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錄音源自國內網路,無法保證錄音內容真實性,這是一個荒謬的時代,這是一個中國人民徹底被打斷脊樑七十年的時代,這是一個反抗稀缺的時代,我們每個人不管身處何地,這對上海夫妻經歷的都會是我們曾經或將要經歷的,讓我們共同銘記這個時代,讓我們共同跨過這個荒謬的時代,讓我們共同反抗這個全體下跪的時代,這是我們及我們父輩、祖輩的原罪,終結這個時代既是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的自我救贖。

以下為錄音及文字,有部分時段因當事人多方爭吵,文字內容稍有缺失,敬請見諒——

員警一:我這邊是衛檢局的防控辦

女主人:你們終於來了,我等你們很久了.

員警一:我接到浦東新區疾控辦的指令,你們兩個都是陽性,現在就是要求

男主人:誰們兩個是陽性?

員警一:兩個都是陽性。

男主人:哪兩個陽性?

女主人:等一下,你把報告拿出來,行,你把報告拿出來,你把報告拿出來。

員警一:你先聽我說完,我說完,然後你再說好不好?

女主人:好的。

男主人:哪天陽性?

員警一:疾控中心就給我的所有的資料你就是陽性。

男主人:哪一天陽性,哪一天陽性?

員警一:我先跟你說你先聽我說,好不好?

女主人:你說呀,那你說。

員警一:現在我跟你說,我現在要給你們隔離。

女主人:不要吵!

男主人:我跟你很溫和地講,好不好?

員警一:我接到疾控制中心的指令,你現在必須要求你們兩個必須要求跟我走,然後那個要去隔離,好不好?

女主人:是隔離還是方艙?去哪個方艙?

員警一:我不清楚,這邊車輛等在外面。

女主人:行,那等一下,你已經把你的事情敘述完了,我現在來說說我的訴求好吧?

員警一:不是,我先跟你說,我現在已經跟你說得很清楚了。

女主人:我知道,你現在聽我講。

員警一:去?還是不去?

女主人:你現在聽我講,我這三天一直都在打12345,因為你們把我們的小孩子的報告弄成錯誤了,不要說我了,你們打電話過來的時候,講的時候,沙剛跟顧一秋兩個人是陰性,小朋友是陽性,但是我已經打過12345投訴,他們已經在去核查,是公立醫院的資料出現錯誤,現在是我是要陰性,他也是陰性,我們一家都是陰性,你們把我拉到方艙醫院去幹嘛?你跟我講。

員警一:我接到疾控中心的。

女主人:可以,疾控中心的我知道你們有防疫法,你們員警是可以那個的。那你有沒有想過一個?你先聽我講。

員警一:我現在沒有時間聽你說,我現在我就問你同意去,還是你就配合的話,你現在馬上去。

男主人:我不是不是配合不配合。

員警一:我現在是在宣佈東西,不是跟你開玩笑的,你如果不配合的話,不配合的話,我們會走法律程式,我們現在就馬上。

女主人:可以,法律可以,防疫法是有規定的,是吧?你把陽性報告全部出具給我,你證明我是疫控人,你要證明我是疫之人,才可以的。

員警一:是浦東疾控中心通知我,我現在代表浦東新區通知你就是陽性,好不好?這沒有

女主人:我不接受這個,這個在上海難道沒有公法可言嗎?

員警一:我現在就通知你,不是開玩笑的!

女主人:你不要跟我開炸!

員警一:你不懂,你現在告訴我,你做個明確的表達,去還是不去?

女主人:我現在跟你講,我沒有辦法去。

員警一:你就是明確地表達,去還是不去?

女主人:我不跟你表達,我要看到報告。

員警一:你去還是不去?!

男主人:我有陰性報告,我們有陰性報告。

女主人:我們有陰性報告,等一下,我們有陰性報告。

員警一:我不要,我現在接到疾控中心你就是陽性。

女主人:不可能,我有陰性報告。

員警一:我不管,我不跟你多說。

女主人:那我跟你講,我好好跟你講。

員警一:我不要我沒有時間,我接到命令還有另外一件任務。

女主人:我知道你有任務,但是你們是錯誤的!我們是受害者,你知道不知道!

