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總統的烏克蘭入侵威脅到了整個世界的安全,作者們從俄羅斯的歷史和政治出發給出了局勢可能的發展方向

翻譯:【日本東京方舟農場】大W叫我來巡山

一、湯姆·博格斯:‘爲了直面他的盜國統治,我們首先一定要終止我們在其中的共犯’

(圖片來源:theguardian.com)

(湯姆·博格斯是金融時報的調查記者,也是《Kleptopia》的作者,柯林斯出版。)

這裏住着一個他的土地因爲油和氣而富有的男人,但是他的成長伴隨着貧窮並且明白事情每天都可能定期的發生,崩潰。他加入了安全力量部隊然後進入公共服務部門。那是一個錯誤的任期:他開始進入一個持續不斷的控制公共權利的職位爭奪中。這變成他的生活全部,保持自己是局內人,不能從安全富有的飛地上跌倒進入混亂不堪的外部世界。

他變得富有,他平步青雲,他變得更富有。因此他做了那些事,他給別人自己的恩惠,就是得到許可去搶劫。他身邊的人奉承他,告訴他他的偉大。對於剩下的人,那些以他的名義統治的人,不需要的到他們的同意。相反,爲了維持統治,當他承諾給解毒劑時就餵給人們恐懼。外敵正在逼近,和我們不同的人,他們想要我們受傷害,想要奪走我們擁有的東西,但是我將讓你們安全,這是一個兩面性的生活:他從小偷立刻變成了警衛。

我在腦中浮現的人是尼日利亞的政府官員。當他大肆貪污石油美元,在他的任期內村莊被燒燬。但是這種草圖式的供應,對於許多世界的規則來說,僅僅會產生細微的變化。從剛果共和國的民主共和到哈薩克斯坦,大多數國家在全球經濟中掙錢的法則是通過銷售自己最基本的配料:石油,貴金屬和工業配料,包括石頭。收益是在於誰掌握權力的處理。他們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然後僱傭銀行和律師去掉他們在搶劫中的指紋並且把錢藏在富裕國家。他們不需要從他們自己人民哪裏提高稅收,所以他們自己的人民沒辦法要求他們審計。腐敗是同意的反面。

普京的對於這個盜國賊的俱樂部合格出現在《First Person》中,一本被三位俄羅斯記者寫的書在普京2000年當選總統不久之後,依據和普京,普京的妻子和普京一些朋友的採訪。伴隨這老鼠和糟糕的廁所長大,普京夢想着成爲一名蘇聯沙皇級的老闆作爲一個官員在一個可以保護他的權利的組織中,克格勃。復活節,普京,仍然是一個新的特工,正在教堂外面監視一場宗教活動。“他問我,”一個大提琴手回憶,“是否我想去上祭壇並且瞻仰一下。當然我同意。在他的姿勢中充滿了孩子氣—‘誰也不能到哪裏去,但是我們可以。’”後來,一個喝醉了的學生問他點支菸。普京,一個柔道冠軍,說不行,然後他把這個學生扔到了廣場上。權利是爲了得到別人無法擁有的東西;如果其他人要求你不想給的東西,就用暴力迴應。

發表在德累斯頓,普京和自己年輕的家人一起生活在一個服務完善的公寓裏。你理由司機,上好的啤酒,熱狗在鄉村週末。之後柏林牆倒塌。憤怒的人羣聚集在克格勃外面。他聯繫了他的指揮官並且被告知:“莫斯科結束了。”舊秩序已經倒塌;他需要加入一個新的組織。他回了聖彼得堡家中並且在當地的政府中安頓下來,這個政府有權決定誰被允許在處理西方資本中賺到錢。自然而然,他決定這些人應該是他和他的親信。他又一次起來了。十年內,他成了總統。他帶着自己的盜國賊團伙一起走進了克里姆林宮。(其中的一些人,像Igor Sechin,現在就在制裁名單中)

