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趙聖歡

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利用「集體學習會議」來敲定他們可以在政治上利用的新興技術。鑑於中共國有軍民工業融合的野心,國際社會需要認識到這一戰略帶來的挑戰。
華為是科技戰的主要角色之一,最近在中共國推出了新操作系統鴻蒙 2.0,該系統旨在減少中國對美國技術的依賴。川普總統在他擔任總統期間把這種依賴變成了一種生存威脅。雖然鴻蒙在中共國創新和科技進步方面是一個成功的,但它也賦予了黨國在網絡空間中更大的權力。與其美國競爭對手iOS和Android不同,鴻蒙系統對第三方開發人員有廣泛的身份識別要求,包括身份證,護照和銀行憑據。這些開發商及平台的增長動力,無論他們住在哪裡,將至少在某種程度上受到中共國法律的約束。這將使中共國當局能夠通過威脅制裁、罰款或禁令,將以前無懈可擊的個人置於中共國法律覆蓋範圍內。它還將使中國對新開發的網絡領域具有更大的影響力。

鴻蒙嚴格的開發者識別流程可以被視為針對中國大型科技公司的一般監管浪潮的一部分。但這也反映了中國向“政府主導的市場經濟”的成功轉型。在過去十年中,中共已經獲得了製定、實施和評估政府乾預措施的能力。這種「產業政策」現在通過新制度、環環相扣的政策以及中共國科技公司的強大整合來管理。該政策旨在通過開發新興技術和挪用科學技術來加強中共的合法性和權力。

鴻蒙擴大黨對網絡空間主權的基石是在2007年1月舉行的第38屆互聯網技術發展集體學習會議期間確定的。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呼籲「網絡文化建設和管理」以傳播「中國先進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他討論了「淨化網絡環境」和新的「網絡信息傳播秩序」。在那次研究會議之後,谷歌和Facebook在中國境內被禁止,中國的”防火長城”擴大,在線審查更加嚴格。在習神治下,政府干預得寸進尺,中共國的網絡主權加速擴張。並在2017年引入了國家安全利益。

隨著軍事和民用產業越來越緊密地聯繫在一起,隨著搜索引擎、實時通訊服務、網站、在線支付、電子商務和軟件對國家的責任增加,中國科技巨頭的自主創新能力正在受到影響。

習近平還加強了中共研究會議的信號能力,以接觸那些開發新技術的人。與前任相比,他將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區塊鍊等此類技術列入研究議程,並確保會議由他的親密盟友管理,如中共辦公廳主任丁薛祥和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權。

學習會曾經被描繪成中共學習能力的證明,現在卻成了習近平用來表明他的技術願景以加強黨對權力的控制的個人崇拜的一個特徵。他對「研究」新興技術的興趣不應簡單地被視為對其經濟重要性的承認;這也是對它們在中共國戰略發展中核心作用的認可。

中共每年為其高層舉辦一次(2002年)至10次(2006年、2015年)”集體學習會”。 2017年,該黨首腦下令領導層必須每年研究一項新興技術。相比之下,習近平在2012年至2016年期間只將科學技術的整體發展提上了一次議程。

習近平在2019年宣布,區塊鏈不僅將減少跨部門和跨部門的數據孤島,還將通過『法治』的應用,幫助中國發揮『規範、話語和規則制定能力』。他的話導致中國區塊鏈項目轉向政府服務。同樣,在2020年,習近平將量子技術確定為確保「國家安全」的「具有戰略重要性的新興領域」,中國需要「搶占國際競爭的置高點」。兩年前,他宣佈人工智能對中國通過「成為領導者」贏得全球科技競賽至關重要。

因此,我們應該謹慎看待中國對新興技術標準化的努力。這包括北京對政治架構本身(代價是歐洲)以及區域標準化合作進程(包括5G和自動駕駛汽車等技術的標準化)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否則,技術標準化的發展將被扭曲,以滿足中共黨國的主要政治利益。

新聞鏈接

審核校對:Barry Jack
上傳排版:V在途中