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一顆星星

【接上篇:世紀騙局之:1981~1985(改革開放)(二)

鄧小平的“改革開放”?

按照中共的說法,中國的改革開放是鄧小平在1978年12月18日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中提出並創立的。如果仔細研究一下這階段的歷史,你會發現其實則不然……

“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全稱為——“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用通俗一些的話來講就是:在當時,中共最大的那些大官兒,聚在一起“吵架”商量事兒。而這次會議的主要議題(“吵架”內容),其實是華國鋒與鄧小平之間的權力鬥爭。“老實人”華國鋒的“兩個凡是”在“矮司令”鄧小平的“真理標準”面前一敗塗地,而中共極左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治國理念在這次會議後結束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時代開始了。(關於這些內容,在上一篇文章中略有提及,這裡就不做過多介紹了。)當然,這次會議還有另一個主要內容,就是給那些在文革中受了冤屈的中共幹部們平反。

然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到底怎麼搞?到底怎麼變?其實在這次會議之中並沒有定論。

那麼“改革開放”是怎麼來的呢?在這裡,我們不得不提到當今在中共國被奉為“一尊”的“習神”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

習仲勳在“文化大革命”前曾任中共西北局書記和國務院副總理,在“文化大革命”期間的“高崗翻案”風波中,被打成“反黨集團”中的一員,被扣上“篡黨篡國”罪名,接受審查,並被下放。“十一屆三中全會”期間,習仲勳被增選為中央委員,並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而習仲勳執掌廣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處理“大逃港”問題。

“大逃港”這一階段性的歷史事件,在中國“牆內”一直是諱莫如深的。就在今天的香港,有很多人都是當初在中共建國後,偷渡跑去香港的大陸人的後裔。中共建國後有四次“逃港”浪潮,第一、二次是在1957年、1962年間。那時的中國在毛的領導下,大搞“人民公社”、“大躍進”導致嚴重的大饑荒,全國各地餓殍遍野(關於大饑荒的情況,以前的文章有過介紹。)。因為饑餓,很多人被迫逃到香港去尋找生路。而第三、四次“大逃港”的浪潮,發生在1972年、1978年,尤其是1978年的偷渡浪潮比以往更加洶湧。人們成群結隊的躲過哨所的監控,不顧死活的逃亡香港。這一時期逃港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大饑荒”之後的“文化大革命”幾乎把中國的百姓,乃至中華民族折騰到了滅種亡族的邊緣。雖然粉碎了“四人幫”但是依舊在中共治下的中國百姓的生活仍然過得十分困苦。反觀香港,在英國的治理下,民主、法治的社會環境使得其經濟蓬勃發展。相比於內地,兩邊的經濟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在“人民公社化”的中國,一個勞動力一天只有幾角錢的收入,而在香港,一個打零工的人,一個月便可以賺得2000元左右。中國的百姓,在中共強大的國家機器的壓迫下,雖然鮮有很大的反抗,但是他們不傻,他們都懂得和嚮往美好的生活。所以百姓們紛紛湧入寶安縣(今為深圳市西北的寶安區),通過寶安縣的海岸線,從海上偷渡逃亡香港。與香港遙海相望的寶安縣,由於其地理位置也成為了當時內陸百姓逃亡香港的主要“出口”。據統計,四次“大逃港”的人數到達了50萬人以上。

習仲勳是一個比較務實的幹部,在到達廣東後,他便組織聽取了當地幹部的彙報,並且還乘車進行了實地考察。習仲勳知道“深圳河”兩邊的差距這麼大的原因是政策問題。中共向來在各方面都“統得太死”,如果不採取特殊的政策,兩邊的差距還要不斷的拉大。

1979年1月,習仲勳召開了廣東省委常委擴大會議,在會上習仲勳明確提出“要利用廣東毗鄰港澳的有利條件,利用外資,引進先進設備,搞加工裝配,搞合作經營……”。既然決定了怎麼幹,那麼剩下的問題便是要向中央“要權”。為何要“要權”?相信瞭解中國情況的讀者們一定清楚,作為地方政府的官員們,是不敢,也不能擅自實施各種政策的。在中共這個大的金字塔結構的權力機構中,幾乎一切的權力都由中央掌控著。各地方政府的各級官員們,分佈在這個“金字塔”的各個層級,下層的官員是不敢“越俎代庖”的。

在省委常委會之後,習仲勳便向當時在廣東的國家副主席葉劍英做了彙報,葉劍英聽後十分贊成,並要他快些向中央彙報。1979年4月,習仲勳針對此事在北京向中共中央做出了彙報。他直截了當的對華國鋒提出了:允許華僑、港澳商人直接投資開工廠,也允許外國廠商來投資開工廠,或興辦合營企業和旅遊企業等問題……(華國鋒雖然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上落敗,但在當時還擔任著中央委員會主席及國務院總理。當然在習彙報工作的時候,當時國內的實際掌權者鄧小平一定是在場的。)而在一旁的鄧小平同意了習仲勳的想法。並在會後單獨與習仲勳深談,決定把深圳作為改革開放的試驗場。深圳“特區”從此誕生了……

鄧小平確定了大方針之後,國務院副總理古牧便率領國家計委、國家進出口委鄧領導飛往廣東實地考察。最終形成了《中共中央、國務院批轉廣東省委、福建省委關於對外經濟活動實行特殊政策和靈活措施的兩個報告》,這就是著名的中發【1979】50號檔。50號檔給廣東、福建兩省在計畫、財政、金融、物價等方面以較多的自主權。特別在外貿方面,允許廣東有權安排和經營自己的對外貿易,來料加工、補償貿易和合資經營等項目,省裡可以自行審批。還確定了在深圳、珠海、汕頭、廈門試辦經濟特區。從此中國才正真走入了改革開放之路。

這一段中國走進改革開放之路的真實歷史,中共從來沒有宣傳過。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國的這一條改革開放路線的提出和實施者是從習仲勳開始的。而在中共這種“金字塔”的權力結構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這個偉大的、耀人的光環自然而然的扣在了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鄧小平的頭上……

【接下篇:世紀騙局之:1981~1985(改革開放)(四)

簡說歷史原創系列文章請點擊專欄標題鏈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簡說歷史專欄


審核:Aries的星
校對:五通廟
發布:信心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