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为什么苏联的独裁斯大林、希特勒、瓦格纳,当时就唱出了一个音乐中的犹太人,就导致了杀掉了犹太人几百万人,那个歌太有蛊惑性了。音乐中的犹太人:“登个哽,登个哽,登个哽”就是“谁偷走了我们的钱,犹太人,登个哽,登个哽,登个哽”然后说谁让你,“谁让你没有了工作,登个哽,登个哽,登个哽,犹太人,谁让你的孩子没有安全……”

哇塞,唱的,唱到最后就是抓犹太人的钱,最后就把犹太给杀了。瓦格纳有多厉害,你想想他一个人,当时斯大林说瓦格纳一人顶千军万马,顶10个红军师。

后来就是希特勒更夸张的说句话说,他这个人做到的,是一个国家做不到的。这为什么我老提这个瓦格纳,后来苏大林就所谓了烧掉所有苏大当时的民歌、民谣。他是搞了一个叫TRUTH 真理。——郭文贵2022年1月31日

就像那些什么冼星海呀什么什么洗星海呀,有文化的人太多啦,悲剧是在哪里呀?干到最可怕的事情,啊。瓦格纳人家知道自己“我是音乐家,音乐可以杀人,我反犹太人,我是帮凶,我是坏人我要下地狱”。中国的这些文人,他根本不懂音乐,他在指导别人搞音乐,指导别人利用音乐杀人、欺骗人,到今天为止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可以下地狱,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错的,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根本不懂音乐,这是本质的差别,呵呵,是吧。这就是真的,这就是今天的中国人我们真正可怜的地方。——郭文贵2022年1月1日

封面:音乐在某种程度上对人的征服和影响超过核武器。中国的这些文人根本不懂音乐,他在指导别人搞音乐,指导别人利用音乐杀人、欺骗人,到今天为止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可以下地狱,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错的,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根本不懂音乐。郭文贵2022年1月1日

2022年1月1日 ●01:08:00郝海东先生:音乐也是传承,一代一代的通过你的音乐表达你的真实的思想、对社会的看法,中共的音乐全是假的,王菲、孙楠、那英这帮人磕完药后群宿群交

郝海东先生:是,尤其是我们看到我们的爆二代,爆二代这个团体,我都说嘛足球是历史是文化是传承,音乐也一样,它是传承,你一代一代地通过你的音乐表达你的真实的思想、对社会的看法,需要抒发自己的感情,通过音乐。中共呢?没有,没有这些,全都是假丑恶,啥都不会。

刚才小叶说的,这帮孙子不仅假唱,字儿都是抠出来的,一个字一个字地去抠,你说这帮孙子还有什么?对吧?这是我告诉大家,全是假的。她刚才说那英,那英这孙子他们都是喝完酒了,醉了到台上:“武汉的观众你们好!”一看,错了,她喝多了,换地儿了,他们商演换到洛阳了,她都不知道,还在那:“武汉的观众你们好!”全是这些孙子,这都是我亲自看见他们的。

他们一块唱歌,这帮孙子在一块都恨不得…..在卡拉OK里,什么跟这些井冈山、孙楠这帮孙子在一块恨不得当时就恨不得就群交了。七哥都说香港的艺人,什么王菲,孙楠、那英,全嗑药,磕完了就群奸,是吧?群宿,最后她生的孩子你看看都是豁嘴,对吧?一个平常的正常的人可能这样吗?包括李亚鹏跟那也摇头儿,对吧?

这个就是真实的中共的我们所谓的音乐,它没有真实,只不过哪一天、哪个领导上来根据什么需要,今天让你唱民族,明天他唱点流行,后天你唱点样板戏,都根据中共的需要,根本你自己没有任何的选择的权利。

吹牛逼这些唱歌的、演电影的,有一个算一个,他们能演出自我吗?不可能让你演出自我来,对吧?你针砭时弊了,你把人都演成猪头、包子了,我看看你还能演?他不可能。(中共)它就让你成为了它控制底下的你要表达出来的人物,今天换成了宋祖英,明天就换成了李瑞英,一样的事情。

现在你们看看,中共,你们不问问吗?20多年春晚的人——宋祖英,一夜之间,没了,再也不上春晚了,对吧?这个人都不能出镜了,你们知道为什么?怎么没有人问问呢?这么好的歌后都在维也纳开过演唱会的人,对吧?维也纳金色大厅,那宋祖英牛逼吧?一夜之间,狗屁!

