,下次《纽约时报》或任何人提出民意调查时说:哦,这么多的人相信这一点,我总是会问他们,你从来没有问过我。你从来没有问过我什么。对中国人来说,他们上一次来到你家门口的台阶上问你信仰什么是什么时候?我向你保证,从来没有人敲过你的门。 

Nicole: Brilliant! Thank you so much, Thank you.

太棒了,谢谢,谢谢

Background: (shouting) Take down the CCP.

背景:喊推翻共产党

Lance: Take them down. And reform democracy to where it needs to be, which is direct democracy.  No electoral college, no intermediary men in between freedom and the free thoughts that need to be going on in every country, in every continent, everywhere around the world. This is just the beginning.

打倒他们。将民主改革成它需​​要有的样子,这就是直接民主。没有选举团,没有中间人在自由和自由思想之间,这需要在每个国家、每个大陆、世界各地都得以实行

Nicole: Thank you so much.  This is just the beginning! Thank you. Thank You, bye bye.

非常感谢,这仅仅是个开始,谢谢,再见

Racheal:大家好,我们回来了。我身边坐的,很激动我坐得近一点。我们又回来了,这是“4·19”VOA断播五周年的第一场嘉宾——“铁血灭共组”之后的第一场嘉宾。我们今天看到全部都是美女,这也是我们导演组的精心安排,要“蓝金黄”文贵先生。那我们先自己介绍一下好不好?我们的悟空战友,我们顺时针来介绍,我们先由悟空再来安红,再我们顺时针下来好不好?  

悟空:大家好,我是悟空。首先向所有的有缘和正在看直播的所有人问好,真心祝福所有人全家安好。其次感恩有机会跟文贵先生,和我们所有元老级的战友同框,万分荣幸。

Racheal:安红姐没有声音,您的话筒是不是没有开?

安红:新中国联邦的战友们好,爆料革命的引路人和“吹哨人”七哥好,还有我们的诸位美女好。白驹过隙,没有想到五年时间这么快就过去了,很高兴依旧还能够坚守在灭共的最前沿。所以今天有很多感慨,但愿是把长话换成短话说。谢谢。

喜妈:大家好!我是喜妈,我来自澳喜农场,今天非常开心和所有的战友们同心同框,也非常荣幸和咱们的郭先生一起来回看五年多的爆料革命,这样有历史性的事件。谢谢!

卡丽熙:好,尊敬的全球的战友们大家好!我们的七哥!非常非常激动,又跟七哥同框了。作为一个一直跟随着七哥的一个战友,我非常地荣幸能在这一路的披荆斩棘之中没有掉队,而且我非常荣幸的能够和在七哥追随七哥的这个路上学到很多的智慧。相信我们“4·19”的这个断播的这个纪念,能感召更多的那些期待我们中国能够实现自由民主的那些人,好,谢谢!

Rachel:其实我们这轮的主持人是悟空,我待会交还给悟空。我觉得七哥灭共缘起,这个因起是八弟,但是我们很多战友其实能够相聚在这里,我们的原起其实是“4·19”,回看这五年真的有很多感触。那我交还给悟空,您来主持这个这一场的嘉宾,好不好。我还给悟空美女。

悟空:好的,感谢感谢。看到美女在我也有点心慌。特别谢谢我们又跟那个七哥见面了。那今天我就不去推辞了,今天因为我有个非常大的荣耀落在我的身上,我就耽误大家几分钟。因为前线的原因为大家准备了一些,一个工作礼物吧,算是给大家准备了一个工作工具,所以今天也是新中国联邦网站今天正式推出,大家放心去使用。

尽管只是三天的时间,但是我们的战友当中神人太多,也只能是这样讲。所以说我们的导播如果可以的话,能展示一下吗?

(展示新中国联邦网站)

大家请看一下,这就是我们新中国联邦的门户网站。那相关于一个就是我们的,用大白话来说就是我们的山门。进入这个山门之后,他各有山头,然后大家想去哪个山头就看大家的本事,也看大家的喜好。想去联络谁呢,都是里面有超链接。虽然时间非常短,但是我觉得画面还是非常漂亮的。

这就是我们今天为“4·19”献上的礼物,五周年嘛。由它作为一个起点,每年我们都有各式各样的G系列,今天每年都有,咱们今天就给送上一个联邦网站,算是一个总结,谢谢,谢谢。

接下来把话题引向“4·19”,今天非常荣幸,跟我们三位女士,我们全是元老级的,比我,任何一位都比我有资格。我把时间交给我们的熙姐,熙姐讲讲您的感受吧。因为您是最早,跟安红姐姐,都是最早跟随文贵先生的,最早的战友,您先开始好吗?我想把我的留在最后。

卡丽熙:因为本身我个人的经历嘛,我最早接触这个VOA是在我十几岁的时候,那时候我是每天就是去听那个音频,在中共国的时候去听这个“美国之音”,我感觉这个世界好神奇,竟然有“美国之音”这么自由的,好听的电台。所以那个时候就对“美国之音”有第一个认识,这是人生中的第一个认识。

后来七哥,在追随七哥的这个过程中,因为我个人的经历,我在北京见过很多的这个,比如这些贪腐,当然没有像七哥说的这种盗国贼:王岐山,还有他们孟建柱这种高层,但是我也有见识过。

当时我知道这个哈尔斯——这个实体工厂,也知道这个当时大连的女主播,还有这个他们,就是那个天津的女主角被杀死的那些,我都知道,还有这个巴哈马文件。

我听到了七哥的直播以后,我是从一个局外人,我认为居然有一个人这么勇敢,在这个媒体上,在这个公开的场合上去揭露他们。因为我们在中共国的时候,大家就私下里传播,私下里去知道这些事情,那个时候我对七哥的这种崇敬油然而生。

每天都候着七哥的直播,每天都在听,直到“4·19”。直到“4·19”那一天,当时七哥,我当时对这个龚小夏我也有一些的耳闻。因为去搜索嘛,我知道她是在“美国之音”是一个非常牛的一个人,所以我认为这次七哥这个直播能上这么一个平台,这么一个大的平台,那么肯定会对盗国贼,产生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一个震慑。

结果在七哥的错愣之中,我突然发现断播了,那个时候我就知道,那个时候肯定是中共这种“蓝金黄”的力量已经控制了这个。但是后续随着事件的发展,哈德逊这个被取消,还有七哥曾经跟律师在媒体上作出那种决绝的,那种勇气和那种对以后的这种去交待。

我当时我就毅然决然的从一个旁观者,然后转移到了一个追随七哥的,要一定要在这个敢于说真相,敢于有骨气的人身边,要助他一臂。虽然我的能力不强,但是我的这个正义感油然而生,我一定要追随着他,跟他一起去灭掉这个邪恶的土共。好,我就分享这么多,非常感谢!

悟空:谢谢熙姐!好的安红姐,安红姐麦没开。

Rachel悟空,其实我们节目组做了一个很好的PPT,是五年的回顾,我们要不要先放这个PPT,然后再让我们的嘉宾,结合他们自己的这个感受说一下,好不好。

悟空:当然当然,非常好,谢谢!

Rachel好,谢谢!那我们让我们的这个导播切入我们准备好的PPT,我们的Eric湿男来为我们讲解,谢谢!

悟空:我们湿男没有声音。

Eric可以听到吗?

悟空:可以了,您请!

Rachel好,谢谢Eric!悟空您请。

悟空:好的,安红姐您说说您的感受吧。您可是几朝元老了。

安姐:谢谢!我是1978年知道“美国之音”的,当时我并不知道“美国之音”是用中文播音,真正开始听是13岁上初一之后。那么“美国之音”在那个时候特地还让父亲买了一个熊猫牌收音机,然后调长波短波的时候,真正能听到真实的声音。所以也就是说偷听敌台吧,虽然那时候很小。

但是“4·19”这个,文贵先生可以在“4·19”这一断播,那个时候就是出于一种直感,毫不犹豫一定是真实的。而且那时候也在设想“美国之音”被断播了,中共渗透到如此,中共还能渗透到多深?那么整整五年过去,才真正能够彻底回味一下,中共“蓝金黄”和“3F”在美国,在全世界才真正这个已经插手插了多深。

第二一条很想说一下,就是后来我才去查这个“火鸡龚”的背景资料,就是看她当时她例举中共可以进入世贸的时候,我觉得很别扭,当然文贵先生在那里面有策略。

然后也是再一次看“4·19”,知道这个“火鸡龚”犹疑的眼神,那种“支吾者也”的这种不清楚,包括文贵先生直接问她“张晶是谁?” 的时候,其实文贵先生已经知道很多事情。

那么她那种表现,那个时候就觉得太神奇了,太诡异了。唯一有点遗憾就是说七哥是用智慧,“三拉三进”龚小夏进当时的老常委群。我曾经违心的还在第三次她被拉进来的时候,还违心地说了一下,捐弃前嫌如何如何,其实满不愿意的,那后来才知道七哥是用策略的。

最后一条想说的是呢,这个不管是几朝元老,就是说很庆幸自己,非常坚定的,依旧站在最前沿。还有一点2017年4月19日,之前我不像卡丽熙,我是1月27和3月8号我都没有看。

我是听很多人说有这么一个人爆料,“4·19”才正式看的。那一看的时候,七哥恰恰被断播,所以一下子就我起码相信95%,我100%相信的是第二年,2018年的“717”、“818”、“919”,七哥喊出了要灭掉中共,所以这就100%。

很高兴一路看到所谓那个时候的“红通犯”,今天依旧叱咤风云,在整个灭共的最前沿。看到我们的这个人道基金捐助的这个乌克兰前沿,看到我们整个在全世界的这种效应,看到了这么多的国家,包括了这个政体,包括这种领导人,包括潜在的这些政治势力,都在一一归列到灭共的洪流之中,所以无比高兴,非常感谢!

