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日本東京方舟農場】流浪的螻蟻

印度尼西亞雅加達(美聯社)——這位來自緬甸的年輕女子和她的家人現在生活在泰國邊境河岸的高草叢中,被困在一個不想收留他們的國家和一個軍隊可能殺死他們的國家之間。

自去年2月緬甸軍事接管後,與從日益加劇的暴力事件中逃離的其他數千人一樣,海伊離開她的村莊前往鄰近的泰國,尋找一個並不存在的安全避風港。返回緬甸將意味着她和她的家人面臨死亡的風險。然而,這正是泰國當局——擔心危及他們與緬甸軍政府的關係——至少每週都會要求他們做的事,她說。

(圖片來源:apnews.com)

“當他們告訴我們回去時,我們哭着解釋了爲什麼我們不能回家,”海伊說,她住在分隔兩國的莫伊河上,一個脆弱的帳篷裏。美聯社不公開海伊的全名,以及這篇報道中其他難民的全名,以保護他們免受當局的報復。“有時我們會回到河流對岸的緬甸那一側。但我根本沒有回村子。”

儘管國際難民法禁止人們返回可能有生命危險的國家,但根據對難民、援助組織和泰國當局本身的採訪,泰國仍將數千名逃離緬甸軍隊暴行的人民送回了家鄉。這使得海伊和其他緬甸難民在河流兩岸之間來回穿梭,因爲他們家鄉的戰鬥時而愈演愈烈,時而短暫消退。

“這是一場乒乓球比賽,”爲在泰國的緬甸難民提供援助的邊境聯盟執行董事薩莉湯普森說。“你不能一直在邊境來回走動。你必須在一個穩定的地方……但目前緬甸絕對沒有穩定。”

自去年接管以來,緬甸軍方已經殺害了1700多人,逮捕了13000多人,並對兒童、婦女和男子進行了系統性酷刑。

泰國不是聯合國難民公約的簽署國,它堅持緬甸難民自願返回家園。泰國還堅稱,它遵守了國際不驅回法律,該法律規定不得將人們遣返他們將面臨酷刑、懲罰或傷害的國家。

“隨着邊界緬甸一側的局勢好轉,泰國當局爲他們自願返回緬甸一側提供了便利。”泰國外交部發言人Tanee Sangrat說。“泰國仍然致力於並將繼續維護其長期以來的人道主義傳統,包括不驅回原則,以幫助有需要的人。”

泰國達克省省長頌猜·吉查羅恩潤格羅說,成千上萬的緬甸人在那裏避難,他說,許多人在沒有戰鬥的情況下非法越境。

“我們必須按照法律規定將它們送回去,”頌猜說。“當他們面臨威脅並越過這裏時,我們從未拒絕幫助他們。”

據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稱,泰國政府方面估計,自緬軍政府接管以來,約有17000名緬甸難民在泰國尋求安全。但泰緬邊境指揮中心表示,目前只有大約2000人居住在泰國。

大多數逃離邊境沿線軍隊和少數民族武裝團體衝突的人必須涉水越過分隔兩國的河流,他們的財物和嬰兒平衡在他們的肩膀上。然後,他們被迫住在擁擠的牛棚或用防水油布和竹子製成的搖搖晃晃的帳篷裏。

難民和援助組織表示,一旦戰鬥暫停,泰國當局就會將他們遣返,儘管緬甸軍方接管了村莊、燒燬房屋並佈設了地雷。

“我看到他們中的一些人被迫上車,在河邊下車,然後越過另一邊。”泰國援助組織海外伊洛瓦底協會祕書Phoe Thingyan說。

在緬甸邊境地區,少數民族武裝團體幾十年來一直在與中央政府作戰,以爭取更大的自治權,軍事接管後衝突更多。儘管有一些停頓,但目擊者說,那裏的戰鬥現在是幾十年來最嚴重的。有時,從泰國可以聽到槍聲、轟炸和戰鬥機的聲音。

沿河的生活是嚴峻而可怕的。

“這裏離戰區不遠,”克倫族人權組織的Naw Htoo Htoo說。“老人和孩子在臨時帳篷裏不舒服……。不僅有天氣引起的疾病,還有 COVID-19 引起的。”

在河的泰國一側,海伊的帳篷幾乎無法抵禦酷熱的陽光、蚊子和傾盆大雨。食品和其他物資稀缺,但泰國當局拒絕讓國際援助組織接觸難民。

亞洲組織Fortify Rights的人權專家Patrick Phongsathorn表示,泰國軍方甚至不想承認泰國存在緬甸難民,因爲僅此一項就可能激怒緬甸軍方領導人。

“泰國軍方執意控制局勢,引導輿論,因爲顯然他們參與了在緬甸正在發生的政治事件,”他說。“他們與緬甸軍政府當局關係密切。”

泰國省長頌猜似乎暗示了這一點:“當戰鬥停止時,他們不得不回去。”他談到從泰國返回的難民時說。“否則,這可能是兩國關係的敏感問題。”

泰國軍方拒絕置評。

Win是一名23歲的化學專科學生,住在緬甸一側。現在他經常涉水穿過齊胸深的水,從泰國一側取回食物。然後他跋涉回到他在緬甸的露營地,在那裏他與大約300名其他難民住在一起。

他們倖存下來,但也就僅此而已。他說,他最想要的是一件他不能擁有的東西。

“我只想回家,”他說。“我不想要別的了。”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原文鏈接:
https://apnews.com/article/only-on-ap-united-nations-indonesia-thailand-myanmar-8bbcfce8619ac87f4054de1bd69e072c

校對:妙喜小油鍋
發佈:文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