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眼科医局(1835年),中国第一间西医医院(后改名广州博济医院,现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上期讲到伯驾医生在乙醚麻醉法发明后的几个月, 就依靠美国的教会帮助为中国筹备到众多的设备和药品,是很多外科手术在中国实施的第一人。

伯驾医生同时还身兼数职。他是1838年成立的由传教士医生组建的“中华医药传道会”(Medical Missionary Society in China)的第一任会长,这是中国第一个医学专业组织。同年,伯驾医生花了5000美元在澳门购买了一座两层的漂亮砖结构建筑,建立澳门医院(俗称美国医院),在广州眼科医院重新开张之前的短短几个月,就接收了700 名病人!

1844年夏季,教会津贴大幅消减。为寻求经济帮助,他为美国政府特使,麻省众议员Caleb Cushing做中文翻译及秘书,参与《望厦条约》的谈判签署,得到$1500报酬。

伯驾“一月脱贫“之后,携“1500元巨款”返回广州继续治病救人长达11年之久。1854年太平天国运动开始驱逐洋人, 教会医院行医条件渐显恶劣。1855年10月伯驾偕妻经澳门回到美国。至1855年,伯驾医生都是非正式的美国驻中国外交使节。几乎刚回到华盛顿,作为“中国通”的他就被当时的国务卿James Buchanan任命为美国政府驻中国全权特使,重新协商《望夏条约》。上任后他立刻聘用了刚从耶鲁毕业的第一位华人容闳,做他的秘书和助手(中国近代工业现代化的操盘手,也是争取近代中国民主化的关键人物之一)。此时的广州眼科医局由伯驾培养的三位中国西医 (关韬、苏道明、梁晓初) 来主持,直到1856年教会再派嘉约翰医生到广州。

1856年起,伯驾以澳门为基地开始工作, 摇身一变成为外交官。他的第一个行政令是废除在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盛行多年的“苦力”买卖,认为那是非人道的,因为他了解底层中国百姓的疾苦。作为特使, 他的主要任务是与清政府重商《望厦条约》,帮美国争取更多在华利益。由于他不是一个政客,没有英法公使那样的人际关系和政治手段,清廷拒不见他。等待多月,一筹莫展的他向华盛顿写报告,建议美国政府永久占领中国东南部一个大岛Formosa,作为与大清政府讨价还价的筹码。(Formosa,1945年被中华民国政府改名为台湾)。

因为当时美国正如火如荼地开发大西部,人力,财力,物力都不允许,美国也不需要除北美以外更多的领土,也无力远征远东, 所以没采纳他的意见。而且这也给了当时已经总统竞选成功的 James Buchanan (美国第15届总统),留下一个“伯驾似乎很好战”的印象,认为伯驾的主张对美国没有建设性,仅仅19个月就把他召回美国。

回到华盛顿的伯驾得到许多教会荣誉, 继续与政界保持密切关系。他在多次公开演讲中提到“他尊重并热爱中国人和中国文化,期望推进对中国和美国都有利 ,有益的事。” 他在华盛顿DC的寓所离白宫很近, 与许多政客私交甚好, 包括总统。 林肯总统是他家客厅的座上客。伯驾在华盛顿平静地生活了30年,他在华盛顿的寓所(L’Enfant Square)作为历史建筑被予以保留。

伯驾于1888年1月10日在华盛顿去世,享年83岁。这一年,由他50年前牵头创办的“中国医药传教会”发起成立的医疗机构已经广泛分布在广州、澳门、香港、上海、北京、宁波、厦门等多个城市,共计治疗约一百多万名病人。

身兼数职的人生经历: 传教士,医生,翻译家,外交家伯驾, 得到后人高度评价。其中令人印像最深的是 “用柳叶刀传福音的使者”。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文献参考:

伯驾

中國醫藥傳道會
Medical Missionary Society of China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一)

西医在中国的发展(二)

文案:Eglise医生

编辑/发布:Glo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