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無相
編輯:Kelly

作為一個深陷共匪淪陷區,渴望自由、尊嚴、人性得到解放的普通戰友,自18年跟隨爆料革命到現在參加雅農成為一名義工,一路走來感謂良深。也許是信仰彌堅之故吧,在幾乎“眾叛親離”,各方面幾近崩潰的情況下,始終沒有放棄。

自從加入雅典娜農場以來,有很多至今不知名姓、不知身處何方的戰友,他們發乎於內心的炙熱情懷透過網絡伸出“雙手”,幫助我、指引我,克服一個又一個因自身軟件應用知識方面的匱乏而遇到的種種困難,耐心細緻地用近乎看圖寫話方式硬是讓我從“梯子”安裝、ID購買、捐款填表、拍照發圖等等一步步、手把手地教會我翻越被共匪技術阻隔的網絡高牆,有了屬於自己的“永不消逝地電波”。可以時刻關注到爆料革命動態,及時看到郭先生一次又一次震撼人心、醍醐灌頂的大直播,還可以二十四小時和農場戰友互動。

共匪長期的精神控制及殘酷的社會層面高壓,牆內媒體基本等同朝鮮模式,令人窒息作嘔的洗腦,每當我突破網絡封鎖融入到自由世界那一刻,身心無比愉悅,每時每秒都有那“牆內齷齪不足誇,今朝看盡長安花”的欣欣然之感。

初入農場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一氣呵成寫了篇《討共檄文》發在了農場“主文字區”,因文辭犀利、直擊共匪獲得戰友好評,並受到戰友鼓勵讓我多寫,之後又斷斷續續寫了幾篇,但自己始終有“走馬蘭台類轉蓬”之感,起的蠻早也一腔熱情到底在哪裡發揮還沒找到位置。畢竟農場不是實體編輯部,沒標明詩歌部、小說部、雜文部。自己好像一頭闖進菜園子的牛,先在新人接待區幹起了服務接待新人的工作。雖然也盡我所能地為新戰友服務,但終究感到不如下筆千言激情張楊、愜意。

有一天寫了篇文字發到主文字區,因為有些事早早下線了,第二天一行小字在我手機左上方閃動:歡迎戰友把文章投到農場GNEWS組!按照文字出處我不假思索地回復了過去,並毫不保留地把自己一路走來的經歷告訴了這位戰友。說心裡話我想要是有實體農場多好,一切溝通交流都得靠打字,借助各種軟件,我是比較抵觸的,但也著實無奈。本想在新人區搞接待,既來之則安之,能滅共在哪裡都可以,也就再沒回复。

又過了幾天還是同樣時間那行小字又出現在手機左上方:“無相戰友歡迎您加入到文字組來,您有不懂只管問我。希望您把文章寫的更好,這同樣也是武器!也可以擊碎共匪的欺世謊言。”一股莫名的熱流湧上心頭,這不正是我要做的,也想做的事嗎?魯迅的手稿還包過油條,自己怎麼就那麼畏手畏腳?來爆料革命是為信仰而來,怕不得,懶不得。我頓時渾身來了勁,當晚就寫了篇文章投過去…….

正是在這些我至今不知道也無須知道的戰友無私熱心的幫助下,我順利加人GNews組,在戰友細心指導下,用最原始截圖劃紅圈標註的方式,告訴我怎麼使用各種編輯文檔模板,甚至在哪裡下載都用字母打出發給我,細緻到文字間距是多少,點擊哪裡是發送都一一標註清楚。回想起來讓人莫名的感動也由衷地敬佩。

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們爆料革命隊伍,不正是有這樣無數默默無聞辛勤工作著的後台義工戰友才走到今天嗎?正是戰友們的努力,一篇篇擊穿蒼穹下被謊言籠罩如同鐵幕的文章;一楫楫叩問人性,展現真實事件的視頻才得以那麼快的發表;當下牽動人心的新中國聯邦——烏克蘭前線救援報導才會及時迅速的播出。這都是在郭先生開創的正道主義信仰大旗下,感召了無數海外牆內正道信仰者齊聚麾下,用自己各自的才能,在這方看不見硝煙地網絡戰場,屬於我們爆料革命全體戰友的G媒體平台,用我們的真信息幹掉共匪的假新聞。也正這屬於我們爆料革命戰友的媒體平台,大家互動、學習、借鑒,打磨掉自身陋習、圓融智慧,把“唯真不破”的正道信仰融入到我們骨髓血液以致靈魂深處,摒棄掉貪嗔癡謾疑,最後所有爆料革命戰友“同頻共振”——同滅共的頻,振起決絕滅共的意志,剷除共產黨建立真正的民權社會——新中國聯邦!

最後一首小詩道出這些戰友的真“名”:

莫道無名真有名,雅農後台留芳名。

文字組裡穿梭走,矢志不渝為蒼生!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