員警一:我現在疾控中心告訴我你就是陽性,我不知道,你可以繼續申訴。

女主人:我沒有辦法申訴,我去了方艙,你逼人要去呀,我怎麼

男主人:這還有理吧?

女主人:我現在是陰性,你非要說我是陽性。

員警一:所以說我現在不可能聽到,我現在接到的命令就是這樣子的,你不要跟我談,我就是執行。

女主人:沒有辦法,我不管,我現在

男主人:你讓我們老百姓怎麼活。

女主人:不要吵,我跟你講,我沒有看到我的陽性報告,而且我有電話錄音全部確定我是陰性。你叫我怎麼弄?你們員警難道就這樣子來執法的嗎?

員警一:是接到上級部門的。

男主人:上級部門,我們上次投訴了呀!

員警一:投訴是你繼續投訴。

女主人:因為我有錄音,我是陰性的,我有報告!我是陰性的。

員警一:我接到的通知你們是陽性的。

女主人:那你們是草菅人命嗎?

男主人:你們要把陰性逼成陽性?

女主人:上海是這樣子的嗎?你們政府就這樣子,黨就這樣子的嗎?

員警一:我們只是在執行命令,我們接到通知你們就是陽性,請你們配合好不好?

女主人:但是你們的命令要是正確的前提下,要是我們確實是陽性的情況下。

員警一:請你們配合,如果說你覺得後續這個有問題,你可以向上級部門反映。

女主人:進了方艙,我就是百分之百陽性,我所有的六天的陰性給你看。

員警二:我不需要看,我只是把這個宣佈的義務告訴你,請你配合好不好。

員警一:我現在我在在這個地方呢,我這不是跟你討論這個事情,我們接到街道的命令就是要把你們帶走,你清楚嗎?

女主人:我清楚。

員警一:你聽懂我的意思了嗎?

女主人:我聽懂你的意思,但是我的報告是陰性的,我沒有辦法給你走,我的報告是陰性的,我沒有辦法跟你走。

男主人:她確實陰性啊!

女主人:所有的防疫法規定,我現在如果我是陽性的話,我可以跟你走,但是我是陰性的,我怎麼跟你走?

男主人:你們能不能覆核一下?

員警一:那個就是你繼續申請撥打12345什麼都可以,但是你現在

女主人:可是你們現在帶我走。

男主人:你一旦帶走怎麼辦?那陰性不變成陽性了嗎?

員警一:我現在接到的這個命令就是要把你帶走。

女主人:我沒有辦法,我真的沒有辦法走,我真的沒有辦法走,我去了方艙你把我活活地逼成陽性。

男主人:你們要幹什麼?這是!

女主人:你們這是幹嘛?

員警一:告訴你,你女兒就是已經是陽性了,我這邊

女主人:她不是陽性,我已經打過公立電話確認了。

男主人:六十二歲啊,你們報的是六十二歲的男性!

女主人:我的申請很簡單,我就求求你們幫我安排一次複測,我複測如果我是陽,我兩秒鐘跟你們走,我現在根本就不是!

員警一:我跟你說,我們這邊根本就沒接到複診命令,浦東新區疾控中心給我的指令就是這樣子的。

女主人:我知道,我知道你們有你們的工作,我也體諒,你是你們也要體諒我的心情。

員警一:我不想跟你多說了,我現在接到了命令,就是你必須給我走,不跟我走,我就走走司法程式。

女主人:那你是要強制我嗎?

員警一:必須的。

女主人:那我是不是要拿個刀子死在你面前,拿屍體都要去嗎?

員警一:你沒有必要這樣子。

女主人:我真的知道沒有必要,但是我是陰性,你們為什麼要說我是陽性,我有報告,你們沒有報告。

男主人:我們一家人都是陰性啊!

女主人:等一下,我有報告,你沒有報告你拿什麼來說理,他應該知道,讓我

員警一:我現在疾控中心給我的指令裡面,就是你是陽性。

女主人:他弄錯了,他草菅人命,你也跟著一起嗎?

員警一:我現在不跟你說,你就是你不去是不是?

女主人:我跟你講,我就是陰性,我沒有辦法。

員警一:你就是不去,是吧?

