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文艺部 – 猪逻辑

我的心中 必有一位温柔的母亲雕像
她常在黑夜里独自哭泣

她神圣的子宫里孕育过
稚嫩到 从未出生即死亡的希望
如今她像被时间和人群遗忘

或者,她有骄傲的儿子
在三十年前的广场驻留
如今她美丽的容颜褶皱苍老

或者,她忍辱负重 重力劳作 糙手出茧 言不由衷
在穷乡僻壤的泥瓦围墙里 卑微的生 顽强的活

或者,她沦为生育的工具 被数次交易的商品
被驯化 被遗忘 被淹没 被掩盖 被唾弃
在茫茫远山 如困兽般静默蜷缩
被带上堂而皇之的铁链
目不直视 胡言呓语 默不作声
在冰冷黑夜里紧抱自己 用仅有的余温
只乞求衣暖饭饱、不被毒打而已

你可曾想 可曾记 可愿承认
她是与你我肌肤之亲
用原生的乳汁 把嗷嗷待哺的幼婴
养育为生命的母体
我们共同的母亲
每一个血肉之躯的母亲

在世界的尽头用力呼唤
母亲 她曾是纤弱的折翼天使
洁白的羽毛经不住一丝灰尘侵袭
冰封的眼泪是她最深的绝望
文明世界的真相不堪一击
所有沉默的旁观者 知情者 路人甲乙丙丁
用出卖的良知和集体的冷漠
榨干人心最后的温度

他们不放过每一次把有关国家的吹捧
以爱的名义 无孔不入的 虚构出伟大母亲的形象
但他们对生活中真实的母亲 下此毒手
在神圣的子宫里贪娈的掠夺
并用强权者肆意的故事和方式
打扮出荒诞、伪善而有目的的同情心
将她最后的尊严无情剥夺

我想象她守护幼子的本能之爱
我想象她依稀青春的笑容灿烂
七十年来 饱经风霜
饱尝人世浮华、人情冷暖
为何母亲常含眼泪 ?
在这个虚假愚昧的人间
用沉默承受所有苦难的沉重

地狱空荡荡 魔鬼在人间
这片大地满目疮痍
这片大地充满着无声的悲愤
这片大地充满着沉默的暴政
这片大地有我一再哭泣的母亲

编辑/校对/发稿:为真不破20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欢迎加入纽约香草山农场 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