告诉你,她是海政歌舞团,开玩笑呢?她是团长,那是现役的少将,告诉你宋祖英下连队,不要再在那唱歌了,吕继宏带队,吕继宏可以唱,你宋祖英就不用再唱了。

没有红头文件,没有任何(文件),问题是有一个算一个(有人)敢让她唱的吗?敢让她出镜的吗?敢让她在中央电视台,甭说中央电视台,连铁岭电视台你TM都上不去了,是吧?这就是中共的恶,没有一点真实,没有一点地表达,也不可能有文化有传承、有历史了。

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么在平台上,在我们新中国联邦这个平台上,GTV、GETTR,在我们所有的……你像唐平也好、威廉王,逃出中共地禁锢以后,他才能才思泉涌,他才能写出这样的歌词来,要不,他们在中共里边他们没有一个人可能,都被牢牢压死在,没有任何背景里面、不被他们奴役里边,他们不可能。

所以到今天我们看见我们这些,尤其是让我们感到很欣慰很欣喜的就是我们的后代,我们的孩子们在成长起来,为什么?他们在唱歌他们要推翻中共,他们知道中共释放了病毒,是吧?不是我们今天让他们出来唱歌,他们没办法:“你是我爹我娘,没办法,我听我爹我娘的我上来唱两句啊”,不是这样的,他是发自内心的,有憧憬有希望有追求,感觉有信仰。

中共这帮孙子太坏,拿病毒杀人、奴役老百姓,不让我们有好的日子过,我发自内心的用音乐来跟他们说不,这个是我们看见的最好的现象。好的,长岛哥,谢谢!

●01:12:50有人写报告给习,令习惊叹万分,但彭丽媛发现他其实是假鬼才,完全抄的德国二战后的审判

郭文贵先生:等等,等等啊,等等,我先插一段,插播一段,东弟,我这是很久以前的情况了。在习太阳、彭丽媛同志出场前,有一个笑话,我先别说谁,给中央写了个报告《严格严肃管理已经失控的中国的音乐文化市场》,其中讲了一段:

“现在我们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流行音乐、严肃音乐和歌颂党歌颂人民的音乐,逐渐地失去了平衡。例如,创作珍贵感的、削弱海量的社交网络的信息导致了杂污,非常不正常的现象,尤其是在网络时代导致了艺术的草野的体系”,听着,草野的体系,你们这些流行歌的都是草野,草野的体系。

“选择权都是每个人做出的,导致了选择的分散、标准的丧失、时间上的浪费,赝品横行,优秀的、卓越的、高迈的、超拔的”(注:笑)这词儿共产党太能整了,我不会整,“卓越的、高迈的、超拔的,凝聚着普遍的、崇高的美与智慧的东西反而被淹没其中。”

“传播手段泛化和权威评价体系的消解导致了弱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这种现象必须改!我建议…..”我后边先别念了,一“建议”暴露了咱们的信息来源。

这是一个让习看了以后拍桌大起:“这是什么人呐?我竟然不知道,如此有见解之成熟,对文化对艺术这个音乐精通相当于当年希特勒的瓦格纳。”

德国的瓦格纳你们一定要记住,昨天我已经讲了N遍,瓦格纳是反犹太人、反自由反民主,是公开说的。他有过几个剧作,特别是《音乐中的犹太人》,你一定好好看看去。这个哥们儿他真叫天才,他是坏人,但他是有天才的坏人,和咱中国一些坏人他什么才都没有他就是个骗子,很Low的骗子,两回事。

这个评价,这个写报告的人,习惊叹万分,然后叫来问话,当面请教。但是最后你知道吗?这个人被发现连标点符号都是抄的德国二战后的审判。二战后的审判是什么?当时有个乐队叫查理乐队,大家查查去,叫查理乐队,是当时的摇滚乐和当时的爵士乐最牛的几个说唱歌手,戈培尔说:“老子不把你们杀了,我让你来听我唱,跟我唱。”