男主人:陰性怎麼跟你們去?陰性怎麼跟你們去嘛!

女主人:現在我不是陽性,我是陰性我怎麼跟你們走?

男主人:對啊,如果我們是陽性,我們絕對走。

女主人:你現在連報告都沒有辦法給予我正確的一個核實,我怎麼跟你走?

員警一:要是不走的話,我呼叫增援。

女主人:你呼叫增援沒關係的,但是你不管怎麼樣,中國是一個法制社會,是有法律保障的,你把陽性報告出具給我,陽性的報告給我看,我知道,陽性的報告給我看,我求求你們。

員警一:報告不是我給的。

女主人:我知道,沒有報告,我看不到報告。

男主人:報告我們確認過了。

女主人:我手機上的報告我給你們看,我是陰性,你們現在說我是陽性,非要把黑的說成白的,白的說成黑的。

員警一:我們接到的通知,不是以你說的為准,以疾控中心說的為准,知道嗎?

男主人:疾控中心哪來的?是不是醫院給的嗎?

女主人:我的資料已經上傳,是陰性。

員警一:們現在不要再討論這個,我們現在已經不要再討論陰性還是陽性的問題。

女主人:不是,你要清楚一件事情。

男主人:你們把陰性要帶走嗎?

女主人:首先是判定一個人是必須是陽性的,我跟你走,但是我是陰性的,我怎麼跟你走?

員警一:如果你認為是我們執行錯了,到時候你去告浦東新區。

女主人:不可能,那事情不一樣的。那我染病了,我給你一百萬無所謂的,我可以追回來,我現在去了疾控,我現在去了方艙,我就變成陽性。

員警一:你現在去還是不去?

女主人:我不去,不去,我去了方艙我就變成陽性。

員警一:好了,你聽我們法律告知,我們就是要依法執行,

員警二:這是我們疫情防控的主任。

女主人:我知道。

員警二:他現在告知你,他代表疾控告知你現在就是陽性,那請你配合跟我們一起。

男主人:你出什麼陽性?

女主人:你讓他先拿出報告。

員警一:你先聽他說完。好不好?

女主人:好。

員警二:不管怎麼樣,請你先配合我們執法

女主人:我配合你們,我就死去。

男主人:我們到哪去?

女主人:你們是逼陽性啊,你們有沒有搞錯啊!

員警一:你現在我們接到通知就是陽性,明不明白?

男主人:你通知哪來的嘛?

女主人:就是陰性,我不承認,我不接受這個結果!你拿出報告來。

男主人:你通知哪來的嘛?

女主人:難道是你們一言堂嗎?你們說是陽性就是陽性嗎?

員警一:不是你們承認不承認的問題。

女主人:你拿出東西出來,你沒有證據,我沒有辦法跟你走。

員警一:這不是我能決定的,好不好?不是我說了算的。

女主人:不要跟我講這個。

員警一:請你配合我們防疫

女主人:我很配合你們。

男主人:你要報告我可以提供報告,你要錄音我給你錄音。

女主人:我有陰性的報告,我有醫院查的陰性報告,我們證據比你們足,你們現在反而要我跟你們走,還要聽你們,你們這麼做合理嗎?

員警二:我們這樣跟你講啊,你的權利、義務已告知你了,是吧?你覺得

女主人:不是。

員警一:這都是你的權利。

女主人:我跟你講你剝奪我的權利,你把我弄到公安局去關起來我都願意,我就是不要去方艙,。

員警一:我跟你們講,今天我們接的命令是你們必須走,好吧?

男主人:我怎麼走?陰性的我怎麼走?我健康的人我怎麼去呀!

女主人:你現在可以不用錄製,我要跟你講,你們講不講道理,我把一個孩子活生生地弄過去,就成一個陽性,真的我受不了的。

男主人:你說你們有沒有孩子,假如你有孩子,別人把你孩子拉過去,你願意嗎?

女主人:陰性啊,六天的自檢,我們所有的報告,我打了公立的電話,都跟我講資訊是混亂的,你們申請複測,為什麼你們就不能複測一下?其實很簡單一件事情,我們是陰的,你們不要拉我去變成陽性的,這說得過去嗎?

