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台灣寶島農場 Y.M.O

今年春節檔的票房用喜聞樂見來形容非常合適。根據各類APP上的計算截止到2022年大年初四春節檔四天累計票房已經比2021年減少超過10億。面對這個情況中共電影局已經坐不住了,開始甩鍋給電影票價過高。不過稍微看看春節檔電影的拍攝目標就能明白,一來票價如何不會改變票房降低的現實,二來為了掩蓋這些不能說的目標也必須拿票價當作替罪羊。在春節檔電影中那種一看就是要強行餵給你吃下去的以及來濫竽充數的這裡就不去討論了,不過文牧野導演今年加入這個檔期倒是讓人感到意外,因為不關注具體情況的人一點風聲都沒有。而從最近對文牧野導演的幾次採訪中我們也可以了解到這部電影誕生的由來。

首先來看一下搜狐娛樂對文牧野導演的部分採訪內容。

搜狐娛樂:之前您採訪說很注重電影裡的配樂,這一次在《奇蹟·笨小孩》裡很多場景都用了配樂,您是怎麼考慮的?

文牧野:因為這個電影其實沒有反派。接到這個項目的時候,被要求不能有原型、不能有反派、時間跨度還要很短。所以當一個電影沒有反派的時候,整個電影后半段的扭力就會顯得不足。婚禮之後主角面臨的困境,幾乎都是生活帶來的。比如我沒錢交房租被趕出來了;有些人要搶我的手機,我追回來了;我的手指斷了,所以不能再工作了。它其實都來自於無人刻意化的壓迫,情節設計會導致整個情緒和實心戲,對沖上顯得很薄,所以在音樂的輔助下,相對來說更走情緒一些,不走情節。這個電影很明顯後面情節是沒有多少的,都是大量的情緒。

在這段內容中首先引入註意的就是「接到這個項目的時候」。這意味著本片不是導演想創造一個什麼世界,或者導演看到了某個很好的劇本自己想把它拍成電影,而是說接受了一個需要完成的任務。對於一名電影導演來說可以派發任務給他的人無非兩種,一種來自於商業公司金錢上的壓迫,另外一種就是政府機構給予的威脅。而在娛理工作室與文牧野對話整理出的文章中可以得到明確的結論。

2020年11月,電影局把我叫過去,希望我拍一個跟深圳有關、跟創業勵誌有關的電影。說到深圳,大家一般會想到改革開放,但這次希望我拍的是2012年以後的新時代深圳。

這絲毫不讓人意外,畢竟如果是商業公司提要求的話不可能說沒有反派,就算是增加反派也比沒有反派的機率高,反派塑造得好完全能帶來流量與人氣,如果身上再有些難言之隱興許口碑還能提升。所以也只有中共政府才會提出不能有原型沒有反派這種違背自然規律的要求。

中共電影局把你叫過去就意味著如果想活命就只能答應。再來看看它們提的條件,不能有原型很明顯就是對文牧野導演的一種威脅,很多人都知道讓文牧野導演獲得讚譽的劇情長片《我不是藥神》是有原型的,不能有原型就等於你必須要聽話。沒有反派那就是中共一直宣傳的偉光正。而2012年的新時代深圳這個要求則有著相當濃重的習近平的屬性,畢竟他總書記和國家主席就是這個時候開始擔任的,而為了報復鄧小平搶了他父親習仲勳改革開放的功勞選在深圳也非常合情合理。

搜狐娛樂採訪中還提到《我不是藥神》打磨了三年,而留給《奇蹟·笨小孩》的時間差不多只有一年。總結來說《奇蹟·笨小孩》就是中共電影局派給文牧野的任務,時間跨度很短,還有一堆變態要求,文牧野能做成這樣真是難為他了。並且就像採訪中提到的他也知道這麼派下來的任務一定會出現這樣那樣的狀況,然而為了活命也只能想方設法去填補漏洞,比如說用大量的配樂抒發情緒,掩蓋沒有情節的問題。

現在再看2018年金馬獎入圍的這些電影導演,胡波自縊身亡,文牧野不得不替中共做宣傳,婁燁婁公子的電影被封殺刪減則是家常便飯,而張藝謀的話冬奧會開幕式應該能讓他「載入史冊」了吧。 《我不是藥神》雖然並非盡善盡美,但入圍金馬完成實至名歸。然而在中共國你不管多麼有才華要么做中共的狗活下去,要么就等著被消滅。這一點從《奇蹟·笨小孩》這個項目中又一次得到了體現。

新聞鏈接

https://3g.k.sohu.com/t/n582348561?goLiteapp=1

https://weibo.com/ttarticle/x/m/show/id/2309404732485690065312?_wb_client_=1


更多資訊
台灣寶島農場官方網站
台灣寶島農場官方GETTR帳號

台灣農場GTV精彩直播影片
疫情關注組官方GETTR
港台前線關注組官方GET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