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2018年,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在佛罗里达州的Hurlburt Field进行演习。Corban Lundborg上士/美国空军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3月26日华盛顿报道,美国最高法院周五阻止了下级法院的一项命令,该命令禁止海军限制拒绝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的海豹突击队员的部署。

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曾敦促法院纠正他所谓的“对核心军事事务的异常和前所未有的干扰”,这在美国历史上无此先例。

德克萨斯州的一名联邦法官在1月初裁定,如果精英特种作战社区的成员有宗教反对意见,海军必须允许他们选择退出疫苗接种要求。但法官的命令更进一步,禁止指挥官以拒绝接种疫苗为由对他们的军事任务做出任何改变。

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说,他同意最高法院周五的命令。他说,根据宪法,“美国总统是武装部队的总司令,而不是任何联邦法官”。卡瓦诺说,本案中的法官不适当地介入了军事指挥系统。

奥斯汀说,这项限制篡夺了海军决定何时部署军人执行一些军队最敏感和最危险的任务的权力。它要求指挥官在分配军人任务时,“不考虑他们没有接种疫苗,尽管军事领导人认为这样做会对安全和任务的成功构成难以容忍的风险”。

最高法院历来高度尊重军队对部署的判断。它在1973年的一个案例中表示,很难想象在一个政府活动领域中,法院的能力比 “关于部队的组成、训练、装备和控制的复杂、微妙和专业的决定 ”要差。

在1986年的一个案例中,法院表示,服兵役的本质 “是个人的愿望和利益服从于部队的需要”。

简评:

尽管美国在制度设计上已经很大程度的保证了各方权利之间的互相制衡,但我们仍然能看到其中法律执行中存在的问题,尤其在涉及到国家安全的军事事务,这可能造成致命的后果。最高法院部分法官认为在军事领域,法院不具备能力判断或者干涉军方决定。事实上,法院不可能在所有领域具有专业判断力,法官只需要忠实于法律,保障基本人权即可。况且,关于疫苗已经有海量的数据证明其完全无效性和大量的副作用,美国军方依然强行推广这种毒疫苗,无异于自毁长城。

新闻链接:Supreme Court blocks lower court ruling on Navy SEALs and Covid vaccinations, in win for Pentagon

翻译/简评: Victory(木先生) / PR:Harvey(叶知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