悟空:谢谢安红姐!总是这么精彩。好的,喜妈,您请!

喜妈:好的,我严格打表,按照时间要求。首先非常开心,我要感谢郭先生送我狮子和老虎,叫我狮妈和虎妈。我很安全,我不是鱼,是鱼就糟了,为什么?郭先生是钓鱼高手。郭先生撒鱼饵,放长线,五年多来收获满满。我们也跟看钓鱼,还一起配合钓鱼,五年多来郭先生的这个全鱼盛宴精彩纷呈。

那么“4·19”在我看来,“美国之音”对一个相貌堂堂、彬彬有礼,只是说了一些中共丑事的人断播。说明“美国之音”是“美国鸡音”——鸡奸的声音;是“美国妓音”——是出卖身体来获取利益的声音;是美国西方在共产思潮和中共蓝金黄下面的沦陷。

我们是听着““美国之音””和BBC成长起来的,这些他们参与形成了我们一些民主观念,可是断播门让我看到的是民主的一个沦陷和堕落。五年多来和“4·19”相关,一个关键词“官司”。

我从胆小怕事,怕打官司的小老百姓,跟郭先生学习不怕官司,据理力争,唯真不怕,唯真不破。银行的账户被冻结了,打官司;推特被封,打官司;跟权威的SEC照样打官司。

“4·19”促使郭先生媒体封锁到媒体自创,郭先生爆料养活了多少自媒体人,许多人赚了钱,还不感恩,还倒打一丁耙。媒体自创极奇成功:GTV、盖特、GNEWS,多少人在参与爆料革命的直播就是成就了多少人。我们都是,各位都是,所以非常感谢。

郭先生是造了整个真理媒体最大的黄浦军校,真理分享最大的孵化器,真理传播最大的训练营。所以感恩七哥,为你的神勇,感激不尽!谢谢!谢谢!

悟空:谢谢喜妈!我知道所有的战友,现在这个时候最期盼着七哥讲话,但是这一次我斗胆了,占用大家的时间。我也想表达一下这么多年来就是,我觉得像我一群人,肯定是我们爆料革命当中也是比较典型的。

因为我是后来者,而且我是受益最大的这一群人,因为前面的危险跟误解我都没有承担。而是我是在19年接触,但是我是那个00年才开始进入爆料革命,所以说我是最大获得者之一。

我是想讲讲我们这一群人的想法,其实我对这个爆料革命,还有之前的那些大咖,我真的不是很了解。我像墙内所有的美妈一样,平常就买买名牌,喝喝小酒,然后比比孩子旅游,这种就是拼拼爹,拼拼房,拼拼车,就这种想法。

当有一天踏出国门了,看到了文贵先生的时候我就觉得,哇,一定是有钱人。后来无意当中是看到了什么引起内心的震撼了,其实说老实话是王健之死。因为我们在国内的话,追追剧,老实的话就是看看恐怖剧,但是当你看到真实的死亡的时候,他是可以传递这种死亡信息的。

当时内心,我们就,就是我吧,我作为一个非常普通的人,其实是接触不到这样的层面,根本不知道这些坐在云端上的人,连气都还没有断,就可以被打包,可以这样毫无尊严的,然后就像白手套,以前是那样叱诧风云,就可以这样地死去,那我们老百姓呢?

所以说后来就想到,慢慢的深入去想,老百姓是真的傻吗?满大街的摄像头,小孩丢了找不到?骑个摩托车违章了你都收到罚单,这种事情大家不知道吗?知道。

还有一些人为什么不说呢?宁可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边,自己跳楼,然后还有在办公室里面,自己捅自己捅几十刀。那些人都是我们平常要拿各种方法,才能去拜见的人。所以最后知道慢慢地深想下去,对生命的这种敬畏感,就是从七哥才唤醒的这种灵魂的颤栗吧。

之前一直不敢去触碰这一块,是因为没有这个勇气。觉得只有一个疑问唤醒着我们,就是唤醒着我吧,我觉得,他怎么敢?因为这是一个长期的,非常最艰难的路。

远远比你跳下楼要难得太多,我相信很多人应该是能够体会到这些话。所以我在想他为什么敢,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然后我内心的勇气也被激起来了,其实说真的,爆料革命不缺王者,不缺能者,不缺神,缺的是一起成长的人,所以我觉得我很开心,我是那其中一个。

而且我给孩子留下这个万贯家财,我可以很高傲地告诉他,我给他留下的是勇气,是骨气,这是我想分享的。所以我占用了大家的时间,我知道七哥有话要讲,大家都想听你说话。但是今天我必须要表达一下自己,因为这是个重要的日子,我没有赶上前面,很开心,很幸运,我一定会跟到最后。

Rachel谢谢我们四位美女!不知道七哥您是想直接回答,还是让我说一下,我的这个“4·19”的感想。

郭文贵先生:你先说,你先说,今天是五朵金花。这个这是比七哥,结果七哥是穿得最花俏的,你穿得是最素。我很享受这种感觉,五朵金花,今天第一次,我没有姐姐、妹妹,没姑姑,没姨。今天第一次五朵金花,哇噻!我在中间,太享受了,你继续讲吧。

Rachel物以稀为贵,所以我们是衬托唯一的一位男性。

那其实我越来越想,回忆这个“4·19”,我觉得“4·19”就是个共产党的“骚操作”,感觉他踢了一个乌龙球,把这个球踢到自己家门。我其实是2018年知道爆料革命,知道文贵先生。

我当时没有看这个“4·19”,那我是后来回看的“4·19”,那我相信我回看“4·19”的时候,我跟很多当初看到“4·19”的人的感想不一样,因为我当初第一眼看到文贵先生的时候他很特别:一他帅没得话说,第二他很真实。

郭文贵先生:说真话了,终于说真话了。

Rachel我觉得他在这个,他在他的这个,我能想到的2018的直播里,在秀他的这个衣服,他在说我的这个沙发是什么什么。然后当时我就觉得很特别,他跟其它人的这个直播不一样,他真实到他不在乎你看不看他,你要看看,你不看你不要来。

我说这个人有点意思,所以我就对他有兴趣了,有兴趣之后我就想进一步的了解。当我知道有这个“4·19”事件的时候,那我就在想,为什么会出现“4·19”?他又说了什么事情,让VOA竟然可以掐断?然后就让我去想,就让我去越来越想知道为什么?

因为VOA其实我也是有缘分的,因为我父亲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听VOA,就像跟刚才各位讲的一样,VOA是一个宣扬自由、民主的这样一个的频道,还有中文频道。所以我从小就有听VOA,“89·64”的时候,评论等等,为留学生叫不平。

什么事情发生了让VOA竟然可以掐断?就让我想到文贵先生要说的话,是不是很有价值?会不会让共产党怕到一定要这么做?所以因为这个原因我就更多的想了解,然后在我了解之后我就有同情心,因为我这个人的心很软。

然后就发现为什么七哥老是被挨着打?不管是说什么强奸犯也好,不管是这个被FACEBOOK、被堵也好,为什么老是他在受伤?所以说我就觉得因为我这个人是很愤愤不平的,我喜欢帮助弱者。

所以说就是为什么我喜欢文贵先生,是因为我觉得他是弱者。为什么一个国家,要以一个国家的力量对一个人,这是不合逻辑的。所以说只有当小贩在卖吆喝的时候,他是一定说我的东西好,我的东西好。但是文贵先生是离经叛道的,我喜欢这样的人,所以我会关注他。

然后我越关注,越跟随,我就越信任,因为我看到了所有的果,很多的果都落地了。包括法院的判别,包括最后的Elliott Broidy和这个Bruno Wu,所有的这些线索牵离出来的时候,七哥之前说的每一句话,都在直播中每一句话,哪怕是很不经意的话都实现了。

我就觉得我为什么不信这个男人?我就想有机会可以跟七哥这个见面,没想到这个梦想真的实现了。所以说为什么VOA,我觉得对我来,一个后看的人来说,是加强了我对七哥的信任。所以说就让我就问了很多很多的问题,我相信很多战友都会有同样的问题,我交还给七哥。

郭文贵先生:呵呵呵呵,这我可以摸得着。这个五位美女,唯一摸得着的是Rachel。今天这个五位真的是五朵金花,今天是跟七哥在一起最幸福的,最大的一个奖励。

我从小只有我母亲一个女性啊,这个家里面没姑姑没姨的,没姐没妹的,真的是我真的好大好大我才知道这个男女之间的差距,直到进玉米地,就是说很短的时间我就进了玉米地了,知道男女之间秘密。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在五位美女面前,我可以说我认为每个人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人性,人性是最重要的。任何一个宗教,任何一个政体,任何一个群体,凡是泯灭人性的它都应该被消灭。

我们很不幸我们在中国这个国家里面,无论是宗教,无论是政治,无论是生活,甚至我们生活的团体都是泯灭人性,我们是最悲惨的一代人。

今天看到安红妹妹,我看了很多留言说安红今天的脸色好啦,瘦了漂亮了啊,这大家关心安红是吧?健康,这个安红最有资格说健康有多重要。今天来看我们这五位美女的时候个个漂亮,个个健康,但是我们要想到“锁链女”,七哥的第一句话,(注:唱)“我本花一朵”,今天我真是当(花)了,老天给我,我真的是当花了,你们五个成了树了,我成了花了,“我本花一朵~”。