西方適用的規則和普京是相同的邏輯就像剛果共和國和哈薩克斯坦的規則。他們想要買這些國家的商品因此他們假裝盜國賊是合法的可以做生意的領導。當他們謀殺海外的異議人士時,2008年偷走南奧賽提2014年侵佔克里米亞時他們使自己的生意更上一層,與此同時發展在自己家裏宣佈效忠一個部落帝國主義遊戲。

這樣進行了22年後,普京顯而易見的相信了自己的宣傳,他是一個政治家,而不是《教父》中的一個角色。當他的武力蹂躪烏克蘭,我問俄羅斯一個前情報官普京想要什麼。“尊重,”他說。“一切都是關於尊重。”

就像我們有充足的底氣接受我們可能不得不和他在曝光普京的盜國的戰場上相見,我們必須首先在其中的同謀。我們怎樣認爲付給俄羅斯天然氣的錢發生了什麼?我們怎樣構想西方多國的安全石油開採權被一個我們都知道的腐敗政權分配?你認爲誰是這些公司的匿名所有者,在根西島,塞浦路斯,英屬維爾京羣島註冊,我們繼續允許他們參與我們的經濟?巴拿馬文件透露人類中的一員在這些僞裝企業之後的是大尋找祭壇的大提琴手普京。不知何故他積累了一個祕密可以到達百萬的財富。

我們已經知道了這些問題的答案很久了但是它只是太有利可圖以至於我們告訴自己我們不知道。支持普京和他的盜國賊支持者們的錢有兩條管道。一條管道帶着西方的錢進入盜國賊的統治區支付自然資源;另一條管道帶着錢再一次退出,在錢被偷之後,爲了安全的持有這些錢在西方的資本市場,大學和政黨。如果我們想撼動他和他的腐敗權力的系統,我們必須同時打亂兩條管道。意味着增加和支持減少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的消費。如果我們僅僅不希望轉換我們的支持從這個盜國賊到其他人,我們必須找其他人代替這種能源供應而不是到處找關乎盜國賊命脈這種化石能源。至於第二條管道,我們噪雜的聲明我們正在關閉它,當Boris Johnson說“大英帝國沒有髒錢的空間”是可笑的。一些名字在制裁名單上並且一些對於經濟犯罪法律漏洞百出的改革不被預算支持,當我們仍然允許金融祕密時,強制他們幾乎毫無意義。

經管如此,危險是通過將越來越多的人扔出全球經濟,我們加快了陰影的創造。制裁破壞了和伊朗,委內瑞拉,俄羅斯的交易—分別與帶着伊斯蘭主義,社會主義和帝國主義面具的盜國賊統治者—揭示這個選擇已經形成。中國盜國賊的領導人將用這個機會支持他們的在這個新秩序的主導地位。

我們正在注視我已經稱爲偷情的事情的上升。一場沒有宣戰,非傳統的戰爭已經在盜國賊統治和民主統治之間發生,自從很久之前普京的軍隊開進烏克蘭。兩邊不是僅僅通過地理而組織。盜國賊有很多的盟友在西方,從律師們保護他們的掠奪到政客們在民主政府提升他們的影響力。他們的受害者包括烏克蘭公民和俄羅斯應徵入伍的士兵。我們要和誰站在一起?

二、卡塔利奧那·凱莉:‘我們一定要試着理解俄羅斯帝國主義的複雜歷史’

(卡塔利奧那·凱莉是一個俄羅斯和蘇聯文化的著名教授和聖三一學院,劍橋的資深研究員,也是《St Petersburg:Shadows of the Past》的作者,耶魯出版。)

我離開聖彼得堡在2月22號,抵達倫敦僅僅27小時之前俄羅斯軍隊穿過烏克蘭的邊境。持續幾天,我已經被確定入侵將會發生。問題是,什麼規模。我已經讀出了俄羅斯媒體意圖投機佔據整個國家。確定那是不可能的嗎?全都一樣,我和聖彼得堡的朋友和了前蘇聯的吐司“和平”—用一個更低的聲音說。