查理歌手是整个德国和欧洲摇滚乐民乐的开始,这六个人几乎是把整个希特勒的……在打斯大林格勒战的时候,大家放的是他们的,叫查理的乐队。

你知道很夸张,这些人一个都没被审判二战以后,最后都是老到九十年代末才死的,而且是隐藏在好莱坞背后的大制片人。他是罪犯呐,二战的罪犯。

那么这个事情,就是给习写这个报告的人,到现在习都不知道他这东西全抄的,谁发现了?彭丽媛发现了。彭丽媛说:“这孙子这是个鬼才,他是个假鬼才。”大家现在都瞒着习太阳,不能跟他说。

●01:17:08音乐在某种程度上对人的征服和影响超过核武器,二战时的查理乐队是摇滚乐流行乐的开始,被戈培尔逼着用音乐打击敌人,最后竟然没被审判,还成为了富豪并且长寿

郭文贵先生:就今天被整肃的所谓文化、民乐歌手这些,很多人竟然战友们还在下边(留言)问:宋祖英会不会群Party?——她不群Party,她就不可能在这里边,她就不是杂草了,不是杂草她就不能在野草里活,知道了吗?就这么简单的事,大家还用问吗?那么天真吗?

我们从昨天的《我是音雄》看到了一个杂草和野草和宫廷里养的所谓的盆景完全不同!宫廷里再好的盆景它只悦一人,是变态的自然,它只是为某些人欣赏的,它是非自然的,是扭曲的;而深山中的鲜花和大树它是自然的,没受扭曲的,根据上天给的一切能量成长的,它是愉悦的,它是无我的,它是自然的,它是100%真实的。

所以说这些养在家里的盆景,宋祖英、彭丽媛、什么那英,当然她在屋里边被人家尿也可以、放屎也可以,是吧?喝了茶,倒茶根子也可以,是吧?打它两下也可以;不行(的话),给它扭两下、撅两下再长长也可以,它是非自然的、非愉悦的、非真实的,它是变态的,所以它跟美没有任何关系。

音乐——Music,Music,缪斯,与神同名,就是什么?歌颂上天之间、上天跟人类的真相和美好,发自内心的愉悦,这不就简单了吗?所以刚才东弟、颖妹妹讲的,大家认真听,他都讲的真实看到的。

你所看到的歌星,麦是假的,唱是假的,系统是假的,而且他们脱了裤子以后的不干净到了什么程度?他的身体血液里流的全是毒,说的全是假,你们没看过,七哥看太多了。

大家老感兴趣那个群Party啥感觉,大家记住,所有再神圣的人,无论是天皇还是巨星,还是美女还是什么,脱了裤子以后,群Party的时候就那个德行,你根本都忘掉看到啥了,你就是看到黑乎乎的?白不呲咧的,就那么简单,你跟到执行场上枪毙的人被光腚扔在那是一模一样的,不要有任何好奇感把你给毁了。

会很肮脏,肮脏到你真的……任何正常人看到那个场面,你这一生中你都觉得都不想再看到脱了光腚的人了,因为你真的不如看那个白皮书好看。他们的丑陋、他们的无知是你无法想象的。

但话又说回来,他们是很可怜的,没选择,不要以为他们怎么着,我们不要去恨他们,也不要去贬低他们,他们也是吃碗饭。就像希特勒时期的查理乐队一样,查理乐队它没法儿,不然枪毙他了。

戈培尔说:“你唱不唱?你做不做?”“唱什么?现在骂什么?”“骂罗斯福!”他说:“怎么骂罗斯福?”掏出枪,“啪”放桌子上:“罗斯福是为犹太人争取利益的人,“哎呀我懂了,我懂了!”就那个滕佩森(注:同音字)就那个说唱:“我懂了,我懂了!”

然后另外一个哥们儿过来了,说:“你看我写歌写什么?”“你要说出真正的现在的丘吉尔——第二个最大的敌人,丘吉尔是酒鬼,躲在地下室不敢出来。”就像共产党现在骂美国人一样的,“对对对,我知道了丘吉尔是酒鬼躲在地下室不出来!”这歌就上了,这词儿一个字不差写成歌词。

这就是当时的叫查理乐队,就是摇滚乐流行乐的开始。拿着枪指着他,他也无辜,他也没办法,而且后来都成了超级富豪你知道吗?而且这其中两个人你知道很夸张的,竟然偷走了戈培尔的好几幅价值富可敌国的画,其中一个哥们儿顺走了好几幅画,你知道吗?有一个英国的哥们儿买的时候,说:“当时1.5亿英镑”,就这哥们儿活到1993年。

我这故事给你们讲,多了,所以七哥对音乐还真不是假懂,还真懂点,因为我学习、研究了。音乐在某种程度上对人的征服和对人的影响超过核武器,就是它今天是社交媒体的化身,在社交媒体上没有钱就是音乐它是工具。所以说今天谈到这个,它影响太大了,兄弟姐妹们,东弟颖妹妹你俩的话太有力量了,谢谢!