那么中国的女性,像“锁链女”一样遭受的这种打击、那种人性的那种,整个的那种没法接受的摧残,就在此时此刻正在发生中。上海、长春,被人饿得人吃屎,在吃屎;女孩为一个馒头,要跟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要睡觉,一盒方便面睡一家人。这个战友后来告诉我说:“七哥,你在直播中说,结果我们都被叫去问话。”

睡的一家人是什么?是这个小区里打扫卫生的一家人,就被囚在那里了。这一家人里面就是两个姐姐啊,就是两个姐姐,就全部都给睡了,然后最后把这个女主人也睡了,就是一个城管员。

我们今天看到的五位美女的时候想到的是我们都是女人生的,我们爆料革命从第一天到今天最重要讲的我们要爱我们的母亲,感恩母亲。而不是共产党说的那个“母亲是祖国,母亲是党”,我们自己的母亲就是母亲,我们要尊重所有的女性。

我们从第一天战友们说到的1808范冰冰的女性,整个的故事吸人眼球,包括以后一系列女性的故事,但是这不是中国的悲剧吗?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

五年爆料革命过去了,4·19过去了,今天的上海长春每时每刻的都在发生,最弱的最弱小的最被欺负的永远是女性和孩子。就像我们很多战友家都出来了,从上海跑出来了,多少人有钱的人、有权的人坐着私人飞机也都跑出来了?不都是行贿受贿的关系吗?穷人把自己的妈妈、自己的老婆、自己的女儿献给那些无聊的官员。

所以我们4·19到今天绝对是一个中国女权运动的一个新的开始。实际上我们看到的中国这些年的整个堕落,就是男性举而不坚,我一直说的是中国是阴盛阳衰。我走到世界任何国家,我就觉得中国男人简直是跟任何国家都不能比,无论从长相,无论从外表,无论从精神和气质,就中国人一出去就穿着比自己胳膊还长的西装袖子,耷拉着个肩,穿了个非常不健康的牛仔裤,然后罗圈腿,绝大多数低拉着头,走道不看人眼神,到地方就抽烟,撇着嘴抽烟,吐痰。

再一个,有钱的人都鼻子朝上,见到外国人都恨不得跪下来,见了当官儿的那种不要脸,就像马云见个科长都点头哈腰,称为要谦虚。我觉得中国男人几乎是走到世界,要么是傲慢的无知,要么就完全都不自信。

而且我觉得中国的女性是世界上最美的。包括我那1.5米几的母亲,我认为我的母亲是最强大的,我认为我的母亲最漂亮。我在五位今天咱们的战友女性前面不是这么说,我过去五年都这么说。

我说我们的虎妈狮妈最震撼的一句话在墙内:“我把孩子都带上来了,我都跟你们玩命了!” 这句话震撼了墙内很多人。安红是一个体制内的家庭出来的,放弃了一切,她也是个母亲,对吧?悟空这是后来带着孩子冲出来,是吧?跟共产党决一死战,可以说24小时每天都在爆料革命当中。

卡丽熙这是老战友,经历过多少事了?从来从来,从来没有犹豫过。但是我也要看到,坐在我这旁边的Rachel,就刚才她讲那些话,从怀疑、知道,然后到了解到加入,她是一个非常人性、科学的一个心态。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爆料革命最近,最近喜币上市以后好多人都没了,你们没注意到,很多人都没啦。而且没喜币之前你们都加入进来了,你们这五位美女。再往前看,我们多少战友是墙内的、默默付出的?像彤保国这样的人物多了去了,像我们在日本的大校现在全家都在看。

郭文贵先生:刚才其中的一个国内的战友已经是79啦,刚才给我发信息:“你得给我回电话。” 刚才赶快给回了个电话。他说:“七哥,要跟你说个重要的事。” 他一说确实吓我一大跳,他说:“我们全家都在看。”而且他们家的人是在长春一家人,在北京一家人,长春的人都给圈在那儿了。他说:“七哥,接下来还要封好几个城市,然后‘习太阳’绝对是要和普大帝要会师”。今天你谈到的绝对是俄乌战争彻底改变了世界的版块,没有人能回。”

大家以前你可能不知道,当时这个滕文生,王沪宁跟习在一起吃饭在西山,说从本来约好的是谈一个多小时,中午,当时给党校的一个讲课一个班,当时习还是副主席呢。最后两个人就提出了一个“共产党的未来三十年”,过去两个三十年和未来的三十年啊。

我们有战友告诉了我整个这个真相,那个时候的习就给自己定义为我们要变成海洋大国,我们要变成一个劳动力的输出国,要解决现在中国的是生产力过剩的这种所有的根本性问题。

同时对西方的技术,我们一是:通过政策法律,就是在国内的投资企业,就是强迫你交出来;第二个就是偷,偷得不行就是抢,偷抢骗不惜一切代价把技术这块占到主市;同时在金融市场上要击毁美元,然后就是共产党要领导全世界。

当时习选的…..包括胡锦涛推荐的不是王沪宁,是另外一个人姓高的来做这个角色,结果习选了王沪宁。自从习选了王沪宁作为智囊,社科院里面选的那几个人以后,七哥那时候很深信,共产党绝对完了。

极端的共产主义和极端的马克思思想它是一个泯灭人性的,特别是对女性。如果任何人要不了解马克思,你去好好去学学马克思去。马克思是把女性当奴隶的,女性是个战争的一个,叫什么?一个奖励品,是一个发动战争的发酵剂,是战争赢得以后的一个鼓励的奖励品,女人从来不是东西,女人就不是东西在他们眼里面。

马克思思想本质上就是一个统治人类的一个魔鬼思想,就是奴隶人类的思想,就是一个所谓给“叫人民说话,叫人民夺权”、极少数人代表着大众的那个极端的独裁权力,所以很多人不了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

大家想一想,安红应该记得,这个喜妈也太年轻了,Rachel都太年轻了,悟空都不记得了。安红你还记得北京天安门上记得当时挂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的像的时候,我相信你是记得的,你想想挂着的那几个人有一个是好东西吗?有哪个不是玩弄女人的?

你们想过现在中南坑算跟皇帝睡觉的女人,我觉得中国人没有闹明白,中国老骂小三,我觉得中国小三都挺伟大的说实在话。中国只有一个女人是活明白了,就是张玉凤,我的姐妹,中南坑都死完了就俩人活着了,一个宋平,一个张玉凤。张玉凤知道的情况最多,身体最健康,是吧?一个女人把一个毛泽东给征服了,最后让当常委还不当,武则天算老几呀?

你们跟张玉凤聊过吗?张玉凤多次喝完酒以后就说:“文贵呀,共产党哪什么半边天啊,女人就是他们的尿壶,我只是知道把我这个尿壶什么时候让他感觉到我的重要,而且我让这个房间只有我一个尿壶,你没别的选择,你只能尿我这儿。”张玉凤的这个玩的比甄嬛传不知牛多少遍,人家不用煲汤,是吧?就把毛泽东成天弄的光着屁股在那块躺着。

而且习近平到了中南海第一件事,搬进毛主席故居,是吧?我要住在这儿深刻体现毛泽东同志当年的生活,第一顿饭就是请的张玉凤。习就佩服张玉凤,我也佩服张玉凤。

但是张玉凤的内心世界我今天可以告诉大家,说共产党所有这些人的心目中玩弄女性是他体现权力一个最好的方法之一,从上到下。她说给领导送女人是马克思思想的认为是一个符合逻辑,是跟他思想统一的。不仅中国这样,俄罗斯也这样。

郭文贵先生:所以今天我跟五位美女在这里说,大家想想4.19,当我前面出现了个“火鸡龚”的时候,你想七哥多痛苦啊?那大脚丫子给你拍过来,哇塞,那个妆给你画的,扑面而来呀,是不是啊?七哥爱吃大锅菜,绝对不爱吃这样的味道,那是扑面而来,砸过来了,是吧?

然后你想想她那个说话的口气啊,再加上她那个染了指甲油的手在我前面晃荡,七哥能忍着,是吧?最后忍到4·19,一直到4·19早上。到4·19断播完,断播完我们很高兴啊,都吃大餐,喝了万美元的酒啊,红酒。

到今天的五年,兄弟们看到“蛇妖闫”,“九指妖”、“路大脑袋”,你想想七哥容易吗?你们五位美女的出现是七哥多少的忍受才换了你们五位美女啊?你笑啥啊Rachel?真是不容易啊,真的是不容易呀。

那么4·19可以说是爆料革命的绝对是一场我认为是我们爆料革命的真正的开始,它是个里程碑!它是我们真的一开始就是带着一个国家的机器,国际刑警组织,美国国家电视台——绝对反独裁反马克思思想的、反中共思想的、过去的自由之声灯塔、中国人最崇拜的西方的自由之声和灯塔,七哥就一脚就把它踩下去了,我们就踩着美国的西方的自由之塔的这个已经是被“蓝金黄”的垃圾和国际刑警组织最有权力的,国际刑警组织是一个NGO,七哥一脚又踩了它,直接就上来了。

爆料革命就是左脚踩VOA,右脚踩着国际刑警组织,然后直指中南坑,直指中南坑;然后用5年证明我们尊敬女性,我们爱自己的母亲,我们要解放真正的中国的所有的女性包括刚刚七哥唱的“铁索女”的歌《铁索梦》,包括这五年来我们的经历。