自從已經摧毀了希望和加固了恐懼已經發生了什麼。這次無緣無故的,背叛和笨拙的攻擊一個近鄰已經是俄羅斯近十年極差的國際外交災難。對於我們這些瞭解和熱愛烏克蘭,也熱愛俄羅斯的人,這是個人也是人類的悲劇。絕大多數俄羅斯人不支持這場戰爭。這也是對俄羅斯的獨立的一次攻擊。許多俄羅斯人正在逃離他們的正在增長的充滿敵意的家園—航班可以到達和開放邊境的任何地方。

正如我分享的托爾斯泰的懷疑主義關於歷史上的個人影響,一場重大的事件這是普京一個人的戰爭。下定決心徹底扭轉他感到恥辱的戈爾巴喬夫的影響,普京相信超越歷史的偉大俄羅斯的聯合,小俄羅斯和白人俄羅斯。烏克蘭在這種情況下一定不能存在。
在最好的情況下,“小俄羅斯”是一個被命名展現自己豐富多彩傳統大的省。但是自治意味着不忠誠。誰尋求自制誰就是“納粹”。這個詞和尋求烏克蘭獨立的競選團隊相近似對於奉行蘇聯路線活在1941年到1945年偉大的愛國主義戰爭的侵略者來說。

1991年之後,俄羅斯的政治家迅速的從西方學習到如何通過傾向性的報道進行統治。2012年的競選集會恢復“精神紐帶”,被大城市老於世故的大城市的人嘲笑,像被多米尼克卡明斯夢想的所有東西一樣的關注團隊導向。這說的是感受到全球主義已經是他們處於落後的人,當甚至在俄羅斯生產的產品來自被跨國公司控制的公司:達能,福特,宜家,喜力。

當普京第一次開始談論俄羅斯和烏克蘭的統一,在2014年的春天,這大概似乎也是權宜之計,嘗試吞併克里米亞後爲自己辯護。吞併一週年一旦過去,這種花言巧語就會消失。但是在2021年夏天,普京的“歷史統一”論在致命的認真中浮出水面。一個誘發因素似乎已經在白俄羅斯2020年大選抗議出現。如果那事可能發生在一個忠於俄羅斯的國家似乎是絕對的,那將是有“外部勢力”(普京不相信在沒有他們的情況下提出異議)工作的下一個地方?

首要的困難解決“普京的問題”是這種情況普京下定決心擊敗和清洗烏克蘭獨立勢力。和平談判已經是一個確定的迭代模式被俄羅斯代表建立的一個不可妥協的局勢。Vladimir Medinsky模式,前文化大臣,一個俄羅斯被虛假歷史支持的俄羅斯優越的理論家。

極具誘惑力的去思考如果普京和他的盟友消失,一個理性解決方式將出現。然而人民中的大多數仍然支持普京:分享他的關於烏克蘭的偏見;確信西方將要摧毀俄羅斯;認爲生活已經變得更好自從1991年;認爲事情可能變得更壞。

普京,不喜歡瑪瑞亞在音樂之聲,不是一個可以輕鬆解決的問題。但是讓我們集中於可能實現的。這裏又一個簡報和不完美的清單:

爲了推動恰當的和平談判,被一個全面停火伴隨,並且以觀察員的身份被談判兩邊信任。當戰事久拖不決和傷亡人數上升,並且經濟代價開始顯現,有可能是一個核心的挑戰在俄羅斯一邊。有一些不團結的跡象現在還在顛覆。

聽到了來自政權的聲明。一個開始不錯的地方是烏克蘭的積極分子和歷史學家塔拉斯比洛斯的文章,這是一封從基輔給西方左派的(最近在開放民主上發表),糾正了許多英國媒體關於不可逾越的語言,文化,歷史和地理劃分和右派勢力影響的陳詞濫調,
承認這種努力,付出了巨大的個人代價,反對戰爭的俄羅斯人:示威者受到警察的威脅;被炒魷魚藝術家和管理團隊人員;當等級制度沉默時,牧師在大聲疾呼:一些商界精英沒有組織公民的全民抵抗。

