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无王无帝定乾坤

近日中共国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联合印发《金融机构客户尽职调查和客户身份资料及交易记录保存管理办法》,将从2022年3月1日起施行。第十条提到,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合作社、村镇银行等金融机构为自然人客户办理人民币单笔5万元以上或者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现金存取业务的,应当识别并核实客户身份,了解并登记资金的来源或者用途。同时,两家民营银行发布公告停办现金存取业务。包括北京中关村银行2022年4月1日起停办现金收付业务,辽宁振兴银行也发布2022年3月1日停办柜面和 ATM 现金业务的公告。

其实中共对现金存取管控一直都存在,只是以前是针对大额现金,但现在连仅仅五万元也开始管控,标志着管控已经深入到了中低收入的大多数民众。从之前的试点到如今的全面实行,一方面说明共产党在倒台前要对中国人民的财富要进行前所未有的控制,不仅要掌控人们的收入来源,还好管控人们的资金用途。另一方面说明了中共对其金融系统已经极为不自信。目前仅是全面管控与局部取消现金业务相结合,未来中共很可能还会加强对百姓财富控制,本文将从七个维度来解读这个话题。

第一:从公民权利维度来说,客户从银行取现金还要被调查用途,这是侵犯公民自由、侵犯人权、隐私权的行为,银行是服务机构,无权调查客户提取现金后的用途。在中共国,老百姓没有法律来保护权利,没有财产自由的权利。英国思想家、《政府论》作者约翰洛克在著作中谈到,人类的三项基本权利不能交给政府,即生命、财产、自由。政府存在的目的,不是追求政府的既得利益,而是为了公共福祉。公共福祉就是要保护公民的生命、财产和自由,政府不得以任何名义侵犯。保护私产与限制权力是开启现代文明之门的两把钥匙,已成为现代社会运行的基本原则。而共产党恰恰但其道、反人类而行,70年来对老百姓的暴政,剥夺控制私有财产,通过病毒管控百姓自由,中共把这三项全做齐了,这也做实中共是侵犯人权的非法组织。

第二:从货币属性维度来说,人民币渐渐失去货币属性,货币本应具有媒介交换、价值衡量、财富贮藏的基本功能。人民币是非自由兑换货币,流通受限,何来媒介交换属性,人民币货币超发、市场定价及使用管控、汇率控制,何来价值衡量属性,不能自由存取,财产权不能保障,何来财富贮藏属性。

第三:从货币流通维度来说,限制存取相当于中共增加了对货币的通货比率增减的控制,增加了对货币供应以及货币流通的掌控。但此举必然导致人民币货币流通性降低、货币流通速度降低。货币流通速度是经济总收入与货币供给量的比率,用公式表示为:货币供应总量 * 货币流通速度 = 价格水平 * 实际经济产出(MV=PY)。在货币流通速度下降的情况下,中共要维持虚假的经济增长就只能是增加货币的供应,开闸放水。共产党的控制就像在货币市场河流中的淤泥沙石,即使增加货币供给,大多数货币也会沉积在中共控制的行业及少数人手中,正像是河中的淤泥沙石阻挡了水流一样,实际到老百姓手中的货币水流量大大被减少了。但供给与价格却被推高、百姓的债务被推高,这又与百姓萎靡的需求与赚钱效应及债务偿还能力形成矛盾关系。

第四:从风险偏好来说,一方面墙内自媒体也在帮中共带节奏,以未来管制为由忽悠百姓赶紧把家中现金存银行。这样中共可以回收一部分百姓手中的现金,增强对百姓财富的控制,减低不可控因素。另一方面,面对人民币现金的管控,墙内先知先觉的人出于对资金的流动性与安全性偏好的考虑,更会想尽办法去提取现金,来应对未来的数字货币流通管控。中共越是想掩盖不稳定因素,越是埋下了更大的不稳定因素。

第五:从数字人民币维度来说,已有两家所谓“民营”银行开始试水取消存取现金业务,这是为全面数字人民币做铺垫,把老百姓的财富永远关在在中共虚假的金融体系中循环,通过管控货币流通,来进行财富的掠夺与控制,以及通过财富控制进行全面的人身控制。但管控的货币供给与流通与百姓的货币需求之间的矛盾,最终会导致更多人希望用现金交易,而数字人民币与人民币现金也会出现形成差价的不确定因素。

第六:从金融危机维度来说,中共在为它那摇摇欲坠的金融系统崩塌做准备,如此严格的现金管控说明共产党的金融系统的虚假,只能远观不能触碰。一旦出现流动性危机将不会存在人们挤兑银行,老百姓连取钱的机会都没有,财富将不受自己掌控,被中共稀释或蒸发,目前是两家民营银行停办现金业务,民营银行资本实力较弱抗风险能力低,此前网传同是民营银行的天津金城银行大量裁员,显然民营银行已经出现危机,也不排除今后会有更多银行开始取消或限制现金业务。

第七:从灭共维度来说,就在中共加强现金管控的同时新中国联邦的Hpay上线,喜币、喜支付平台的属性与中共的人民币流通控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Hpay无转账手续费、无中心支付系统、无中介点对点交易,打破原有的央行清算体系与银行信用中介的垄断,从共产党控制的金融系统中隔空取钱,喜联储将成为拯救中国人财富的诺亚方舟。

发稿:MG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