我们女性会站着,爆料革命当中战友女性占70%,我们既看到中国是阴盛阳衰,同时也看到了“阳”在恢复的希望,因为有喜妈这样的人把孩子带出来了,是吧?悟空一个一个都出来了。我们也同时也看到了我们绝大多数女性,特别是中国的母亲,她是一个民族国家的基石,而且我们让西方人看到了中国女性的另外一边。

而且这一次我们今天到第五年的时候,有两个事情大家可能是没有想到的,就在我们这个时候我们看看爆料革命战友所属的G系列G-Fashion,我认为现代女性的服装是最美的,最美了。你看着Rachel穿的这个衣服,最美的,我认为中国女性从来没有这样的这个世界级的衣服,中国人没有的,没有的。

同时G-Club包括喜币,包括我们未来的新平台,我认为最终的所有的财富拥有权都会被新中国联邦的女性所绝对控制,而且会培养出无数个像你们五位美女的新的中国女性新国际形象。

这个爆料革命事业从4·19就能看出来了,从“火鸡龚”,我看刚才三百年的飞飞今天那么用心的弄了个“火鸡龚”的头型,大根一下就看出来了,不过她那个头型一放那儿好看多了,三百年的飞飞。

所以你看我们现在女性,北方南方东方西方,上海、江浙、香港,我们树立的新的中国女性形象,新的中国女性的最有潜力的一帮人,未来你们绝对是最有权最有钱的人,就影响着。

更重要的我们看到现在我们新中国联邦4·19到今天五年的时候,在媒体上出来做直播的主播的最牛的影响力的女性占百分之七八十,而且是新中国联邦的一道靓丽风景线。从安红、卡丽熙、悟空、喜妈,到Rachel,大家都能看得到,接下来我相信爆二代小Sara、喜妈的喜安娜、喜安迪“是的是的”,是吧?都已经是那样的,看到爆二代、爆三代都可能要出来了。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我们和中国共产党不一样,而且我们让世界看到了中国人真正的未来新形象。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们国内的一位战友给我发信息说:”我们全家像过年一样的等待着明天大直播,我能看到谁呢?七哥你给我先泄露一下明天有什么节目。”我大概给他发了,我说:“我没有节目单,大概我告诉你有谁。”国内的战友把今天的直播像过年一样来看,我们过去的五年是和中国有良知的人一起度过了最最伟大的。

郭文贵先生:刚刚我们那个工程组的人,你知道咱们现在在Google上搜索七哥有多少粉丝事实上?大家猜猜,谁知道?

喜妈:五亿?

郭文贵先生:谁知道?

Rachel:你说谷歌上的?

郭文贵先生:谷歌的,只是国外的,国外,不含国内。

Rachel:只有国外的话,我觉得应该有八九千万?

喜妈:我觉得还是应该有一个亿。

郭文贵先生:全网粉丝海外,不含国内,1.93亿,看到了吧?(嘉宾鼓掌)

Rachel:我的两倍。

郭文贵先生:看看你看看,累计粉丝三千三百万,这个全网粉丝1.93亿,看到了吧?你想想,战友们,咱们过去七哥5000多个直播,爆料革命战友我们所有在网络上的5000多个直播,1.5万个小时,和战友们所有的直播,任何人从地球上移不了。而且随着共产党的这个已经危险之墙,我们成了唯一的可靠之邦,中国人整个醒来的时候,这个数字会是什么样数字?

不包含国内啊,国内我相信超过五亿,在外国有一点九亿,全网有1.9亿的用户粉丝的,只有我,只有新中国联邦,没有第二个,包括美国总统,对吧?这不是我说的。

喜妈:必须要鼓掌啊,必须要鼓掌。

Rachel:这个功劳4·19功不可没,所以说谢谢这个共产党。

郭文贵先生:两个功不可没,我们得感谢4·19,就是VOA,更要感谢当时共产党同时PAG官司4月18号。昨天是4月18号我们PAG的又在庭上见了,正好5周年。感谢吴征啊,吴征 2015年1月10号给我打电话,然后又建了一个马蕊强奸案,还有董克文的九个建筑公司案,还有博讯的案子,所有的这些包括那个郑介甫,当时梁冠军在楼下抗议,是吧?

4·19之后,就这些所有的愚蠢的猪成就了我们今天的新中国联邦,我们是未来的希望之邦,安全之邦,共产党是所有的世界上的最危之墙。今天你们五位美女今天同框时候,和五年前对面我看到那个“火鸡龚”,天地之差。我们穿着G-Fashion,对面背后的一切都是战友设计,所有一切。

你看看我们的Rachel,我们的安红、卡丽熙,我们的喜妈,我们的悟空,拔个汗毛都比“火鸡龚”强一万倍,这就是一个事实,这是一个能力的体现!

而且有亿万个战友,我们有一点九亿个海外全网粉丝,就是战友,国内不含。国内最起码五亿谦虚说,国内有人说7亿,我说谦虚说五亿,六七个亿,全人类75亿人口,10%的人跟我们在一起。

喜妈:我们再一次鼓掌,五朵金花,祝贺祝贺!

郭文贵先生:所以我们今天的《4·19VOA断播》绝对是当时考验我们的意志,我们这整个的追求和我们的信仰和我们真正内心世界真的是否能消灭刚才共产党。一路走来五年,又加入了很多战友,多得多,也有被抛掉的,有自动离开的,但是不管如何我们都要感激过去的5年。所以这个时候,七哥真心地感谢五位美女所代表的70%的全球女战友们,没有你们爆料革命根本走不到今天,也没有新中国联邦,谢谢!

众人:谢谢,谢谢,谢谢七哥!

悟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得到的都是佛教提到的人道天道,我们常用的祷告,受到的祝福,这也是我们所有的为什么这些草根能够去屡屡战胜CCP这些国家的皇家军的原因吧。特别感谢七哥今天给我们这种这样大的荣耀,但是后面还有其他的嘉宾,我们真的好舍不得离开,也必须让开位置。七哥,我们其他地方再见,各位战友们,我们把画面留给其他一组嘉宾,谢谢!

众人:谢谢,谢谢,谢谢!

郭文贵先生:今天看到安红这样真的太开心了,安红,谢谢喜妈!谢谢悟空!卡丽熙,谢谢,谢谢,谢谢!

Rachel:谢谢四位美女!

众人:谢谢!

战友央金拉姆演出灭共从雪

Eric:七哥好! 

小王子:尊敬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全球的战友们好!欢迎回到4.19文贵特别大直播。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在这里跟各位战友们,一起来纪念这一个非常特别的日子,七哥。 

郭文贵先生:特别开心啊,今天小王子、风雨之中、我们跑得快、我们亨利小哥、还有我们的挚爱Eric,太开心了!

今天这会儿是六男、这是六男要干嘛呀?六个男人,刚才是五个美女,现在是六个男人,五男是什么呀?虐七哥呀也是,太帅了都是。真的,怎么选得那么好哇,太棒了、太开心了,开始吧。 

小王子:好,那么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呢,我也想一开始先请我们的嘉宾自我介绍一下,然后分享一下您跟4.19、您对4.19的这个之间的关系和您的感受。我们先从Eric开始吧。 

Eric:小王子是这样,根据节目组的安排,我们这一组只有半个小时,能不能这样,我们先过一下,我们这一组的主题是——“坏人的下场”。

因为大家都知道,破坏爆料革命的那些坏人,他们是没有好下场的,但是很多观众不了解,我们先过一下这个PPT,然后再请嘉宾和七哥互动一下好不好?一共只有半个小时。好的,谢谢。 

郭文贵先生:我都知道你们是谁,都太有名了,你们不需要每个人都介绍自己一回。 

Eric:我们先转向PPT。 

小王子:好,请。 

Eric:好的,谢谢,那我们抓紧时间请亨利小哥简短地谈一下。 

亨利小哥:好的,尊敬的七哥好哇,亲爱的战友们大家好!作为一个老战友,非常荣幸在今天能够参加这么重大的直播,但是作为一个老战友一路走下来感受很多,太多的感触。

其实当时的想法没那么高大上,什么“消灭中共是正义的需要”,真没有,当时就是知道七哥讲的都是真的,太难了、太不容易了,那个时候我看到了不容易,太多了。

就是出于良知、就是出于对体制的愤恨,我就想那时恨不得一举手:“啊,七哥你说的是真的!我想跟你说,你说的是真的!”那种喊,喊出来!这样,所以要出来、要站出来支持一下。

这一晃都五年多了,真的说实话啊,真的每年都在、每天都在担心着七哥被害,真的。但是现在看一下被害、戗害七哥的现在都被抓的抓、被关的关、被判的判,也就放心了。太多的感慨,感谢七哥!感谢家人、战友们的陪伴,好。 

Eric:好,谢谢!有请跑得快,谢谢! 