員警一:我們這邊疾控給我的指令就是你是陽性的。

女主人:疾控中心是錯誤的!而且我們在家自檢做了二十二天了,你說哪來的陽。

員警一:那個顧女士,我先我這邊提醒你,我這邊在執法之前我提醒一下,如果你因為拒不執行這個命令被行政處罰的話,會對你的家人、對你的。

女主人:我知道。

員警一:你先聽我說完,對你的孩子都會產生不可逆的。

女主人:我知道!但是你要在什麼基礎上,在真實的基礎上,因為你的報告根本就沒有,我怎麼來服從你?我的是陰性,你跟我講我的是陽性。

員警一:你申請覆核好不好?

男主人:覆核有有什麼用啊?

女主人:怎麼核呀?

男主人:我都已經進去了,你讓我怎麼核,旁邊全是病毒。

員警一:你這樣的話,你這樣以後對你孩子還是什麼,這個本來場面很難看的。

女主人:那你這要怎麼弄?我拿個刀死在你面前,拿個刀過來,是不是?你們才願意這樣子的。

員警一:我現在的

女主人:現在你是主任,是不是?我不管你,你現在你是領導,我就跟你講,我請求複測,我請求覆核,我就這麼一個簡單的訴求。

員警一:我沒有接到覆核的命令。

女主人:那我也沒辦法,因為我看不到報告,我不會跟你們走。你們把兩個陽性報告拿出來吧。

員警一:你不願意走是吧?

女主人:對。防疫法規定我已經查過了,沒有辦法的,我如果看不到陽性報告,你們沒有辦法這樣,雖然你們可以強制執行,但是它的基礎,在基礎上是我們是疫情人,我們是已經受疫人了。

員警一:我這邊令已經到了,你不願意的話我們就下面就實施強制你了。

女主人:你強制怎麼強制,你跟我講。

員警一:強制拉走,我們就會按那個。

女主人:你看看強制怎麼拉吧。

員警一:你說我就是跟你說過了很清楚的,這個東西。

女主人:我沒有辦法跟你們走,因為你們沒有辦法提供我的陽性報告,我的報告,我的手機上的陰性,你跟我講我是陽性,你們難道把黑說成白,把白說成黑嗎?你們顛倒黑白嗎?草菅人命嗎?上海現在是這樣的一個社會嗎?

員警一:前兩天居委會也通知過你。

女主人:我一直跟居委會講,我在跟12345投訴,我在多方面地尋求幫助,因為是你們把我造成錯誤,現在害得我要去方艙,把陰性活活逼成陽性,你們有道理可言嗎?這個社會還有公理可言嗎?我只是要求申請一下複測。

員警一:那只是你理解的、只是你認為的什麼公義社會,我們疾控部門的這個資料。

男主人:金融資料哪來的嗎?是醫院給的嗎?

女主人:不是我理解的啊,是我打了12345,12345跟我講,你去找公立醫院。

員警一:我跟你說那個視頻上面的跟那健康上不一定是准的。

男主人:不是健康雲。

女主人:不是健康雲。

員警一:所有的陽性都是疾控中心通知的為准的,我跟你說清楚了,好不好?

男主人:我已經打了電話給疾控中心了。

女主人:這個你們在法律上根本就不成立的,你必須拿出實際的報告給我,我的手機上的報告是陰性,你跟我講是陽性。

男主人:我已經打電話給過疾控中心了,疾控中心說他的資料來自於醫院,他讓我找醫院去,我在醫院我也錄音了,醫院給我講報告就是陰性的。

員警一:你既然有這麼充分的證據。

女主人:我不能去呀,我去了我就變成陽性了。我有病啊!這個是傳染病啊,你也知道,你現在都在這執行,我知道你們很辛苦。

員警一:疾控中心告訴我你現在就是感染陽性,就是有病好不好?

女主人:你才有病呢,你不要罵我有病,好不好?我自己的報告上面是陰性,你跟我講我有病。

男主人:你怎麼說呢?

員警一:我現在已經通知你很久了。

男主人:你證據哪來的?你證據哪來的?

