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vale

《海邊:寫給所有被封號禁言的人》
作者:俞心樵

本月初,我回到海邊,重複我多年前的詩句

世界上再也沒有比海邊,離海更遠的地方了

海邊並不是海的裝飾品,海邊是對海的規範 

從大海的浩瀚中,我看到大海自身的

狹隘與盲區。有時候,大海在語言上

沒給大海自身留下足夠多的時空資源

大海的複雜性在於,如果我們不認真看

大海就不會有顏色,更談不上顏色革命

只有大海,才有可能,讓每一個獻血者

為遍佈的敵對勢力,獻出一噸以上的血

用海水無法說清楚海的問題,因此回到了海邊

就是回到火的問題上,怒火說海,我的確很火

某些網友給我發私信,說我一個人就是一個大海

許多人加在一起還不足以構成一粒塵埃。我當然

反對此說。我願自己是一粒塵埃而不是苦海無邊

火的問題,似乎不是發表問題也不是出版問題

但水的問題,肯定首先是語言問題,水渴死水   

只懂漢語,就自誇漢語,這哪跟哪

懂了外語,為漢語點贊,才是王道

至少在語言上,我在中國,作為中國人的公敵

他們先給我道德定性,然後是價值和是非判斷

至於事實,隨時根據需要,他們可以任意捏造

他們任意切割大海,把滔天惡浪灌入衛生系統

這世道,能夠自由行動的人都是些什麼人呢

能夠自由發表自由出版的都是些什麼貨色呢

夜來臨,真正牛逼閃閃的是被封號禁言的人

2020.7.16.Aranya


審核:Aries的星
繁體校對:五通廟
發佈:五通廟

當代藝術原創系列文章請點擊專欄標題連結–西班牙巴賽隆納喜悅農場:當代藝術專欄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烏克蘭救援UkraineRescue官方Gettr
郭文貴先生Gettr
全球喜馬拉雅農場聯盟委員會Gettr
喜馬拉雅聯盟大使館全球客服中心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