也不組織來自發源地的反抗,而是排斥藝術的作品,試着去理解俄羅斯帝國主義的複雜歷史。普希金的《致俄國誹謗者》(1831年)告訴西方的評論家俄羅斯對波蘭的鎮壓是一個家庭事件。但是Evdokiya Rostopchina的《強迫婚姻》(1845年)呈現俄羅斯和波蘭像一個虐待狂丈夫和極具挑釁的妻子—激起了尼古拉一世的憤怒。

保持非凡的對烏克蘭支持的流露。確信媒體商隊和快閃族不是僅僅疾馳到下一個感覺。帶着榮譽的和平機會後,一定有來自西方幫助烏克蘭慷慨的救援重建他們的被摧毀的城市和他們正在努力作戰保存民主。

在全國講話中,俄羅斯聯邦的神父描述了普京的決定開始在“軍事上的行動”作爲“生的痛苦”。當我想到痛苦,我沒有看見一個矮小的人孤獨的坐在一個長桌子的盡頭。我看到人們躲在地下室和地鐵站裏,與親人和朋友分開後,或者在炮火下逃離家園。
一個烏克蘭的朋友,才華橫溢的文學評論家,在她和丈夫離開基輔時搶走了一本書。後來她發現是《喧譁與騷動》。它很好的迎合了反戰人士的情緒,誰在他們的憤怒中辯論。也許托爾斯泰是對的:是那些表面上強大的人缺乏完整的人性,而不是那些他們試圖傷害的人。

三、奧利·佛布洛:‘我們能夠剝奪普京和他的密友得到財富的通道’

(奧利·佛布洛是《Moneyland》的作者:爲什麼盜國賊和騙子現在統治着世界並且怎樣扭轉它;他的新書是《Butler to the World》的作者,Profile出版。)

所有恐怖的根源是普京正在釋放死亡,謊言,暴力,難民跋涉穿過各種被過雪和炮火漂白了顏色的風景—與1940s相似,普京自己稱呼烏克蘭人爲納粹,就像無緣無故的侵略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二次世界大戰蘇聯人民的自我防禦的重現。這種指控是令人噁心的,但是反駁普京自己的行爲和20世紀中期的獨裁者的相似性是更加困難的。

他被驅使通過一個有悖常理的歷史的誤解否定他鄰居的人性。俄羅斯的官員和政客在他們的愛國主義中是極具侵略性。當普京2014年侵略烏克蘭,橙黑相間的條紋獎牌帶變成了國家主義者的象徵,並且空氣循環標誌“Z”已經極速的演變成這場新的戰爭對等符號。普京是一個侵略他的鄰居和殺死他的批評者的恃強凌弱者,並且他的政府強行撒謊,即使是那些不言自明的事實,否認它們似乎會自我打臉。他仍熱在讓自己的坦克穿過烏克蘭,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主戰場。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對普京的理解怎麼會不被20世紀的歷史過濾呢?當然有一些我們從那段時期學習的課程—關於徒勞的綏靖政策,和涉及不人道的普通人的英雄主義。但是普京不是希特勒或墨索里尼,他甚至不是斯大林,他是一個當今的問題,並且解決普京這樣的問題需要新的技巧,新的犧牲,和新的法律。

首先,俄羅斯精英的愛國主義和反對西方的姿態是顯而易見的。反腐敗的操刀者Alexei Navalny已將完成了一個黑箱產業一流政客和政權的宣傳人員怎樣在敵國得到財富。一場艱難的反對邪惡西方的集會之後,正在破壞基督文明通過允許同性戀結婚,他們將飛到他們在意大利的別墅或倫敦的聯排別墅。他們可能認爲他們相信他們說的,但是他們的行動辜負了他們:這種意識形態僅僅是迷惑外國人並且讓俄羅斯人守規矩。

俄羅斯是一個令人驚訝的不公平的國家,精英擁有儘可能多的財富的分享,如果沒有更大的分享權,它被革命前的貴族擁有。這些盜國賊利用政府的關係得到利潤豐厚的合同或者國有資產,但是他們不相信法律系統,它在這一連串可怕的盜竊中起了作用,比其他任何俄羅斯人都多。那就是爲什麼至少已經將他們的財富的一半轉出了俄羅斯,並且把錢花在別墅,遊艇,足球俱樂部,藝術品等等。他們的投資經理已經在倫敦,盧森堡和紐約,和補充更難的俄羅斯寡頭們在俄羅斯的商業的氣候中學習的技巧。

