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趙聖歡

2022年北京冬奧會開幕式上,中國隊運動員入場式。
(圖片來源:PHIL NOBLE/REUTERS)
來自中國維吾爾族穆斯林族群的示威者在伊斯坦布爾的土耳其奧委會大樓外抗議,呼籲抵制北京冬奧會 圖片來源:UMIT BEKTAS/REUTERS

中共似乎有不少朋友幫助他們粉飾他們的危害人類罪,因為儘管其侵犯人權。2022年北京冬奧會仍在繼續。

就像奧運運動員為了達到自己的運動目標而犧牲了幾乎所有的東西一樣,中國共產黨(CCP)準備不計代價粉飾太平,無論他們的欲蓋彌彰離現實有多麽判若霄壤。可悲的是,中共似乎有不少朋友幫助他們粉飾他們的危害人類罪,因為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仍在繼續,儘管中共國侵犯人權。

誰是令世界對這些侵權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幫凶?媒體、廣告商、國家和國際奧委會(IOC)在支援中共參加這些冬季奧運會時,沒有一個人不滿手鮮血。

幾個月來,活動人士和世界領導人一直警告中共國對自己公民日益專製的行為,在香港的反民主運動,對臺灣的軍事威脅,以及對被送進集中營的維吾爾族穆斯林的種族滅絕。 但這些對國際奧委會來說都不重要,國際奧委會非常樂意在需要時代表中共壓製批評——比如網球冠軍彭帥說出她被中共張高麗性侵犯,然後神秘失蹤。


國際奧委會從晦暗處粉墨登場,報告說他們已經和她談過了,一切都很好。大約在同一時間,彭帥「澄清」了她最初的言論「有失偏頗」,威脅恐嚇思想工作不會少,都是國家機密,國家安全的名義,糟蹋中國人。

當然,與種族滅絕政權合作對國際奧委會來說並不新鮮。他們使1936年納粹德國奧運會成為可能,使旨在展示團結和體育的活動成為納粹政權的宣傳機器。

希特勒甚至利用這些比賽展示了德國隊中的一名猶太運動員海倫•梅耶爾(Helene Mayer),她只是因為奧運會前的國際壓力才被允許參加比賽。

中國仿佛在追隨希特勒的腳步,上周在北京也以一名維吾爾族血統的運動員在開幕式上點燃火炬為中國揭幕戰揭幕,向一個基本上昏昏欲睡、漠不關心的世界發出信號,表明中共就是種族滅絕的瘋子,進行種族清洗和審查任何形式的言論自由。

然後是開幕式,這是精心策劃的中共國宣傳的展示品,在世界各地播出,一無所知的西方新聞媒體熱情洋溢地讚揚了華麗的表演,好像太平勝景河清海晏。雖然像印度這樣的一些國家拒絕播出開幕式和閉幕式,以抵制中國的侵犯人權行為和利用體育進行政治宣傳的傾向,但美國廣播公司NBC似乎毫無心理障礙地播送了開幕式,甚至強調中國如何『在世界各地得到很多支援』,儘管美國已對奧運會進行外交抵制。

即使一些媒體怯懦地掩蓋了中共的危害人類罪,國內外記者仍然是中共眼中釘,即使在奧運會期間也不例外。上周,一名荷蘭記者在奧運會上報導放送時被中共安全部門帶走。

早在北京冬奧會之前,中國的新聞自由每況愈下,中共對記者進行威脅和恐嚇,包括網路騷擾、網路駭客攻擊、人身攻擊和拒簽。特別是對於冬季奧運會來說,情況變得更糟。中國已經開發了一個奧運村,這個奧運村實際上是一個封閉的網路,媒體和運動員被禁止離開或進入,據說是由於中共病毒的限制。

但是,在奧運『泡沫』中出現了一系列特殊的『安全』措施,這些措施遠遠超出了普通的中共病毒措施,並且肯定會用於中共的大規模間諜專案。

例如,所有運動員都必須下載跟蹤健康和旅行資訊的國營應用。還有一個特殊的互聯網,旨在開放通常為中共國公民封鎖的平臺 – 毫無疑問,這些平臺也將受到嚴格監控。更令人擔憂的是,一些運行這些封閉網路的科技公司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罪名是從事間諜活動或參與維吾爾族種族滅絕,比如中國聯通。

包括美國和英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都警告他們的運動員不要攜帶他們的主要行動裝置,因為中共國進行了大規模的間諜活動。 此外,奧運會應用程式本身有一個可以審查的”非法詞彙”清單(儘管目前不活躍),這與中共國通常用於大規模互聯網審查的方法相同。當然,國際奧委會駁回了對這款應用安全問題的擔憂。

中共國通過掩蓋自己的罪行和失敗來挽回面子的努力也不是什麼新鮮事。畢竟,中共國為了給共產主義獨裁者毛澤東挽回面子,掩蓋了數千萬人的饑荒。同樣,國際奧委會有著悠久而豐富的歷史,在面對非常明顯的危害人類罪時,例如1936年在納粹德國發生的事情,它視而不見。 但是,儘管國際奧委會繼續和中共國狼狽爲奸,西方國家和廣播公司不應參與其中。中共應該被孤立,因為它是窮寇,在各個方面都是如此。
雖然大多數民主國家的外交抵制是一個開端,但這只是揚湯止沸,遠遠不足以追究一個犯下大規模人權暴行的種族滅絕政權的責任。粗略地看一下沒有抵制2022年冬季奧運會的國家名單,應該會告訴你你需要知道的一切,從俄羅斯到巴基斯坦再到卡塔爾,更不用說出席的多名聯合國官員了。

當下舉辦的北京冬奧會不僅是國際奧委會的污點。也是人類的恥辱柱。

新聞鏈接:https://www.jpost.com/opinion/article-695693

審核校對:Barry Jack
上傳排版:V在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