員警一:疾控中心給我的通知,給我下發的名單,下發給我的只有感染的。

男主人:疾控中心已經確證過了,疾控中心它的資料來自於公立醫院。

員警一:對,我不管是他哪證的,我這邊只是執行疾控中心浦東新區指揮部的命令,好不好?我現在是執行,你認為到現在執法錯了或怎麼樣?

女主人:現在沒有辦法講下去了,我已經沒有辦法心平氣和了,因為你們真的是在草菅人命,全上海都在草菅人命嗎?到現在都不給我的任何的,我所有的證據都在我手裡,我的證據我是一個陰性。

員警一:你的證據沒有關係。

女主人:你不要跟我講沒有關係,我去了那個地方怎麼還能活著回來,我怎麼還能好好地回來?

員警一:或者把你的出錯了,好不好,都可以告的,這沒問題的這個。

男主人:告又能怎麼樣?

女主人:告又能怎麼樣?

員警一:如果是弄錯的話。

女主人:你搞笑了啦,我都已經病了,我還告你個什麼用呢?

員警一:現在緊急情況下就是這樣的,沒有什麼好說的,你不要讓我把喉嚨越說越響,好不好?

女主人:我知道。

員警一:我現在在正確地告訴你。

女主人:當然沒有陽性報告,我就是不走。

員警一:你現在不走。

女主人:對,你把我陽性報告拿過來。

員警一:你把你,我跟你說等我出去很難看的,真的。

女主人:我知道,我都我知道,我也不想。

員警一:如果你現在這樣,我還可以給你點時間把你把這個東西收好,不然弄的話就等你往下走以後。

女主人:行了,我先關門吧。

員警一:不允許關門的,我們現在正在等。

女主人:我要去洗手間洗澡,你還不要去關門?

員警一:對,就是這樣子,不允許關門了。

女主人:那你要這樣子的話我就沒辦法了。

員警一:你現在不走是吧?

女主人:,對,我把門關起來,我洗個澡。

員警一:他們幹什麼那個,我們按照規律執行。

女主人:你們可以這樣子的嗎?你們有報告嗎?防疫法有規定我必須是陽性的,你們有報告嗎?就憑他一張嘴,你們就相信嗎?你們員警就是這樣子治安的嗎?

員警一:我們是在執行上面的命令,命令錯了也不是我們的錯,是浦東新區的錯,我們現在是在執行命令。

女主人:難道政府的錯要我來承擔嗎?憑什麼讓我來承擔,我是一個老百姓。

員警一:我沒讓你承擔,誰讓你承擔了?

女主人:你讓我承擔了,你讓我去方艙醫院,就是讓我去受這個問題,就讓我去感染。

員警一:那是你認為,你只是你認為的那個錯的,好不好?

員警二:至少我們接到的指令你是陽性,好吧?

男主人:我給防疫辦打電話。

女主人:你看到報告了嗎?我12345求證你看到了嗎?

員警一:我只是執行上面的命令。

男主人:那命令錯了呢?

員警一:命令錯了,上面浦東新區政府承擔責任呀。

男主人:對。

員警一:我只管執行啊。

男主人:和你沒責任,對吧?把我們陰變成陽你也沒責任。

員警一:你把我們和陸家嘴防疫辦一起告進去,好不好?我現在接到命令就是要執行。

女主人:無語。

男主人:這老百姓死活都不管了,就執行就行了,是不是?

員警一:因為你要是我,我們也是為了那個。

女主人:我不是陽性,我首先聲明。

男主人:我們是陰性。

員警一:你們只是認為你認為的陰性好不好?

男主人:我們電話都打過了,醫院已經確認了

女主人:醫院也確認了,我是陰性,我醫院有報告有錄音,我自己的手機上面有報告,你非要說我是陽性。

員警一:你保留證據,你保留證據好不好?沒問題的,你保留證據。

女主人:這個社會沒有公理可言,上海就是這麼濫。

員警一:這種狀態上,緊急狀態下就是這樣,必須要不折不扣的執行。

男主人:緊急狀態,你也有個對和錯呀。

女主人:你不用跟他們講,講了也沒用,拿個刀過來,我先死給他們看看吧。我看看出來人命,我看他們到底是人命重要還是那個重要,你們都不用去反映的嗎?我只是申請一下複測,我已經申請了一個星期,你們在做什麼?你們安排一個人來複測,完了就ok了,為什麼非要把我們兩個人拉到方艙去?