(注:众嘉宾鼓掌)

……

就像那些什么冼星海呀什么什么洗星海呀,有文化的人太多啦,悲剧是在哪里呀?干到最可怕的事情,啊。瓦格纳人家知道自己“我是音乐家,音乐可以杀人,我反犹太人,我是帮凶,我是坏人我要下地狱”。中国的这些文人,他根本不懂音乐,他在指导别人搞音乐,指导别人利用音乐杀人、欺骗人,到今天为止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可以下地狱,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错的,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根本不懂音乐,这是本质的差别,呵呵,是吧。这就是真的,这就是今天的中国人我们真正可怜的地方。

2022年1月5日 00:32:45流行音乐是以个人为主体的音乐,红歌是以集体为单位的、灭绝个人价值的、个人完全要奉献的的音乐,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时代也就开启了人类政治上“家天下”和“个人的民主时代”、“一人一票的时代”,完全对立的

郭文贵先生:谢谢兄弟姐妹们!那么都讲得特别好,就想再说一遍,就是我们从人类特别我们近期来看,1931年到1970年然后再到我们中共的1991年之前,可以看到世界上的音乐从过去的几千年圣歌和所谓的民歌,直接进入了红歌的时代,也就政治歌曲的时代——政治音乐。

特别是我一再强调的就瓦格纳这个人绝对改变了人类的音乐的所有在世界的定位。瓦格纳的《漂流的荷兰人》还有《音乐中的犹太人》绝对是震撼了世界。特别是前苏联的四大歌曲,什么《喀秋莎》这些东西,《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绝对开启了人类上音乐洗脑的最最早的先河,而且是震撼级的,而且是死掉的人数可能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那到了中国共产党学人家学到了顶天儿的,就大家看到的、大家都在唱的什么《跟着共产党走》,什么《你是自由的灯塔》这些所有的歌,这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境界。包括当年日本的皇军进入到任何的国家的皇军的歌,包括杀人时唱得歌,然后再看到到美国,美国反洗脑和美国洗脑的音乐就是Pop、嘻哈,然后把圣歌变成了非洲的歌进行了融合最后变成了摇滚,今天我们是流行音乐。

流行音乐就是以个人为主体的音乐,那所有的过去的红歌就是以集体为单位的、灭绝个人价值的、以个人完全要奉献的这么一个主题的音乐,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时代也就开启了人类政治上“家天下”和“个人的民主时代”、“一人一票的时代”,完全对立的。

从音乐就看出了人类的政治和文化主权的整个的变化,你可以看到国家到底是“家”的家还是“国”的家,还是“人民”的家,从音乐,流行音乐、摇滚音乐、Pop、嘻哈音乐你可以看出来。从美国到西方、整个欧洲,包括摇滚乐,然后到日本的所谓的“J-Rock”、“J-Pop”然后到了整个的韩国流行风,最后就是民主的一个人和家之间的最大变化。

所有我们今天谈我们个人音乐的时候,谈今天《我是音雄》的时候,你一定要想到几个核心的问题就是当初GTV有的时候,唐平上来,几乎GTV那个音乐是没法听的,我们经历了一年以后市值600亿了,我们才刚刚地跨过,今天才听着很好,这不是一句话你就带过的,你不能忽视了唐平还有威廉王等后边像Superman、像QMAY、瑞恩、无数个战友背后的贡献,大家忘了这个,你光谈歌的时候,实在是不公平。

为什么你既然那么大的平台你做不了技术?最后是唐平他们解决的;第二,我们所有人都不是唱歌的专家,结果把我们专门砸音乐专家的人,像我这板砖式的人物变成了世界摇滚歌星,它就是音乐的本质就是歌唱个人的,不是歌唱集体的,我们才出来了。

