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从来多难不兴邦
校对/上传—无明逆流

郭先生不止一次讲到,消灭共产党,人类将迎来真正的千年和平。爆料革命短短五年世界局势的演变,从病毒战、疫苗战到乌克兰战争、台海危机,中共及其盟友也是苏联和共产国际余孽的普京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无一不验证了郭先生深刻的历史洞察力。

图片来源:6park

共产主义从一个政治学说发展成为深刻影响人类的政治运动,大致有两个演变的路径。一个是在欧洲,从第一国际到第二国际,由暴力革命转变为议会政治,今天欧洲各国尤其是西北欧的左翼政治力量基本由此而来。再一个是在落后的东方,布尔什维克(苏共)颠覆了俄罗斯合法政府,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苏维埃俄国。苏共在俄国得手后,1919年组建了自己掌控的第三国际,即共产国际。共产国际给自己规定的任务就是推翻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统治,确立世界范围的无产阶级专政,建立世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用通俗的话讲,就是输出革命,挑战现有世界秩序,称霸世界。

苏俄的建立,意味着共产主义这个欧洲的幽灵长成了魔鬼,苏共通过共产国际的组织形式,把魔鬼的种子向外播撒。共产国际本质上是一个世界共产党,它在各国组建的共产党都是以共产国际支部的形式接受共产国际的领导。中共就是作为共产国际远东局中国支部成立的,而中共真正的创始人是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他同时也是印尼共产党的创始人。共产国际通过建立组织的方式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渗透、颠覆和暴力活动,成员最多时包括70多个国家和地区(二战前世界上仅有60多个国家)。1943年斯大林虽然解散了共产国际,但苏共仍控制着各国共产党。

共产国际输出革命的最大成果就是帮助中共取得了政权,使社会主义阵营的势力从东欧扩展到东亚大陆的边缘,深刻改变了二战之后的世界政治版图。共产主义势力所到之处,无不给当地人民带来前所未有的深重灾难,社会动荡,战争,饥荒,贫穷成了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包括各种冠名劳动党、人民党的共产政权)的代名词。中国人民作为一个族群,经历了共产党带来的内战、土改、镇反、人民公社、大跃进、大饥荒、文革、8964……是全人类最大的受害者。

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和东欧共产党政权垮台,西方学者认为这是历史的终结,即人类历史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正走向终结,自由民主和资本主义被定于一尊。此时的中共,在8964之后面对苏东波的冲击,邓小平提出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对、绝不出头、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方针,要中共不要扛旗(共产主义的旗帜)以度过这场危机。邓小平时代和后邓小平的江泽民、胡锦涛遵循韬光养晦的策略,不仅使中共活了下来,而且被国际社会接纳,实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成长,GDP从加入WTO时的1万多亿美元增长到15万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这个过程中,中共从共产国际娘胎里带来的输出革命的作恶本性,也就是邓小平所说的“有所作为”不断放大,而且其作恶能力远远超出当年的苏联和共产国际。到习近平上台,中共终于图穷匕首见,不仅要扛起世界共产主义的旗帜,而且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发动了全球性的病毒战、疫苗战,妄图以此彻底打垮西方文明国家,实现其统治全人类的野心。

俄罗斯由于没有完成从共产极权社会向自由民主社会的转型,权力依然掌握在苏共和共产国际的余孽普京这种政治强人手中,与前苏联一样仍然是自由民主社会的敌对力量。俄罗斯与中共从各自战略利益出发,把当年老子党与儿子党的关系调整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的兄弟关系,形成邪恶轴心。中共绑架14亿中国人民充当普京的金主,联手挑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明社会,致使人类面临着二战之后空前的战争危机。

郭文贵先生开启的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不断警醒人类,只有消灭共产党,人类才能迎来真正的千年和平。世界正在觉醒,共产党正在走向末日,而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已经成为这一伟大历史进程最大的推动力量。让我们一起努力,期待人类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