員警一:我們不清楚的,我不知道你怎麼了,我現在在執行浦東新區的指令。

女主人:哎。

員警一:下面就是那個吧,經法律告知,就是那個程式,我跟指揮部報備。

員警二:那你這報備。

男主人:指揮部誰管?讓我和他溝通一下。根本不給人家講道理,沒有講道理的機會。

女主人:不是講道理,我有證據沒有用!就憑他一句話!

員警一:那個我這邊就是,呃警戒指揮部,我們這個地方六五一弄。

女主人:六號101。

員警一:六號101要強制執行,嗯,已經過來了,就是我這邊就是要申請要強制執行,就這邊指揮部是不是?

男主人:那個給我們通個電話吧,我們講。

女主人:他是什麼職務?

員警一:他就是認為,他就認為他自認為是陰性。

女主人:不是自認為是陰性,我打過12345,我也打過公立電話了,是你們把我們的資料弄錯了。

員警一:是的,是的,是的,您那裡面,強制執行是吧?

女主人:根本就沒辦法講。

員警一:好的,好的。

男主人:那麼大巴在哪呢?

員警一:大巴在門口,先收藏著這些,然後我們。

女主人:你們搞個你們試試看,拿個刀過來,你們不要強制執行,我跟你講,你給我時間,我跟講,你給我時間。

員警一:我不要,我現在不跟你強制執行,我現在接到命令就強制執行。

員警二:你願意跟我們走嗎?你走嗎?

女主人:我現在不走,你不要讓我吃個飯嗎?我飯我還沒做呢,還沒吃呢,我吃口飯總要用吧?

員警一:你現在跟我說你走還是不走,走的話我會給你一點時間。

女主人:走,我跟你走。

員警一:好,可以。

女主人:給我時間嗎?門可以關一下嗎?我答應你了就一定會答應,所有的攝像頭都在那,你們這個不用擔心的,我這個人是講理的,好不好?你們我也體諒你們,你們也體諒我一下,好不好?

員警一:可以,我給你最多半小時。

女主人:我說的是,我說的話就是已經這個的,你們放心好了。

員警一:六點五十四分之前一定要把東西放置好。

女主人:半個小時來不及,你給我稍微多一點時間,我也不要多,一個小時,行不行?

員警一:我們是等在外面了,上面車上還有很多人。那你就半個小時,你趕快去吃飯,來得及,吃好飯。

女主人:我家我還要做。

員警一:然後那個把作業什麼都收拾好東西,然後那個上好穿好這個衣服之前上洗手間好吧,這個衣服昨天居委會有沒有給到你們。

女主人:有。

員警一:好吧?就這樣好不好?

女主人:七點鐘吧好吧,就多六分鐘,行吧?

員警一:七點鐘。

女主人:嗯。我是陰性現在。

*******音訊引用完畢*******

撰稿:喜馬拉雅的肉夾饃;

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

校對:Maarago;

廣而告之:尊敬的戰友,你的每一篇文字、每一段視頻、每一段社交媒體發文都是壓垮駱駝的一根稻草,歡迎加入我們——日本銀河系農場Discord,歡迎訂閱我們的油管頻道:郭文貴先生直播精選;歡迎關注蓋特獨家文貴先生大直播精選發佈帳號:@MilesGuolive1

歡迎喜聯盟進駐以及各農場兄弟姐妹們坐客串門,請通過以下方式關注及訂閱我們——

Discord:日本銀河系農場Discord群

YouTube:日本銀河系農場小七工作室刁民熱線Hello Friend 你好,朋友Galaxy NFSC銀河系檔案放映館郭文貴先生直播精選不給國家·添麻煩Galaxy NFSC銀河漫談拔劍滅紅蟲

G-News:jgalaxy2021foreign laguages喜馬拉雅日本銀河系農場 G-News日本銀河系農場-阿爾法星球銀河勇氣之星 NewFOC

蓋特:日本銀河系農場@himalayajgalaxy蓋特

推特:日本銀河系農場[email protected]推特

G-TV:日本銀河系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