如果沒有這些離岸服務,俄羅斯將會是什麼樣子?這將是一個衰落的人口下降的政權被一個老化的忠於一個死亡帝國的政治階層管理。俄羅斯的唯一世界級的資產是它的石油資源,天然氣和礦產資源,在我們正在走向的脫碳世界中,其中許多將變得無關緊要。俄羅斯的軟實力是巨大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崇高的芭蕾舞公司,電影導演和音樂家,但是克里姆林宮現在擁有什麼?一個信息誤導機器和一個和中國精英不平等的聯盟一定正在看着俄羅斯的富人們並且舔舐自己的嘴脣。

普京要求防止全世界俄羅斯人說話的權利,就算在疫情期間,俄羅斯有比任何國家更壞的額外的死亡率,是美國的兩倍,英國的三倍。如果他真的關心他服務的國家,他會關注俄羅斯的健康災難而不是不他們的兒子派到烏克蘭送死。

我們不能解決普京的問題;只有俄羅斯人民能解決。但是我們能阻止幫助他成爲一個更大的問題比他必須成爲的樣子。第一步是剝奪他和他的親信們通向我們金融系統的通道。能讓他們的財富在我們的經濟中已經允許俄羅斯的統治者避免了他們的擁有的貪婪的後果:他們的孩子已經在英語學校讀書;他們的財富已經投資在西方的基金中;他們的德國造的遊艇掛着英國避稅天堂的國旗。

這樣做的方法是把他們從他們可以從不透明的殼公司獲得的掩護中剝離。英國的避稅天堂已經賣給這種祕密給可以支付費用的任何人,英國的公司之家提供了掩護幫十億富豪從俄羅斯天量的偷取財富。當資產的掩護被揭穿,我們一定給我們的執法機關他們需要的資源調查資產的起源,並且沒收犯罪元兇的一切。

剝奪他們通往國際金融系統通道的權利和他們偷來的財富,普京的寡頭政府將不再是財閥而是暴徒。剝奪了他們的螺栓孔,他們或者將被強制推動住在俄羅斯的每個人的進步,或者他們將從權力中被掃除。

四、露詩·德耶蒙德:‘近距離靠近將進一步加強普京西方想摧毀俄羅斯的說辭’

(露詩·德耶蒙德是資深的後蘇聯安全形勢講師,任職於戰爭學教學部門,倫敦國王學院。)

儘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快接近一個月,關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的辯論開始浮現。
到現在爲止,戰爭出現像不利於俄羅斯方向發展,俄羅斯選擇入侵的方案已經被揭露存在嚴重缺陷;多年昂貴的軍事改革已經失敗不能設計出一個有效的戰爭選擇;並且它已經不能否認向中國政府尋求補給和武裝他的軍隊。

儘管只一連串的羞辱,俄羅斯軍隊的相對實力意味着軍事上的勝利不能被排除。將可能有繼續的抵抗,迫使俄羅斯在耗盡其遭受災難性破壞的經濟和軍事能力處於一個無限制消耗中,和撤退。除非制裁被舉起,最重要的貿易和外交關係—首先,和中國—將堅定地向其合作伙伴傾斜,將能夠解決比過去更多的優惠條件。

無論烏克蘭發生什麼,普京似乎將會保住權利在可預見的未來。在過去的十年他沒有任何的行爲表明他將資源放棄權利,似乎那些最有能力罷免他的人不太可能這麼做,不僅僅是因爲他們自己與普京及其罪行緊密相關。

這產生了西方國家怎樣迴應普京領導的俄羅斯並且他們怎樣組織他們彼此的關係。首先,西方國家和美國需要意識到世界再也回到2022年2月以前。關於戰略穩定問題,合作,能源安全,和放縱寡頭的錢已經腐敗了他們的政治,必須有永久改變的承諾。