跑得快:七哥好,全球的战友们好。今天是4.19断播,这个事件在我的记忆当中太深刻了。

我是从小也是一直听着“美国之音”长大的,我觉得在我心目当中“美国之音”这个灯塔,一直叫我感觉到这是自由的灯塔,就在七哥4.19的断播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我心目当中的这个自由的灯塔灭了,非常地愤怒。

可是我心中又燃起了新的一个灯塔——自由的灯塔,是文贵先生在我心中点起来的。

我是从2017年1月26号第一次文贵先生爆料的时候我就看了,非常的激动。文贵先生所有说的,我们在国内都知道这全部是真的,可是中国的老百姓很多不知道,特别像我们也知道的并不是很多很多。

2016年的时候有一部片子,演的是《人民的名义》,全国很火,可是到了2017年文贵先生爆料以后全国就流行一个金句:以前老百姓不相信共产党、政府会干坏事儿,2017年文贵先生爆料以后,老百姓们不相信政府会办好事儿。

所以说感觉到文贵先生这个爆料给全世界所有的华人、还有世界海外的人,看到了共产党这个政府多么的邪恶、多么的黑暗。

现在我想跟七哥说一下,您的爆料有多大的历史意义和价值,我想给您放一个小视频,这是我儿子今天早晨给我的,我想让七哥看一眼,看看有多少人是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请放小视频。

(赵立坚小视频:毫无保留的与各国分享反共…)

跑得快:这是我们外交部的、潜伏在外交部的战友,他已经都说走嘴了“毫无保留的反共经验”,这是多大的新闻!

他在向全世界来讲反共的经验,最后说错话了,他不是说错话了,他是真心实意,就是他心里所想的,这就是七哥爆料的这个厉害性。

我今天从七哥4.19那一天放出这个“核弹”,七哥说了:让子弹飞一会儿。七哥放这个“核弹”已经飞了五年了还没落地呢,共产党已经死伤一片、互相自残。

我想请七哥问一个问题,您的这个“核弹”已经飞了五年了还没落地呢,共产党就已经快不行了,您什么时候按下这个按钮让这个“核弹”爆炸?谢谢。 

Eric:那要不请七哥先给回答一下? 

郭文贵先生:这样吧,等风雨之中说完我一起回答,你们和小王子,好吧? 

Eric:好,请风雨之中。 

风雨之中:好的,好的,那我就来了七哥。我关注文贵先生是从2017年第一次见韦石那一次,那个时候就觉得出了一个可能国内有钱的赖昌星级的人物,后面有人、手里有钱跑到海外来了,但是看了看气质不一样,跟赖昌星他不能比呀。

但是一直到4.19就是断断续续地看,那会儿七哥跟谁在直播呢?夏业良、李洪宽、唐伯桥、袁红冰,跟这帮人在一起直播,在油管每到一万就给大家报个喜,每到一万给大家做直播。

到了4.19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个时候是从一个人的一个点慢慢地介入到一条线,有可能发展成一个面。

刚开始的口号是什么七哥?“保命、保财、报仇”,这个东西是老百姓最能接受的,也最吸引眼球的,外加上爆范冰冰1808,哎呀,作为一个身体健康的男性肯定关注啊,一下这个眼球就吸引过来了。

但是从4.19这一次真正从个人的一个怎么说?聚焦的一个热点变成了一个社会和国际上的一个大聚焦,完成了把战场拉向台面儿、拉向国际的这么一个基本的转变。

我们看一个人厉害不厉害,基本你就看看他的对手就知道厉不厉害,咱这样的出去跟人打个架,怎么打你也不能跟泰森打架。

但是4.19这一次震撼到我了,对手是谁?对手是VOA,至少我们这些普通战友能够看到的对手可不一般了,这个已经是国家层级的了,把这个线儿给扽出来了。

另外是在之前发“红通”了,这个事儿老战友心里边儿都非常的心里边儿都有个数。尤其这个龚小夏呀,这个龚小夏这个人我说老实话七哥,打她一出来,这个“人不能貌相,海水不能斗量”,但是我是真看不惯。

就她这个塑料凉鞋脚上穿,身高足有1米3,为什么叫龚小夏呀?就是拱着屁股前后乱窜啊,三角小眼滴溜转,冲你一笑、冲你一笑能吓你一身汗,就这么一个人,我是真受不了她。

我就特别佩服七哥能跟她坐的一个桌子上能把这个饭给吃下去,我觉得您这是50年行走江湖道行深厚,这一般人当天不但吃不下去,我这昨天的我估计都得吐出来。

我也有问题,就是当时有几个人VOG的,包括您常念叨的,当天去的有东方先生对吧?有东方先生、还有宝申、还有虎辰(口误:应为杨晨),当然后面还隐藏着张晶。但是我就很奇怪呀,就这几个老男人,那怎么说也是有社会经验或者是知识分子啊,这些人怎么当时就这么围着这个龚小夏转呢?这个是不可思议的一点。

第二呢,那你说图财、图色,图色就别提了,龚小夏都“三围一体”了,“三围一体”,人家都是三围,她这都一体了,图色我是觉得不太像,但是其他的地儿什么能抓这帮人,她这一个小团队她抓得这么死呢?这个不可思议,当时我是觉得不可思议。

还有就是为什么龚小夏三进三出?刚才安红姐说了三进三出常委群,您给了她多少机会?或者是怎么讲?您是为什么又让她后来连“法治基金”都进去了?这个也是我觉得一个普通战友不了解后面这些信息的人觉得挺好奇的一个点,谢谢七哥。 

Eric:好,有请文贵先生。 

郭文贵先生:小王子,你有啥要说的?Eric你有什么要说?你们说完了一起说。 

Eric:小王子有请。 

小王子:谢谢!在今天4.19这个特别的日子,其实我特别想对国内的爸爸妈妈们说一句话,因为我相信体制内绝大多数人都是好人,虽然说我们今天这个主题是坏人,但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好人。

五年前的4.19我当时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留学生,我相信很多体制内的爸爸妈妈们他们都像我的父母一样,把孩子送出国给孩子无限的财富,是为了让孩子能够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但是非常可惜的是,钱它可以买来法拉利它买不来尊严,权力它可以让你有二奶、三奶、有无数的私生子女,它带不来儿女对你的孝顺。

试问有多少中国留学生他开着跑车、住着豪宅,但是他却不耻开口谈及自己的父母;又有多少中国留学生花天酒地、到处撒钱、满身名牌只为追求那一丝不存在的尊严。

我想对所有制内的爸爸妈妈们说:国贼偷走的不仅是我们的国家,还有你们的孩子们,如果你爱你的孩子们——灭共!如果你想让你们的孩子们爱你——灭共!我今天能够坐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据,只有消灭共产党,中国的孩子们才能有未来,中国的爸爸妈妈们拜托了。 

郭文贵先生:嗯,太好了,太好了。Eric你有啥要说的吗Eric? 

Eric:好,谢谢七哥。我最早看到4.19断播的时候是回看,因为我并不是最早跟,但是并没有震撼到我,为什么?因为我不懂,我不懂它后面的意义是什么。

我相信在很多我们这几年七哥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告诉我们某一件事情的意义的时候我才知道它的意义是多大。

那相对于墙内来说、老百姓来说,看到我们这些爆料的视频,真的有每个人都会感到震撼吗?真的不一定,因为他不知道盗国贼用的钱是他自己身上的钱,盗国贼的每一个铁拳是最终会砸到他们。

这就是爆料这么多年我们现在看到这个社会还在下滑、要走向地狱,只有老百姓清醒的那一天,才能够出现一个转机,我们当然希望这种转机更快能够到来,但是有多快呢?希望七哥给我们讲讲,谢谢。 

郭文贵先生:好,刚才这五位大帅哥的问题呀,关于灭共的核按钮,这首先跑得快说的,这个核按钮哇这是一个象征性的一个一定义,我们实际上我们不拥有、也没拥有,真没这个能力说就像拥有核武器一样“咣叽”来一下子,真没有。

严格来讲,4.19、11.2包含我在华盛顿整个新闻发布会,当时所有这事情都像核按钮似的,因为共产党这个魔鬼是太大了,你即使拥有核武器你也不可能一次把它炸掉,得很多次,得很多次啊。

特别是刚才跑得快兄弟说到的事情,七哥我们现在爆料革命,还有Etic说的我们现在这个状态和未来和整个媒体的力量,你们包括小王子对父母的期许,包括亨利兄弟刚才讲的所有的对爆料革命的认可和4.19,简单的答案实际上就是两个事情:我们今天所有做的一切,灭共的所有的一切就是积在了一个上边——实力。

这个实力不是开玩笑的,刚才看你们念的那些人,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有上万条人命都不止,甚至几百万条命。

孟建柱、孙力军、王岐山、傅政华搞了100万党员啊,100万党员得几百万个家庭啊,家破人亡,他几个算个什么毛东西呀?现在见武警也磕头、见了预审的也磕头,这个亨利兄弟知道这些当官的被抓起来都啥德行是吧?就像他们脱光了一样,他比谁都下作、都懦弱。

但是就这些人,就这些人控制了中国14亿人十几年,几百万个家庭被毁。那么我们这个4.19最关键的事情就是实力,你任何这个人让你碰上了,我们就成为百万分之一就完蛋了。

就包括它录的当年刘呈杰、孙瑶、贯君所有那些假视频,那一个假视频那录了上中央电视台全国流行,而且让你必须承认这就是真实的贯君、刘呈杰,是吧?这是多大的事儿啊兄弟姐妹们。

然后同时录出来一个郭文贵是“三邪”“郭三邪”,粘郭文贵者必死,跟郭文贵者必亡,好的是进监狱,有史发亮、有王有杰,是吧?你看看那个李友啊、什么曲龙啊都出来了。你想想共产党能把一个判了15年的曲龙放出来说他没罪啊,能把王有杰、史发亮叫来录一个证明我是“郭三邪”,他俩的腐败不是因为他俩腐败,是因为我、是认识我,你想到了吧?

