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多倫多藍蓮花農場 丁過

埃隆馬斯克漫畫- 搜狗圖片搜索
圖片來源:Searching Dog

美國工程院院士、世界首富伊隆.馬斯克,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後下戰書單挑到處暗殺下毒的大獨裁者普京,並幫助處於危難中的烏克蘭建設戰時星鏈網絡等,贏得了全世界的陣陣喝彩。

這邊余波未了,特立獨行的馬斯克緊接著又投下壹個震憾市場的重磅消息:

馬斯克本周壹披露的申報文件顯示,其目前持有推特9.2%股權,價值近30億美元,持股超過推特聯合創始人、前首席執行官傑克·多西成為最大股東。

當天推特股價大漲27%,創該公司上市以來最大單日漲幅。馬斯克又馬不停蹄在5日“發誓”要對推特進行“重大”改進,此前推特已宣布計劃任命他為董事會成員。

雖然馬斯克在推特有8,000多萬粉絲的關註,但他對推特審查自由言論的行為壹直持嚴厲批評態度,並且聲稱正在考慮創建壹個與之競爭的社交媒體平臺。

馬斯克成為推特最大股東後,是否還另外創建壹個社交媒體平臺不得而知,但他對推特的批評發出了清晰的信號:他不會僅僅做壹個推特的被動投資人,而是要改造推特的核心經營理念和模式,顯然,馬斯克準備大幹壹場。

傳播學專家布魯克·艾琳·達菲(Brooke Erin Duffy)周壹 就此評論說,現代市場最為關鍵的商品是新聞和信息,這是企業家所神往的領域,推特成為馬斯克關註的焦點並不奇怪。

至此,我們可以疏理並展望壹下馬斯克入主並改造推特的邏輯:

馬斯克的企業家身份決定,出於商業利益目的,加上需要對推特上8000多萬粉絲的自由言論訴求做出正面回應,馬斯克有充分的理由利用推特實現自己的價值。

大陸學者批言論審查文章遭速刪– 我愛中華
圖片來源:Pinterest

而馬斯克面臨的現實情況是:推特對言論的審查觸犯了眾怒,忍無可忍的投資者正在拋棄推特,導致其股價不斷走低,自去年3月5日近80美元/股的高點跌至今年3月4日35美元/股的低點。

也就是說,推特運營者侵犯用戶言論自由的行為不僅和西方的自由價值觀背道而馳,而且直接損害了投資者利益,馬斯克作為最大股東,只有改變這種現狀才能止損,才能把推特帶出困境。

其底層邏輯是:

上世紀六十年代出現了壹個概念:個人即政治。人們認為,民族主義正在消亡,而個人(私人)的感受和體驗才是國家或社會重大政治議題的出發點或依據。

我們的大腦和嘴巴與生俱來,事實證明不能自由思想和說話是幾乎所有人最糟糕的體驗,來自中共國這種專制國家的人們這方面的體會尤其深刻,在大多數時候,人們甚至願意付出生命代價換取和保障這種自由權利。

當前有兩種力量正在野蠻剝奪人類的自由,壹種是掌控推特、臉書、谷歌等大型社交媒體以及眾多傳統主流媒體的邪惡勢力,這種力量已經制造了媒體霸權,其言論審查無處不在,另壹種是以中俄為核心的邪惡軸心國,其勢力和影響已經侵入西方的各個角落,這種邪惡力量要用極權專制置換掉西方的自由民主。

新中國聯邦創始人郭文貴先生在中共釋放生化病毒後不久就指出,西方的大型社交平臺和傳統主流媒體由暗黑勢力控制的制藥集團掌控,而歷代中共盜國賊及其私生子女占到全球主要制藥產業鏈70%的份額,制造生化病毒和放毒、制造和推廣疫苗以及掩蓋真相、滿口謊言的媒體都是同壹夥壞人幹的。

病毒實質】「中國病毒」實為「中共病毒」|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圖片來源:New time News

當看到中俄釋放生化病毒和發動烏克蘭戰爭時,世界終於從全球化的夢遊狀態中覺醒了。

資本是最敏銳最聰明的,馬斯克對媒體的態度說明,資本市場已經認定全球性反獨裁和捍衛自由的大趨勢確立,而“永遠不要和趨勢為敵”正是資本玩家的金科玉律。

馬斯克在推特的行動正式開啟了壹個媒體重新洗牌的時代,大量逐利資本為了爭奪話語權及後來居上分享媒體這塊大蛋糕,將紛紛插上開明資本和支持言論自由的標簽,和舊的社交壟斷資本展開爭奪戰。

郭文貴先生在去年年中的直播中透露,被推特於2020年5月任命為董事會獨立董事的李飛飛,是壹名中共盜國賊的私生女,她進入推特,就是為了利用她的AI技術和資源審核不利於中共的任何言論,可見中共對西方媒體的侵蝕已經到達骨髓。

據報道,李飛飛在任谷歌副總裁兼谷歌雲首席科學家期間,壹手創辦了谷歌AI中國中心。而李飛飛得以進入推特董事會,是因為中共掌控的資本早已秘密布局推特。

在關鍵節點宣布入主推特證明馬斯克是目光敏銳的資本頂級玩家,但未來馬斯克是信守諾言維護言論自由,和已經深度介入推特的中共徹底切割,還是和中共狼狽為奸,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但可以斷言,跟著共產黨跑步走進火葬場,這條法則對任何人都適用。

參考:

馬斯克披露持有9%的Twitter股份,帶動後者股價大漲

Musk to join Twitter board, promises change

“谷歌AI女神”李飛飛被這家巨頭招募,籍以AI打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