其中的一些跡象早就發生,將會有來自其他政府,各種說客們,生活成本上升的去不同政治意見的壓力,儘快放開最近許多改變,尤其是關於制裁。這將是一個錯誤,不僅僅是因爲普京將可能發現它當更進一步西方弱點和不團結的確認—在他的對外的政策中長期存在一個假設,其中的因素之一似乎是已經引導普京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巨大誤判。

西方國家也需要了解他們的在對俄關係傷的誤判有多糟糕和與後蘇聯鄰居俄羅斯的關係的國際影響。30年內大絕大多數情況下自從蘇聯解體,美國,英國等其他國家已經不俄羅斯當作是一個使人生氣的障礙在世界的重要的政治經濟中主要在中東和東亞。與此同時,一些歐洲國家優先考慮與俄羅斯的能源關係,關於俄羅斯外交政策走向的問題。

結果,並且因爲一個令人羞愧的觀點,正在烏克蘭或者白俄羅斯或者南高加索發生的事不是美國和英國的重大關切,他們在恰當的迴應俄羅斯2014年對烏克蘭的入侵,或者認真思考更大的歐洲安全衝突。

這些影響怎麼強調都不爲過。對烏克蘭戰爭的迴應已經表明即使重複過去20年的聲明,直到現一條在後冷戰時期被畫的線。第一次自從1980年代後期,西方國家正在被驅使去面對事實那就是一場更大的歐洲戰爭是可能的,它將捲入衝突在覈武國家。

危機的重要性意味着需要一個北約作爲防守軍事聯盟的迫切重新承諾,包括一個所有成員參與的委員會支付他們在防守義務上的花費。這些沒有加入的歐洲國家,尤其是離俄羅斯近的國家,需要決定他們是否想繼續在集團之外,沒有冷戰穩定的國際規則和過去30年模棱兩可的政策已經消失殆盡。在旁觀者眼中中立是有很多國家,如果克里姆林把這些國家當作事實上的美國盟友,北約成員的缺口不可能從無論何種形式的侵略中保護他們,在烏克蘭戰爭之後俄羅斯有能力侵略其他國家。

與前蘇聯歐洲國家的關係條款也需要優先對待。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誘因之一似乎是已將被放大的烏克蘭的北約成員信號,這既沒有被排除在外也沒有堅定的包括在內。北約和歐洲都需要決定,和清晰的交流,是否他們允許想加入剩下的後蘇聯國家成爲成員,並且如果他們不加入要與他們保持什麼關係。

同時,甚至現在談論這個是不愉快的,也將需要有和俄羅斯政府簽約在某些領域,像在1980年早期西方和蘇聯冷戰的黑暗時期。

最重要的領域是核武控制。西方關於設立禁飛區和俄羅斯政府的煽動性的辯論,如果模糊,關於核武器的威脅是一個擴大的威脅的提醒在覈武器超級權力—一個威脅,令人擔憂地,其中的一些似乎已經忘記或者不屑一顧。然而西方和俄羅斯的關係變得充滿敵意,在覈問題上的對話需要被保持。

相同地,繼續不同層次軍事外交在其他條約上的接觸仍將是重要的—更重要的,事實上,比它已經處於蜜月期。交流的渠道在軍事是重要的在減少誤判危機方面,和甚至他們不可能建立可靠的信任的方面。

最終,西方國家將需要考慮試着怎樣與俄羅斯社會簽約。切斷所有的聯繫將僅僅確認普京的敘述西方國家想摧毀俄羅斯。西方國家需要讓他們的大門保持開發對想要學習或者旅行的俄羅斯人,也爲逃離經濟蕭條的俄羅斯人。

其中沒有一件事情是輕鬆的,其中很多可能會受到國內壓力的影響,一廂情願,並且在歐洲和北約的分裂。但是歐洲和美國未來的安全取決於辨認出我們正處於尖銳危機的時期,並且我們是一體的。

五、彼得·波默蘭採夫:‘解決這個問題意味着要面對普京對人民的心理控制’

(彼得·波默蘭採夫是《Nothing Is True and Everything Is Possible: The Surreal Heart of the New Russia》和《This Is Not Propaganda: Adventures in the War Against Reality》的作者,Faber出版。)