第三个,我们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里面的羞辱和专业的挑战和人的整个的耐心和爱的挑战是根本用语言无法形容的,特别是我们今天在屏幕上那么多人曾经出来唱歌,这个对每个人的人生影响是巨大的。你人生上一次夜总会可能是你会忘掉,但你人生公开的唱过一次歌你永远不会被忘掉,它对你的影响是彻底的、永远的。

更重要的是我们以乐灭共的这个事业上让中国人开启了我们最想做的自信、面对自己,把共产党拿走我们属于每个人都拥有的尊严、本能,就像缪斯——Music,Music就是缪斯神的名字,给我们每个人的歌唱本能是上天给的,而我们拿回来了,这就是人权的基本开始。

我们为什么不能唱?为什么唱不好?只要你唱就是对的,唱根本没有标准,没什么好坏,而真的是他们给了我们所有人这个力量和自信。

2022年1月24日 当年抗日常香玉的花木兰,唱响整个中国。英国的披头士,瓦格纳音乐中的犹太人,开始了犹太人的大杀戮。1933、35年犹太人最早反柏林奥运会,没反成功,最后导致百万犹太人被杀。今天再看北京冬奥会和这场甜蜜蜜运动的时候,会感到意想不到的精彩。

2022年1月31日  * 1:51:22郭文贵先生谈音乐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真的是这个音乐,刚才我所说的,我就越来越感觉到,为什么苏联的独裁:斯大林、希特勒、瓦格纳,当时就唱出了一个音乐中的犹太人,就导致了杀掉了犹太人几百万人,那个歌太有蛊惑性了。

音乐中的犹太人:“登个哽,登个哽,登个哽”就是“谁偷走了我们的钱,犹太人,登个哽,登个哽,登个哽”然后说谁让你,“谁让你没有了工作,登个哽,登个哽,登个哽,犹太人,谁让你的孩子没有安全……”

哇塞,唱的,唱到最后就是抓犹太人的钱,最后就把犹太给杀了。瓦格纳有多厉害,你想想他一个人,当时斯大林说瓦格纳一人顶千军万马,顶10个红军师。

后来就是希特勒更夸张的说句话说,他这个人做到的,是一个国家做不到的。这为什么我老提这个瓦格纳,后来苏大林就所谓了烧掉所有苏大当时的民歌、民谣。他是搞了一个叫TRUTH 真理。

然后找了一个孩子编个故事,说在苏联的北部有一,当时都是社会主义了,都是大锅饭了嘛,说爸爸妈妈藏了粮食,孩,儿子给举报了,举报以后,结果他的叔叔把孩子给弄死了。这个故事就上去,一开始一唱,就是第一句话就是:妈妈!孩子喜欢妈妈,她喜欢我,爸爸,然后爸爸,结果爸爸妈妈把他给骗了,藏了粮食。

最后再想想谁亲啊?斯大林亲,共产党亲,举报他,举报完以后,结果是爸妈被抓走,爸爸妈妈是坏人,是吧?然后你看然后结果叔叔来就把他这个说,你看你把你爸你妈给举报了,我们弄死你,给他弄死了。

孩子很惨的,就是从那个舞台上拖走那个时候的音乐,“喳喳喳喳喳喳……”就是感觉到:哇塞,这个叔叔太坏了,资本家太坏了——就是苏联版的就是杀地主。

你今天看到这时候兄弟姐妹,你看中央电视台,现在此时此刻在干什么?祖国无限美好,老百姓感谢党,感谢爹,感谢妈。你看看我10年盖一个被子,党对我多好是吧?我昨天跟黑龙江的一个战友,他给我个视频,看七哥说实话我这块还不错,在农村里边我们这每人有一台小车,是吧?

他后面还有装在东北的花大姐似的那种东西,你知道你后边全是化学的,因为你从来不知道化学对你有多大伤害。他认为十……这家都有个小车,我说你这小车干啥用的?

你一年收入多少钱?一年最高收入3万人民币,我中国人现在人均收入多少钱了?你才3万人民币,我说你干一辈子都不够,共产党的老杂毛喝一口酒,喝一瓶酒的钱。

但此时此刻中央电视台,领导人要掀锅盖,领导人要给你送被子,领导人要给你什么?让你看到送到边防去,无限的荣幸,还工作在前线。这个故事唱了多少年知道吗?70年没改变,70年啊,一样的故事,一样的欺骗,一样的谎言。

能在一个国家十几亿人口,70年,包括我过去,包括你们,都在定期搬桌板凳,全家嗑瓜子,要看他洗脑。而且离了他洗脑不行,为什么?是因为只有一个选择,只有共产党一个中央电视台,如果他要让我们新中国联邦说就这样的节目,老百姓选择你可以在中央一台看新春晚会,你可以看新中国联邦新春晚会,你说老百姓看谁的?