当时那个“郭三邪”很清楚嘛,你都知道史发亮是谁,王友杰。还有那个马健副部长出来,叫马健副部长出来证明郭文贵没文化,说话词儿老用错,是不是老用错?辗转反侧——“碾”转反侧,辗转反侧——“碾”转反侧,螳螂挡“臂”——螳臂挡车,是吧?没文化,叫一个安全部副部长出来录视频,就是任何这一件事情,一个人给你撂趴下。

郭文贵先生:就像马云一样,就这么牛叉的人,就马云连个“扑愣”的机会都没有。都到了西班牙了,我们的雇佣军都在那儿等着救他了在麦尤卡,他都不敢写个条说:我同意你们把我救走。美国政府就直接把他救过来了,他就不写呀,而且问了几次,到了马德里还在问他呢。

他住在我朋友家里边儿,在朋友那住了好几天15个人。就是咱们中国男人,今天五个帅哥在这儿,咱中国男人基本上已经被阉割得连屁都不是了。

你想想马云拍了个电影里边儿一人挑七个江湖大佬,把全世界的江湖全都给打趴下了,生活中的马云和真实中的马云和电影中的马云就是对中国男人最好写照。

意淫能够嘴巴能大到天,扫平江湖一人战七人、七个江湖,一统江湖。生活中三次我说只要你写下来潜水艇直接把他,潜水艇“咵”顶出来,他的船上的船员都是咱的人了,船长都是咱的人了,直接就带着马云就走了,那15个人就直接可能把他抓起来了,就这还配合人家转移资产。

什么史玉柱、董文彪、还什么马明哲、什么李彦宏这些人,像PAG单伟健、还有吴征,你想他未来他想当陈峰、想当王健的机会都没有。

单伟建、还有像吴征,他连像王健有家里人收尸的机会都不让他有,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因为共产党不可能再让任何人看到吴征和单伟健的尸体。

你想想单伟健是王岐山的人、共产党的人,然后跟那田惠宇、田国立、康典、周亮生死兄弟,现在都抓了,或者都要被抓了。你想想他们对付单伟健的时候怎么对付他对吧?这是一个。

郭文贵先生:另外一个我再告诉你们兄弟姐妹们,共产党打出来“郭文贵是间谍”,这个很歹毒的,我要是间谍我在美国那是什么概念?我就给你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梁冠军在哪儿呢?博迅还咋呼吗?郑介甫跑哪儿去了?火鸡龚比他还会惨你走着瞧。

所有那些在我前边儿抗议的人乎都抓的抓、整的整了,美国不会放过你一个在这儿间谍的,只是时间的问题。七哥要是间谍这五年你觉得美国人查不出来吗?

共产党竟然能把马健副部长出来证明,马健副部长到死没说一句话人家,说郭文贵是我们间谍,人家不说。所以说马健副部长这个人证明这个人是够意思的,他没坏良心,所以我这个人我永远是当面、背后都是一样的,我这一辈子都感谢马健副部长,他们给他施了巨大的压力。

就像头两天儿一个网红老是直播视频的,给他3000万说你要“砸郭”,这哥们儿说我病了,好长一段儿不录视频、也不“砸郭”。

又找了另外一个网红说你要“砸郭”,说中国所谓的网红排前五的人,就是这哥们儿跑出来了,支付就跑出来了。

中国我说的男人是一个象征性不是全部,这个屋里很多都是爷们儿嘛,你们都是爷们儿嘛。就是我说这个比例它不跟这个民族、跟这个国家不相陪衬,你们和我咱们都是爷们儿,真爷们儿!但是我们很小。

你在看中共4.19发生的孟宏伟多惨,他知道共产党这样,他的家人、孩子现在万劫不复;孙力军在澳洲在家人、孩子、私生女;傅政华全家被抄;你再看那个烂人郑介甫、还有曲龙的儿子自杀;

你再看看董仚生是吧?你再看一看王岐山和孟建柱;你再看看那个“钥匙澜”、吴征;你再看看所谓的当时的什么郭宝胜、夏业良,海外民运,还有这些人多了去了。

郭文贵先生:你们还没有提呢,刚才那一串儿当中有三个最重要的你们没提出来,是吧?我们当年报了韩正啊,韩正现在是常务副总理啊,今天上海人的灾难是怎么来的?

上海的灾难就是其中之一习家被康生、被上海人整,这叫做旧仇是吧?现在新恨,你韩正回到上海去你干嘛去呀?哎呀,你们上海人想收拾我呀是吧?这看我怎么饿死你。

韩正的下场会很惨。不要忘了为什么要抓马健副部长?马部长当时调查韩正,韩正当时在澳大利亚的私生子、超市、钱,韩正和江家、曾家第一个先把…还有孟建柱先把王岐山,王岐山的把柄、孟建柱的把柄,所有的韩正的把柄都在马健手里。

那么今天我们再看一看所有的还有你们没有说的小人物周来正,所谓的我的哥们儿,王保安统计部部长、还有财政部的那个叫张什么了,财政部的副部长,还有北京我所谓的朋友副市长陈刚,还有所谓的那些人当中,但记住那是我的朋友嘛,但最后都是背叛了我的人很多,都是我国内打交道的人。

还有军方你不知道,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辉,房峰辉是我最早告诉美国人他可能、他愿意投到美国来,美国人拒绝他了,美国人绝对有一天会为此付出代价。

这是房峰辉亲自告诉我,他想想办法通过我跟美国合作,他当时就认定我是跟CIA已经合作了,我到今天跟CIA也没合作,我可以向天发誓。

他以为我跟CIA合作了,我给美国有关部门说了,我说这个人可能是你们有可能会争取过来,结果他们没行动,相信了吴征了,结果房峰辉被抓了,你们今天都没说到军方的吧?

刘彦平的身份,他是公安部出去八局安全部的纪委书记,他是代表曾家的绝对人物,他是中纪委派员啊,他是曾和王,他是中纪委派到安全部的纪委书记呀,这不是开玩笑,王岐山不认可是不行的。

然后你们再看看这个傅政华这个孙子,这个孙子太坏了,现在说已经是1300个亿了,这是他一个月1300个亿傅政华呀,中国一个省才多少钱呢?1300亿傅政华,你去想想他害了多少人?

而且傅政华到现在还在里边儿还有侥幸心理,据我所知大人物还没爆,还以为他能救人呢,而且大钱也没查出来。这孙子早有心理准备,他和孙力军、还有王立军这号人物都有种所谓反侦查心理,现在装死耍赖。

郭文贵先生:那么今天我们再从刚才你们看到核按钮也好,还有今天下一步我们的行动,还是说今天我们的媒体,还是爆料革命下一步的419下一步的整个布局,我们只有一个。

今天我们五年的时间我们有更多的像你们这样刚才五位美女、五位帅哥,我们证明了世界上一个真正的有信仰的、追求正义的、拯救中国人和世界人民的正义力量——新中国联邦!

我们是可靠之邦、安全之邦,共产党是世界所有灾难、所有的丧失人性的、所有的大屠杀和世界各种经济社会灾难的根本源泉。

不灭掉这个危机人类的这个极危之墙,人类都没有希望。然后我们新中国联邦不打疫苗成为“无苗族”、“有币族”、然后还有“股票族”、还有“战友兄弟姐妹族”。

更重要的事情在乌克兰的救援和一次次的国际事件上我们没有站错队,你像那个川普总统的“1.16”事件,一旦我们要到现场去完蛋了,是不是?

你像很多国家跟我们合作都希望我们公开呀、资助、赞助啊,一个就完蛋了,左右我就把我们毁掉了。就像那个德国默克尔似的,我们早就认识,跟她默克尔混我们不早完蛋了吗?

记得当时我说过一个飞机吗?当时默克尔坐着吴小晖的私人飞机去了中国,当我知道默克尔一坐私人飞机去中国的时候我就知道吴晓晖该死了。

吴晓晖的事情,吴晓晖的事情我说过有两个女人,其中一次就是默克尔。你想一个德国总理坐私人飞机去中国跟那习去见面儿去,她探讨了什么事儿?是让德国人不知道的事,那让德国人和美国人都不知道的事儿是啥事儿呢?吴小晖在中间联络的。

大家明白吗是吧?另外一个女人那也是吴小晖给捎信儿,最后吴晓晖习必须是旧恨——邓习之仇,还有一个——你知道的太多了,干掉你。

就像当时叶简明就在这我这后边儿,后面这个楼15号、西15号他的家是吧,叶简明跟我说:“老郭,咱们俩见个面儿如何如何,我这有个200个亿怎么怎么合作。”

我说叶简明你想和共产党合作骗我,那时我已经开始爆料,我说的这已经是2017年年底了,我说你想当共产党的走狗想把我骗回去是吧?我说叶简明我现在就一个电话美国政府就把你抓起来,我说你不要以为你给这个那个叶简明你送点儿钱,你那个狗屁样我太了解了。

就是亨利小哥说的打着警备局一个老领导,然后到处装是习近平的私生子,我太了解你的底儿了,不就是这几个退休的大校和将军吗?到处忽悠钱贷款吗?第一个就是“兴业银行”骗了一笔钱600个亿,然后到处拿着习近平的私生子骗钱,我说你瞎忽悠什么?我说你离死期不远了,别玩儿政治了,什么立陶宛呢、什么什么这了那了匈牙利呀,我说瞎整什么呀?最后完蛋了。

大家你们要看到,这个过程当中,任何一件事七哥做错了就完了。任何一件事被共产党给整上、咬上咱,就咬死咱了。5年来任何一件事咱输了,咱就完了。

你去想想兄弟姐妹们,《华尔街日报》多次报道七哥双面间谍,《纽约时报》多次报道,七哥是间谍。我们是“骗子”,我们是“三秒”、我们是“强奸犯”。华盛顿报道咱,什么卡塔尔、澳大利亚、ABC你就别提了 ,你见全世界哪有不黑咱的吗?