上週一,一個資深的製作人在俄羅斯黃金時間新聞節目繼續佈景當它正在直播和揮舞着標語牌示威反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併且鼓勵觀衆不要相信她的頻道的宣傳。她不久拖走了佈景並且消失了兩天在政治拘留所。她描述她進行了絕望的嘗試洗清她的良心爲了木乃伊化的俄羅斯人民。

一些人稱她是英雄,其他人說這樣太渺小太晚。但是你是那種意見,最終解決普京的問題並且創造俄羅斯的改變意味着面對普京對自己人民的心裏控制。精神上的普京主義,俄羅斯人世界觀的建立在語言和行爲的宣傳讓俄羅斯人在掌控之中,被建立在不同的基礎上:它喚起了人們的懷舊之情;它預設了一個陰謀論視角和堅信普京什麼都可以逃脫,普京是無可替代的。對於反對地意識的俄羅斯人,支持民主的媒體,文明社會活動家和西方公共外交家找到吸引住俄羅斯人的方法,他們需要考慮到這些基礎的實力和弱點。儘管普京傳遞出切斷俄羅斯網絡的想法在不久的將來(他已經取締了Instagram, Facebook, Twitter和最新的獨立媒體和網絡電視平臺),總會有接近俄羅斯人的方式,從各種的私人網站到國家電視臺。問題是告訴他們什麼。

當前,大部分俄羅斯人回到戰爭和普京對戰爭的原因中。相信獨裁統治的民意測驗是艱難的在12年監禁的地方提及戰爭這個詞。此外,它很好的隱藏在虛假宣傳之後:假裝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允許你避免負責和作出任何艱難和危險的決定。但是即使這些認知偏見,恐懼和逃避現實的動機沒有改變已經有的普京主要虛假宣傳策略的弱點。

讓我們開始和普京的懷舊的使用。他的使命已將是“讓俄羅斯不再跪下”,克里姆林宮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版本。這已經到達了一個高潮:在他的漫無目的的歷史性的演講驗證烏克蘭的入侵他援引他的使命重建俄羅斯帝國,並且擬定他的在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標語與納粹作戰(完全是虛構的)。

除了翻滾在過去榮光的愉悅(經常是虛構的),這種懷舊的虛假宣傳是有效的心理地方面在其他方面也是如此。他假設偉大的俄羅斯人被外部勢力羞辱,並且普京現在重現榮光。最重要的羞辱俄羅斯經歷,歷史地和當前地,當然是內部的。但是懷舊的敘述允許克里姆林宮轉移自己殘忍的行爲到模糊的外部“敵人”上,緩解他們壓抑的憤怒通過侵略。普京演講中的辱罵和施虐語氣,並且他的領導的電視虛假宣傳之一就像弗拉基米爾·索洛維約夫,給人們一個情感路線表達和驗證他們最黑暗和最暴力的感受。變得惡毒和刻度是可以的,這些虛假宣傳暗示,全是歷史的錯。

但是這種懷舊的虛假宣傳存在爲了掩蓋普京的致命弱點:他的缺乏未來視野。未來已經長時間從俄羅斯人政治討論中消失。考慮未來意味着關切政治改革,清理法院,處理腐敗—所有的這些普京不會實現,因爲它們將讓他擁有的系統處於危險中。在新的入侵後的經濟現實裏,任何未來的希望已經被徹底抹去。但是人們仍然思考它。制裁什麼,哪一個仍然起作用,對孩子的未來意味着什麼?

媒體和與俄羅斯人的交流需要關注這些關於未來的問題。不僅在個人層面,而且就國家的未來而言。什麼,最終,俄羅斯應該在世界中扮演什麼角色?俄羅斯媒體最響亮的口號之一“如果沒有俄羅斯的位置,世界還有什麼意義?” “俄羅斯”這個概念援引帝國的,等同於嘗試壓碎其他國家。有另一個方法嗎?