他们的衣服是谁买的,老百姓的钱买的。他们上中央电视台是拿性和钱行贿出来的,他们一场晚会的钱上百亿,是中国上亿的人的生活的一年,几年的费用。悲剧在这里,百年洗脑,不得觉醒,到今天不但不觉醒,还更加的猖狂。

北京在搞冬奥会呀,要展示中国的雪,白色的雪,中国的雪是白色的吗?

中国的冬天的奥运会,冬奥会,就现在给人家外国人说让你吃好、喝好。你发现了吗?共产党给中国老百姓就是我让你吃好、喝好、掀锅盖、有肉吃。就像黑龙江的哥们儿给我展示的:七哥,你看我们家外面冻的粘豆包、粘豆饼子、十几个猪头啊、还有几副猪下水。

我说:你知道吗?在你被宣传的邪恶的美帝国主义猪下水是不要的,随便儿扔。美国每年还有欧洲每年、每天诞生多少呢?大概1500吨猪下水扔到垃圾去,你们当成过年的东西。

这就是咱们现在看到中央电视台的辉煌的所有的新春晚会的背后,和老百姓凄惨的被洗脑的生活。为什么共产党要网络屏蔽?

它为啥不敢让我们唱进去?那么这就是音乐的力量,它不独专享它就会被假的干掉,如果它要是不控制真正的音乐,音乐就会把整个虚伪和官僚、欺骗全部给戳穿。

真正的音乐是像我刚才似的,是发自我们内心的,音乐是不会死亡的。音乐就像邓丽君女士刚才的歌,谁听了、看了都受不了,是人就受不了,除非他是魔鬼。我相信王岐山、习近平听她也会哭,因为他是人呢,他不是畜生啊!

邓丽君说出了人最基本的要求,她没有任何,她也不是什么党,她甚至跟你习近平、王岐山都不认识是吧?她是要的是一个人类的基本人和畜生分别的一个分水岭叫民主、叫人权,这就是音乐的力量。

那你问你孩子什么样的音乐最好?你就要他记住,他心中喜欢的、真实的、对别人好的就是好音乐,而共产党的那些音乐一概不能听。

为什么今天唱《甜蜜蜜》全大陆要封掉它,《甜蜜蜜》没有政治,没有什么,就是个生活呀。“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是吧?“在梦里”,就是一个沟通。我学唱歌录那个什么的时候,我没有发出来那个歌儿。

后来才出来个黑人老师,他说:“郭先生,唱歌就是对话。他就说你爱我吗?我说我爱你。你说你爱我,不爱我吗?你说不爱我,你恨我吗?你说你恨我,他说就这么个意思。唱歌就是沟通,你不要使劲儿。他说你愤怒吗?愤怒,愤怒就把劲儿提上来,他说放到你的胸部用嗓子喊出去。”

我就唱歌有很大的改变呀,我从过去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崩给拼出来的“Take down the ccp.”就一句话再不会了,到现在唱出来,那是什么?——音乐发自内心,它就是愉悦的,没有什么专业,别相信鬼专业化,绝不存在专业。

他一再说:“音乐没专业,所有的唱的熟了就是专业。”他“只要是你要开始唱你就是创造专业的人,你不要相信专业的话,包括那个调。”他说:“你千万不要跟那什么调,他先唱了你就跟他了你不就输了吗?是吧?”他说“你要唱你要先唱,人家就跟你的调,那为什么你要跟他的调呢?”

这就是西方有摇滚乐、POP、嘻哈、还有民族乐出来。中国只有一种音乐——共产党的”洗脑”音乐,我们为什么要跟他唱呢?你看他昨天那叫什么的演员在四川唱《甜蜜蜜》,哎我受不了,蒋勤勤那叫什么斌呢?我不喜欢男人要唱女人那个样(学别人唱):“甜蜜蜜”——你太监呢?,中国男人已经够娘的了好不好?干嘛要“甜蜜蜜”我听了就受不了。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