七哥的推特到了50万就下来,到了50完就下来,结果给你关了。YouTube连续三年42.7万不涨,刚才这咱们的网上工程师宣布,全网关注者1.95亿。(嘉宾鼓掌)

你说你想想兄弟姐妹们,这些力量的背后较量,哪一样不是招招致命?哪一样不是要咱命的?5年来真是用千件都数不过来呀。多少官司?七哥一个官司得多少时间?所以说今天5个爷们,5个帅哥我们要记住,中国爷们要记住,我们一定要有一个基本男人的尊严:保护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孩子。你要保护自己的家人和女人和孩子,你得有力量,你得有实力。不能靠嘴炮。嘴炮和眼泪什么解决不了。

郭文贵先生更重要的事情,我觉得我们中国男人一定要像,大家去想想西方男人一样,你见过美国人在海外互相攻击的有多少个?你见在社交媒体上日本人互相攻击有几个?你见英国人互相攻击有几个?全人类,包括人家非洲有几个互相攻击?

只有中国人在网络上互相攻击自己人,只有中国人!就咱们这个中国人在全人类上,看不到就是对自己的同族:互害,互恨,互相瞧不起。你去想想社交媒体上有一个吗?再一个你看看共产党对付我的招,他对付我的招,如果任何人这招对付共产党的坏人去,中国社会就美好了。

当你七哥和新中国联邦被他们对付的时候,上海同胞、长春同胞、武汉同胞、深圳同胞,香港同胞、台湾同胞、新疆同胞、真心有谁替七哥和爆料革命说过句公平的话?

一个同情弱者,刚才Rachel一个女孩说,“同情七哥被一个国家政权欺负”——同情弱者。真的是在国内有多少同情七哥的?有多少理解爆料革命的?刚才就像亨利兄弟说那话似的,我就想喊七哥,“你都说对了,我就想冲上去”,这是一个男人都冲动。一个男人的本性。

但很多男人,就像马云一样,Bruno吴,我要搞死你。像叶简明一样,我要把你交易出去,我把你骗回去,我立功。就像刘彦平一样,我把你弄回去。就像孙立军一样“大哥,你爹就是我爹,你娘就是我娘啊,过年我去跟他们过年去”。

哇噻,你看看,就这帮孙子,你去想想,他佩服七哥吗?佩服七哥。他佩服新中国联邦吗?他佩服爆料革命。但是他认为,你不管任何人,他爹他妈,上帝他都可以出卖。一个没有信仰的,一个没有任何所谓的,就咱们男人起码尊严标准的一个社会,是极度危险的。

这当时就是傅政华弟弟——老三跟我联系的傅永华,我说:“老三,你们老傅家要不全家被灭”,我说,“只要我郭文贵活着,你怎么惩罚我都行”,我说,“走着看。你全家都得会被灭,包括你哥的这些私生子女” 。

原来傅政华树立形象从来不好色,就连他最好的人都告诉我,他说“老傅啥都信,老傅不好色”。我认识的北京的几个女警察,被傅政华搞的,也是进了医院。你说我郭文贵扯这个屁嘴,我说人家不进医院,我说进医院我有啥好处啊?

其中一个就是交管局的,她恨宋建国呀,那个女的被搞的进医院了,住了二星期出来,找宋建国去——北京交管局长,说“老傅给我搞的——他是变态啊”,她说“怎么搞我啊?”,她说,“他拿工具把我阴道给戳成这样,缝了好多针”。

而且最后还问我,“跟宋建国搞没搞过”?她就找宋建国去了。宋建国这家伙有点北京的二货,你知道吗,拿起手机就骂傅政华,“你丫挺的你搞人家,你TM还说我”。傅政华不弄死你宋建国弄死谁呀?他一定弄死宋建国。

不说宋建国好坏,这就是北京市公安局那位先生,北京经侦的在南二环,北京经侦是个大楼在南二环,不在北京公安局那地方。亨利你知道啊兄弟,亨利哥你知道,在南二环北京经侦,很大一个楼。傅政华在那整个地方,好几个经侦的美女全让他给搞了。

搞完以后傅政华还特别牛叉,其中二个喜欢的,带到了安定门一个所谓办案点上去,在那块呆了二三个月,那个点就是最后关的谁呀?我的哥们车峰。最后把那女的整那办案去了,审人去了,审那个徐才厚,郭伯雄案子啊。这边搞着女经侦人员——警察,那边就审郭伯雄、徐才厚,审车峰,你说这有多变态啊,你知道兄弟姐妹们。

郭文贵先生:七哥走到今天这5年,如果没有这个信仰的支撑,没有为八弟报仇,没有为清丰看守所那63个勇士报仇,兑现我的承诺。和我深知,我也衡量啊,我不灭共我干啥去,你告诉我?我不灭共,共产党灭不灭我?答案很简单,我不灭共,共产党一定把我灭了。

我不灭共产党我没啥事干,我灭谁去?你告诉我?我跟谁有仇啊?我对任何人没仇啊,说句老实话什么“火鸡龚”这些垃圾,永远都不配我生她气,还什么“路大脑袋”,“九指妖”——她连个屁都不是。但对共产党这事我深仇大恨啊,但我也觉得我的使命就是灭共。所以这5年来坚撑下来真的不容易。

昨天晚上有战友问我一句话,说:“七哥,这5年最痛的是什么?”我说真不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最痛的就是看到中国人的麻木和自私和懦弱。

上海、武汉、深圳、香港,今天的台湾的卖台贼,长春,东北的所谓的爷们们,西安。我最伤心的就是这个国家,民族到了这样的地步。不是人畜不分,不是杨改兰一人之冤枉,也不是刘呈杰,孙瑶,陈峰和王健之悲哀,是整个民族,国家的悲哀。

另外一个让我最伤心的是,我没想到到了海外的中国人也这样,嘿,没想到。到了海外了,你还如此之做作,还捧共产党的臭脚,还竟然是狂妄到,无知到在这人家的国家,还要干掉美国。

郭文贵先生我今天问你们几个牛人,不要在乎时间啊,我问 Eric,小王子,什么叫《莫德尔周期》谁知道?跑得快,谁知道?风雨之中?谁知道?

跑得快:这个真的不知道

郭文贵先生:好,我告诉你什么叫《莫德尔周期》啊,今天的爆料时刻到来啊。《莫德尔周期》是美国近期的一个政治哲学家,或者是一个政治研究人士,他对整个政治,就是这个世界的政治的权力交换,有个叫《莫德尔周期》。叫一个康期,二个康期,一个康期60年。就中国的一个甲子60年,120年就换一回,120年就换一回。它这个东西是有争议的。

但它这个《莫德尔周期》是王沪宁崇拜的。是滕文生崇拜的。王沪宁,滕文生的女朋友都是跟我好的不得了,成天让我包她是吧?“老郭你把我包了呗”,呵呵,包了你干啥去关键是?包了你干啥,怎么包你啊?我都非常了解他们。

我第一次告诉你们,习近平一生的相信的二个最根本的概念。第一个,习深信不疑,他是上天派来的神,来统治世界的。他真的,不是假的。中国现在我不想说谁,这都活着呢,几个老和尚,我曾经在国内大量传播他的佛教思想。面对面的告诉他,你就是上天,佛祖派来拯救中国人的,拯救世界的。包括武当山,包括西藏N个喇嘛。中国宗教今天被强奸活球该,它是一。

第二个就是相信《莫德尔周期》。《莫德尔周期》他认为现在到了该世界上换权力中心,可出现一个伟大的政治人物,那就是俺了。这个世界不能没有我(唱),这就不能没有他了。

(嘉宾鼓掌)

“习大帝”来了。

知道《莫德尔周期》吧?现在想想吧。

跑得快七哥我要脱一个,热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跑得快好,你别光脱上面,脱脱下面啊。哈哈哈,开玩笑啊,这个你可别真脱,真脱今天成黄色大会了。

所以说《莫德尔周期》呀,这个大家去看一看,我第一次告诉你们。

习从2006年就上了王沪宁这个王八蛋的当,然后韩正、曾都说,“《莫德尔周期》是我党的机会,就中国人到了统治世界,出现一个世界领导人的时候,习近平就是你了”。

今天上海你知道,今天为什么我跟你们讲这个?今天准备“4·19”告诉你们,这是大事,我不能点破。

几天前上海给他写报告,赶快开封,上海人死太多了。习还是一副老神呆呆的,说:“我们是有大使命的人,一定要镇的住。上海人应当更多的尝受尝受,隔离之后该发生的事。应该让他更加知道、感怀,这些年党和国家给上海的特殊政策和福利,在多几天无妨啊。”

《莫德尔周期》里有一句,大家看一看啊,很多权力控制。你看还有分四个步骤:

第一个世界大战,战完以后诞生新政权,新政权的第一步叫完全的,绝对的信任。就全世界信任这个国家。哇,厉害厉害,你厉害。

第二段,保持怀疑,保持怀疑你了。

不行,就开始权力分散。

最后是大战,权力再转接,120年。

就四个步骤,《莫德尔周期》,叫“莫德尔四步走”。习认为今天什么?世界权力已经分散,然后现在什么?在这四个周期最后的时候,一定是人道大灾难,而且一定要死很多人。而且所有《莫德尔周期》一个中心,所有下一个政权诞生,一定是在战争中诞生的。