進一步公開分析這些問題,一個由歷史學家亞歷山大·埃特金德領導被俄羅斯學者組織打算創建一所大學在地中海將把學生從俄羅斯和它的鄰居帶來一起爲在這種環境下的共同挑戰工作。這些項目毫無疑問是長期的目標,但是沒有關於未來的語言和觀點我們甚至不可能開始繪製通往未來的路。

俄羅斯未來的願景必須是發展與俄羅斯的鄰居的夥伴關係,這樣它平衡了各方的需要,逃開陰謀詭計,普京虛假宣傳提升的世界零和遊戲。陰謀輪是另一個普京的劇本的基礎。它服務了很多使用者。陰謀論幫助了社會團體的團結,提升了一種我們在他們的攻擊之下。它解釋了一個令人困惑的世界。它也去掉了任何的責任感。巨大的海報環繞着莫斯科聲稱俄羅斯“沒有任何選擇”纔去發動戰爭,暗示所有都是敵對勢力的錯。最終,陰謀論也散播了一種人民在世界上是無力改變任何事的感覺,這反過來又會導致被動。這樣可以經常對克里姆林宮有利:它想要一個溫順的國家。

但是這種思考的類型也能反對政府。它培養了一種懷疑和不信任的文化。因此,在新冠肺炎期間俄羅斯人拒絕接種克里姆林宮的疫苗,懷疑政府以某種方式策劃傷害他們。
當制裁發揮作用,並且如果人們變成痛苦地意識他們的處境比精英更加艱難,一場危機的動機可能會發生。普京的系統總是有有動力的人通過給他們一片每天腐敗蛋糕中的一片:從交通警察到首相。只要你展現你偶爾的忠誠,你免費去提升你自己的金融目標。既然動機沒有了,並且你註定付出巨大的犧牲對於一個陰謀論的僞裝的意識形態。人們可以簡單地放棄維護系統的運轉。這就是蘇聯解體前發生的事,當大多數人大體上停止負責他們的專業的責任。與其說是罷工,不如說是缺乏動力和沮喪。

揭露這種精英和正常人的差距將要求獨立的,調查性的俄羅斯新聞業。自從戰爭開始,然而,這些大部分大量地依靠海外。他們將必須依靠追蹤文件和開源的調查。我們需要一個整個新的俄羅斯記者和編輯羅曼·巴達寧的迭代,調查性在線媒體代理TVO的創建者,稱爲“離岸新聞業”:精英媒體運用現代手段儘可能的靠近祖國。

當經濟形式變得更糟,並且虛假宣傳戳穿,普金將轉向權利的管控運用壓迫而不是想法。這已經是他最終的爭論:他可以在自己家裏犯任何罪,對外發動任何侵略,戰爭犯罪從格羅茲尼到阿勒頗,並且逃脫不受懲罰。在烏克蘭,普京故意攻擊人道主義走廊,轟炸難民和醫院爲了摧毀人們的抵抗意志。它是一個給全世界所有關於人權價值聲明的教訓,聯合國的“保護的責任”,“安全區”是個笑話。他的爭論可能是對的,在不久的將來新世界中最殘忍的人,從北京到利雅得和莫斯科,將盛行。

一個小的,首先,但是充滿希望的重要的步驟已經被人權律師和作家菲利普·桑茲採取,他們試着創建一個戰爭發起者的紐倫堡式法庭,不僅僅是戰爭罪行而且爲了開始一個一開始無緣無故入侵。同時,然而,這已經是一個笑話在親普京俄羅斯的核心層。

兩位俄羅斯士兵是俄羅斯的喝酒冠軍在俄羅斯佔領的巴黎,整個歐洲被征服。“你聽見了嗎?”一個笑着對另一個說。“我們輸了信息戰。”這種幽默是他們自己的虛假宣傳形式:幫助推動俄羅斯人遠離思考“特別軍事行動”沒有像計劃的一樣順利。但是它是彰顯了一個更深層次的事實:在戰爭中,行動的宣傳大於文字的宣傳。

原文鏈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2/mar/20/solve-problem-like-putin-writers-russia-ukraine-oliver-bullough-peter-pomerantsev

校對:妙喜小油鍋
發佈:文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