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喜妈

来自网络截图

澳洲媒体报道,由于中共国中共病毒造成的大流行在全国范围内蔓延,疫情不断恶化,“导致铁矿石价格飙升”。根据行业相关数据,中共国钢厂面对“持续的供应短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了近 4%”。

文章以中共国最大的钢铁生产城市唐山为例,该市应用铁矿石进行生产的企业“正准备完全减产或停产”;同时,由于“交通行业陷入停滞”,这个“占中共国总产量 13% 的城市也受到部分工厂交通管制的影响”。

此外,报道指出,由于当地政府“为阻止病毒传播而实施的交通管制,该市大多数高炉钢铁生产商都面临原材料和辅助材料短缺的问题”。根据行业分析人士的调查,该市“7座高炉处于某种‘闲置’”,“每天损失约29,500吨铁水产量”。

文章称,中共国目前的疫情“是该国两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导致其“近 80% 的经济都受到了影响,这导致了大宗商品的供应问题”。根据来自铁矿石行业的分析,“需求在淡季结束后开始回升,基础设施行业再次领涨,而机械行业也有所改善”。

报道指出,几周前,中共国“采取行动摧毁了澳大利亚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铁矿石交易,这“被视为一种新的欺凌策略”。上个月,一家中共国机构“指责全球铁矿石公司捏造价格以提高商品价值”。中共国国家发改委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警告铁矿石价格信息提供者”,称“不会容忍造假”。该声明称:“相关公司……不应捏造或发布任何虚假价格信息,不应抬高价格”。

文章认为,这些来自中共国“预期的打击行动导致铁价从五个月高位暴跌”。澳大利亚国家国防安全政策研究人士称,这是“压低铁矿石价格令人绝望的措施”。澳洲方面行业人士警告说,中共国“知道它无法直接控制铁矿石价格”;而且中共国钢铁生产商“正在内部相互竞争以获得他们想要的铁矿石”。正是这些因素“推动了价格”。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这是长期以来中共和澳洲之间贸易战中特别令人关注一个动向。我们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来认识这个动态。

首先,中共国是急需优质的铁矿石由于其广泛的生产。不管中共国怎么叫嚣,自己的铁矿石产量和质量都是有限的,都是达不到广泛的行业需要的。因此,中共国急迫地要想买到足够的铁矿石,是一个事实。可是中共国并不甘愿接受这个事实,就通过“战狼”高叫,显示自己的威力。然而,澳大利亚虽然也并不愿意得罪任何一个潜在买家,因此,也在配合打打太极,不要撕破脸,最后都做不成生意。可是中共国把这种表面的应承当成澳大利亚的软弱,以为靠自己强硬可以得到铁矿石,这是无稽之谈。

其次,中共国自己既不能降低需求,也不能降低成本。从中共目前面临的疫情蔓延和生产停滞都可以看出。中共国做不到自给自足,也做不到完善的内循环。因此,它必定还要向外寻求各种资源的补充。也就是说,中共的各种困境既是自己造成,也是自己所无法破解。可是,如果中共还想玩过去玩顺的花招,时移势易,已经行不通了。

第三,铁矿石的价格在数年间,就是由于中共自己的好脸面,好虚张声势,搞得无法收拾,进退两难。在一个资源需求国的角度,如果不善于调整自己的出发点,而是单纯地向对方开炮,来不来就指责和呵斥,以为耍赖无耻可以吆喝到一个公平合适的价格,就纯粹是自嗨下的虚无。中共本身就没有钱了,国库空虚,在这种钱包瘪着,又被人拿着短处,到处做不了人的前提下,还在和卖家简单粗暴地达打口水仗,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好处。

一个铁矿石动态上,尚且如此,其他各个行业何尝不是这样呢?说到底,中共不是一个想为国家人民谋求发展和利益的邪恶政党,在其位并不谋其政,这样的存在本身没有任何的意义。要想让铁矿石这个环节上的贸易和生产进入正轨,那么,灭共也是最根本最简单。要想人民的生活和未来更有保障,灭共也是最简单最根本的途径!

参考消息:

Iron ore price spikes by 4 per cent as China’s Covid outbreak spreads

审核:文筝

发布:MG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