七哥说的,你上网查。不懂《莫德尔周期》,今天5个爷们,你输给七哥了。咋样,小王子?读几个博士呀?哈哈哈

(嘉宾鼓掌)

博士不管用,还是七哥管用。

所有习,你研究习,你研究《莫德尔周期》。研究习,就研究西藏里边所谓的活佛在世,达赖喇嘛——他(习近平)认为他就是那个活菩萨。他那个熊掌的手——认为是上帝给的象征。一摸上软软的,一呼啦。

那个李爱庆北京被抓那个,北京市那个秘书长,国资委的,财政部长,我哥们,老骚扰我,跟我很好,后来被抓了。哥们弄了几百个亿,说,他说“我跟习握手啊,习抓住我的手说,我的手有感觉吧?有感觉。软吧?软。什么感觉?我觉得想熊瞎子手似的,特别软”,他说,“这叫无骨的手”。

这是李爱庆当时去福建看习近平,他那时习近平给他很大面子,北京市财政局他管着呢。北京市政府秘书长,那多牛啊,习近平车接车送。所以他说,“哎呀老郭,习要到了北京,那咱想干啥就干啥了”。你啥TMX你,他是个同性恋,李爱庆。我说,“你别摸习的屁股去,摸把你摸死个球的了,结果真的进去了”。

现在爱庆的儿子是我们的战友啊,就在洛杉矶,我估计也在看呢。哈哈。在洛杉矶啊,跟你(指小王子)同一个学校的。所以说我告诉你兄弟姐妹们,习他觉得自己的一切:手哇,软那,无骨哇,长相啊,鼻子啊,声音啊,发髻线啊,我就是佛祖在世。

记住啊,所有的独裁象征,邪教的六个特征谁记得,你们5个?谁记得?个人崇拜;

小王子篡改历史

郭文贵先生:篡改历史是第七个。第二条是啥?经济垄断,经济诈骗。第三条,啥呀?嗯?歪门邪说,邪教。是吧?第四个什么?啊?什么?灭绝人性,违背人道。第五个什么?

Eric秘密结社

郭文贵先生:秘密结社,是吧。这已经是第六个了,第七个是篡改历史。

嘉宾们篡改历史

郭文贵先生:告诉我习哪一样他不占?灭绝人性。《莫德尔周期》就是四个原则:战争,诞生新政权,绝对服从,绝对统治。然后权力分散,再战争,死亡大量的人口。经济转移,权力转移。习认为我就能120年的权力实现,就是我呀,美国正好120年。

从一战到现在多少年?哈哈,到了。到了。必打台湾,而且习一定和俄罗斯站在一起。而且一定是合法的,大胆的站在一起。

香港的沦落,给了习足够的自信。确定自己就是天子。确定自己就是《莫德尔周期》选定的那个人。

郭文贵先生:马云、还有什么马明泽、王岐山、孟建柱、孙立军,还有什么江家,所有的人,中国人的懦弱,还有这个冠状病毒的成功制造,和2019年年底的成功发出,和他完全预料之中全世界打疫苗,打完疫苗之后,大家还再打疫苗,然后实现隔离政策,这叫现代化战争。

所以当时本人在场,本人在场,有一次习就是骂旁边几个人,“你B样的,你TM瞎忽悠,你TM打什么,什么什么,是吧?不行咱们就给他搞点化学武器。不行咱给他搞点生化武器。他反正怕死人嘛”,这是他原话。

所以今天我们“4·19”的时候,兄弟姐妹们,七哥给咱们能讲出多好听的话,你觉得还有比欺民贼,全人类的好话都让欺民贼讲完了。

七哥不懂历史,你见多少在社交媒体上讲历史的牛X的人,你见过一个懂历史的人,他创造过历史吗?他连个屁都不是。你见社交媒体上有多少政治家,政治评论家,政治家和政治评论家,你见他们有一个人影响过政治吗?他连个屁都不是。你见网络上有多少个经济学家,你见他帮别人挣过一分钱吗?给自己挣过一分钱?他连个毛钱都没有。

你见中国的科学家,知识分子,还有名人都在上海,在上海隔离期间,他有尊严吗?他有勇气吗?他有生存的能力吗?他有帮助别人善良的心吗?他连个屁都不是。唯一出现了一个,所谓今日资本的徐老板,炫炫别人给送来的东西,结果成了打击对象,立马认罪。可悲吧?可怜吗?

你见中国过去一百年,能有几个像我们能活着出来的?爆料革命战友?能有几个人出来还和中国人一起玩的?你见有几个?玩还能玩出钱的,你再给我找一个出来。玩能玩出未来的,玩成国际尊重的,你再给我找一个!能玩出自己的中华文化和标准,让人们敬仰的,在乌克兰前线,给我找一个。

话你可以说尽,网络上一堆的人,有某个大V跟我联系,他说,“我是代表谁谁谁的,几百万个粉丝,七哥很佩服你,但是我们原来不自由,没办法替爆料革命发生,现在可以给你发声,如何如何的”。我说:“你想干啥吧,你说。你想干啥吧?”,如果你要带着条件来,希望你远离我,如果你了解爆料革命,你了解了就不用我说干嘛,加入农场,该干啥干啥。

别说你几百万个粉丝,共产党是多少粉丝你知道吗?全世界?马克思主义。在2006年到2008年奥运会期间,在全世界喜欢共产党的人,75亿人口,不超过15%。2008奥运会之后,到2012年,也就是习近平上来以后,在全世界将近一半的人口,30亿到35亿人口,喜欢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

我要干掉它,你给我谈你有几百万的粉丝,你扯什么狼蛋呢给我?我要你钱,我要你影响力?我靠你给我捧捧场,我就能灭了共产党?

所以刚才风雨之中兄弟,Eric兄弟我回答你,你觉得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亨利小哥,你觉得跑得快我们核武器是什么?自己的实力!有钱!有人!有种!有勇气!爱谁谁谁。

坚决不犯法,坚决不造假,坚决不被战友之间,把战友的裤腰带解开。如果战友之间你犯了这个原则,不管你是天王老子也得离开爆料革命。你把手伸向战友的裤裆里,你把手伸向战友的钱袋里,你必须离开。你敢造假,你敢忽悠,绝对让你离开,我们恨的就是共产党的假。

还有一个我们要灭共,要帮中国人,不灭中国人,所有的中国人都是我们帮助救济的对象。我们就是要向全世界证明,我们和共产党不一样。共产党不能代表我们。

我们现在不论任何角度,从国际政治,《莫德尔周期》会不会来?会来的,但肯定不是习。我现在可以告诉“习大帝”,“习太阳”,肯定不是你。《莫德尔周期》会来的,但是一定不是你,这是百分之一百的。

可能是小王子,也可能是风雨之中,也可能跑得快,也可能是亨利,也可能是Eric我们的好兄弟,肯定不是你。而且我很自信,会落到中国人头上。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5年前大家怎么看爆料革命的?怎么看七哥的?今天你怎么看七哥,怎么看爆料革命?想想那个海外民运,你看那夏业良那个孙子,打官司输了10万美元,到现在不给钱。哈哈,他不知道他不给钱的代价他是要进监狱的。还有当时的郭宝胜,“九指妖”,“路大脑袋”,“蛇妖闫”,梁冠军,郑介普,曲龙,是吧?你说这一个又一个。

孟宏伟是最有代表性的,坚决支持文贵,但是你干不了中共,咱就给他骗了弄弄钱玩吧。兄弟姐妹们,当你一生中,你挡不住性和钱的诱惑的时候,说你有巨大的成功是不可能的。特别像马云这帮孙子,证明给我们看了。王健林,是吧?

你像最简单的,头两天飞机掉下来,咱战友就是调查人之一。

你看我们再也不说了,唯一告诉你这个飞机是正副机长之间的矛盾,然后被骗了钱直接给干下去了。人为的。我们都不再理了。为什么?灭共只让你共产党知道,你这是假的就完了。我不会靠这一件事,像路大脑袋什么绿帽爹,蓝帽爹的是吧又搞起来了?像找爹博,癌症丽,瞎球忽悠。

我们的目的就是直取中心。让共产党,让他们疯狂,让他们打台湾,让他们支持打乌克兰,让美国真正感到西方的威胁,然后我们成为打扫战场的人。谢谢兄弟们。(嘉宾鼓掌)

*****直播第一部分结束******

《文贵大直播》听写组

听写

英国喜庄园:胖丁

温哥华扬帆农场:软红香土

温哥华扬帆农场:小鹿纯子

温哥华扬帆农场:我从山东来

温哥华扬帆农场: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温哥华扬帆农场:靜心耕耘

温哥华扬帆农场:百鸣

纽约香草山农场:天才老鼠

纽约香草山农场:月野兔

纽约香草山农场:贝贝

纽约香草山农场:兰草(文泉)

澳洲喜农场:潜水艇2020

校对整合/要点提取:

纽约香草山农场: 林礼

纽约香草山农场: 月野兔

纽约香草山农场: 天才老鼠

温哥华扬帆农场:我从山东来

温哥华扬帆农场:百合的家

温哥华扬帆农场:闻喜

温哥华扬帆农场:Peter哥

总校对

温哥华扬帆农场:Peter哥

温哥华扬帆农场:闻喜

温哥华扬帆农场: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纽约香草山农场: 月野兔

纽约香草山农场: 天才老鼠

纽约香草山农场:风起云间(文敏)

审核发布

温哥华扬帆农场: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全文发布稿审核

温哥华扬帆农场:文敏

注:此文系人工听写整理如有不准确之处请以原视频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