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peacelv

motherjones.com

彼得·納瓦羅對唐納德·川普忠心耿耿,他很容易被誘導進行大段半連貫的獨白,且痴迷於研究中國共產黨。這使得這位前川普政府的貿易沙皇成為戰鬥室(War Room)最完美的固定嘉賓,“戰鬥室”是川普的前任顧問和右翼煽動者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主持的每日播客。
標準的納瓦羅出現通常是這樣的:班農通常會將目標放到最近拜登作出的一些行為或者鴿派談話要點以此來挑釁他。納瓦羅,《中國造成的死亡》(Death by China)和即《將到來的中國戰爭》(The Coming China Wars)等書的作者總是上鉤。這是發生在11月13日當納瓦羅參加一個討論台灣問題的節目。通過Rumble(MAGA類型的人使用的視頻流平臺)收看的戰鬥室粉絲們看到了納瓦羅選擇的放大背景:武漢病毒實驗室。沒過多久,談話就直奔主題了。
“我告訴你,”納瓦羅深入挖掘Covid-19陰謀並說,“這是一個來自武漢實驗室的生化武器,這事千真萬確。”中共國通過“受感染的中國公民”“播種傳播”冠狀病毒來“淹沒世界”?這事千真萬確。“假總統”喬·拜登準備在貿易問題上向中國“單方面投降”?這事千真萬確。

納瓦羅在每一集都會以年輕牧師般的精力來爆發,他的情緒很高漲——班農也樂得讓他延續狀態。班農嘲諷地指出,民主黨人將氣候變化視為比中共國更大的威脅“因為中國不是一個實際存在的威脅,他們實際是’競爭對手’,借用拜登的五角大樓發言人約翰·柯比的一句話。“博士,彼得·納瓦羅,你怎麼看?”
“中國是競爭者而非存在的威肋的說法——這是我們從K街和華爾街得到的信條” 納瓦羅說,他的另一個令人難忘的咆哮涉及中共國的“七宗罪”和黑石集團的 “卑鄙小人”史蒂夫·施瓦茨曼和貝萊德集團的拉里·芬克,他聲稱共和黨的華爾街集團與中共國過於親密。
“在我的生活中,我有一些大膽但準確的預測,我對共產主義中國的預測從未出過錯,”他說。”我現在沒有錯。這就是病毒的來源。這就是福奇乾的好事。福奇應該進監獄。需要給中國共產黨送去20萬億美元的賬單”。
“我可以一直說下去,”納瓦羅補充說。如果不是主持人的插話,他還會這麼說。
”我把你給點燃了,”班農說,終於奪回了對談話的控制權。
正如CNN的丹尼爾·戴爾(Daniel Dale)曾經說過的那樣,“有點像川普被禁止的推特賬戶以音頻形式重現。”每個工作日的三個小時里,班農都會召集MAGA世界的英雄們——像納瓦羅、鮑裡斯·埃普斯泰因、馬特·蓋茨和馬喬里·泰勒——就冠狀病毒、拜登的總統職位、2020年選舉,以及越來越多的中共國帶來的威脅進行鬥爭。盡管在YouTube和Spotify上被禁止,但它仍然引人註目和受歡迎。

點評:正如彼得·納瓦羅先生所說,Covid-19就是中共國製造的生化武器,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並傳播到全世界,中共必須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

素材鏈接:【motherjones.com】Steve Bannon’s Podcast Is the New Red Scare



審核:文樂
校對:阿伯塔
發布:花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